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篇 冷战?热战! 第五章 高山雄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穆荣汉,男汉族,22岁,入伍时间4年,特种兵服役期两年,狙击手,精通西班牙语,英语,可以阅读葡萄牙语书籍,善于使用各种枪械,电子仪器,驾驶技术一流……

袁成勋放下了手中的资料,看着对面的那位年轻的军人,沉默了一会:“上尉,为什么选择参加这次秘密行动?”

“军人的生命在于战斗!”回答很简单,但是非常有力,而且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明白这次行动的性质吗?”袁成勋点上了一根烟,把烟盒丢了过去。

“上校,我不抽烟!”穆荣汉微微的笑了一下,谢绝了好意,“作为一名军人,我该知道的才知道,不该知道的绝对不会多问!”

“很好,你被录取了,去外面的军士长那里报道吧,从这一刻开始,你将不再是上尉了,仅仅是我们‘高山雄鹰’军团的一名小兵!”上校挥了挥手,在穆荣汉出门的时候,让门外站岗的卫兵把下一名前来报道的特种兵叫了进来。

这是一次奇特的面试!至少在上尉狙击手穆荣汉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当了四年兵,在特种部队也干了两年了,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这次仍然觉得非常的惊奇。难道这就是雇佣兵团吗?当特种兵上尉,现在已经从新成为了一名小兵的穆荣汉喊到了等在大门口的那名身材魁梧的军士长的时候,心里的这个疑问被打消了,这确实不同于特种部队!

军士长明显不是中国人,因为中国人还没有长得那么魁梧的,等到走进了,穆荣汉才发现,军士长应该是西方人,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由中国控制的雇佣兵团内还有西方人出现,这确实奇怪,但是这里哪样事情不奇怪呢?士兵使用的不是单纯的一种枪械,而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挑选最合手的枪,而地上跑的是秘鲁生产的一种山地越野车,天上飞的有美国的战术小型运输机,欧洲生产的战场支援飞机,甚至还有几架俄罗斯产的飞机。简直是五花八门,完全可以开一个防务展了。

“军士长,上校叫我到你这里来报道!”看见军士长无所事事的站在门边,穆荣汉觉得被选上的人应该不多,看来自己是比较优秀的一个了。

“跟我来吧!”至少比穆荣汉高出了半个头的军士长站了起来,那浑身结实的肌肉让他显得就如同一尊铁塔一般,虽然中国特种部队很重视力量训练,但是并不过分追求发动的肌肉,因为在很多的时候,灵活敏捷比肌肉更重要,显然,这位军士长以前接受的训练与中国特种兵的训练不一样,至少穆荣汉是这么想的。“现在开始,你是一等兵,这里有你的新的身份牌,资料填充卡,你自己用计算机将你的资料输入进去。另外,你以前的名字已经不能再继续使用了,现在开始你有一个新的名字,新的家庭住址,新的职业,甚至连你的驾驶执照的编号都是新的,当然,这些都在你的资料卡里面,你必须要记牢了。当然,在我们这里,你的代号是527C!”

“什么意思?”前特种兵一愣,从军士长手中接过了自己的衣物。

“527是数字编码,表示你是C部队的第527名成员,而‘C’是狙击手分队的意思!”军士长把资料卡放到了衣物上,直勾勾的看着这个新手,“另外,今后你可以叫我尤科坦军士长,或者叫我尤戈,当然,大家熟悉了之后,都会这么叫我!”然后军士长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佩上那道明显的伤疤,这个笑脸比哭着还要难看!

“好的,尤戈,不,尤科坦军士长,那我现在应该干什么?”

“我带你回营房,在日落之前,你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今天晚上就开始第一次训练!”军士长的脚步迈得很快,“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训练不会太久,所以你们必须要尽快掌握基本的作战技巧,当然,你们的能力都已经不错了,现在需要熟悉的只是雇佣兵的作战方式!”

等穆荣汉来到营房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军士长用“你们”这个称呼了。这是一个供一个班的10名士兵居住的中型营房,房间中已经有7个人了,虽然没有一个是穆荣汉熟悉的,但是他可以看出来,这些人肯定都是从特种部队来的,而且全是狙击手,这点,通过他们的眼神就可以判断出来了,因为狙击手经常需要对一个目标进行长期的观察与监视,所以视力非常的集中,而突击手,特别是担任尖刀任务的突击手则需要在前进的时候注意周围的情况,眼神是比较分散的。这就是这两种特种兵的最大区别!这7个人显然都已经被挑选中了,而且个个身怀绝技!

“上尉,你是哪支部队来的?”等到军士长一出去,坐在门边的一名年纪大概与穆荣汉差不多的特种兵就开口问到了,穆荣汉先是一惊,对方立即朝他的肩膀上示意了一下,原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换下身上的军装呢。

“2571部队,你呢?”穆荣汉找到了一个上铺的位置,下铺都被人占完了。

“我是1902部队的,也是上尉狙击手!”门边的人做了回答,然后朝房子里看了一眼,“大家都是从不同部队调来的,而且全都是狙击手,看来这是一次狙击手大会餐了!”

一名已经穿上了雇佣军军服的年轻人坐到了穆荣汉旁边的床上:“上尉,开始上校跟你说了些什么?”

“什么也没有!”穆荣汉放好了自己的衣物,接着打开了分配给他的那台单兵战术电脑,开始从身份卡里调出资料来,他虽然做不到过目不忘,但是只要用心去记,十分钟就够他把新的身份背下来了。

“这次到底是让我们来干什么?”另外一个人开口了,“难道是一次特殊的训练吗?”

“不可能,在招募的广告中不是就说到会有危险吗?如果是一次训练的话,我们有必要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吗?”

“各位,其实没有必要猜测了,这绝对是一次秘密任务,而且是非常危险的秘密任务,所以,我们才必须要加入雇佣军,以雇佣军的身份来参加战斗!”坐在房子一角的一名老成的特种兵开口了,穆荣汉抬头看了他一眼,25岁左右,是这个房间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了。“我们的任务就是听从命令,执行上级下达的任务,没有必要去做无谓的猜测。大概你们都没有参加过特别行动吧?”

“老黄,你以前参加过这样的行动?”一个脸色比较白,但是目光非常坚毅的特种兵开口问到。穆荣汉一愣,又继续一边看着自己的新身份资料,一边认真的听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个“老黄”是那名特种兵的真身份还是假身份,应该是假身份吧,就如同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真身份一样。

“参加过类似的行动,但是没有借用雇佣兵这种特殊的身份,还是3年前,在巴基斯坦,其实我还算不上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要挑选我们这些新手来执行任务!”

“也许是国家为了避免介入麻烦吧!”

“那意思是,如果我们阵亡,或者被俘的话,就不会得到承认了?”

“没有必要担心这个问题,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抛弃过我们的士兵?”老黄瞟了一眼那个有点慌张的特种兵,“这应该是一次保密性很重要的任务,所以才会使用我们这些新面孔。想必大家都熟悉了自己的资料,那么就应该发现一点,我们已经不是中国人了,至少在国籍上已经不属于中国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穆荣汉抬起了头来:“既然不使用中国的国籍,只表明现在国家还不想正式介入我们的行动,也许我们的任务仅仅是配合一下别的人的行动,就这么简单!”

老黄的目光转移了过来,带着点赞许的味道:“确实如此,应该是一次支援行动,但是我们应该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工作,也许我们不会太快的返回自己的部队!”

这时候,另外一名狙击手在军士长尤科坦的带领下来到了营房,立即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更大家一样,他也是一位年轻的,没有出名的特种兵。

“老黄,你知道那尤戈军士长的来历吗?”这时候,大家都把老黄当做了万事通了,因为这里面他是第一个被选中的,而且是年纪最大的一个,理所当然的,大家都将他当做了这个小集团新的领袖。

“具体的不清楚,但他应该是这支雇佣军团里资格最老的一个了,听说是犹太人!”老黄瘪了下嘴,“从那名载我来这里的飞行员嘴里听到的,他原本是一名犹太大商人的儿子,但是后来他全家都在美国的一场车祸中丧生了,只有他因为在学校,没有跟随家人去渡假才逃过了一劫,而他的家产也依据美国新的遗产法被剥夺了一大半。后来在他高中毕业之后,就变卖掉了所有的财产,找到了现在的上校,也就是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申请加入了雇佣军团,五年之后,就成为了全军团最优秀的军士长,而现在,他应该是上校最得力的助手!”

“这么说来,他的那笔财产对军团的帮助很大了,应该不是一笔小数目吧!”即使是军人,仍然有人喜欢钱财,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应该不少,当初他加入雇佣军团的时候,这还是一支小部队,不超过20个人,而就在他加入之后,军团迅速的阔充了起来,人数一下增加到了100人左右吧,他那笔遗产的数目肯定不小!”

穆荣汉偷偷的笑了一下,那名飞行员肯定平时闲得无聊,所以只要找到与他聊天的人就会说个没完没了的。而老黄去当特工也许更合适一点。

“该死的,看来我开始不应该跟军士长顶撞起来!”这时候,才进来的那名狙击手抱怨了起来。马上,这就成为了大家关心的话题,而且大家都在为这位年轻的狙击手的未来祈祷,初来乍道,就得罪了一个重要人物,这个小兵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

穆荣汉没有加入后面的谈话,而是更细心的看起了他的身份资料来。他的新身份的国籍是阿根廷,而他也变成了一名阿根廷华裔。另外,他是贫民区出生的,只有高中文凭,家庭生活困难,被迫加入了雇佣军……这些资料相当的详细,这就让上尉感到了一种压力,因为要想让他与新身份完全想符合,那他就要非常注意自己平时的言行了,不管怎么说,没有人会相信一个懂几国语言的人还只有高中学历吧!当然,从这个新身份的信息中,上尉明白了一点,他们这次执行的肯定是非常保密的行动,因为这些身份内容,除了他是华裔这一点之外,根本就与中国撤不上关系。换句话说,如果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什么差错的话,也许他们就将为国家做出牺牲了。当然,上尉并不害怕这一点,因为特种兵本身就是干这个的!

从当天晚上开始,为期3天的紧急训练让这些特种兵吃够了苦头。三天之中,他们终于认识到了特种兵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士兵,还有雇佣军的存在就证明了这一点。其实“高山之鹰”军团的所有成员都曾经是非常优秀的特种兵,比如现在军团的指挥官袁成勋就是前中国008部队,即中国总参谋部直属特种大队第8小队的一名上校指挥官。因为该小队的战绩非常出色,经常执行高危险性的任务,并且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只要在该小队服役了5年以上的,至少都是少校军官!而军衔其实也就证明了他们的作战能力,当然,出了几个关键性的人物知道袁成勋为什么要脱离特种部队,单独组建一支特种部队的真实原因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其实,这些新被选出来的特种兵的作战能力都不错,甚至在一些技术方面的作战技能比军团的老兵都还要好,比如穆荣汉在使用新型高精度狙击步枪时的射击准确性上就比军团别的狙击手要好。三天的训练不是让他们提高基本作战技巧的,而是要他们熟悉雇佣兵的作战方式。因为所服务的对象,所肩负的使命,以及执行任务的目的不一样,虽然雇佣军与特种兵的作战能力都相差无几,但是他们的作战方式有着巨大的差别。雇佣军更讲求的是自身的安全性,以及履行雇佣合同时的坚定性。其实,三天的时间对这些特种兵来讲仍然太短了,他们学到的也只是一些皮毛,已经没有时间给他们继续训练下去了!

三天的训练一结束,穆荣汉只来得及给自己冲一个凉水澡,然后就穿上行装,带着他新挑选的那把美国制造的AR-91狙击步枪登上了将他们运入丛林的运输机。

AR-91狙击步枪是美国雷铭顿公司的产品,2091年正式推入市场。这原本是一支为美国军队设计的高精度狙击步枪,但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被美国军队放弃了,另外选择了柯尔塔公司的一款同类型的产品。但是,这把枪是相当优秀的,至少从射击精度上来讲,已经超过了其竞争对手,所以最终被美国特别警察部队,以及联邦调查局的特别行动部队所采用,产量并不小。当然,这也是深受雇佣军喜欢的一把枪,黑市上只要花大价钱就能够买到。穆荣汉选择这把枪不为别的,只因为尤戈军士长告诉他将要去的地方更容易获得美国军队的标准弹药,所以他才放弃了自己在特种部队已经使用了两年的那把国产狙击步枪。

夜晚的丛林非常的诡异,特别是从上向下看的时候,就显得更为奇特了,这就如同一片黑色的汪洋一样,山丘就是海面上欺负的波涛。当然,实际上应该是深绿色的,只是在夜晚,一切都被黑色笼罩了。

当穆荣汉离开了飞机的增压舱之后,立即感觉到他们应该是在一片高原上,海拔高度在1500米以上!轻微的高原反应并没有瞒过他,但是这算不了什么大的麻烦,因为所有的中国特种兵在初期的基本生存能力训练的时候,都要在青藏高原上呆3个月,以适应高原作战的环境。那可是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这里的高原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十分钟之后,穆荣汉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而后面的两架运输机也到了,一支30人的部队迅速的集中到了一起。让这名狙击手感到有点惊讶的是,上校也参加了这次行动,看来这确实是一次大行动!

“尤戈,你带人在前面探路,突击小组在中间,狙击手在最后!”上校很快下达了前进的命令,很显然这与特种兵前进的方式不一样,因为这更注重遇到麻烦之后怎么撤退,而不是随时做好突击的准备!

丛林中的动物基本上是在夜间出来活动的,这其中也包括蚊虫。当然,夜晚也是这些军人的天下,作为基本行动规则,即使是在科技相当发达的现在,特别行动依然离不开夜色的掩护,好象夜晚就是为这些人而存在的一样!

至少,穆荣汉是这么想的,他喜欢夜晚,就如同每一个海员喜欢大海,每一个当兵的都喜欢美女一样,夜晚就是他心目中的最美,也只有在夜晚,他才会觉得自己身处安全之中!

2个小时的紧张行军之后,他们到达了第一个方位测量点,在通信军官负责精确测定他们的位置,并且由上校与军士长尤戈着手计划下一步行军路线的时候,大家得到了5分钟短暂的休息时间。然后又继续前进。虽然穆荣汉不知道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去,因为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这次行动的具体任务,但是他知道,在天亮之前,他们也许要走上10公里的山路,而且是在丛林中走上十公里!

果然,在天亮之前,他们到达了第四个方位测量点,并且在这里安营。30人全都分成了两人小组,并且让两人轮换着消息。其实这算不上是一个营地,因为所有人都分散开了的,更像是一个防御阵地。在山坡一面,是5个分散的突击小组,每一组中都有一人配备了无声冲锋枪。侧面是4个交叉掩护的火力小组,每一组中有一挺轻机枪,上校与军士长所在的地方是防御阵地的中心,而穆荣汉所在的这个狙击小组位于阵地的后面,处在制高点上,周围还有相同的三个狙击小组。这是一个非常坚固的防御阵地,虽然他们只有30个人,但是穆荣汉有信心对抗三百人的进攻,如果进攻者的组织不够好的话,也许三百人都是白搭!

在太阳统治的12个小时之内,穆荣汉获得了6个小时宝贵的休息时间。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吃了晚餐,如果用他们现在的生物钟来讲的话,应该是早餐。标准的美军军用口粮味道确实不怎么样,但是营养很丰富,能够为一名士兵提供一整天行动所必须的能量。在掩埋好垃圾,由军士长在掩埋点上洒上了一些催泪瓦斯粉,以防止野外的动物将这些垃圾刨出来,而暴露了他们的行踪之后,队伍继续前进。

这个晚上,他们只走了5公里,上校就命令部队停了下来,派出了4个小组的侦察戒备兵力之后,上校将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了一起来。

“各位,现在是检验你们三天的训练,以及你们的战斗力的时候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要展开行动!”上校将他的单兵电脑显示屏幕的亮度调到了最小,并且将战术地区显示了出来,“我们所在的位置已经标了出来,而今天晚上,在前面那条山后面的公路上将有一支车队经过,我们的任务就是袭击这支车队!”

“上校,我们的情报可靠吗?”一名抱着步枪的士兵开口了。

“完全可靠!”上校点了点头,他不反对这种问题,因为只有更细心的人才会注意到行动中的细节问题,而这是优秀士兵所必须具备的素质。“车队的规模在20辆到30辆之间,有一个加强营的护送兵力。这是一位要员的车队,我们的目标是这个人!”

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人的照片,虽然不大清楚,但是相当好辨认,因为这人与普通的拉美人有着不小的区别,即使皮肤很黑,但是看上去像是一名生活在温带地区的白种人,而不是这里的居民。更主要的是,从这人照片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应该是一名军人,而且是一名意志坚强的军人。也许他也是一名特种兵!这是穆荣汉看到这副照片时的第一想法。

“上校,我们是要消灭所有人,还是只消灭这一个?”

“如果有可能的话,要尽量消灭所有的人,我们不能留下活口,这是雇佣军作战的一条基本原则!”上校笑了一下,“放心,我们还有4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做准备工作,即使无法干掉一个营,但是我们应该有信心干掉他!现在,我开始分配任务!”

在上校分配任务的时候没有人插嘴,这是特种部队与雇佣军团都通用的一条规矩,在计划任务的时候,大家可以发表意见,但是在分配任务的时候,必须要无条件的服从安排,因为这样才能够保证上级指挥的顺畅,当然,大家也都充分的相信上校的能力,不然他那有资格带领一大群身怀绝技的特种兵作战呢?

十分钟之后,穆荣汉与跟他搭档的老黄到达了他们的埋伏阵地。很明显上校获得了足够的情报支持,因为上校为他们选择的几个狙击阵地的视野都非常的开阔。在穆荣汉他们的这个阵地上,只有公路最东面大概有200米的一段没有在射击范围之内,别的部分都在他们的狙击步枪的打击之下。而且,他们居高临下,周围还有茂密的树林,阵地是设在坚固的岩石上的,而且岩石上还铺满了青苔等热带丛林的草本类植物。这绝对是一个理想的狙击阵地。

也许是上校跟国内的情报部门有联系,拿到了高分辨率的侦察卫星照片,所以能够确定下这么好的一个伏击阵地!当穆荣汉看到突击小组就位的阵地之后,就不怀疑这个想法了。虽然他们只有30个人,但是4个火力小组的位置都非常理想,可以在一段大概1500米长的盘山公路的两头布置下交叉封锁火力。另外,4个突击小组的位置也正好可以控制整段公路,而且还可以相互支援。上校他们的指挥阵地比较靠后,但是可以充分发挥两名携带有单兵弹药投送器士兵的威力。

这时候,狙击手的任务是最轻的,他们只需要确定一下周围的环境,布置好狙击阵地,同时测量好各个射击参数,找到射击参照物就可以休息了。而突击小组还要忙着在公路上布设智能感应地雷,毫无疑问的是,这些突击手都是非常厉害的爆破专家,看他们埋设地雷的方式,以及选择埋设地雷的地点就相当清楚了。20多枚地雷,绝对可以封锁整段公路,而且给公路上的任何目标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恐怕对方就算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他们也逃不过这一劫了!

“老黄,你是哪的人?”没有什么事的时候,穆荣汉用来打发时间的办法就是尽量放松自己,这样在等下战斗的时候,他才有精力投入进去。当然,放松不等于是去睡觉,没有那个士兵会糊涂到在即将开始战斗的时候去睡觉。

“河北的,老家是石家庄的,你呢?”老黄点上了一根烟,虽然特种兵中不限制有人抽烟,但是抽烟的不多,特别是抽烟的狙击手并不多。

“我家是陕西的,农村里走出来的人,没办法,念不起大学,就只有参军了!”

“农村?听说那边都成天堂了,你们那边产的枣子可是出了名的好,当然,也出了名的贵!”老黄完全一副羡慕的样子,现在真正的农民可都是身缠万贯的富翁了。比如陕西大枣的市场价是一近500到1000人民币,这不是几个人能够吃得起的,当然,那些用来送礼的精装大枣一盒的价格有的甚至上万!

“是啊,我家就是种枣的,我老子觉得读书没有什么用,就让我参军,说是练点体力,以后好回去接他的班,继续种枣子!”穆荣汉苦笑了一下,其实他父亲甚至不让他参军当兵,因为他们家确实需要劳动力,他是偷着跑出来到招兵站报的名。

“那你小子感情是大富翁了,回去后,什么时候稍几袋给我,让我也尝一下美味!”老黄却是一副羡慕得快要流口水的样子,那些工厂里生产出来的人工合成大枣确实不是个味道,而且营养也比不上土生土长的正宗陕西大枣。

“这个没问题,以后有机会,到我们家去,让你一口气吃个够,就是怕你经不住,上火的话,那麻烦就大了!”穆荣汉笑了起来,小时候他很向往繁华的城市,但是现在看起来,城市里的人不照样也羡慕他们农村吗?

“那就这么说定了!”老黄高兴的点了点头。

“好了,上校发信号来了!”穆荣汉他们俩人的单兵电脑的通信系统已经接通,前线侦察兵发回来的图象即时的显示在了他们的电脑屏幕上。

一支规模不小的车队正在迅速驶来,侦察兵肯定使用的是高放大倍率的镜头在拍摄,所以图象很模糊,而屏幕左下角显示的距离还有20公里。

“半小时之后车队到达,各位,准备战斗吧!”

收到上校发来的信号之后,穆荣汉向下面的公路上看了一眼。只见上校已经到了一个火力阵地上,而尤戈军士长则去了公路另外一头的一个火力阵地。最后一组埋设地雷的突击小组也回到了自己的隐蔽阵地,地雷的遥控起爆器控制在上校的手中。

老黄熟练的检查了一遍他的狙击步枪,同时借用参照物校准了瞄准器。穆荣汉也很快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虽然按照他与老黄的分工原则,他只是观察手,为老黄指示目标的,但是真的打起来,观察手也要投入战斗,而且在混乱的情况下,狙击手是见到目标就开火,哪还需要什么观察手呢?

希望对方不要有狙击手!穆荣汉看了一眼瞄准镜里的目标,大概还有10公里,车队前进的速度很快,至少在山区公路上来讲,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确实不慢了。狙击手最担心的就是遇到对方的狙击手,因为能够干掉狙击手的就只有狙击手。这是每一个狙击手都明白的道理,所以在战斗中,排在狙击手第一位的目标永远是对方的狙击手!这是一次以少打多的战斗,兵力相差十分的悬殊,虽然4个狙击小组的火力密度不算很大,但是战斗能否取得胜利,主要就是看他们的表现了,他们是前方部队最强大的支援,也是掩护那些突击队员最佳的火力!

车队距离伏击地点还有5公里的时候,穆荣汉把弹匣里的第一发穿甲弹压进了弹膛,虽然他有信心在这个距离上打中一辆汽车,但是穿甲弹却无法击穿汽车的那脆弱的装甲,而且精度不足以准确命中车里的人。当然,作战命令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而这就是狙击手最痛苦的时候,他们基本上是最先确定可以开火的人,但是却必须要等到目标走得更近一点的时候才能够开火!

“小心了,车队里有三辆装甲战车,美国的M9型,注意它上面的机关炮,狙击小组,先打掉装甲战车的传感器!”

当战术分配系统将每个狙击小组的目标分配下来的时候,穆荣汉立即瞄准了第三辆M9无人炮塔上的那个硕大的传感器。这是这辆装甲战车最脆弱的地方,穿甲弹勉强可以在1500米的距离上击穿传感器外面的防护层。而只要打掉装甲战车的传感器,那它就变成瞎子了,而里面的驾驶员就必须要暴露出来才能够继续驾驶,这就是他们等待的最后机会!老黄也迅速的做好了射击准备,他瞄准的是装甲战车上的潜望镜,战斗一触即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