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卷 决战奉天 第十九章奉天歼灭战(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漫步云端


“跳!”上官恩抓起,将自己胸前的划锁的挂钩挂在缆绳上,然后向飞机下跳去。借着划锁的阻力,上官恩慢慢的降落在地面上。然后立刻打开挂钩,端起自己的狙击步枪,打开红外线夜视仪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兵工厂厂房的一个墙角里,从红外线反馈回来的图象和对方的姿势来看,上官恩可以肯定,对方是个日本兵,而且正在举枪向飞机瞄准,时间由不得上官恩多想,举起自己手中的九五式5.8毫米狙击步枪。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那个人影倒下了。上官恩满意的看到了自己的杰作,并快速向目标跑去,也确认战果。在他后面,不断的有突击队的士兵从飞机上机降下来,并快速的占领周围的有利地形。


上官恩跑到墙角处,发现自己击毙的是一个日本兵,从衣着和装备来看,应该是个哨兵,因为他手的三八式步枪子弹已经上膛,明晃晃的刺刀还挂在步枪上。看来这个哨兵是听见了飞机的轰鸣声,然后才……


2分半后,突击队的36人开始按照各自的任务带开,36人分成3个作战小组,一个小组负责在工厂内搜索,防止有日本哨兵的潜伏。一个小组负责把守大门,修筑工事架设机枪、反坦克火箭筒、反坦克导弹与迫击炮。另一个小组则寻找工厂的制高点,以便用火力掩护另两个小组作战。


这时,整个奉天城仿佛开了锅一样,枪声、爆炸声、喊杀声交织在一起,到处都是爆炸后引起的大火。而驻守在奉天城内的第二师团此时也乱做一团,请求增援的电话向海一样涌入第二师团的指挥部。兵工厂、飞机场、警察局、枪械库、军械库、弹药厂、银行、少帅府等九个城内的重要据点均遭到不名武装份子的攻击,现在驻守在那些地方的守军几乎全部被消灭,现在请求增援的电报就向雪片一样的涌来。第二师团第三旅团旅团长谷川正宪少将此时已经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弄得晕头转向,于是不得不命令正在城外驻防的第8步兵联队、骑兵大队迅速进入城内增援。


在奉天上空一直盘旋的无人侦察机立刻侦察到日军的调动,为了防止敌人的增援部队对城内的突击队部队造成伤亡,因此我决定提前发起总攻。


五时四十三分,在我的一声令下,五颜六色的信号弹从不同的地方升起。炮兵部队立刻对敌人正在调动的步兵和骑兵进行猛烈的射击,为了尽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除了一个155毫米榴弹炮之外,还特别动用了一个122毫米自行火箭炮连的火箭炮进行了一个齐射。


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铺天盖地的炮火雨点般落在日军在北大营调动的步、骑兵部队,顿时人仰马翻。这次齐射使得日军第8步兵联队战斗减员75%,骑兵大队战斗减员60%,基本上丧失了战斗力。随后炮火的打击覆盖了日军的工事、炮兵阵地等一系列军事目标。


一开战,日军的阵地就遭到了我军绝对优势火炮的攻击,尤其是炮兵阵地更是遭到了我军决定火力的照顾。顿时日军的阵地上浓烟滚滚,惨叫声不断,看着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日军,我知道出击的时间到了,虽然炮火准备只进行了10分钟,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我命令!354坦克团的三个坦克营全线出击,步兵随后前进,炮火延伸射击。”


早在一旁等待多时的战士们得到命令后呐喊着冲了出去。


一枚枚迫击炮的炮弹被放进炮膛里,然后被发射,再添装,再发射。当战士们跟随着坦克和炮火的掩护冲上日军的阵地时,整个日军阵地除了死尸还是死尸。按照部署,各参战部队相互交差掩护,快速的向城内各战略要点运动。日军抵抗很顽强,但是他们忘了这不是一支普通的军队,而是一支来复仇的虎狼之师。在坦克和阻击手的掩护下,部队的进展肯快,再加上有很多东北军士兵做向导,部队很快就控制了城内的战略要点。一个小时后就接近了尾声,部队开始打算打扫战场,为了避免平民的伤亡和建筑的损失,部队严格按照我的命令,在城内战斗中没有过多的使用重型火炮,紧紧依靠狙击手和坦克炮,将敌人的残存火力点消灭。因此很多战士都受了伤了,还好有坦克和阻击手的支援,部队才减少了损失,然而敌人抵抗还是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很多敌人都依托在建筑物里拼死抵抗,直到我军招来坦克将整个建筑物摧毁才停止了抵抗,但是即便是这样,很多战士都被敌人打了黑枪,但是所幸日军的三八式步枪穿透力很强,但是造成的杀伤力却很小,所以受伤的战士只是受伤,阵亡的却很少。


在将近两个小时的战斗里,我军共击毙日军10325人,俘虏729人(包括警察在内)。并在东塔机场上缴获了还没来得及起飞的312架飞机,其中有250多架是东北军在九.一八事变中被日军缴获的,其中就有东北军刚刚花巨资从美国和德国买回来的霍克-II型战斗机和容克式K-47型战斗机,另外还有日本第十三航空联队所属的18架中岛三式战斗机,18架中岛十三式轰炸机,18架三菱三式轰炸机和8架三式侦察机,一共62架。这些在九.一八事变中被日本人夺取的飞机,现在又完整的回到我的手里,虽然是双机翼的,但是总比没有强,而且我还知道,这两款飞机现在在世界上算是比较先进的了,可以与日本的一些飞机相抗衡。随着城内的枪声越来越弱,我知道战斗已经结束了,于是就跟着一只后续部队进了城。


一进入城内立刻就被那热闹的欢迎场面震住了,看着街道两旁夹道欢迎的人群,漫天飞舞的鲜花正络绎不决的从楼上撒落,热情洋溢的人群手持鲜花和国旗(当然那不是我军的国旗而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的国旗),我知道我一辈子都休想忘掉这个场面,热情的人们在欢迎他们自己的军队进城,不论你是那个派系的军队,他们只是知道你们是一支刚刚把他们从侵略者的手中解放出来的队伍那就足够了。大街上无论男女老少,工人、农民还是学生,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面对这样热情而又朴实的人民,即便是为了保护他们这幸福的笑容,即使是让我们失去生命我们也在所不惜。


面对热情的人民,为了给这些人民更加安全的感觉,在我的命令下,所有的后续部队列队进城,我要让这里的人民看看,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我们是有能力保卫他们的安全.在人们的夹道欢迎下,我军的一辆辆坦克,一门门大炮,一队队士气昂扬的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通过了街道。


看着手中的这份战报,我的心情无比的沉重,我军在日军的军营内发现了已经被密封并准备运走的19.8吨黄金和2000多万银元,在东北军的弹药库内缴获了东北军留在仓库内的步枪35万支(仿德国毛瑟枪7.9毫米),手枪6万支(仿德国毛瑟枪7.9毫米手枪),捷克轻机枪1万余挺,二四式冷水式重机枪4000余挺,各种山炮、野炮、迫击炮400多门,坦克89辆,大小汽车1231台,子弹一千五百多万发,炮弹2万多枚,手榴弹85万枚,军装80万套,其中夏装50万套,冬装30万套,还有可以供30万人吃3年的粮食。简直难以想象,这么多的武器弹药东北军为什么要原封不动的留给日本人,即便运不走,就是炸了也不能留给日本人呀!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些武器一旦落入日本人的手里,那就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的中国人死在自己人造的枪炮下吗?好在这些武器日军还没有来得及运走,只是原地保存,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


“命令355团和步兵第1师向丹东方向推进,并就地布防,同时要密切注意朝鲜方面日本关东军的行动。353团的三个营配合第2、第3、第4三个步兵师分别在沈阳城外围八十公里处构筑防御阵地。354团全团及师里所有可以运用的车辆和火车开始搬运我军急需的物资和设备,并让乔师长立刻到我这里来一下。另外通知紫雪妍工程师到我这里来一下,注意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你带一个警卫排去!”我转身对站在身旁的参谋命令到。


“是!”


很快接到命令的乔师长坐着装甲车赶了过来。我从他满身的灰尘和还没散尽的硝烟味就知道他一定是刚刚从前线回来,一见到我就大叫痛快。


“司令员!真是痛快呀!还是你的东西好用呀!既结实又舒服,而且火力还猛,自从我参军以来没有打过这么痛快的仗,一顿坦克、大炮打过去,那些小日本就全都不见了,等我们冲上去的时候连个人影都找不到了,只是看见满地的尸体,而且这一仗下来部队的伤亡率简直低得惊人,这要是在以前,这样一场大仗打下来,杀敌一万也会自损八千的。”


“乔师长!辛苦你了,作为一名指挥员不要总想着整天喊打喊杀的,要是你死了还怎么打鬼子,下次再不允许这样做了!”


“是!司令员!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不知道司令员现在找我来是不是又有什么任务要交给我呢?你说!是向朝鲜进攻还是什么的,我绝对听从的您的安排!”


“好!乔师长,这话可是你说的!我现在交给你的任务至观重大,你一定要按照我所说的去办,明白吗?”


“明白!司令员你就说吧!”


“我现在命令你马上带人去原来东北航校的教官高志航的家里,我们你们是老相识了,所以你无论如何都要把他给我请出来,并让他尽量多召集一些原来东北军航校的飞行员和教官,让他们上飞机场上帮助我们把缴获的飞机和机场上的物资全部开走或运走,开不走就运走,运不走的就给我炸了它,总之不能给日本留下一个零件。而且你还要发动工厂的工人,让他们马上回到各自的工厂上班,并配合我们将所有能运走的机器设备都拆卸下来运走,不管是国营的还是私人的,一律运走,无论什么都不能留给日本人,明白吗?”


“明白了!司令!我这就去办!”说完转过身刚要离开,就遇到了被我叫来的刘晓宁,从他的表情和反映来看我知道他一定是被刘晓宁那美丽而又秀气得惊人的外貌吸引住了,但是作为一个军人,他却很快就恢复了镇静,只是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就快步离开了。


“师长!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听着这轻声细语的声音,看着那张因为过份害怕而吓得惨白的俏脸,不知怎么的我的心中就是一痛,但是现在我根本无暇顾及其它的感受了!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手里掌握着十几万战士的生命,所以我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到即将到来的战斗。


“刘晓宁同志,这次我找你来是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有没有信心把它完成好呢?”我笑着对着这个受惊过度的小兔子轻声问道。


“叫我晓宁就行了,要不然念那么一大长串的名字听起来就怪别扭的!至于任务,无论是什么任务我都有信心按时完成,请首长你就下命令吧!”我吃惊的看着她这个明显带有孩子气的举动,一时间不知道该任何应对她。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但是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因为现在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刘晓宁同志!”


“不对!是晓宁!”她还真的和我较上真了,没有办法我只能投降。


“好!好!晓宁,我希望你能把你率领那些工程师和高级技术工人随部队进入各个工厂里面,把里面那些你们觉得现在或是将来对我们有用的机器设备和矿产品全部装车运走,你们主要负责指挥和帮忙拆卸工作,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说白了你就是想作一个强盗,想把沈阳城内所有我们能用得上的机器和矿产品全都运走对不对?”


“是的!因为我不想把它们留给日本人,然后让日本人造出枪炮在反过头来屠杀我们的人民!”


“师只,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了好了,我绝不会给日本人留下一个零件的!”刘晓宁的坚定的说道。


“那好!不过动作要快,我想日本人马上就会反扑的,所以你们行动要快,我希望你能明白,只要你们多拖一天,我们就会有许多可亲可爱的战士为了保护这些机器和设备而牺牲,因此我希望你们动作尽量要快,而我们只能尽量抵挡日军前进的步伐,所以日本人攻占沈阳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不过我向你保证,不会让日本鬼子轻轻松松的占领沈阳的!”


“师长!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让小日本轻松的前进的!”


“恩!一定!”


“那师长,我现在就去准备了!”


“好的!我的警卫排你带上,路上注意安全,另外我再派一个坦克营协助你工作!”


“可是师长你?你的身边也需要人啊?”刘晓宁有些担心的问道。


“呵呵!傻丫头,你不要忘了,虽然我是师长,可我也是一名合格的战士啊!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一定要那些工程师给我保护好了,你们可都是我的宝贝疙瘩,将来我们还要靠你们这些科研人员发展壮大呢!明白吗?”


“明白!请师长放心,我一定会按照你的指示去安排的!那我现在就去准备了!”


“好!”


“李宝贵!”


“有!”警卫排排长李宝贵在旁边大声的回答道。!


“现在你的任务就是保卫刘晓宁同志及其身边几十个工程师的安全,决对不能让他们有任何的损失!明白吗?”


“明白!请师长放心,就算是我们警卫排都死光了,也不会让这些工程师受到任何伤害!”


“笨蛋!你们都死光了,谁来保护他们!记住,遇到事情要灵活!去吧!”


“是!”李宝贵转身带着警卫排跟随着刘晓宁离开了。


在我军攻占沈阳的第二天,日本关东军大本营就迅速的作出了反映,立刻想本土求援,同时命令驻扎在朝鲜的第11、第14、第20三个混成师团向中朝边界的新义州聚集。另外又在朝鲜动员了两个预备的朝鲜师团为预备队。9月21日距离中朝边境最近的第11师团率先完成集结,并在鸭绿江上开始修建渡口准备渡江。


9月23日,日军第14、第20师团也完成部队的集结。这样在新义州日军就集中了第11、第14、第20三个混成师团(日军一个师团相当于一个军,其兵力为26354人),另外还集中了日军一个坦克混成旅团(装备89式轻型坦克)2个航空联队近9万人。另外为了应对即将发生的突发情况,日本军部又从国内紧急抽调了第5师团、第9师团、第16师团、第108师团、第109师团、独立第1混成旅团、独立第11混成旅团共5个精锐师团和两个独立旅团共15万人运抵朝鲜,同时在国内迅速进行扩军备战。


9月24日,经过三天的集结准备,日军第11师团率先跨过鸭绿江大桥,驻守在鸭绿江大桥附近的东北军第6步兵旅在其旅长沈克的带领下,一枪没放就逃跑了。日军在安东犹入无人之境,四处烧杀掠夺,一路向沈阳推进。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中国共产党立即发表抗日宣言,提出‘发动群众斗争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表达了全国人民的正义呼声。而此时的南京国民政府正在集中精力对活动在江西的中央红军进行军事围剿,根本没有精力去对付装备精良的日本人,所以一方面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第二天就向国联递交了报告,并请求国际联盟主持公道,另一方面命令在东北的东北军不得进行抵抗,以免使矛盾升级。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仅仅过了两天,被日本占领的沈阳竟然被中国军队重新控制了。这一消息迅速传边了全国,极大的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抗日情绪。夺回沈阳城的当天,我军就向全国发出通电,并对日宣战,同时宣布脱离国民党政府的军事领导,成立人民政府,组建人民解放军,进行军事抵抗,并提出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口号。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全国人民怒斥祸国殃民不抵抗政策,强烈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并请求张少帅出兵北上抗日。面对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蒋介石此时又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并以‘必先安内’作掩护,继续推行向日本帝国主义妥协、对红军‘围剿’的反动方针。对于解放军光复沈阳城的行动,蒋介石只把他归属于自愿行为,解放军并非接受中央政府的领导,因此中央政府不对解放军的行动负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