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百年风云 正文 第七章 分道扬镳

月笼明 收藏 9 20
导读:异时空之百年风云 正文 第七章 分道扬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9/


歼灭土匪一役令二道河护卫队的声威大震,周围几个村镇的护卫队纷纷表示愿意加盟二道河护卫队,二道河镇及周围几个城镇的乡绅地主纷纷游说张作林,表示愿意出钱,希望张作林成立保安团,保护这些村镇不受土匪外患的骚扰。

我的本意并不愿意成立什么保安团,俗话说得好:枪打出头鸟。虽然伏击了俄国人,又歼灭了土匪,但这都是出其不意取得的胜利,凭心而论,护卫队的实力非常有限,不但无法跟日本人或俄国人相比,就是比大股的土匪也有很大的差距。这里是日本人的势力范围,成立保安团,树大招风,难免不会引起日本人的注意。日本人不会容忍在其势力范围内出现威胁它的另一股势力,保安团要不投靠日本人,要不就会日本消灭,即使日本人不亲自动手,也会让那些投靠日本人的土匪动手。

虽然我不同意现在就成立保安团,不过护卫队的队长毕竟是张作林,张作林非常赞成成立保安团。张作松、李二虎、郑三炮等人也都同意成立保安团,我孤木难支,对此也无可奈何。同时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我偶然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并不了解这个世界,当初加入张作林一伙儿,只想先找个安身立命之所。这几个下来,我对这个世界已经十分了解。生逢乱世,哪个热血男儿不渴望建功立业。在这几个月中,我对张作林等人从不熟悉到熟悉,对这几个人的性格也有了深刻的认识。大哥张作松为人十分忠厚。二哥李二虎是个粗人,十分看重义气。张作林最有头脑,心思机敏,工于心计,对自己的利益极为重视,权利欲极强。老五郑三炮是个莽汉,脾气粗暴,点火就着,与张作林的私交最好。同时我还发现,虽然我是军师,负责护卫队的训练和有权利指挥作战,但实际上我是没有任何权利的,没有张作林的同意,我什么事情也办不成。细细想想,这也很正常,我是一外乡人,这里不是正式的军队,要让这些本乡本土的护卫队员完全听命于我,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想到这些事情我不免有些心灰意冷,留在自卫队我只能是张作林的幕僚,而张作林远不是与我志同道合之士,我又如何能救这里人民于水火?我不由得萌生去意。

几经思量,我下定决心离开这里。为了不节外生枝,我表面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个月后,我借口回家探望亲人,向张作林告假。张作林问我多长时间能够回来,我说多则一月,少则十天。张作林心中明白我的能力,为了拉拢人心,特意给了我一千块银元作为路费和为我家购买礼物的费用,我也没有客气,尽数收下。当晚,张作林召集张作松等人为我摆了饯行酒。次日,我带了一支左轮手枪,步枪瞄准镜,多用匕首,一千块银元以及几件换洗的衣服离开了二道河镇。我早已打定主意,彻底离开东北地区,到关内去看看,去看看大清国的民情,寻找新的发展机会。

我骑马离开了二道河镇,之后出了吉林省,进入奉天省,几天后我来到了奉天省的省会沈阳城。沈阳城是省城,十分的繁华。此时大清国东北地区的形势是俄国人控制着东北地区的北部,而日本人控制着东北地区的南部。奉天省位于东北地区的南部,因此在沈阳街头随处可见趾高气扬的日本人,原本应该是主人的大清国人则是卑躬屈膝。望着眼前的情景,我心中暗暗生气,但也明白这不是我一己之力能改变的。好在我只打算在沈阳稍作停留,于是我在市场卖了马匹,买了去大清国国都京城的车票。从京城到沈阳有一条京奉铁路,因此可以乘火车去京城。次日,我踏上了开往京城的火车,两日后,随着火车驶进京城,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京城。

在京城住了半个月,我对大清国的形势有了近一步的了解。此时的大清国可谓是内忧外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除了英、法、日、俄、德、美等国对大清国的侵略,在大清国的南方爆发了农民起义,起义军已经控制了南方几个省,前去围剿的清军接连失利。

这些日子,我经过深思熟虑,终于确定了奋斗的方向。正如一位伟人所说:枪杆子里出政权。从现在大清国的形势来看,要想有所作为,必须有枪杆子作为后盾,因此我决定加入大清国的军队。

大清国军队的最高统帅为皇帝,内阁中的兵部为最高军事机关,兵部下辖陆军部和海军部。清军陆军分为禁卫军和常备军。禁卫军负责保卫皇帝的安全,直接听从皇帝的命令,事实上不受兵部的节制,陆军部所管辖的军队实际上只有常备军。常备军的基本单位为营,营的最高长官为统领,驻于一地。如遇到战事,若干营可组成镇,镇的最高长官为总兵。2至3镇组成军,军的最高长官为提督。提督之上为总督,总督为一个区域内的最高军事长官。营下辖若干队,队分为骑兵队、步兵队、炮兵队等。由于清军在与起义军的作战中接连失利,因此在常备军的职位上出现许多空缺。

大清国的户籍管理制度并不严格,我花了一百银元,先从户部取得了身份证明,然后又花费几万块银元,上下打点,终于打通了兵部各个环节,获得了常备军海州营统领兼海州城守备的职位。从东北到京城我只带了一千银元,住在京城又花了不少,手中的银元所剩无几。为了实现抱负,我只有铤而走险。京城中的官吏富贾无数,我从东北带来了一支左轮手枪,有枪再加上我侦察兵的身手,从京城中的官吏富贾身上弄些银元并不是什么难事。在京城衙门的捕快为何人抢夺敲诈这些官吏富贾的银元烦恼的时候,我却拿着兵部的公文和几十万块银元的银票向海州而去。

海州在山东省的南部,靠近大海,由于这里位于起义军控制地区的边缘,加上前任守备被起义军打死,因此没有人愿意去海州做守备,兵部正在为何人补缺烦恼,面对我这个送上门的人选,况且还有银元拿,自然不会放过,因此以最快的速度下达了任命我的公文。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