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百年风云 正文 第八章 偶收壮士

月笼明 收藏 5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9/


从京城到海州可以乘火车,也可走水路。我想看看沿途的风景和民情,于是雇了一条客船,沿着京杭大运河向南而行。

十几日后,客船出了直隶省,进入了山东省境。又行了几日,大运河并入黄河的干流,这一段水路要逆流而上。黄河果然名不虚传,河面宽阔,波涛滚滚。不过这一段已经处于黄河的下游,水势相对较为平缓。

我正颇有兴趣地看着黄河的景色,不料陡然起风了,满天乌云翻滚,像要下雨的样子。河面顿时波浪翻卷。风越刮越大,波浪也越卷越高。河面上的船随着波浪在上下起伏,几个离岸边不远的船在迅速向河边靠拢,船老大迅速将客船靠了岸,将客船拴在一棵一抱粗的大树上。

大雨哗哗而下,雨急风猛,黄河霎时咆哮了起来。我坐在船舱中,浑身感到凉飕飕的。随着船剧烈的摇晃,我有点担心,这艘小船会不会被这场暴风雨摧毁?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我看到离岸边约百米远的河面上,一个小船被风浪打得左右摇晃,却一步也不能前进。一个汉子死死地扶着小船后舵把,另一个汉子急得这边跑到那边。猛地一个大浪打来,船上低矮的船篷垮了,一个木箱被水冲到河里。两边跑的汉子纵身跳到水中去抓木箱。船上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吓得蹲在小船上,紧紧地抓着一根缆绳。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急得在小船上前后乱窜。又一个大浪打过来,小女孩被卷进了河中。

“不得了!”我喊了一声,猛地站起。船老大也赶紧站起,紧张地从船舱中向外观望。正在这危急时刻,河边一艘船上跳下一个年轻人,冒雨迎浪向河中游去。只见那青年一个猛子扎入水底,刚好到小船边又露出头来。他轻捷地游到手脚乱抓的小女孩身边,把她高高托出水面,游到小船边。我到这时才舒了一口气。那青年上了船,用手指指点点,小船上的汉子拿来一大捆粗绳。青年接过绳子,走到小船头,将绳子一头系在船上,另一头系在自己腰上,又跳入河中,用自己一人之力在前面水中拉小船。那船居然跟着年轻人前进起来,河边观看的人一齐喝采。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船缓缓地向岸边移动,平安地来到岸边下。小船上那两个汉子上得岸来,扶住年轻人,纳头便拜。

我对那个年轻人见义勇为的品德和罕见的神力感慨不已,对船老大说:“你去请那位壮士来,我要见见他。”

一会儿,船老大带上一个人来。我见来人身穿一套粗布衣裤,头上包着一块黑布,四方脸,粗黑的眉毛,大而有神的眼睛,鼻梁端正,两颊丰满,心中甚是高兴。他站起来,伸手指着对面个座位说:“壮士请坐!”

那个壮士见我身穿华服,知我是富贵之人,当下抱拳行礼说道:“在下与老爷素不相识,岂敢冒昧。”

“壮士刚才救人救小船的举动,乃英雄豪杰的作为,令鄙人钦佩不已。壮士不必客气,坐下好叙话。”

我待年轻人坐下后,又吩咐船老大:“船老大,请到船舱中取一些牛肉,外加一坛酒。”

等船老大端上酒菜来,我满满地给客人倒一碗酒,然后自己举起酒碗来,说:“壮士之举令人钦佩,区区薄酒,聊表心意!”

年轻人并不多谦让,将碗中酒一饮而尽。我也一饮而尽。

“好!壮士真豪侠之士。”我又叫船老大倒酒,问:“请问壮士尊姓大名,何处人氏?”

“在下姓林名成宣,山东长清县人,今年三十岁。”

我频频颔首,不待林成宣发问,便自报了姓名,说:“鄙人在京城一官员家教公子读书,此番到海州办事。”

“原来是位先生,成宣失敬了。”林成宣说着站起来重施一礼。

我连忙叫他坐下,又劝他喝了一碗酒。

“林壮士舍己救人,品德高尚,且气力之大,鄙人从未见过第二人,壮士能赏光应邀,鄙人很是感激。请问壮士,你这般神力是如何练出来的?”

“承先生夸奖,实不敢当。”林成宣放下碗筷,恭敬地答道,“成宣生在放船人家。父亲经营一辈子船业,只因生性仗义疏财,家中并未落下积蓄。成宣小时,家父曾请了一位先生教我读书识字。怎奈成宣不上进,所爱的是武艺。家父想到船上常年要请武师保镖,不如干脆让我弃文就武,于是请来武师,教我武艺。我在师傅们的指教下,略有长进,十八岁便开始随父闯荡江河,见过一些世面,也会过不少强盗英雄。前年家父弃世,便自己单独放起船来。”

我一边听林成宣讲话,一边细细地端详他。眼前这位林成宣,明明是个人才,只可惜埋没在芸芸众生之中,得不到出人头地的机会。我待林成宣说完后,问:“如今兵戈已起,国家正要的是壮士这等人才。不知壮士肯舍得家业,去投军吗?”

林成宣答:“家父从小就跟成宣说过: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我也常想,倘若能为国家效力,今后求得一官半职,也能告慰先父在天之灵了。”

“好!有志气!”我高兴地说,“实不相瞒,鄙人刚才对壮士打了妄语,我真实的身份乃是新任海州城守备兼海州营统领,你可愿在我手下当差,为国效力?”

“愿意!”林成宣站起来,爽快地回答。

听林成宣如此回答,我十分高兴。我深知,要想成就一番大业,没有人才是万万不能的。我此去海州城,必定要和起义军打仗,正是用人之际。这林成宣是个武人,一定能助我一臂之力。

当下我们两个人边喝酒边谈话,从刚才的谈话中,我知道这个林成宣非常尊敬读书人。我分析,他尊敬读书人是因为他认为读书人可以做大官,光宗耀祖。为了彻底收服此人,我开始侃侃而谈,讲古喻今。果然,林成宣认为我是一个饱学诗书的大学士,认为我一定能做大官。正所谓: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字高。他对我十分佩服,表示愿意对我唯命是从。

风雨过后,林成宣讲自己的船低价卖给其它的船家,直接随我向海州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