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87.1纷乱1

zyzhy678 收藏 2 5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87.1纷乱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5月20日,星期三。

按照原定计划,上午9点半串本市召开了成立大会,若干个中小企业主合并成立了所谓“串本渔业合作集团”。

这个由占据当地65%户数的小企业主及拥有约35%生产营业总量组合起来的“反渔业垄断联盟”在成立伊始就公然对串本渔业传统垄断家族~占据57%市场分额的山崎渔业侏氏会社叫板。

按新任集团联合会议主席田仓广毅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空有最多的渔船和最传统的捕捞和制作工艺,却正是因为长期以来都没有团结一致才导致100多年来不断地遭到来自无耻垄断组织的压榨和欺凌。今时不同往日,我们已经忍受够了。我们成立这个集团的目的就是要形成一个合力,形成一个对邪恶垄断组织的有效反击。我们承诺,这个集团本身不是一个新的垄断组织,我们就是要以我们的团结合作来怒吼,来证明我们的实力。。。我们同样可以向日本国民提供最好同时也更廉价的产品,我们同样可以成为串本甚至本州最好的渔业组织”,他异常高调的话说得冠冕堂皇振振有词,仿佛他家在遭受了山崎家族100多年的强暴而血迹斑斑、苦痛不堪一样。

串本媒体的眼睛开始关注起他们嘴巴里面“可恶的邪恶垄断组织”起来,不少人也对这个临时拼凑组织起来的集团的实际能力表示了怀疑。

必然,这将损害到不少人的既得利益,当地有线电视频道《串本经济》节目主持人就公开大肆攻击这个新组织,“这个所谓的新组织其实就是为了在我们串本搅乱已有的市场秩序。。。请市民们想想看,我们串本经济总量的25%和地方税收的22%都来自这个产业,这是在试图颠覆我们串本多年来的既定规则,这是别有用心的。。。这是无耻的。。。这是试图破坏我们传统经济强项的卑劣行为。。。”。

主持人这个口沫横飞的讲话还没有正式结束,就遭到了来自“串本渔业合作集团”的书面抗议,田仓广毅提出严重交涉并威胁说,如果《串本经济》不收回“这个无端的攻击”及公开道歉的话,将正式发动“串本渔业合作集团”及所属成员集体抵制所有有线电视频道的节目(而实际控制有线电视频道的小泽家族(也是山崎的股东之一)立即表示将严厉处置该主持人,从根本上杜绝类似事件的再发生,却没有进行任何的正式回音)。

其实,事情还远不是这么简单。

感受到威胁的不仅仅是山崎渔业侏氏会社,因为在传说中另外一个串本的支柱产业(种植业)也正在酝酿一个“反”垄断集团~~大约70多家中小农场主将正式组建一个类似辛迪加式的集团公司,即成立一个(辛迪加)联合总管理处,各个加盟的农场主将只负责生产,集团中的销售和商业采购都将由联合总管理处统一负责并分配最终利润,也就是说,加盟以后的农场主实质上都将成为股东。这是比“价格同盟”(卡特尔)在形式上和运转上都更紧密的新垄断组织,将是对大阪兴盛食品侏氏会社的严重挑战。

如此高调的成立大会让已有的垄断组织开始怀疑,这不是占领军在背后搞鬼?何况,这也是传说中与占领军走得很近,同时还是以串本城市合作商业银行为领头羊私下进行一周的串联和鼓动后才出现的新情况。

兴盛食品侏氏会社还好说一点,毕竟自己控制整个京都--大阪地区的种植业已经150年了,在串本市的实际控制份额目前达已经到了69%,这是任何一个新企业在至少10年内都不可能憾动得了的。

既然你想斗,那我就陪你玩玩,管你是不是得到占领军的支持我都要让你血本无归,呵呵,顺便还可以吃掉你!

但山崎渔业侏氏会社遭到的压力就很大,作为串本市的本地产业,山崎家族实际控制着的57%并不算一个很强大的分额,何况企业的主要势力就在串本及其周边的新宫和田边两市,就是在这三市也只能算是行业老大,远没有庞大到兴盛食品侏氏会社这样的地步(这也充分体现出占领军想集中火力先打弱敌的战术思想)。

所以,对于山崎渔业侏氏会社来说,和抱有想游戏一下想法的兴盛食品侏氏会社不一样,这是关系到自身生存或者消亡的关键之战,能否击败,甚至更进一步吞并这些中小企业主也就成了生死攸关的大事。

反应到具体对策上来说也不一样,兴盛食品侏氏会社是笑看“群小乱舞”。而山崎渔业侏氏会社则是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地进行反击,“我们欢迎串本渔业合作集团的成立,也乐见他们为串本地方经济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私下里,山崎渔业侏氏会社不断警告自己控制下的下游供应商,不得与串本渔业合作集团进行任何业务方面的合作,否则将遭到“最严厉的制裁”。同时,还急忙与上游需求方联系,争取主动防止被挖墙角,试图截住对方在销售上线方面的扩张。

战战兢兢的会长山崎拓殖放下了电话,还是不放心,干脆就溜到串本自治委员会会主席铃木幸雄那里打听消息,急切地想询问占领军当局是否有什么针对自己的计划没有。

而正在和自治委员会副主席宫本次郎讨论这事的铃木幸雄表示,“按照国家间的正式协定,占领当局是不可能发动这样针对日本企业的经济战争的,因为这样一来不仅违背了协定,还将触犯占领当局他们自己的明文规定”,摇了摇自己手上的白皮《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日机构及工作人员守则》,“这上面就明确规定,凡是驻日机构和个人都禁止参与商业活动,也不得对日本内部经济竞争进行任何的干扰和策动,否则将严厉惩处!”

第四条和第五条的确是这样规定的,而且在字面上还就很直接,凡是驻日机构及其工作人员都不得参与任何的具体商业活动;不得给予任何企业具有偏向性的优惠待遇。就连善后工作委员会下属的经济和民生委员会也被设置了限制,只能提供整个日本经济大政方针上的建议和计划,不得针对具体企业进行带有任何“歧视性”或者“煽动性”的干预自然经济活动的行为。而且说起来的惩罚还是比较重的,轻者降级、降职;情节严重的不仅要撤职,还可能要面临剥夺军籍或者遣返的惩罚,甚至按罪量刑。

当然,这也仅仅不过是善后工作委员会做给日本人看的面子工程而已,据(不愿透露身份的人士)说,到2048年12月31日,被处罚的驻日人员中有293人是因为“违规参与日本内部的经济活动”而被“强制遣返”,结果回去以后,有85%以上的人获得了实际上的提拔。

就比如张凌风少校,当在串本连续干了几票以后也就非常“幸运地”成为了整个驻日部队中第一个被“强制遣返”回北京去的地方驻军司令。不过,还没有到3天时间他和同时被解除职务的串本市“民事代表与经济管理委员会”主任李欲晓一起就被再次任命为驻(菲)巴拉旺兰岛司令(副师级)和经济管理委员会主任(正处级),军衔也被升到中校,主要负责监控和管理巴拉巴克海峡,是奖是惩,不言而喻。

得到肯定保证的山崎拓殖这下可就什么说的了,只能继续恳求对方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多多关照一下,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市长大人的办公室。

看着山崎拓殖出去了,铃木幸雄关上门转身和同伴继续讨论关于如何报答驻军司令的特别关照来,“宫本君,你看,这一周多来,我们对他们的观察也应该结束了吧?”

“铃木君,从目前的局面来看,我个人认为这个串本渔业合作集团就肯定是他们在背后组织和策动的,最好还是再看看吧~~”

“可是按照道理来说呢,我们应该正式地做出回应,如果现在都还不。。。我还是害怕这些中国人会生气。还有,其实这个渔业集团是不是中国人背后组织的都无所谓,因为井上小姐已经把情况都秘密通报过来了”,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铃木幸雄很神秘地给对方解释,“整个的计划我都已经知道了,中国人是想依靠井上家族的力量把这个渔业集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他们甚至还想让山崎与对方进行火并,他们好从中渔利,呵呵,可是中国人全都是些口头承诺而已,他们肯定是不会出一分钱的。所以只要他们(串本渔业合作集团)愿意干下去,我们就可以在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出面攻击,最后全面接管这两家企业,以后串本的渔业市场也就。。。”,铃木幸雄把摊着的右手慢慢地收紧握成拳头。

就是想想都是一个让人流口水的事,光是山崎家在串本的57%每年就要获得超过10亿日元(约400万欧元)的纯利润,这要真是自己控制了串本的整个渔业市场,那还不轻松地卖个三四十亿啊(黑,真黑,还想再提高垄断价格)。

“那,中国人那里。。。”,有点顾虑。

“他们还不就是为了钱吗。我认为,只要他们和我们充分合作就算給他们10%的秘密股份又怎么样呢?我想,这条件也就非常不错了”,看了一眼对方还是很小心地解释道,“铃木君,在这个项目上就只有你,我,井上家,麻木纯生,小仓武二5家来分股份。至于资金方面的问题请不用担心,今天中午我已经和井上小姐初步谈好了,到时候由井上家向初等法院申请裁定他们破产,再由我们5家一起共同出面重组,然后,每家平分送给驻军司令的股份就可以了。”

也就说,每家只需要出2%的股份送給驻军司令而已,这个价钱还是可以接受的。山崎公司目前的总股本也不过才200亿日元,而要是采用破产方式的话两大集团有效财产加起来最多就只需要100亿日元,自己也就只需要出20亿日元。(不过,实际上井上家传递过来的消息也是驻军司令故意含糊其词的说法)。

宫本次郎想到这里立刻睁大了眼睛,似乎~~已经有大把大把的日元堆到自己的面前,“好!我干!”。

可怜的山崎家族,不仅要面临着新集团生意上的严峻挑战,还将在自己行将获胜的辉煌时刻被“自己人”的黑手在背后捅上致命的一刀。

在巨大经济利益诱惑面前,串本的统治精英们立即抛弃了这个曾经长期支持自己的地方企业,悄悄举起餐刀准备狠狠地在山崎家族身上切下一块肉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