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四十四章 英雄无用武之地

六指君1 收藏 41 5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四十四章 英雄无用武之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看着这个哨兵走远了,李信不解的对刘云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发现你怎么总是喜欢问小兵的名字呀?”



刘云在李信的耳边轻轻地笑着说道:“你这个老家伙,这都不知道,如果你郑重其事的问这个士兵的名字并且还表扬他,那么他就会以为你很重视他,这样他做事就会更加卖力,”



李信听到后,嘴巴都笑裂开了,连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明天我也试试看。”



汪直看着两个“长官”在一边眉来眼去、嘀咕着的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一声冷哼,转身就要走,刘云手快,一把拉住了汪直,笑着说道:“你这个小子,年纪不大、脾气不小,今天算是自投罗网了,你就别想走了。”



汪直将脸别过去不说话,李信收好了大洋,站起来说道:“肚子饿坏了,找一点吃的去,小子,你也没有吃饭,一起去吃一点东西。”说完,和刘云一起不由分说蒋汪直拉走了。



汪直还没有从打击中清醒过来,李信的心情很好,不停的给汪直挟菜吃,刘云笑着说道:“汪公子回来了就好,你知道我以前准备安排你做什么事情吗?告诉你吧!就是安排在李副营长的身边管账,告诉你,你眼前的李副营长不是什么好人,你要小心他中饱私囊。”



李信的筷子几乎要戳到刘云的脸上去,今天晚上被刘云占了好几回口头上的便宜了,将一口饭急急吞下肚子,辩解着说道:“切!如果不是老子在游击队里面当爹当妈一样的管着钱,游击队就要变成讨米队,你们这些人早就饿死了,说大话也不怕闪到腰。”



刘云一是语塞,索性揭开李信的老底,说道:“那是谁总跑到炊事班偷吃?”



李信老脸一红,可恨刘云平时坐得端、行得正,没有把柄给人抓,咕噜了片刻,死不认账地说道:“哦!原来你说的是那几个连长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的事情,没有我的份!”



刘云没有回答李信,而是指着李信对汪直说道:“你看看这个老不正经,脸皮这么厚,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犯错误,你要给我把他盯严实了,时刻准备挽救这个同志。”



汪直看着这两个人真逗,心情渐渐的好了一些,嘴角有了一些笑意,刘云趁机问道:“汪公子,你在国外学的什么?怎么回来了?”



汪直放下饭碗,说道:“我在欧洲留学已经有三年了,学习的是制造业,正准备毕业考试了,没想到日本人侵华愈演愈烈,于是我提前结束了学业回国,更没想到居然回到家乡后,这里马上就变成了沦陷区,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



刘云笑着问道:“何谓英雄无用武之地?”如果真的是一个制造业人才,那就捡到宝了!



汪直叹了一口气说道:“我需要精密机械,需要原料,可是这些东西都是日本人严格封锁的,这难道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吗?再说也没有一个安全的场所让我坐下来安心发展。”



刘云没有作声了,小日本人的清乡非常厉害,放水抓鱼,没有大部队的支撑或者地缘优势,游击队很难得发展起来,汪直说的都是实在话,即使是机械和原料都齐全了,甚至也有一个安全的生产车间,但是你生产出来的东东还是卖不出去,日本人的封锁线摆在那里呢!



李信安慰着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刘云突然想到王家村的特产——茶叶,虽然王家村也就只有那一点特产,而且产量也不是很高,但是这是不失为一个搞活经济的办法,看来还需要号召老百姓们多养鸭子多养鸡,生产必须要抓上去,否则游击队没有被敌人消灭反而会被饿垮。最可恨日本人的卑鄙无耻,在中国滥发伪币,实行以战养战,用中国的财力和中国作战,多少人的财富就这样被掠夺!日本人!不要被我抓到!抓到一个杀一个!



刘云愤愤地陷入了思考。



李信对于汪直过来帮忙管账倍感欣慰,小数目他还是可以算得来,至于大数目,嗯!别丢丑了,还是让年轻人代劳,我只要看看、打打下手就可以了。



深夜,王家村放哨的民兵首先发现了抬回来的伤员们,马上有民兵飞快的报告王运山,王运山听到游击队员受伤、而且人数还不少的时候,几乎吓了一大跳,难道咱们的队伍失败了?几个提前得到消息的乡亲们也面色惨白的看着缓缓走近的伤员们,王运山立刻带着几个民兵一阵小跑过来询问战况,看看游击队到底是全军覆没了还是重创了!



远远的看着伤员们的斑斑血迹,王运山对迎面跑过来的民兵问道:“损失有多大?”



跑在前面的民兵们爆发出一阵冲天的欢笑,有的人还在不断的呼喊:“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落在后面的王运山不敢相信的拉住他的一个民兵问道:“你说清楚一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民兵高兴的回答道:“报告村长!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刘营长打了一个大胜仗,我们的人和国军部队配合作战,全歼足足两个小队的敌人,一个鬼子小队和一个特务小队!”



王运山不敢相信地问道:“当真?”游击队武器太差了,能够打胜仗出乎王运山的意外。



民兵们一边快速的往后面跑去告诉乡亲们,一边回头对王运山重复着说道:“当真!”



不久!村民们都睡不着了,很多人都披着衣服起来了,纷纷慰问伤员,向拉抬担架回来的战士仔细询问战况,山野中虽然规定不准点灯,但是“人气”却旺起来了。当然,也有一些战死的战士家属啕嚎大哭起来,王运山带着民兵安慰他们,游击队会有抚恤金补助的。



文海走出来以后,摸了摸脑袋,这次差点就要保不住脑袋了,秋山这个老混蛋,明显着要帮小林,如果不是佐佐木看重、赏识我,只怕这个时候已经被枪毙了,巴嘎!!



迎面走来“皇协军”军官——中队长高秆,这个老小子刚刚从外面下馆子归来,嘴角边还有大片大片的油渍,文海难得的对着他友好地笑了一笑。



对于佐佐木身边的红人,高秆不敢怠慢,立刻跑过来拍着马屁说道:“文队长为大日本帝国鞠躬尽瘁实在是辛苦了,这次大难不死,日后必有鸿福,”



文海对于马屁话没有什么兴趣,对高杆点点头算是回答。两个人交叉而过后,文海走出了老大的一截路,突然停住,这个鬼东西是怎么知道小林此次作战失利的??



高秆哼着淫荡小曲正左看看又望望,心情非常的惬意,没想到身后突然刮起一阵风,谁这么没有礼貌对着老子冲过来了?正要回头避让,回头却发现原来是文海。



文海也不多什么,表情死板的命令道:“中午你到我的房间里来。”



中午,高秆过来了,见到文海首先就是一阵点头哈腰,说道:“文队长有什么要让鄙人效劳的地方尽管开口。”



文海冷冷的盯着高秆一言不发,只看得高秆一阵阵的冷汗,等了几分钟,高秆嘶哑着声音说道:“如果文队长没有什么事情,鄙人就告辞了。”



文海将桌子猛地一拍,吼道:“高秆高队长,你做下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高秆的眼珠快速的转了几个圈圈,不服气地说道:“我做了什么事情值得文队长如此大动肝火?”



“哼!”文海摆弄着手中的驳壳枪,说道:“你做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皇军‘扫荡’失败的?你自己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高秆的冷汗哗啦哗啦的流出来了,完了!悔不该开始拍马屁,一时间手足冰冷,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想偷偷的打文海的黑枪,可是文海的手枪正有意无意的瞄准着自己,高秆再也支持不住了,双腿一软,跪在文海的前面磕头如捣,哭着喊道:“文队长饶命!”



文海的心情也很复杂,佐佐木对他有知遇之恩,可是考虑到日本人根本不可相信,在现在这个险恶的环境下,相信日本人还不如找一条狗踏实。嘿!眼前的这个家伙居然和游击队有来往,嗯!等到以后我“再犯错”的时候,就将他抛出去立功保命。



等到高秆的头都磕红了,文海才懒洋洋的说道:“你先起来吧!人哪里没有犯错的时候,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和佐佐木大佐告密的。”为了让高秆放心,接着又笑着说道:“你这个小子,肯定受了人家的不少好处吧?”



高秆急忙说道:“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这就去将那些钱给你送过来。”



文海一把拉住急于离开的高秆,说道:“我也不要那么多,以后我们五五分成好了。”



高秆抹了抹额头上面的汗水,急匆匆的跑了回去,接着又马上带着一个大钱袋跑了回来,对文海媚笑着说道:“文队长,全部都在这里,您验收!”



文海用脚踢了踢钱袋,钱袋子发出哗哗的声音,嘲笑着说道:“都是大洋,胃口不小,凭这些钱你可以被杀头几次了。”



高秆吓得又要跪下,文海一脚踢在他的身上,训斥着说道:“站直了,人死不过头点地,没见过像你这么怕死的!”



接着文海又用手指了指钱袋,说道:“这些大洋我只要一半,其他的你拿走。还有,你要给说你到底和谁联系的?你们之间是怎么联系的?”



高秆按下狂跳的心,说道:“我以前其实是姓王,就出生在王家村,只是后来我的妈妈带着我改嫁了,我也就改姓高了。王家的那些老少爷们为了得到皇军的情报,哭着要我帮忙,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没有收他们一个子儿,这些钱都是最近收的。”



文海想了想,突然脸色一边,训斥道:“胡说!游击队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来贿赂你!”



高秆急忙解释着说道:“是这样的,你要知道我以前是国军‘投诚’的部队,我以前的一些同僚不愿意投降皇军,为了不让皇军消灭他们,他们就找上了我。至于他们联系我的方法很简单,如果他们如果要找我,直接让门外的卫兵传令就可以了。”



文海冷森森地说道:“你的胆子好大,居然胆敢在皇军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高秆听到这个话,差点又要跪下了。



文海看着高秆点了点头,看来情况的大致也就是这样,说道:“很好!你还算老实,你先写一份“认罪书”,别这么看着我,只有这样我才不会说出去的,咱们以后还是外甥提灯笼——照舅(照旧),你好好的干你的中队长,我干我的特务队,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久,文海拿着高秆签字画押的“认罪书”翻了翻眼皮,有了这个东西就可以牢牢的控制高秆了,再次快速的看了一遍,这才对着眼巴巴的高秆说道:“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如果缺钱用会自己直接去找你,以后没有什么事情不要到我这里来,这些钱你拿一半回去。”



送走高秆之后,文海看了看桌子上面的堆积银元,哼!这个老东西以为我真的在乎这些钱!老子家里多的是这些玩意,才不希罕!可是不拿他的钱,这个老东西又睡不着觉。



第二天,小林带着战利品:七、八十支汉阳造回到了蓟县县城,在佐佐木的训斥下,小林挨了不少耳光,差点就要被免职,当然小林的直接上司秋山也说了不少好话。不过最让小林吃惊的是文海居然也替小林求情,这个“支那”人的脑袋坏掉了?



下午,小林偶然遇到了文海,小林对于文海“情感交加”,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个“支那”人为了保命可耻的抛弃部下只身逃走,这是不能容忍的!明明知道自己要杀他,他却在佐佐木的面前替自己说好话,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个时候小林的心思很复杂。小林犯迷糊的时候,文海也在嘀咕,这个蠢蛋,老子如果不是想讨好你的顶头上司秋山,才不会跟你说好话呢!交叉而过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神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又马上闪开了。



几天后,知道鬼子的“扫荡”过去了,游击队和村民们又回到了村里,出现在村民面前的是一个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王家村,刘云带着队员们将特务们破坏的房舍一一修补,将污染的水源排干净,清理垃圾后打开源头换上新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