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篇 冷战?热战! 第六章 互惠行动

yuertou 收藏 18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穆荣汉在瞄准镜内清楚的看到那名穿着上校军服的军官的脑袋被一发大口径穿甲弹击中,然后就像西红柿一样的炸开了,鲜血与脑浆渐到了旁边那名军人一身都是。但是,这不是他开的枪,而是旁边老黄的战果。

狙击手开火就是行动开始的信号,道路两边的火力小组立即将车队前进与后退的道路都封死了,接着突击小组开始逐个消灭掉暴露在外的士兵。当那三辆装甲战车内的驾驶员探出头来的时候,立即就被狙击手给干掉了。很快,被袭击的车队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当所有的敌军士兵都跳下了卡车的时候,上校引爆了埋设好的地雷。枚枚人员杀伤地雷的装药量是0.5千克,不算多,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也不足以杀死5米外的人员,但是每一枚地雷里面有5000粒直径5毫米左右的钨合金球,在炸药爆炸所产生的推力的推动下,这些小金属球立即被加速到了每秒2000米以上的速度,而这才是地雷最主要的杀伤手段。当数十枚这样的人员杀伤地雷同时爆炸时,那场面是相当壮观的,就连在距离公路800米外的穆荣汉都赶紧取下了夜视仪器,因为那强烈的闪光会导致狙击手暂时失明!

爆炸5秒钟后,突击队员已经跃上了公路,开始逐个的为那些还没有死,只是被炸伤了的敌军士兵补上一枪,而火力小组则小心的靠近了公路,架设好了机枪。这时候,山上的狙击手基本上没有多少事情可干了,因为地雷爆炸产生的烟雾让他们无法正确判断战场上的局势,为了避免误伤自己的人,所以他们是无法在这个时候开火的。

“全体归队,准备撤退!”十分钟后,通话器内传来了上校的声音,听不出上校的情绪有什么波动。

穆荣汉跟在老黄后面离开了狙击阵地,小心的下到了下面的公路边上。当上尉一看到战场上那些洒落满地的肢体碎片,内脏,还有脑浆等等可以证明这曾经是某个人的器官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有种想吐的冲动了。

“来一根吧,感觉要好一点!”老黄递了根烟过来,还眨了下眼睛,“抽下去就好一些了,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时比你还要脆弱,差不多把胃里的所有东西都吐出来了,还好,你忍住了,至少晚饭没有白吃!”

老黄不说还好,他这一说,穆荣汉就忍不住了,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不但把4个小时前吃下去的东西吐了出来,还把胃液都给吐了出来。

“这就对了,这下没得吐了,就吐不出来了!”似乎这就是老黄等待的结果一样,他大声的笑了起来。

“不要闹了,老黄,上校叫你们过去一下!”一名突击手跑了过来,制止了这无聊的玩笑。

穆荣汉艰难的直起腰来,尽量不去看战场上的那片血腥场面。擦掉了嘴上的污物之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上了老黄给他的那根烟。效果确实很好,烟叶燃烧时的浓烈味道遮住了血腥味,让上尉一下舒服多了。

“这人是你们击毙的吗?”上校站在那辆有防弹玻璃的轿车旁边,尤戈军士长正在另外一边检查车内的情况。虽然这是一辆防弹车,但是装甲最多只能抵抗普通的步枪子弹,对于大口径狙击步枪打来的穿甲弹,是没有丝毫的防御能力的。

“对,是我开的枪!”老黄点了点头,同时指了一下旁边的穆荣汉,“当然,还有我的观察手,如果没有他及时发现目标,并且为我提供准确的射击参数的话,我不可能打得这么准!”

“很好,看来你们立下大功了!”上校笑了一下,这时候军士长已经从那举没有了脑袋的尸体上掏出了一份证件出来,交到了上校的手中,低声说了两句,就站到了一边去。“很好,这确实就是我们要干掉的人,很奇怪吗?自己看一下吧!”

“果然是个美国佬!”老黄看了一眼之后,就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穆荣汉。

“这就奇怪了,我们袭击的应该是一支哥伦比亚的政府军,怎么有个美国上校?”穆荣汉小声的问了出来。

“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名美国人的真实名字叫杰拉德•汉斯,德国裔。他最初是美国特别空勤团的一名少校特种兵,在那里干了10年,如果你们早出生20年的话,就能够在外高加索与中东的战场上见到他了。后来,他加入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海外行动部,成为了一名外勤特工。这人很厉害,我们追了他整整八年,这次才逮到他,至少有10名队员在追捕他的行动中牺牲了,另外还有不知道多少特工栽在了他的手上。这次,让我们干掉了他,也算是他倒霉!”

“上校,你应该不小了吧,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呢?”老黄笑了笑,但是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这个问题有点唐突了。

“年龄很重要吗?其实我曾经与他在战场上见过面,但是我们都是特种兵,为自己的国家服务,在战斗中打起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我们谁都没有能够奈何谁!”上校微微的笑了一下。

“上校,我有个问题!”穆荣汉就要谨慎多了,上校点了点头,示意他说出来。“这个汉斯既然这么难对付,为什么这次这么容易就栽在我们手里了?”

“这个问题提得好!”上校朝有点不耐烦的军士长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先去安排部队撤退的事情。“这人确实很难对付,我们这次是获得了一份特殊的情报,才知道他可能出现在这里,当然,他并不知道,还以为独身来到哥伦比亚,没有让别人知道就安全了,所以犯下了这个严重的错误!两位,还有什么问题吗?”

穆荣汉愣了一下,在上校走了之后,他再看了一眼那具汽车里的无头尸体。干他们这行是容不下犯一点错误的,因为任何一点错误都将使他们永远失去改正的机会。当然,现在上尉认为自己干的也是秘密工作了!

这支哥伦比亚政府军的小部队受到袭击的消息在4个小时之后就送到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斯塔夫•施密特的手中。而这位才坐上中情局头把交易的政客在看过了情报内容之后,就立即拨通了白宫的电话,并且在总统吃早饭的时候走进了白宫。

“斯塔夫,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急匆匆的赶过来?”能够为总统把守情报局的肯定是他的心腹,这一点在中央情报局成立之后就没有过例外。

“总统,很重要的事情!”施密特坐了下来,在侍者询问他要吃点什么的时候,他只要了一杯黑咖啡。“总统,昨天晚上我一直在等一份情报,你也知道,我们在哥伦比亚有一次秘密的行动!”

“哪次行动?”总统确实没有干情报工作的专长,而且这位情报局长提供的行动计划实在是太多了,让总统都有点吃不消。

“就是秘密联系一支哥伦比亚地方军阀武装的那次行动!”

“对,你曾经给我说过。曼妮,帮我把奶油递过来一下!”总统顿了下,慢慢的在一片面包上涂了一层厚厚的奶油,这让他对面的情报局长真担心总统会因为摄入过多的脂肪而得心脑血管疾病。“是一周前吧,你给我的行动计划,我批准了吗?”

“对,没有您的批准,我们是不会展开行动的!”施密特虽然也算不上是一个精明的情报官员,但是他知道明白怎么处理情报行动中的法律问题,而任何行动只要得到总统的批准,那就是合法的!

“很好,那这次行动进行得怎么样了?”总统一口咬掉了一半的面包片,显然他是个很节约时间的人,但是却不太注重自己的仪态。

“本来我们在昨天晚上就应该收到初步消息的,但是我等了一晚上,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施密特接过了侍者递过来的咖啡,一口气喝掉了一大半,显然他现在极需咖啡来刺激下一了。“但是,今天早上我就收到了情报,我们的人遭到了伏击!”

“什么意思?”总统拿面包的手停在了空中,目光也转移到了情报局长的身上。

“我们派去的一名特工,也就是联络与谈判人员,还有为他提供保护的一个加强营的哥伦比亚军队遭到了袭击!”

“我们的人死了?”总统放下了手中的面包,“那简直太糟糕了,知道是谁干的吗?”

“还在调查之中,我已经派了几名专家立即到现场去进行调查!”施密特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虽然深秋的华盛顿已经非常冷了,但是这位情报局长显得很热,他很了解这位总统的脾气,往往就在他最沉着冷静的时候,他的愤怒已经在心中的某一处地方开始燃烧了起来!“我们的救援部队到达的时候,袭击者已经撤走了,但是根据现场的情况来判断,参加袭击的队伍不会超过50人,而且做对方袭击的手段上来看,这应该是一支精锐部队干的!”

“当然,一个加强排袭击一个加强营,不是精锐部队办得到吗?”总统端起了咖啡杯,一副很冷静的神色。

“对,肯定是一支精锐部队,甚至是特种部队干的。但是,留在现场的线索却表明,这有可能是一支雇佣军的行动,因为对方使用的武器型号非常杂,有我们制造的,也有中国制造的,还有欧洲与俄罗斯制造的,简直就是一支杂牌军!”

“可以凭借这一点判断是雇佣军做的吗?”总统放下了咖啡杯,神色已经有所变化了。

“一般特种部队都会固定使用某一种制式的武器装备,而不会选择太多的杂牌武器,这将加重后勤保障难度,比如我们的特种部队就是统一装备的!”情报局长抬头看了一下总统,立即觉得自己的话有点武断,马上改口到,“当然,这只是出与常理的判断,并不排除别的可能!”

“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一支特种部队伪装之后在这么干的了?”总统摇了摇头,让侍者把餐盘都收了下去,然后把水果送了上来,当然都是正宗的水果,这也是总统的一大特权,可以享受到很多高级食物,而不用自己掏腰包。

“有可能,但是在没有证明之前,我们这样的猜测是非常危险的!”施密特仍然没有失去一位情报官员的严谨性,他知道没有根据的猜测对情报工作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当然,我们不能将猜测建立在没有根据的基础之上的,但是,施密特,你有考虑过中国对哥伦比亚的态度吗?”总统靠到了椅子背上,“换句话说,如果中国知道我们将想办法与哥伦比亚的地方军阀联合的话,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

“但是,我们这次行动非常保密,全局内只有几个人知道这事,而且都信得过,我们的通信联络系统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中国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行动,也就不可能设下埋伏!”

“但是,怎么解释是雇佣军发动的攻击行动?难道雇佣军不拿酬金也会主动战斗吗?”

“这……”施密特愣了下,“总统,不要忘记了还有一些特殊的雇佣军团存在,比如就有三支雇佣军是为我们服务的!”

“很好,那有多少雇佣军是为中国服务的呢?”总统设了一个小小的圈套就把这个情报局长给套住了,“那么,在该地区,有哪些雇佣军具备有袭击我们这支部队的实力呢?”

“不会超过三支,其中还有一支是由我们控制的!”

“那就对了,去查下另外两雇佣军的情况,不就很清楚了吗?”总统摇了摇头,他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要让这个人来担任中情局局长,原本应该是他来为总统提供参考意见的,现在竟然需要总统来提醒他!

“这方面已经做过调查了,一支雇佣军是在委内瑞拉,由欧洲人控制的,最近没有什么特殊的动向,而另外一支在秘鲁,由中国控制,最近他们的情况有点特殊!”

总统笑着点了点头,做了个继续说下去的手势。

“他们在5天前接受了一批新的人员,这批人员不是普通的当地武装人员!”情报局长的话说得非常的小心谨慎,“这是我们现在获得的唯一的情报了,当然我们的人还在继续调查之中,但是您也知道,这种调查行动是非常危险的,这就限制了调查的进度,但是我们肯定可以搞清楚那支雇佣军到底吸纳了一些什么成员!”

“施密特先生,你是不是太谨慎了一点呢?”总统点上了一根古巴雪茄,虽然美国仍然在对古巴实行经济封锁,但是这位总统却很喜欢抽这种产自哈瓦那的雪茄,世界上最正宗的雪茄。“开始你不是提出这是一支雇佣军发动的袭击吗?而在该地区,能够集结到50人以上的力量的雇佣军就那么几支,排除了其他不可能的因素之外,那剩下的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这就是中国人指使干的一次漂亮的战斗吗?”

“总统,情报方面的事情是不能够这么进行推断的。情报这一行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了,如果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中国人干的,那么就有其他的可能性存在,而简单的武断是错误的,我们以前就有人犯过这样的错误,而且那就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施密特先生,难道我还需要你来指点我怎么处理国家事务吗?”总统的口吻并不激动,但就是他那种平和的语气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既然你现在还没有肯定,那我们可以做假设吗?”

“这个没问题,提前做好多手准备并不是错误,而且也是必然的!”

“那好,现在我就根据你提供的线索做出自己的假设!”总统的身子向前倾了一下,“我们就假想是中国人干的,而且是中国人利用了他们控制的雇佣军,甚至让他们的特种部队加入到雇佣军中来袭击了我们的人。好了,那么这一假设如果成立的话,我们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这完全构成了开战的理由了,如果这是中国人做的话,那就太为过分了,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容忍在哥伦比亚发生这样的事情!”

“施密特先生,你这就太激动了一点,我们难道现在可以与中国打一仗吗?几年前在南亚的教训还不够吗?”总统摇了摇头,他眼中的那个已经到了中年,并且开始发福的秃头确实只是一个情报官员。“我们是不可能与中国打仗的,没有这个必要,中国人这么做,也是给了我们一个信号,他们不想在这了爆发战争,那么我们现在应该采取什么办法呢?”

“以牙还牙,我们有能力在哥伦比亚对付中国人!”

“这就对了,既然大家都没有摆明来干,那为什么我们要先挑起战端呢?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也是采取秘密行动,来对付中国人的秘密行动!”总统笑了笑,气氛缓和了下来,“施密特,你有信心指挥你的中情局人员赢得这场战争吗?”

“总统,如果这是中国人指使干的话,那么他们肯定已经动用了特种部队,甚至是大规模的动用了他们的精锐特种部队,仅凭我们中情局的那点外勤人员是绝对不够的!”

“当然,这一点我也很清楚,中情局只是情报局,而不是正规的军事机构,所以,我会让人配合你们行动的!”总统顿了一下,显然是在想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施密特,如果我让斯特拉斯堡的人配合你们行动的话,你有几成成功的把握?”

“斯特拉斯堡的那支特种部队?”

“对,就是这个意思!”总统点了点头。

“至少有一半的成功把握,其实我们欠缺的主要是自愿参加行动的特种兵,我们没办法保证所有的特种人员都做到守口如瓶,所以我们应该尽量在自愿的条件小挑选人员!”

这次,轮到美国总统犯难了,沉默了好一会之后,他才开口说到:“那你的具体意见呢?”

“我们不一定要从特种部队选拔人才,其实,我们的特种部队的行动都在监视之中,只要特种部队一出动,肯定要引起麻烦!当然,这些人如果因为秘密行动而阵亡的话,我们也不好解释吧!”这时候,施密特的价值就体现了出来,因为在这类秘密行动方面,他的经验比他的主子要多得多。“所以,我想仍然按照老办法,从普通的轻步兵部队中挑选一些拉美裔的优秀士兵,当然,他们最好没有了直系亲人,这样就不存在着阵亡的善后问题了。而我们再对这些人员加以一定的培训,让他们学会特种战术,然后再安排我们的情报人员配合他们行动,就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需要多久的时间!”总统显然已经同意了这个意见,而直接问到了实质性的问题。

“2个月到4个月之间,限制时间的主要因素是部队的素质,以及挑选人员的范围!”施密特显得很自信,因为这是他最拿手的方面。

“我们现在有几个轻步兵军团?”总统皱了一下眉毛,他还不知道这事有这么复杂。

“应该是4个正规师,大概有八万五千人,足够让我们挑选出500名优秀的士兵了!”

“很好,如果从这4个师招募人员的话,保密方面有问题吗?”

“让斯特拉斯堡配合一下,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那就这么办吧,什么时候给我详细的行动计划?”总统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一周之内,我们得先确定人员的数量,才能够最终敲定行动的规模!”施密特耸了下肩膀,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当然,我们会尽量在一周之内把行动制订好,然后由您来批准。这已经是我们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了!”

“好吧,施密特先生,你为为这次行动想到代号了吗?”这时候,总统转移了话题,让气氛放松了下来。

“如果最终确定是中国人干的,当然,在一周之内我们就会有相关的调查结果了,那我们就将展开还击,既然是中国挑起的,那我们就应该给他们回应,我看就叫‘互惠行动’好了!”

“就这么办,施密特先生,你可得抓紧时间了!”总统说着站了起来,准备去内间换上正式的外套,现在他还穿着睡衣呢,今天的工作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被耽搁了至少一个小时了。

“我现在回去之后马上就着手进行准备!”施密特显得很有精神,看来,他又无法得到休息了。

就在华盛顿的美国联邦政府人员开始新一天工作的时候,位于中国首都西南面的国务院的办公大楼的西南角上的一间办公室内的灯还亮着。

鲁毅在等一个电话,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份由加密网络发送过来的情报,海军元帅仍然将这种沟通方式叫着电话,毕竟他最先熟悉的就是电话,而不是现在的这种高通信容量的快速网络。

“鲁老,消息送来了,我们的人都撤了出来,没有人伤亡,任务圆满完成!”秘书小张的年纪也不小了,虽然他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在政府中得到一个更好的位置,不用再干秘书这种累人的事情了,但是他都放弃了,对他来讲,能够协助将军——现在他还没有改变对鲁毅的称呼——工作,就是他最幸运的事情了。

“很好,看来我们这次是找对人了!”鲁毅笑着拍了下放在面前的那份关与袁成勋的资料,“对了,另外一队人员的消息发回来了吗?”

“暂时还没有,我现在出去看看,有消息的话,我马上送进来!”

等到秘书离开之后,鲁毅继续翻看起了袁成勋的资料来,连这位久经沙场的海军元帅都对这位牺牲了个人利益,全心为国家服务的军人感到非常的敬佩了。

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了。“鲁老,才收到消息,第二小队的行动在半路因为有一架飞机出了故障,指挥行动的军团副团长已经取消了行动,剩余的人手不足以保证行动顺利完成!”

“取消了行动?”鲁毅站了起来,接过了秘书手中的文件,看了一会,才抬起头来,“这不怪他们,确实是我们的安排上有问题,没有考虑到这种极端后果,当然,他们取消行动是完全应该的,帮我告诉那位副团长,他的决定没有错,不用背上太大的负担,我们还有的是机会!”

第二小队的任务是突击那位与美国勾结的哥伦比亚地方军阀的山庄,当然,行动半路被取消了,所以也就谈不上突击二字。本来哥伦比亚的地方军阀一直与军政府不和,因为军政府总想取消这些军阀手中的军队,这就直接伤害了这些军阀的利益。当然,这些军阀多半是与当地的毒枭勾结成一伙的,与哥伦比亚游击队也不和。这就构成了哥伦比亚国内势力的第三方,也是形成了哥伦比亚国内三足鼎立的局面,是维持哥伦比亚国内势力平衡的关键一方。而现在,新的哥伦比亚政府与美国勾结之后,接受了美国提出的意见,开始与地方军阀消除矛盾,达成政治上的妥协,不但同意将地方军阀的部队改编成国家正规军队,由国家来为这些军队提供武器装备,并且仍然由军阀们控制这些军队,同时还让军阀参与到地方政治活动中来,甚至给几个大军阀许诺了重要的中央政府职位。

当然,这些事情都需要有一个接头人,而第二小队要突击消灭的就是那个军阀的代表,虽然第一小队成功的干掉了美国派来的协调与联络官员,也将政府派去的一名高级官员给干掉了,但是谁能够保证他们下次不使用飞机将第二批谈判代表运过去?所以,第二小队的失败,已经让这次行动丧失了所有的重要意义,即使是一次成功的战术行动,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战略意义!

“好了,看来这次已经足够引起美国的重视了,至少他们下次在计划的时候会更小心一点,而为了找到他们行动环节中的漏洞,这也需要他们花上好几周的时间,至少,我们成功的拖延了他们的行动时间!”鲁毅显得很乐观,其实他本身就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小张,坐吧,你今天也累坏了,给家里人说了加班的事情吗?”

“都已经习惯了,如果我在7点之前没有到家的话,那就肯定是在这里加班了!”秘书尴尬的笑了一下,突然站了起来,“对了,鲁老,我们都还没有吃饭呢,我现在就去厨房……”

“不用了,厨师也要下班吧,现在好象就我们还在加班呢,不要去惊动别人!”鲁毅走到了壁柜前,“我这还有点‘储备’粮,先顶着吃一点吧,要不了几个小时,我们就可以吃早饭了!”

小张觉得自己好象失职了一样,总有点不自在,在鲁毅把糕点拿过来的时候,神色才好了一点。

“小张,你跟着我也干了不少时间了吧,对未来有什么打算?”鲁毅还不是太想回家,因为现在行动结束的消息还没有传来,虽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了,但是他一惯严谨的作风让他决定还是先等一会,而闲得没有什么事好干,也就更秘书闲聊了起来。

“鲁老,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想法,能够跟着你,这已经是我最满足的事情了。当然,以鲁老的身体,再工作个十多年,也不是问题,到时候,我也该退休了!”

“呵呵,你还真想我再继续干上十几年啊?到时候,我不成了老古董,恐怕你要到故宫博物馆去见我了!”鲁毅笑着摇了摇头,很多人都觉得海军元帅是超人一样,总能够永远的工作下去,但是鲁毅很清楚自己的状况,20年前,他就想退休了,但是没有退下来,但是他知道,这次无论如何,他也要准备退休了。医生已经说过了,他无法再进行第四次器官移植手术,这对很多富翁来讲无疑是噩耗,但是对海军元帅来讲,这是他得到解脱的赦命!鲁毅已经获得了一个军人所能够获得的一切荣誉,地位。他也完成了年轻时所追求的目标,在当时,应该叫做理想。而能够实现自己理想的人并不多,将军为此感到非常的幸运。而人总是要有一死的,当想开了的时候,死亡就不再是那么的恐怖了,而这是人的必然归属,当走想自己最终的归属的时候,鲁毅相信他会是一路笑着走过去的!

“将军,我看你现在就很年轻,再干上一二十年应该不是问题的!”小张却没有能够有这种体会,把认为应该是受欢迎的话说了出来,但是这却不怎么和鲁毅的胃口,当然,老军人也不会介意一个年轻秘书的这点错误。

鲁毅笑着摇了摇头,这时候,房间一角的那台传真机突然动了起来。这台传真机不是连接到南美洲的,这是政府内部的高保密度线路,因为有些文件是连小张都不能看的,所以小张很自觉的走了出去。

鲁毅放下了手中的水杯,走过去取下了传真机上打印出来的那张纸,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然后把小张叫了进来,他们两人还得继续加班!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