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章 二场风暴

龙居士 收藏 13 132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章 二场风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周末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子,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紧张的工作了一周后,今天是休息的日子,算计着该去何处玩。但对于新闻媒体来说,这个月的周末显得极不寻常。因为人民日报发表了署名为国资委的社论——《国企深化改革的标兵——记吞日集团收购X市四大国有机械厂的前前后后》。

该文以大量翔实的数据证明,吞日集团收购四大机械厂,给社会给国家带来的巨大好处。文中以无可驳辩的事实,指出吞日集团是爱国公司,在国企危难之时,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国家吃亏,力挽狂澜,拯救了四大厂。同时尖锐的批评那些听风就是雨的各类报纸杂志,没有调查,没有数据,就人云亦云,严重的违反了新闻从业人员的职业操守,严重违反了相关的法律法规。社论最后还附有国家审计局联和公检法组成的联合调察组对四大国有机械厂进行的资产评估。

在人民日报一个不显眼的位置还有国家宣传部发的一条公告,公告宣称,近期内宣传部将对新闻业进行专向整顿。

一般的老百姓,不会去关注这篇社论和公告两者之间的联系,他们只对联合调查组的那份资产审计报告感兴趣。透过这份报告,百姓们第一次知道,国企烂到了什么程度。同时也为吞日集团,“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精神所感动。当然更多的人认为吞日集团太傻,好好的钱不去赚,为什么偏偏去接这个烂摊子。

百姓将这篇社论当作八卦去议论,但看在那些曾经在头版头条,大幅报导过攻击过吞日集团的报纸编辑、记者眼中,今天的人民日报就像是一座冰山,让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二天,所有的报纸风向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由彻头彻尾的批评,转变了百分之二百的表扬。各类吹捧之词,辅天盖地的落在吞日公司的身上。作为吞日集团的董事长,龙居士更是被宣扬的光辉万丈,就差没比作红太阳。

这些媒体厚着脸皮,发表自己矛盾的文章,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向吞日公司表示歉意。从而免于被起诉。

第三天,报刊杂志全都归于平静,因为很多编辑记者离开了他们心爱的职业,另谋高就。从这事上,喉舌们明白,吹捧吞日公司没用,因为人家不吃自己这一套。与其用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不如光棍一点,做好打官司的准备。

第四天,全国有十三家省级报社,十家省级电视台,六十二家地区性报纸,同时收到二封信。一是法院的传票,二是吞日公司收购报社和电视台的合同。这个用意很明显,如果不签合同,吞日公司就将这些报社和电视台告上法庭。

自己奶大的孩子岂能轻易送个?报社、电视台全都被吞日公司赶尽杀绝的作风给激怒了,纷纷攻击吞日公司讹诈,有的甚至全文附录了法院传票和收购合同书,以为证据。

一边是发行量和收视率的直线下跌,一边是官司缠身,两向一夹击,让众多报纸和电视台感到春寒阵阵。

豆芽菜事先估计到了龙居士会猛烈的反击那些媒体,但没想到龙居士做的会那么绝,采取收购和官司两手,双管齐下,直接置那些人于死地。没想到的是,龙居士有意进军媒体行业,更没想到的是国家会如此严厉的批评那些媒体。

拔了龙居士的手机号码,豆芽菜想说上一些“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话,但手机的那头传来提示音,该用户已关机。

第一次没有打通龙居士的手机,豆芽菜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感觉自己受冷落了。照理,在宣传方面采取这么大的动作,龙居士应当与自己这位公关经理通气才对,为什么他事先一句话都不说,难道仅仅是故作神秘?而不是信不过自己?

这种无端的猜测,就像一片阴霾,在豆芽菜的心中潜滋暗长。

打官司的事,龙居士聘请了专门的律师团去做。他只要把握好大方向,知道自己的胜率有多少就行了。

就胜率而言,吞日公司占了很大的优势。要想打赢官司无非要占据三理。钱理,法理,在中国还有政理。

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打官司同样如此。证据是事实存在,但要想收集证据却需要大笔的钱来做后盾。没有钱来收集、保护、呈现证据,那么证据将无法变为呈堂证供。状告这几十家媒体,律师团光证据就收集了几大车。

钱理上的,吞日公司现在日进二亿多人民币,这样的财力,远超过那几十家媒体之和。

法理上,这几十家媒体爆踩吞日公司的事,全天下的人有目共睹。在律师团指控的三十几项罪名当中,其中之一的毁谤罪,肯定是逃不了的。至于这几十家媒体反告吞日公司讹诈,根本站不住脚。因为公司之间的收购案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不能因为和法院的传票同时到达就变成了威胁。事情明摆着,如果讹诈罪成立的话,那么法院就成了吞日公司的帮凶。

出于中国的特殊国情,政策对法律的影响很大。比如在严打期间,原本只能判五年的,就可以判十年。故打官司还有政理一说。(注:政理这个词是我发明的,不合理之处,欢迎指正。)从人民日报上发表的社论来说,目前的政理完全在吞日公司这一边。

至于政理为什么在吞日公司这一边,可以从《官商勾结,大型国企被贱卖》的评论员文章,找到倪端。文中说,光固定资产就达十亿的大型国企,何以只卖一亿元?字里行间大量的暗示,这其中必有官商勾结的黑幕。而明眼人都知道,出售这四个厂是中央定的调调。说官商勾结,等于直接骂到中央。

至于《吸血资本家残酷剥削下的社会主义工人》,《正义的抗争——江北机器厂原车间主任如是说》,这二篇文章里面的问题更多,当时工厂才易手,尚未开工,哪有剥削一说?污蔑之罪肯定是少不了的。更严重的问题是,文中图文并茂的大篇描述了工人的贫困状况,又涉及到了万人大罢工事件。当时吞日公司才接手,这一切都怪不到吞日公司头上。说吞日公司又是如何如何的残暴,克扣奖金,搜身,甚至施以棍棒,等于在污蔑当时管理国企的国资委。

写这三篇文章的文豪全都第一时间下岗再就业了。而那些刊载过此文的报刊杂志,也难逃其咎。

三理全在原告一方,作为被告的几十家媒体,要想翻身何其艰难。

如果官司输了,这几十家媒体会怎么样?

首先大笔的律师费,不论输赢都是要出的。

其次,这几十家媒体不得不赔偿吞日公司的损失。以现在吞日公司的规模,要赔的损失将是天文数字,足以让任何财大气粗的媒体赔得倾家荡产。

再次,媒体的真实性受到公众的置疑,订阅数和收视率将大幅度的下降。既使他们能够赔上吞日公司的损失,也将面临着破产的危险。

聪明而有远见的人,要想解决这场官司,最好的办法是将媒体公司卖给吞日,不但可以免于起诉,还能得到一笔与自己公司相符合的资金。

不过,聪明而有远见的人实在太少,几十家媒体中竟没有一个。一场一对多的官司轰轰烈烈的开锣了。

这场官司无论是规模还是影响力都是史无前例的。

论规模这场官司被告方总计为八十五家媒体。建国以来,从未有国内民营企业一下子状告那么多的媒体。论影响力,因为所有的被告全是媒体,他们自身拥有强大的媒介能力。无论他们想还是不想,这场官司都将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从某些第三方的媒体看来,这是一场风暴,一场高科技企业,挑战无冕之王的风暴。联想到在签字议式上,吞日公司有意冷遇这些媒体,然后又任由这些媒体肆无忌惮的攻击,到现在顺势而下,展开对众多媒体的致命一击,这让很多人都意识到这是一个局,一个陷进去八十五家媒体的大局。吞日公司的谋略由此可见一斑,这让很多的人都不寒而栗。今后如果要发布任何的不利于吞日公司的言论恐怕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出于官司的复杂性和法院的办事效率,龙居士没指望这场官司能在几个月之内或是一二年内结束。所以自从将官司交给律师团处理的第一天开始,龙居士就对此事实行三不政策——不闻不问不理,乐得逍遥自在,将自己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他认为有价值的工作当中去。

豆芽菜打不通龙居士的手机,是因为龙居士被关进了保密实验室。

这个保密实验室的全称叫“中国工程学院特种材料研究所航天材料实验室”。因为这个实验室是研究所的第三个国家重点实验室,所以简称第三实验室。

龙居士被“抓”到这进行全封闭的研究,这还得从他的毕业论文说起。

为免于升学考试的麻烦,龙居士要求提前毕业。钱院士一口答应,但也附加了一个条件,就是每门功课要在九十分以上,毕业论文要得A。考多少分的事,难不到龙居士,只要不刁难,哪怕门门一百分都可以做到。但那篇毕业论文却让龙居士颇费脑筋。

其实毕业论文要得A,如果是普通的大学生倒好办,东抄一点西抄一点,凑合凑合,改头换面,就是一篇论文。但龙居士不能这要做,因为他是名人,要是被人发现抄袭论文,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好在老龙的知识库内容丰富,从中搜了一篇异时空的关于航天材料的论文。这种新式材料初级综合指标领先这个时空材料科学十年左右。如果将这种材料生产出来,那么对航天领域将是一场革命性的突破。当这篇名为《新时代的航天材料——高导陶瓷》,长达七百页的论文被打印出来时,龙居士犹豫了一下,交不交上去?

这篇论文,详细的论证了高导陶瓷的可行性。如果国家高度重视这篇论文,立即进行可行性研究,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搞出来。这对中国的航天事业的价值将是无限的。如果国家不与重视,而像普通的学生论文一样,随意处理,落到外国人手中,这将造成中国巨大的损失。

思考的结果是,交上去。但为了以防万一,龙居士修改了关键性的东西,将很多东西都弄得是似而非,误导读者。这样既使落入外国人手中,而没有龙居士的解释,也是枉然。

其实龙居士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他是在中央那里挂了号的人物,头上又冠了青年专家的帽子,又享受国务院津贴,他所写的东西,不可能像一般的学生写的论文那样随便找几个讲师或者教授就评定。

高导陶瓷在全球材料科学领域都是热门课题。

金属俱有柔韧性、延展性、导电性,坚固耐用易于加工可以用作导体,但有一个缺点,即不耐高温。火箭在空中飞行时,由于与空气进行剧烈摩擦而产生高温。这就要求有一种材料可以很好的隔热,航天陶瓷也就应运而生,它天生就俱有无与伦比的高融点。

陶瓷虽耐高温,但天生易碎、不导电、强度小、延展性不够加工起来麻烦。于是有人就想,能不能发明一种材料,将金属和陶瓷的优点结合起来。这便有了高导陶瓷。目前国外,最先进的高导陶瓷,它的导电性也只相当于铁的十分之一,以后每增加一个百分点都很困难。也可以这么说,每增加一个百分点的导电性,在材料科学中都是一大进步。

异时空的高导陶瓷技术已到了成熟阶段。采用太空炼瓷的方式,在陶瓷中均匀的掺入钨、银、稀土等材料,使之俱有金属和陶瓷的两种物理特性。

这样生产出来的高导陶瓷,强度是普通金属的十倍,延展性相当于生铁,导电性相当于铜,耐腐耐热性能比现有的陶瓷强上三倍,而且比重轻,只相当于铁的五分之一。

这种高导陶瓷是异时空的主要航天材料,这也是异时空的太空飞船能够飞出太阳系的原因。那么生产这种高导陶瓷的费用如何呢?以目前的航天技术,要想在太空中生产,是非常困难的,但只要航天技术达到一定程度,能够进行大规模的太空冶炼,这种高导陶瓷的成本是非常低廉的。在异时空,其价格仅仅相当于铁的十倍。

尽管龙居士的论文所论证和描述的还属于初级阶段的高导陶瓷,但放在这个时空,所引发的“地震”是空前的。

当钱院士收到龙居士这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交上来的却是材料科学领域最前沿的高导陶瓷的论该文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当他耐着性子粗粗的浏览一遍之后,他的哭笑不得,变成了极度兴奋。随后写信给中国工程学院,要求工程学院相关院士一同会诊这篇论文。“会诊”的结果自然是在工程学院引发了一场大地震。不到一个月高导陶瓷的项目就列入863重点科研计划。

理论上行得通的东西,在实际上并不一定行得通,实验开始不久,就感到有许多不对劲的地方,集众人之长,也百思不得其解。不得已,打报告给“老头子”要求借龙居士一用。此时的龙居士已是身价亿万,又顶着杰出青年专家的帽子,手头还有一个航母计划,“老头子”也是轻易不动他。直到钱院士用数字说话,在老头子面前动情的说道:“高导陶瓷重量只有铁的五分之一,如果用来制造火箭外壳将使火箭的运载能力至少提高二倍,提高一倍,就意味着单位运载成本,节省一半。提高二倍那么我们的发射成本就只有国外的四分之一。今后在国际商用卫星发射市场,中国将俱有无与伦比的成本优势。如果用钱来衡量,这意味着每年高达三千亿美元的利润……这还只是高导陶瓷一个特性在航天领域的运用,如果广泛的运用于民间,将高导陶瓷所有特性发挥出来,那么其所创造的价值将是无可估量的……”

与钱院士根植于高导陶瓷的运用前景不同,“老头子”眼中看到的更多的是高导陶瓷的战略价值。中国一直缺乏核心技术,如果高导陶瓷能够成功,那么中国就有了一张技术的上王牌。用这张王牌可以赢很多东西。

“同意”二个龙飞凤舞的字,终于出现在工程院的用人报告上。

不过,龙居士也提了一个要求,高导陶瓷的研究经费由吞日公司出,专利归吞日公司所有。谁都知道在高导陶瓷上,龙居士所做的贡献最大,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合情合理。“老头子”点头答应。

但那批兴致勃勃搞研究的院士们却忿忿不平,原本是找“老头子”借人搞研究,现在倒好,自己反被人家借去了。主客完全易位。

虽然在心理上不平衡,但一展开工作,就没有人不平了。

龙居士所表现出来的学识,凡是与他接触过的人没有不佩服的。

古代由于科技水平发展不深,偶尔出现一个天才,门门都精,一人身兼多个“家”毫不奇怪。如张衡就有天文学家、地理学家、数学家、文学家等等数个称号。而现代社会,那怕同一个领域也分成若干个分枝,任何一个分枝都能耗尽人毕生的精力。一人多家的情况很难出现,但偏偏出现了龙居士这样一个什么都懂的怪胎。

龙居士不是院士却要领导一批院士工作,自然有人不服气,平常总有人喜欢找一些高深的东西来难为龙居士,好让他知难而退。可偏偏不论你问什么他都知道,这叫人不得不服气。正是由于龙居士的回答,这让很多人茅塞顿开,工程学院的成果一个个瓜熟蒂落,短时间内,所创造的成果,比平时五年之和还多。这乐坏了很多人。

因为高导陶瓷的技术在异时空属成熟科技,在老龙留下的知识库中,资料也很齐全。所以,龙居士在工程院实验室的工作,主要是验证那些数据的可靠性。通过实验验证以此来增强院士们对高导陶瓷的信心。

因为龙居士的头脑中已有了全套的技术,所有的实验只需照方抓药就行,这其中没有任何难关可言,所以进展很快。二个月后,一切该做的实验都做完,龙居士向国家正式报告高导陶瓷取得圆满成功。

作为863重点攻关项目,从立项到完成,仅用了二个月,这又创造一个神话。随后众院士立功的立功,受奖的受奖,把高导陶瓷的事放到一边去了。

中国的科学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科研与生产是完全隔开的,只要成果搞出来了,就没人去想,如何转化为实际生产力。所以中国的科研成果只有百分之几的转化率也毫不奇怪。而国外科研的目的是为了生产,一项成果研究出来,很快就能转化为生产,迅速推进生产力的发展。

让我们来算一笔账,中国的科研成果转化率只有百分几,我们满打满算是百分之十吧。而国外的成果转换率是百分之六十。也就是说,国外的转化率是中国的六倍。发达国家每年产生的新的科研成果是中国的五十倍左右。所以两项一乘,发达国家在科技带动生产力发展的能力,是中国的三百倍!

从时间上来看,国外的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只需半年到三年时间,我们取平均数,为一年半。而中国的科技转化需要三年到八年时间,取平均数为五点五年。两者相差三点六六倍。再与前面的三百倍一乘,可以得到一个另人吃惊的数字1100倍!

国外科技带动生产力发展的能力是中国的1100倍!这个数字是多么的怵目惊心。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中国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整体实力却离发达国家越来越远的原因。

在院士们欢庆胜利之时,龙居士开始了工艺流程设计。这个工艺流程,可以全套照搬,没遇到任何的难题,进展很快,仅三天,就跃然纸上。作为国家的重点项目,工厂的选址,相关的批文自然是一路绿灯,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走完了全程,在保密状态下,特种材料厂在甘肃酒泉破土动工。

龙居士所要解决的是如何地面环境下生产高导陶瓷。

优质的高导陶瓷要求在太空环境下生产。原因在于,太空高度纯净,微重力,冶炼后分子分布均匀。但这并不意味着只能在太空生产。现在没有这种条件,不得不在地面生产,当然其所达到的效果远远不如太空环境。但相比于现有的航天材料,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在航天领域足以引起一场风暴。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