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近水 下部 <<近水>> 第二十章 回归(二)

林度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指挥部设立问题,你可以通过内部专线直接找我,也可以通过赵秘书(副总理秘书)联系。先在这边设一个办公室,之后搬到龙城再建立总指。至于预算问题,前五年中央每年提供30亿的资助,这点中央财政还能想办法满足,就是自筹20亿你有把握吗?”朱副总理问道。

任渡在心里想了一下说道:“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相信自己能找到资金,但是还没有具体的想过,我会尽快的把计划交给你!不过先期会涉及到挪用中央拨款的问题,这一点需要你首肯”

朱副总理点点头,严肃的说道:“这点可以酌情处理,毕竟这笔资金是预算外的。有些东西你还是不要学会的好,用过就算了!把它忘掉!”

任渡明白所指何意,微笑着点头答应:“知道了!”

副总理接着说“我同意设立公司,让国外的同志利用那1000万美金连同投资收入在瑞士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你还不到法定年龄,国内的公司我认为还是以你家人的身份申请成立吧,这样你就可以以少东家的身份参与管理,有利于保密!这份计划我先拿回去,仔细看过后再交给你们去落实!”

任渡点点头。

朱副总理理了一下身上的西服站起来开着玩笑:“好了!中午我就在这边吃饭,我这个新官上任总要烧把火的,这第一把火就先烧灶头火吧!呵呵”

任渡笑着,赶紧将搁在茶几上的计划书装入档案袋拿上走到前头打开房门。不长的楼道里站了好几个人,陈向东和陈思远将军也在其中。最前面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特别显眼。

“小赵!这位是小飞,你们以后会经常联系的!”朱副总理对着中年人说出这句又是介绍又是指示的话。

“你好,赵秘书!”“你好,小飞!”两人互相问候,任渡将手里的档案袋递给这位赵秘书。

“小飞啊!你这门口应该摆副桌椅,别让你这位警卫小同志一直站着”朱副总理对任渡说到。

“好的!我会搬张椅子过来”看到朱副总理两眼直直的看着他,赶紧补充“当然还有桌子,呵呵”

“跟你这个人工作不容易啊!呵呵”

一群人说笑着朝食堂走去。可能是现在大院里的工作人员都习惯了吃食堂,吃饭时间一到就都准时的跑来就餐,食堂里满满的都是人,还有几个人在低声的议论着院里停的黑色轿车是哪位来视察工作的首长的!

“立正!“

陈将军的这一声喊,让任渡也吓了一跳。虽然在座的有相当部份不是军人,但毕竟多数都是从军队系统里出来的,哗的一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欢迎中央首长前来我大队视察工作!”说完老陈带头鼓起掌。

“啪啪啪。。。。”

朱副总理从过道走向前,频频的跟人挥手:“同志们都坐吧!不介意我来称顿饭吃吧?”

“哈哈哈。。。”

“坐下!”陈将军又是一声口令。所有人都坐了下来,但没人动筷。

“正所谓民以食为天,大家都吃饭吧!我也饿啦!”总理示意大家,看着跟在边上的任渡“怎么?还要我这老头子自己去打饭啊?”

任渡赶紧笑着摸摸头接道:“呵呵,我。。我也没自己打过饭!”

“那就从今天开始学吧!”朱副总理说着抬抬手示意陈将军带位子。

“好的!”任渡答应着。后面的陈向东赶忙走了上来,领着任渡走向菜台。厨师有些无措看着他们两个。他们做的饭菜还从来没有哪位首长吃过,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任渡想了一下,笑着对几个厨师说道:“少荤多素!打四份吧!”

几位厨师还是不明白的看着他。

“正常的每份是不是三个菜式一个汤?”对于这里伙食的安排任渡还是清楚的,看到几个厨师点点,接着说“那就每份打两个素一个荤加汤,挑你们最拿手的端过去吧!”

几位还是不明白,不过已经开始有些紧张的把他们今天自认为炒的还不错的几个菜,按任渡的说法勺到铁制快餐盘里。

任渡对边上的陈向东说道:“你负责几位警卫人员的!”说着就往朱副总理他们坐的那桌走过去。在食堂里的这个相对显得独立的区域,摆着三张圆桌。朱副总理,赵秘书,陈将军三人坐在其中一张上,比起边上现在已是鸦雀无声但人头挤挤的情况显得冷清很多。

任渡打着招呼坐下。发现陈向东居然也跟着走到这边,站立在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与朱副总理的4个警卫共同构成一个警卫圈。还没有跟陈向东一起到食堂来吃过饭的任渡有些疑惑的指指他们问桌上的人道:“他们不用吃饭的吗?”

“他们待会儿会想办法解决的!”赵秘书笑着回答到。

朱副总理看着可能是这个警卫小组负责人的“黑衣人”说道:“你们坐下吃饭,这里都是自己同志!”

那个“黑衣人”示意几位坐到边上的桌子,但还是有一位稍微挪了一下身子,站到更靠向副总理的位置仍然保持警惕的看着四周,没有坐下。陈向东赶紧跑回饭台为他们张罗饭菜。

这时食堂工作人员也将四份饭菜端过来。

“你的警卫员要再加一个,就靠那个小同志,待在这里还有一个警卫班,要是到外边就不够了”没等任渡回答,看着眼前类似于其它大多数食堂里无“色”可言的饭菜接着说道:“这里的伙食还不错嘛!”

陈将军接道:“这是小飞一开始就定下的伙食标准,说是人是铁饭是钢!呵呵”

朱副总理点点头:“吃饭吧!”

。。。。。。

送走副总理后任渡想起副总理再安排一个警卫员的话,拉着陈向东问道:“前天在中南海门口的那个警卫你认识吗?”

“是的!他叫孙立文,跟我一起参加的警卫员特训,上一线后他就留在那,而我就。。。。。”陈向东的话里带着些失落没有讲完。

“怎么?到这边来不好吗?”任渡有些郁闷的问,接着说到:“跟你领导反应一下,要再调个人过来就叫这个孙立文来吧,既然每次去中南海都有缘碰上,就算他倒霉好了!”说着管自己走进办公室。

陈向东傻傻的站在那,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害了战友。对于他们来说能到首长身边当贴身警卫是最大的梦想,而到任渡身边来,在他看来梦想几乎就没有实现的可能了。哪怕任渡有一天会成为首长级的人物,那自己的年龄也早就不适合了。所以今天看到朱副总理带来的那几个自己的同事,他埋在心里的想法不经意间在任渡面前表露了出来。

‘多一个伴也好!’陈向东想着。

任渡依然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直到第三天,赵秘书才把修改过的计划叫人送来,同来的还有那个孙立文。任渡赶紧把其中的规章制度条文交给老陈,让其去落实。想想这次出来也有半个多月了,现在自己也没必要待在这里,刚好赶上学校要期中考,于是决定先行回学校。

这半个月来,任渡经历了很多,从奠基议式到后来的中南海之行再到与朱副总理的谈话。这些或许不会在他将来的回忆中留下多少映象。但不管是生理还是思想都有异于常人的任渡,还是从每个细节、每件事、与每一个人的接触中学到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经历会让人由内而外的产生变化,这个变化在联络组的何进和赵玉林的眼里看的更加明显,他们惊讶于眼前这个少年每一天的成长。

这是一次回归,一次从浮躁到宁静的回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