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篇 冷战?热战! 第八章 深入敌后

yuertou 收藏 24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去确定目标的准确位置,尽量避免接触,如果能够不使用武力的话,就尽量不要使用武力解决问题,明白吗?”

飞机的一头,上校正在与军士长大声交谈着,虽然飞机机体的隔音效果还算不错,而且电磁力推动的发动机几乎不产生噪音,但是在低空高速飞行时,飞机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噪音仍然是相当巨大的,这点,技术上还没有做出改进,所以两人还必须要扯开了嗓门大声喊,才听得见对方说的是什么。

“老黄,这次我们好象不是去执行作战任务了!”狙击手不但要有一双好的眼睛,而且还要有一双好的耳朵,因为在射击的时候,耳朵是狙击手用来监视周围环境的唯一工具了。

“大概是吧,管他的,只要有任务就不错了!”老黄在小心的擦拭着他那把狙击步枪,虽然上面没有“中国制造”的字样,但是在上次的战斗中,这把枪的表现非常好,看来老黄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欧洲品牌。

“那这次我们就要非常小心了,哥伦比亚方面肯定加强了戒备,而我们又要尽量避免发生接触事件,这可不容易!”穆荣汉向上校的方向看了一眼,飞机内挺大的,而且没有开灯,上校的身影看上去有点模糊。

“是啊,小穆其实我们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老黄抬起了头来,左面额上还贴着一快创可帖,这是昨天晚上他参与打架后的战绩。“不要说作战技巧上,昨天晚上与几个雇佣兵干了一架,虽然我们占了便宜,但是他们人数没有我们多,如果人数相当的话,我们肯定吃亏。说白了,他们打起架来,简直不要命,那拳头之硬,以前我在部队中可没有尝过,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穆荣汉摇了摇头,把自己的狙击步枪抱在了怀里,似乎现在已经身处危险之中一样,而能够让他依靠的出了身边的战友之外,就只有怀里的这把枪了,狙击步枪就是狙击手的第二生命。

“因为他们战斗的目的与我们不一样!”老黄笑着点上了一根烟,接着递了一根给穆荣汉,对方没有拒绝。“以前,不管我们在什么时候,战斗的最终目的是为国家服务,是保护国家的利益,是为祖国而战。但是,他们不一样,他们没有祖国,他们也就没有了这些负担,他们战斗,就是为了生存,不但在战斗中求生存,而且是以战斗来生存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战斗,他们没有了别的谋生手段。这就是他们最大的特色!”

穆荣汉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上校与军士长,然后把头转了过来:“这点我知道,这是雇佣军最大的特色,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不管为什么目的,我们都在奋力作战,其实意义是一样的吧!”

“绝对不一样,你在上校的眼神中看到过怜惜吗?”老黄把狙击步枪组装好,从新套上了枪套,“没有,我就从来没有看到过。对朋友,他们可以肝胆相照,而对敌人,他们绝对是残忍至极。但是我们不行,不管在哪,我们都背着人道主义的包袱,因为我们是为国家而战,而国家不允许我们失去了人性!”

“这不见得是好事!”穆荣汉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观念,“如果失去了人性的话,那么战士就成了杀人的机器,成了野兽,这有什么好的呢?”

“当然,从纯道德的意义上来讲,这确实没有什么好处,这让战士失去了人性,而没有人性的战士就没有了价值,但是,在他们这里,却不是这么回事,这确实非常的神奇!”老黄冷笑了一下,“他们在作战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给对手留下任何一点机会的,甚至不情愿要一个俘虏,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永远站不起来的敌人才是最安全的。而他们也不会太在乎平民,不会在乎战争造成的附带伤害。当然,他们高度在乎自己,高度在乎自己的战友,很多时候,甚至为了保护战友的安全,宁愿牺牲自己。可以说,一支雇佣军就是一个高度团结的整体,是一个有机结合体,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的热爱着这个整体,因为只有集体才能够让他们生存下来。当然,我们也不例外,但是我知道,他们比我们做得更好,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为战友挡住子弹,我想,我们中间就没有多少人做得到这一点!”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穆荣汉很惊奇的看着老黄,他们都是同时来的,他可没有感觉到,当然他也不再怀疑雇佣军的能力了,一支愤不顾死,但是又能够为战友挡子弹的部队,绝对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部队。

“还用说,就昨天晚上!”老黄苦笑了一下,“本来我们的人已经打倒了他们两个,但是后来扑上来一群,我们就有点招架不住了,他们那拳头太硬了,而且只有攻,没有守,反正就是一副拼命的样子,如果不是人多,我们恐怕早就招架不住了!”

穆荣汉也笑了起来,军队中虽然是严格禁止打架的,当然,很多时候都是争一眼闭一眼,只要不闹出人命以及严重伤残的问题来,就没人来管,甚至连宪兵看见了都不大会管,因为要想让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温和一点,那是不可能的,而打架也是发泄军人过剩精力的一个好办法。而更重要的是,打架有的时候也能变成好事,因为很多人就是不打不相识,一打了之后,就成为了生死相交的战友。更重要的是,打架能够让两伙人认识到实力上的差距,这就让他们更加努力的参加训练,努力提高自身的能力了。也许,打架这种文明世界都被禁止了的事情,在军队中还算得上是一股催化剂吧!

“十分钟准备!”前面传来了军士长的声音,所有在闲聊的人都停住了,开始迅速的检查自己的装备。

这次,他们需要从9000米的高空跳伞降落到目的地,小队30号人使用的都是高性能的可控降落伞,在熟练的伞兵手里,使用这种降落伞可以将落地的范围控制在目标点50米之内。当然,他们这些特种兵都是优秀的伞兵,任何一个中国特种兵在基础训练项目的时候,都有3个月的跳伞训练,所以这点难不倒他们。

在所有人都戴上了增压呼吸面罩之后,机舱前端的两个侧门打开了,上校与军士长各站一边,小队分成两边开始离机。按照规矩,穆荣汉给前面一位突击手检查他的伞具,而老黄则给穆荣汉检查伞具。

“OK?”上校朝走到门边的穆荣汉打了个手势。

“没问题!”穆荣汉回了个相同的手势,然后就感觉到身后有人轻轻一推,人就离开了飞机,开始向3万英尺下的地面坠去。两秒钟后,他将身体改平了,尽量保持着一个低速降落的姿态。降落伞上使用了自动开伞器,将根据气压来决定开伞高度,而这次的开伞高度是设在海平面2000米的,距离地面大概550米。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减速,当然在此之前,大家都要尽量的保持低速下降的姿态,并且尽量在空中聚集到一起,他有两分钟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情!

在穆荣汉几乎能够看到地面上月光反射下的树枝的时候,他感觉到背后好象有人猛的拉了一把一样,接着身体脚下头上的立成了90度,在空中晃悠了几下之后,身体与地面已经有一定的倾角了,而此时,他也看到了头顶上的那朵灰色的伞花,万幸,他的降落伞没有出问题。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如果主伞出了问题,还有一具备用伞,而两具伞同时出问题的机会不会超过千万分之一,比中彩票高不了多少。

“尤戈!”上校一落地,就让军士长带人到周围执行警戒任务。

大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降落伞收好,他们选择空降的地点是一个小山丘顶端的一快面积不过1000平方米的草坪,30人全都准确的落在了这里,也许他们可以去参加国际跳伞大赛了。

“所有人过来集合!”上校当然不会亲自去埋降落伞,已经有人帮他处理好了。“大家的表现都不错,我现在宣布这次的行动计划……”

穆荣汉朝远出的那座阴在月光中的大山看了一眼,那就是他们这次行动的目的地,虽然看上去不远,甚至伸手都摸得到一样,但是徒步走过去至少需要2个晚上,因为他们要穿越的一大片丛林,还有丛林中起伏不定的山丘。

要在两个晚上完成行军,这肯定够戗!这是穆荣汉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因为直线距离在20公里左右,而实际需要走的距离大概有30到35公里,一个晚上走15公里以上,这确实是让人够戗的。

“走了,还在想什么,是不是想女朋友了?”老黄的动作还挺麻利的,不但拿上了自己的武器装备,还帮穆荣汉带了一件装备。

“没,老黄,你谈恋爱了吗?”路上的行军是很无聊的,当然,他们不担心周围埋伏有敌人,因为前面的尖刀小队已经把沿路的情况都摸数了,如果有敌人的话,早就传来了信号。

“你说呢?我们这些黑大粗的人,怎么会有姑娘看得上呢?”老黄苦笑了一下,“其实谈过两次,开始听说我是当兵的,而且还是军官,都觉得还不错,但是一知道我是特种兵,而且经常有作战任务,就吹掉了,你也知道,现在的姑娘可不愿意嫁了人之后还要守半辈子的寡!”

“也是,看来,我们的问题是一样的!”穆荣汉也苦笑了起来,他的情况与老黄差不到那去,有人介绍过几次,开始对方都绝对军人还挺好的,收入有保障,而且军人都很健康,有魄力,充满了男人的气概,但是后来一听说是特种兵,也都吹掉了,因为特种兵往往意味着行踪不定,一年不会有超过50天的时间留在家里,而且是高风险性行业,哪一天在战场上牺牲了,也没有人来为他们收尸!

“两位,你们在热恋之中吧?”上校突然出现在了两人的后面,然后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行军的时候保持沉默,如果你们确实有太多的甜言蜜语说不完的话,那么就打开短距离通信器,尽量用耳语的声音说话,这里是他妈的战场,不是游乐场,明白吗?”

两人赶紧点了点头,等到上校一转身,都笑了起来。确实,这里就是战场,不是游乐场,所以接下来的8个小时中,两人都没有再交谈过了,而是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美国,科罗拉多州,奥克里克城西北面50公里处。这里已经是洛基山脉的深处了,海拔在1500米到2000米之间,而且全是山地,而就在这里,隐藏着一个美国最隐秘的军事基地,准确的说,还算不上是军事基地,因为这里不是由美国军队控制的,而是由中央情报局控制的!

早在越南战争的时候,美国为了让部队适应在老挝的一些山区中作战,就在这里设置了一个特别训练营,以培训山地部队的士兵,后来这座训练营在阿富汗战争(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战争)期间又为美国培养了大批能够适应在高原地区作战的特种部队,而这些特种部队在帮助阿富汗游击队对抗苏联军队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在第一次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军费大量削减,即使这个基地的维持运转费用每年也就几百万美元,但是仍然在削减的范围之内。当初,是准备将这座训练营地爆破掉的,因为这里有太多的秘密了,但是后来这个消息被中央情报局当时的局长知道了之后,就立即找关系,把军营从军队的手中接管了过来,用中央情报局的秘密经费继续维持着,并且将其建设成了专门培养特别外勤行动的特工的训练基地,当然,在有大任务的时候,这里也将用来培训那些自愿加入中情局行动的普通士兵!

现在,埃内拉上士以及他们这些被选拔出来的人员就来到了这里,并且开始了为其一个月的紧张训练。训练的初期目的就是要他们尽快使用高原地区作战的特点,因为这些人都没有高原地区作战的能力!

每天三次,每次5英里的山地越野跑是基础课程,其实也是最困难的课程。埃内拉上士一直对自己的体力很有信心,但是在第三天的时候,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体力比起真正的军人差远了。他们的教官,那个并不强壮,但是目光犀利,看上去就如同一头北美郊狼一般的沃克少校在跑步的时候从来不会出一口粗气,而他们这些新来的人员却在跑到3英里的时候就累得半死了。稀薄的空气让他们觉得肺里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而且身体的疲劳感一直无法消除。但是,没有人掉队,也没有人选择自动退出,大家都在坚持着。正如同沃克少校说的一样,这是高原反应的症状,只要坚持下去,就会得到改善,最终他们都将战胜这个敌人。而在一周的时候,埃内拉上士已经基本上适应了这里稀薄的空气,并且让身体调整了过来,他是这个班里第一个可以轻松跑完每点三次越野跑的人,因此他成为了班长,并且得到了少校的表扬。而两周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能够适应这里的环境。那么,他们接下来的训练就变成了战斗训练!

其实,在很多人的想象中,轻步兵才是真正的战斗机器,往往,步兵手中只有一把步枪,几枚手雷,以及一些不多的重火力。这让他们与飞行员,坦克手,以及那些技术兵不一样,他们必须要依靠自己的身体,依靠自己的反应,依靠自身的本钱战斗,而不是躲在炮火炸不到的地方,如同玩游戏一样的与敌人作战!所以,他们才是真正的军人!

这一点,为这些轻步兵帮了很大的忙,至少在格斗与战术技巧上,他们需要学习的东西并不多,并且很快就学会了一些“绝招”,但是,在技术课程方面,他们都陷入了麻烦之中。

语言训练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选拔出来的都是拉美后裔军人,他们都会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因为在他们参加部队之前,他们生活的街区里,西班牙愈就是官方语言,有人可以不会说英语,但是没有人不会说西班牙语。

通信技术方面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因为这些步兵在新兵训练营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基本的战术通信设备的使用方法,而用来与后方联系的远距离通信仪器不可能配备到每一个士兵的,所以只需要几位通信兵掌握了就好了。

武器使用方面有点难度,因为很多士兵其实只会使用他们手中的枪械,而对别的国家的枪械的了解很少,但是这只需要几天就够了,因为他们仍然主要使用自己的枪械,只有在非常必要的时候才会使用另外的武器,只要他们能够使用,而不需要学会保养,这不是大的难题。

最麻烦的还是操作那些他们从来没有使用过的设备。这可是个大难题,因为这些特种战的设备都要经过专门训练的人才知道怎么使用,并且要怎么用才能够发挥最大的效力。当然,这都需要时间训练,而且还要使用者有一定的知识基础。而现在,这些普通士兵都不具备这两者,所以,他们只能够分别掌握一种或者两种特殊设备的使用方法,而不可能做到特种兵那么的全面了。

当然,麻烦还有,在战术训练中,他们也缺乏特种兵的独立作战能力。虽然轻步兵已经不是战争的主力,他们往往充当的只是战斗中维护后方安全,并且控制占领区的任务,所以不会遇到太大规模的战斗,而且往往能够得到强大的炮火与空中支援。这就限制了轻步兵的独立作战能力,而特种兵却是完全独立作战的部队,他们几乎不要奢望有任何的支援,从一开始,就只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作战。所以,让这些轻步兵熟悉特种兵的战术,熟悉特种兵的作战过程,这就是个大问题,也是个大麻烦!

一个月的训练时间是非常短的,按照正规特种兵的培训过程,一名合格的特种兵至少要在基础训练上花半年以上的时间,而且还要看起所担负的岗位的差别,而有所不一样。比如,一名优秀的狙击手的训练时间至少在一年以上,要求严格的话,甚至会超过2年。而一名突击手的训练时间最少也要半年,甚至有的时候需要一年。而一个月,只能够让这些才脱离普通轻步兵部队的士兵来讲,确实是太短暂了,他们甚至连皮毛都没有掌握好!

当埃内拉离开基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能力已经提高很多了,与以前相比,简直是脱胎换骨,其实,他并没有注意到,少校在送他们离开的时候那种忧虑的眼神。

“杰克,你认为这样做对吗?”沃克少校的语气也很忧虑。

“这不是我们管得了的事情,对吧?”旁边一个穿着西装的中情局特工却没有这种想法。

“但是,这是极为不负责任的事情,他们还只是普通的士兵,让他们深入丛林,不要说对付更强大的敌人,他们就连哥伦比亚游击队都打不过,这就是让他们去送死!”

“沃克,你知道得太多了,我有个忠告!”杰克转过了身来,飞机已经消失在了天际之外,“你最好迅速的把这件事情忘掉,这对你没有多少好处。怎么办,以及该怎么办,这不是我们决定了的,我们只是一个小卒子而已,我们做到自己的本质工作就对了。当然,少校,你的工作很努力,而且这些人在你的培训下,也比以前更出色了,这就足够了,上面的人不需要别的信息!”

“但是……”少校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他很少做这样不负责的事情,因为他相信经过自己培训的士兵,都是最优秀的士兵,他不希望在自己的服役记录中有不光彩的东西!

“没什么好但是的,少校,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职责,虽然你隶属于中情局,但是你仍然是军人,所以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职责,以及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好了,尽快把这事忘记吧,我也要回去复命了!”

少校看着那名特工坐上了一架小型飞机,只得摇了摇头。他对那些士兵不抱任何的希望,谁都知道现在中国已经加强了在哥伦比亚的投入,如果他们遇上了中国的特种兵,那里肯定有中国的特种兵在活动,那么他们肯定没有一丝胜利的希望,甚至连保命都困难!当然,他并不知道,在哥伦比亚的丛林与山区中活动的是比特种兵更不会手下留情的雇佣军,但是,就算他知道的话,又能做些什么呢?

小型运输机将埃内拉他们送到了安德森空军基地,在这里,他们立即换上了一架更大的运输机,然后飞越了墨西哥湾,飞过了加勒比海上的小岛,最后进入了南美洲大陆,当然,他们都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国度的上空,一个对他们来讲,算不上友好的国家!

到达了哥伦比亚麦德林东面的科科尔纳基地之后,埃内拉他们有2个小时的时间调整一下身体,以适应这里的环境。其实这里出了更热一点之外,与科罗拉多州的条件差不多,也在高原上,而且空气因为温度的问题显得更稀薄一点。而2个小时之内,他们都已经换上了一套哥伦比亚正规军的军服,并且吃了一顿还算不错的晚饭,然后就被人叫到了作战会议去。

“各位,很欢迎你们来到哥伦比亚,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尼古拉斯,当然,我喜欢大家叫我尼克!”主持会议的仍然是中情局的特工,“好了,现在我们先说一下在这边需要执行的任务吧。相信各位在接受训练的时候都知道,你们将要执行的是一次作战任务。当然,你们不是孤独的去参加战斗,我身边的这位……”

“埃斯特内多将军!”旁边的一名特工小声的提示了一下他的上司。

“对,埃死特内多将军是我们在这里的朋友,他将指挥自己的部队与你们联合行动……”

“这人是不是在办公室坐久了?”埃内拉旁边的一名上士笑了一下,声音压得很低。

“也许吧,不然哪来的这么多话!”上士另外一边的士兵也笑了起来,“也许是他这几天正处于饥荒时期,没有得到发泄吧!”

埃内拉却一直很认真的听着,虽然他不反对那位已经滔滔不绝的情报官员的话确实太多了一点,但是他更清楚,准确的掌握每一条信息,那他才有可能在后面的战斗中生存下来,作为军人,就应该时刻保持着紧张的状态,放松只是退役之后的事情!

“埃内拉,你有什么看法?”这时候,他右边的人转头过来问他。

“什么?”埃内拉惊了一下,立即压低了声音,“什么意思?”

“对这次行动啊,听这名情报官员的话,好象这是一次渡假,而不是一次作战行动一样!”

“也许他是想给我鼓气,或者说是让我们不要太紧张了!”上士笑了一下,那名情报官员的表达确实不到位。“当然,我可不这么看,不要在子弹打中你之后才知道后悔,现在我们还是专心听吧!”

旁边的那名步兵点了点头,就没有说什么了。

“……好了,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所以,各位不用太紧张,我们的任务并不复杂,而且是防御性质的,相信大家都知道这更容易办到。而从现在到明天傍晚之前,你们都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行动,尽情放松一下吧!”

当天晚上,埃内拉终于领教了拉美式的热情,不但有盛大的晚会,甘醇的美酒,还有很多不知道哪里来的香艳美女。当然,这个晚上,他们这些美国大兵都得到了充分的休息,运气好的话,还会被某个热情似火的美女看上,并且享受一次拉美式的罗曼蒂克!但是埃内拉上士在吃过晚饭之后就回到营房,他不大喜欢这种太热闹的场面,他已经认为自己是一名特种兵了,而特种兵就应该表现得更低调一点,在美女与步枪之间,他更喜欢那把伴随了他4年的步枪!

此时,完成了五次侦察任务的穆荣汉他们这队人马再度回到了基地。他们的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找出要打击的目标,并且确认周围的环境,找到适合的突破口,并且留下记录,好为即将到来的部队提供情报支援。当然,对前特种兵上尉来讲,这种纯粹的侦察任务并没有多大的难度,他们虽然好几次与哥伦比亚军政府的巡逻队,以及地方军阀的武装力量擦肩而过,但是都小心的避开了战斗,他们必须要保持隐蔽,尽量避免接触,所以那些哥伦比亚士兵也就没有倒霉!而一个月的侦察任务下来,他们这组人都得到了充分的锻炼,而且他们也更加准确的掌握了雇佣军作战的方法,这对他们的帮助相当巨大!

“各位,今天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大家都去休息吧!”上校这次没有让大家去会议室,而是下了飞机就做了新的安排,“当然,闹事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了,明天傍晚,我们还有最后一次任务,所以,大家最好都养足了精神,也许,明天我们也要投入战斗!”

“小穆,走一起去喝几杯!”

“我还是不去了,早点回去休息!”

“怎么不去,男人就不要拖拖拉拉的,大家都去,不要扫兴!”老黄不由分说的就把穆荣汉拉着向军营大门外的酒吧走去,全队人也都跟了上来。

这是一家当地的私人老板开的酒吧,当然他们不知道,其实老板以前也是军团的人,在一次战斗中瞎了一只眼睛,而且还被炸端了右手之后,就退出了军团,然后娶了一个当地的寡妇,在军营外开了一家酒吧,生意还很兴隆的,军团的人都很照顾这位老前辈,而且很多新加入的士兵都情愿花几块钱去听听老雇佣兵那已经讲过不下千遍的陈年故事。

“老查理,那次你真的徒手干掉了5个人?”几杯酒下肚,穆荣汉也有点醉意了,虽然他的酒量不小,但是这酒吧买的自酿的烈酒确实劲很大。

“那还用说,实际上,我手里有一把匕首!”独眼查理诡异的笑了一下,“依埃拉,快给三号桌上酒!其实,当时我们也有5个人,但是另外4个战友都受伤倒下了。敌人也是雇佣军,我们没有退路啊,后退就意味着死亡,我可以跑,但是我的兄弟跑不了,所以我只能跟他们拼了。而他们因为5个打1个,绝对没有问题,连枪都丢了。当然,我也受了伤,这只眼睛就是那个时候被打瞎的!”

穆荣汉很敬佩的点了点头,说实话,他没有信心对付5个特种兵,但是这也不奇怪,他是狙击手,又不是突击手,格斗不是他的专长。

“小穆,不要听老查理吹了,其实他那次就只打了2个人,而且眼睛是在另外一次战斗中丢掉的!”老黄走了过来,在老查理气愤的目光下坐了下来,“老查理,给我来三杯威士忌,要最好的!小穆,过来,我介绍两个朋友给你认识!”

这时候,两个脸上有着几道明显伤痕的魁梧大汉走到了吧台的旁边,一看他们的目光,穆荣汉就知道他们是经验丰富,而且饱经战斗的老兵了。左边那个叫安迪,右边那个叫戴维,都是在军团干了5年以上,经历过上百次战斗的老兵。

“走,我们过去聊!”老黄端起了三杯酒,“老查理,酒钱记我帐上,等下一起给!”

老查理摇了摇头,他也希望如同这些年轻人一样的战斗,其实他并不老,年纪不过35岁,但是因为战斗的磨练,以及人世的沧桑,还有那只瞎了的眼睛,让他看上去像有50岁了一样,而他也永远不可能更兄弟们一起战斗了。

这天晚上,穆荣汉听到了很多从没有听过的故事,而且也是他22年来第一次喝得不省人事。当然,他绝对这很值得,因为他更多的了解了这些雇佣兵,了解了这个新的群体。第二天,他没有起来晨跑,多年的习惯也放弃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