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我把中日之间发生冲突的缘由向各位领事挑明后,他们都表示了极大的关注,这也正好朝着我预想的方向发展。而久木太郎他们一行也许意识到,如果再一味的和中国较下劲去的话,日本的野心势必会昭然若揭,而日本也必定会因此而成为众矢之的。但在我力邀各位领事作个见证的情况下,各国的领事也极为感兴趣,由此现在的日本也是箭在弦不得不发。

久木太郎这些小日本满以为今天可以借势给中国来个下马威,没想到却被中国抓住了狗尾巴,现在问题的症结是,大清北洋水师的士兵追赶的那些人到底是不是久木太郎所谓的他们日本同胞,这可是个两难的问题,如承认是,那就代表日本有刺杀大清皇帝的企图,如非,那就表明日本今天的当门兴师问罪是对大清的挑衅,是对大清的侮辱,做出道歉的应是日本这个蕞尔小国!

久木太郎深知在这个问题上,是不能再和中国纠缠下去了,他话锋一转,提到了他们的领事成员小原真次郎,可能他有把握,小原真次郎已经落到了中国的手上,所以欲从小原真次郎的事件上寻回脸面。

“各位领事,既然大清皇帝矢口否认残忍杀害我日本同胞一事,我深为大清皇帝不分是非深表遗憾,但我日本国还会尽力调查下去,一定会把此事的结果昭示于世人。今天难得大家都在这,我有一事也希望大家能为我日本国作个见证。”各位领事听到此,互相交头接耳起来,都对今天中日之间的这场争论表现出了非常大的兴趣。

久木太郎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块怀表,大声对众领事说:“我现在控诉大清抓捕我日本驻旅顺领事人员。”

李鸿章急忙问道:“你有何证据竟然诬蔑我大清?”

“我手中的这块怀表就是证据,这是我们领事馆小原真次郎经常带在身手的一块怀表,今日竟被我在水师基地附近的草地上拣到,而小原真次郎自从昨晚离开领事馆后,就再也没有回去,既然他的表在水师,我深信他的人也一定在水师,我希望大清皇帝能就此事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起了怪了,小原真次郎怎么可能把怀表给遗落在水师的一块草地上呢,昨晚把他给抓回来的时候,他被装在麻袋里,到水师后,又被严加看管起来,不可能有机会把怀表扔在水师的草地上,以给久木太郎做暗记。我怀疑这是他们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现在只不过拿它作个证据罢了。再说一个怀表就怎么能证明小原真次郎在北洋水师呢,这个怀表莫非隐藏着什么秘密。

俄国领事马里可夫可能性子有些急,没待久木太郎说完,他就匆匆的问道:“请问久木太郎先生,你仅凭一个怀表怎么能证明你们的人被水师抓去了呢。”

“各位领事莫急,我手中的这块怀表是小原真次郎的爱人樱木智子送给他的定情信物,小原真次郎非常爱慕自己的妻子,就随身把这个怀表带在身上,此怀表内里刻着他们的名字,大家不介意可以看一下。”王五凑近一看,果然里面刻有小原真次郎和樱木智子的字样,看完后大家的眼神都哗的一下子转向了我,看我如何应对此事。

我深知这是日本领事馆蓄谋已久的阴谋,但如果不把小原真次郎说出来,就无法揭穿他们的阴谋,可是领一方面如真把小原真次郎已被我们抓捕的消息说出来,也就验证了他们所述是真实的,这可难住我了。既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还要把责任推倒日本头上,必须想个两全其美之策。

沉思了一会,我清了清嗓子,缓声说道:“久木太郎所说的小原真次郎,确实已被我北洋水师抓捕,但据我们调查此人的真实身份并非是日本领事馆的成员,他实际上是一个间谍和刺客,他暗中刺杀了盛京将军的幕僚宋仁义,我们在调查此案的时候,发现他竟然流窜到北洋水师基地窃取水师的情报,并且还拟定了一份刺杀朕的计划,欲借此引起我大清的混乱,图谋独占东北,更进一步侵占我整个大清!”

我一席话一出口,所有的领事都震惊了,他们窃窃私语,在讨论整个消息的真实性。久木太郎一行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显得非常惊讶,也许他已经问题的严重性,但事到如今,他必须竭力为小原真次郎辩护,更主要的是掩盖日本对中国的侵略野心,以避免引起其他列强的敌视。

“皇帝陛下,请你尊重小眼真次郎君和我日本国的荣誉,小原真次郎确实是我国驻旅顺领事馆的一名成员,他所从事的一切工作都没有侵害中国的权益,他本人热爱中国的民俗,经常进行一些调查活动,但我们深信他决不可能会深入到北洋水师窃取水师的军事情报。再者,皇帝您刚才说,小原真次郎暗杀了你们的官员宋仁义,这怎么可能,小原君和宋仁义是极为要好的朋友,他怎么可能杀害他的好朋友呢,我认为你们纯属诬陷。为了中日之间未来的关系,我希望皇帝陛下尽快把小原君释放。”

这明摆着不是拿中日之间的关系来要挟我吗,难道我是吃素的吗?小日本也太不我大清放在眼里了。“久木太郎领事,你说小原真次郎是一个文职官员,而我说他是一个刺客和间谍,这样争论下去,也没个结果,咱们还是以事实为证。”说完我命李鸿章把小原真次郎的黑色皮包给拿了过来,久木太郎看到这个皮包后,眼睛瞪的极大,好像就要冲出来似的,李鸿章把皮包放在我面前,“诸位领事,这就是我北洋水师士兵从小原真次郎身上缴获的一些资料,里面有大家非常感兴趣的东西。”

说完,我就命王五把这些东西一一分发给各国的领事,这些领事被吊足了胃口,早就有点等得不耐烦了,分发完毕后,他们就津津有味的迅速的一睹为快。经过寂静的一段时间后,各国领事脸上的表情也一直起伏不定,但阴天为主。

这时的久木太郎脸色也变得刷白,想必他已经切实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现在各国的领事已把他们的野心了解于胸,任他如何狡辩也很难改变现在的形势,各国以前对小日本的了解势必会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日本暗中构思的侵略计划将无疑会遇到难以预料的阻力。现在久木太郎也只能怪自己一时糊涂,事情还没有弄明白就急冲冲的对大清兴师问罪,到头来反被大清占了先机,被他们顺势一击,假借列强之手来对付他们日本国,以后日本在华的势力将会很难有大的发展,更令他痛心的也许是大清现在已经对他们现在的军事情况有了个彻底的了解,日本所作的一切准备,一切将会付诸东流。而大清势必会凭它土地辽阔、资源丰富、人口众多的有利条件,举全国之力与日本抗衡,而他们日本国国小力微、资源紧缺,海军发展的现在这个地步,以令全国的财政捉襟见肘,国民生活水平下降以致于怨声载道此起彼伏。

我心里非常清楚,日本之所以敢挑衅中国,主要在于大清受的凌辱太多了,已经让外人欺负的没有了脾气,在这种情况下,它日本国正好狐假虎威顺势敲中国的竹杠,依它的实力,它们不可能与中国长期周旋下去,它们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对中国毕其功于一役,对中国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以从士气上永远压制中国,以中国丰富的资源来实现它的独霸亚洲梦。

日本曾经尝过这方面的甜头,1974年5月7日,日本当局在美国顾问策划下,以“琉球船民事件”为借口,派出三艘新式军舰,一艘一般炮舰,一艘运输船和3600名军士进攻台湾。清廷得知消息后,于5月14日任命沈葆桢为钦差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大臣,负责处理台湾事宜,沈与有关方面部署将近十艘舰船防守澎湖、台北、厦门,并向台湾运送大批军火。在当时情况下,清军在台湾占有明显的优势,但由于西方和南方的危机,又加上慈禧正准备她的四十万寿庆典,很多不识时务的大臣,慑于日本铁甲舰的淫威,极力劝说朝廷求和。而当时的日本,此举只不过是虚张声势,借以威吓当时已是惊弓之鸟的大清王朝。由于日本的军事本身就处于劣势,另外也受到西方列强反对其独占台湾的巨大压力,也希望尽快签和。腐败的清政府在美国的怂恿下同蕞尔小国日本签订了《中日北京条约》,日本变相获得了大量的军费赔偿并侵占了琉球。日本如此的雕虫小技,就能使大清如此的惶恐不安,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对中国的贪婪欲望。中国经此一役后,举国开始大兴海军建设,试图以此富国强兵。中国的发展也就更加刺激了日本,它们不遗余力的和中国在无形中展开了军备竞赛,企图把中国彻底打垮,以取得它们想要在中国得到的一切利益。而日本的企图独霸中国的计划也在无形中渐渐显露了出来,但是今天发生的一切,终于使得日本不可一世的野心遭到了极大的挫折。我心里静静的等待着各国的领事对这件事的反应和对小日本最严厉的抗议。

各国的领事在压抑的气氛中,聚精会神的阅读着他们手中的资料,愤怒的表情不时的显现在脸上,大约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各国的领事总算看完了,一场和日本对簿公堂的唇枪舌箭开始上演了。

最先表示严重抗议的是俄国领事马里可夫,因为日本欲以朝鲜为跳板侵略中国的方案势必会影响到俄国在中国的传统势力范围――东北的利益,只见他气氛的对着久木太郎大声说道:“久木太郎先生,我对日本竟有如此一个计划表示最强烈的抗议,俄国和日本一向以和为贵,大家精心合作,和平相处多年,没想到日本国竟敢无视我们俄罗斯帝国在东北的利益,而想独占之,这无疑是要把我们俄罗斯帝国在此的势力给驱逐出中国。如日本真有如此举动的话,我请久木太郎先生转告你们日本天皇陛下,俄国会密切注视日本在中国东北的一举一动,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俄国会陈兵东北,不惜与贵国发生战争。”说完愤恨的对久木太郎怒视了几眼,吓得他连打了几个寒颤,面对马里可夫咄咄逼人的气势,他也只能忍气吞声,把柄已落在别人手里了,他再争辩也是徒劳一场。他气还没喘过来,德国领事威廉也开始对他兴师问罪起来。

可以说德国和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有着极大的关系,一者小原真次郎曾经收买过它们国家的克虏伯兵工厂,向中国走私了大量劣质军火,影响了中国对它们的信任,势必会使得中国和它以后的贸易大大减少,这对德国来说将是一个无可弥补的损失,为挽回损失,德国势必要把责任全部扣在众矢之的小日本身上;再者德国的租借地是胶州湾,日本如占领威海卫将影响德国的利益;权衡利弊得失,德国也势必要竭力阻止日本的扩张。“大清皇帝陛下,对我国克虏伯公司向中国出售劣质军火,我代表我们德意志帝国深表歉意,我定会把此事如实禀报给我们帝国的皇帝,一定会给中国一个满意的交待。”我微笑的朝他点点头,表示接受。接着他开始把矛头对准了久木太郎:“久木太郎先生,我对你们采用收买我国军事公司向中国出售劣质军火的卑鄙行径,表示不满,也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侮辱我们德意志帝国的声誉。对你们日本国有意想攫取山东利益,我表示极为愤慨,我会向我们德意志帝国皇帝禀明日本对山东的觊觎,相信我们帝国皇帝会对你们日本国采取一定的措施,如德日两国之间不幸断交,一切责任由你们日本国担负!”威廉的一席话对久木太郎来说不亚于五雷轰顶,惊愕的久木太郎不知如何是好。

接下来,美国领事卡卡林、法国领事塔里按、西班牙领事切切金、意大利领事马克尼等都一一对陈述了日本举动所造成的利害,简直就把日本骂了个狗血喷头,刚才不可一世的神情,消失的无影无踪,耷拉着大脑袋,一言不发。

看到时机成熟了,我谦恭的说道:“今日各位领事主持公道,朕深表谢意,也希望各国和我大清精诚合作,利益均占。”说这样的话,我也是迫不得已,现在外国在中国的势力强大,能与它们和睦相处,也可以给大清多一些时间图谋大计。

还是俄国领事马里可夫心直口快:“大清国皇帝陛下放心,待您检阅威海卫军港的时候,我一定请我们驻华公使参加,以示尊重,我相信没人敢对对您不利!”

马里可夫一句话,其他领事也纷纷表示赞同,并请他们的公使参加威海卫军港的巡视。见此情景,我心中极为高兴,今天终于打了一个极为漂亮的仗,压制了小日本的嚣张气焰,但我深知中日之间的仇视情节决不会就因为今天的举动而消除,小日本对中国的野心路人皆知,中国未来要图谋大计,小日本仍是一个最大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