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二章 庐山面目

李梦 收藏 6 73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二章 庐山面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了解到日本海军如此的飞速发展,我不禁为日本的勃勃野心而感叹他们的大手笔,但同时也为大清的国运衰败,民不聊生而叹息。大清的发展和崛起,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正所谓不愤不起,真希望日本的迅速崛起,能为中国的复兴注射一针强心剂,使华夏子民都能意识到,国家危在旦夕,民族危在旦夕。如使国家摆脱遭受奴役的厄运,唯有崛起,唯有振兴。

我是铁了心,要在这个民族危亡的节骨眼上,尽力扭转乾坤,即使不能摆脱老光绪的报国无门的惆怅,也但愿能启发民智,唤醒这一只熟睡的东方雄狮。

宋仁义一一给我把日本的军舰情况介绍完后,就对我说:“皇上,这里的资料差不多就这些了。”我听完有些纳闷,小原真次郎不是还有一份刺杀我的行动计划吗,怎么不见了吗。

“宋仁义,小原真次郎不是还有一份要交于你的刺杀朕的计划吗,怎么不在皮包里吗?”“皇上不问,奴才差点就忘记了,当时的情况是,小原真次郎把刺杀计划要交给我的时候,外面突然发生了打斗声,小原真次郎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行踪暴露了,就顺势把那份重要的刺杀计划给藏起来了。”“给藏起来了,你知道他藏在何处吗?”“奴才当时也是一时惊慌,忘了注意他的举动,所以奴才也不清楚他藏在哪里了。奴才认为他一定还带在身上。”“废物,这一点小事也办不好。”李鸿章听到此,顺势臭骂了宋仁义一顿,宋仁义顿时烧鸡大窝脖,满脸涨的通红,退在一边不说话了。

我深知此份刺杀计划的重要性,一来它关系到我性命的安危;二来这也是一份揭示日军侵略阴谋的最有效的证据。万一遗失了,日本顺势可能就会来个兴师问罪,控诉我大清烂杀无辜、虐待它日本子民,到时又会闹得满城风雨。届时我大清也会有理说不清,又会遭到他东洋人的诬蔑。

我急忙命王五再次把小原真次郎给拖回大堂内,经过三番五次的折腾,小原真次郎已显得麻木无知了,他神情呆滞跪在大堂上,一言不发。我命王五仔细搜身,不要放过一个细节,王五仔细的把小原真次郎的周身翻了个经遍,竟然没找到那份刺杀计划。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可如何是好。

我挥挥手,正欲命王五把小原真次郎拖出去的时候,罗荣光好像发现了什么疑点似的,“慢,皇上,微臣好像发现一点破绽。”“罗爱卿,有何疑点,请速速道来。”我急切的问道,说句实话,我真的有点急了。

“皇上,适才微臣发现小原真次郎遭受军棍的刑法时,他显得非常的痛苦,但据微臣观察,他痛苦的时候,脸上竟然毫无表情,这太有违常理了,皇上您还记不记得,小原真次郎被从麻袋里放出来后,他的脸竟然拉长为一个马脸形状,但却毫无虚肿的表征,微臣怀疑他的这张脸更确切的说他的这张假脸皮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罗荣光真是细心的人,这么微妙的情况都能让他觉察得到,真是了不起啊。小原真次郎听到罗荣光的一番描述后,眼神中流露出极大的不安,我顺势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实他的脸皮缺乏像正常人那样的肌肉收缩感。我随即命王五仔细检查小眼真次郎的脸皮。

王五是江湖中人,对这种障眼法还是略知一二的,他仔细检查了一下之后,忽然按住小原真次郎的头部,一只手从他的下颚用力一扯,一张面皮被揭落,在面皮揭落的刹那,一张薄如蝉翼的纸也随即飘落下来,我顿时心中深感宽慰。

就在我稍微放松的时候,很多人忽然爆出一阵惊呼,我急忙抬头,眼前的情景也令我大吃一惊,跪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妙龄女子,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刚才的小原真次郎。只见这个女子眼眉倒竖,满脸的杀气,一直满眼怒光的盯着我。我看了后,心里不免都有余悸。我太佩服日本的间谍了,竟然有如此身手,实在是令我大清望尘莫及。在这方面我大清做的还是有点欠缺。

宋仁义看到后也大为吃惊,他也许做梦也想不到,经常和他交易的竟然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他满脸的惊愕,呆呆的一直傻揉在自己的眼睛。

稍稍有些余悸后,我镇定了下来,这毕竟是我大清的地盘,她一个被捕的小丫头能奈我何?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有何本事,可以肆意在我大清胡作非为。

“朕问你,你真实姓名叫什么,为何要暗藏刺杀朕的动机。”

“呸,你这个狗皇帝,今日我的行动败露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何必如此罗嗦。”她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很不把我放在眼里。

现今已知道她是个女子了,就不想再对她施加刑罚,那怎么逼她说出自己的真相呢,这些间谍一个个都经过非人化的训练,可以说感情对她们无济于事,没什么能感化她们,看着她倔强的表情,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我也无心再审,就命王五把她给带出去,多派人手严加看管。

一阵惊诧后,大家浮动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一切重回正题。眼下最紧要的事是解读他们的那份刺杀计划书。在宋仁义的翻译下,我渐渐明白了他们的大致行动。根据小原真次郎的设想,他们在威海卫基地附近招募了一些日本浪人和中国的一些民族败类,组织了一支敢死队,起初决定由小原真次郎统一调度和指挥,计划在我巡视威海卫基地的时候伺机对我采取行动。但由于这支敢死队对威海卫的情况不熟,很难混进威海卫基地的大本营,因此也就很难找到接近我的合适机会。由于小原真次郎特别信任宋仁义,再者宋仁义在水师中有密切的关系,这样小原真次郎就委托宋仁义代理此事,为他们寻找接近我的机会,经过再三的斟酌后,他们决定在当地百姓欢迎我时,趁人多在人群中投放炸弹,以造成混乱局面,并伺机对我下手。但此举成功率把握不是很大,因为当地百姓在欢迎皇上时,都是远离皇上的,即使有什么异常举动,水师的军队也会迅速把皇上给保护起来,很难刺杀到皇上。由此他们又假设了另一种方案,由宋仁义负责打通水师中的关系,要么以群众舞狮欢迎皇上的形势接近皇上进行刺杀,要么通过扮演几个可以接近皇上的太监,以使用人弹的方式刺杀皇上,由于还没有和宋仁义进行沟通,最终的方案未能敲定。

我看了看宋仁义,他吓得面如土色,满脸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滚落,我哈哈大笑起来,“宋仁义,朕问你,现在你还想刺杀朕吗。”

宋仁义听完后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皇上,即使让奴才去死,奴才再也不敢对皇上起歹心了,奴才也是遭人利用,才犯了大错啊,请皇上饶恕奴才,奴才一定好好效忠大清,效忠皇上。”

“起来吧,以后要堂堂正正的作个中国人,如再替日本卖命,那就是民族的败类,朕一定诛灭你九族,你的外语水平还可以,希望以后你能将功补过,多替水师打探日本的消息。从即日起你要改头换面,原先的宋仁义已从地球上消失了,你现在的名字叫苏清。”

宋仁义满脸的迷惑不解,“皇上的意思是要奴才……?”

“朕看你机灵,希望你能做像小原真次郎那样的差事,这样一方面可以保护你的安全,你想你把小原真次郎给出卖了,日本会放过你吗;另一方面,你也可以将功补过,为我大清尽职尽责,但朕警告你一定要彻底改变你软骨头的毛病,为我大清要视死如归,决不可以奴颜婢膝,做出有损中华民族脸面的事,否则……。”

宋仁义听后顿悟,“承蒙皇上给奴才一个再生的机会,奴才一定会不辱圣恩,从今日起,我宋仁义一定改头换面作个堂堂正正的苏清。”

“这就好,朕一定会给你找个中国最好的化妆师帮你更换面容,你这一段时间先呆在水师避避风头,等情况稳定下来后,朕会给你指示的。”

一切安排妥当后,李鸿章又提起了刺杀的事,“皇上,现今倭贼的刺杀计划已落在我手,微臣料想小日本也不敢再对我大清有不良居心。”

“朕倒不这么认为,虽然我们掌握了小日本的刺杀计划,但小日本的敢死队还没有被消灭,他们定不会放弃的,一有时机他们还会对朕下手的,我们还需谨慎为好。但朕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这个,朕担心日本领事已经知道今天晚上的事,他们明天可能会来兴师问罪的。”

李鸿章一时犹豫了起来,我知道他还是深怕此事给闹大了,会引起日本的质疑,并有损中日之间的和睦,但现在是我们要挺胸做人的时候了,如果一味的对小日本唯唯诺诺,小日本还不蹬鼻子上脸,永远鄙视我大清。

“李爱卿,不必忧虑,朕还担心他们不来兴师问罪呢,现在一切证据都在我们手里,我们已经抓住了小日本对我大清欲图谋不轨的证据,谅小日本也不敢大动干戈。再说如小日本不识时务,肆意挑衅我大清的话,朕正可以机会向世人宣告小日本企图独霸中国的野心,这样就难免会引起列强对日本的仇视,使小日本成为众矢之的,我大清也可以趁机坐得渔翁之利啊。”

“皇上,真是深谋远虑啊,微臣佩服佩服。如真如皇上预料的那样,明天微臣一定会好好款待这些小日本,杀杀他们的威风,也好好吐吐心中的这口恶气。”

“李爱卿,明天一定会有机会让你威风的,我们明天不仅要招待日本客人,我们还要把各国驻旅顺的领事都给请过来,朕要好好和他们叙叙,也让他们好好仰慕一下我大清天子的龙威。”

“微臣一定尽力办好此事,在小日本来挑衅之前,一定会把请柬发到各国领事的手上。”

“这就好,现在一切事都有个眉目了,大伙忙了一晚上也该好好回去休息了,养精蓄锐,明天还有一出好戏要看呢。”众人都高兴的离去,各自安排自己的行动去了。我今天显得非常兴奋,从来没打过这么漂亮的仗,今天总算让我抓住小日本的尾巴了,明天一定好好惩治一下他们。哼,看你们小日本还要多神气。

想想今天的收获,我心里就美滋滋的,我吩咐一下王五,明天不要叫我,我睡醒了自然会起,一切事情让李鸿章暂且先担着,等我醒以后再做定夺。躺在床上,一切都觉得那么惬意、自然。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缓缓的睁开眼,发现太阳早照到我屁股上了,王五看见我醒了,急忙走过来,“皇上您醒了,李中堂已经来过好几趟了。”“是吗,还有别的人吗?”“有,日本驻旅顺的领事久木太郎一行也早到了,显得极其嚣张不可一世,嚷着要当面见您,讨还公道。”“其余的领事还没到吗?”“暂且还没到,不过李中堂一早就命人把请柬给送过去了,想必很快就会到了。”

“哦,这样啊,那朕再睡一会,传朕的旨意,让李鸿章好好陪他们周旋一会,磨磨小日本的性子,看他们到底有多嚣张,朕现在不想见他们,难道他们还会闯朕的行宫不成。”王五立即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了李鸿章。

很长一段时间,李鸿章果然没有再到我的行宫里来,看来小日本的脾气磨的差不多了,该我出场了,想必各国的领事这时也快到了,借此机会,我可要好好大展大清的龙威。

一切收拾完毕,我昂首挺胸、踱着方步,慢慢的走向水师的议事大厅,走近议事大厅时,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呜喱哇啦的抱怨,显得极为不耐烦。净说一些无视我大清的话,什么我大清的皇帝不给他们日本国面子,如引起两国的争端,大清一定要负主要责任等等。

听到此,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朝李莲英挥了挥手,李莲英忙用高嗓子喊道:“皇上驾到。”顿时大厅里静了许多,我心想还是我这个皇帝好使,等一下也是我大展身手的时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