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四十三章 帝国之论势

六指君1 收藏 42 9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小林正沉浸在战争的胜利之中,对方有“一百多”个人,可是“皇军”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干净的消灭那些“土八路”,可笑“支那”特务——文海还向自己报告说“土八路”的武器虽然落后,但是却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今日一见不过尔尔,该死的文海,良心大大的坏了,居然胆敢蒙蔽“皇军”!



“太君!”刘黑七老远就喊起来,等到刘黑七走近了,拉过一名翻译,将嘴巴凑在翻译的耳朵边小声嘀咕了起来,等到翻译将刘黑七的话告诉了小林之后,小林“腾”的站起来了,两双眼睛瞪得溜圆看着刘黑七,刘黑七微微一笑,在翻译的耳边继续说了几句,等到小林知道了刘黑七的意图后,小林陷入了极大的困扰。



帝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可是现在却要用谎言来保住自己的生命,这和以前的武士道教育起了绝大的冲突,怎么办?可是如果如实向佐佐木阁下汇报自己杀死了几十个自己人,那么自己肯定会被上司和同僚冠以“愚蠢小林”的称号,这绝对不可以!这比破腹自尽还要让人难以忍受,绝对不可以!



可是要让小林按照刘黑七的步骤去干那些“恶心”的勾当,却也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小林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既不违反自己做人的原则、又能够保住自己荣誉的办法,心情坏到了极点的小林拔出指挥刀一刀劈下了一棵粗壮的树枝,刘黑七看见小林的左右矛盾,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了,因为刘黑七知道该怎么办了。



刘黑七低声对几个伪军说道:“将这个八路军的干部弄死。”说完,看着几个伪军扑上去刺死了口里塞着破布片极力挣扎的孙长宝,接着又将搜刮孙长宝财物的伪军一起刺死,他的罪名是私吞财物,等到他们两个人都被深埋起来以后,刘黑七这才带着伪军们离开了。线索真的被掐断了吗?没有!黑暗中一个团丁躲在大树上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刘黑七将孙长宝留下的大洋,一古脑儿的塞到翻译的手里,说道:“全部处理了,你等一会儿跟小林太君说说。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小林太君知,你明白吗?这件事情关系着小林太君的仕途,后果你是知道的。”汉奸翻译抓着满满的大洋,鸡啄米一样笑着点头,一切不言而喻。



翻译找到小林,在他的耳边低声嘀咕起来,小林感情复杂的看着刘黑七,刘黑七用一脸媚笑当作回答,良久,小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将头转到一边去了。



看见小林的默认,刘黑七转身就冷笑起来,什么狗屁“忠勇帝国武士”?俗人一个!



文海回来以后,首先找到了佐佐木大佐。



佐佐木一脸的阴沉,想不到这次“强化治安”居然丢掉了两个小队,小林是怎么指挥的?愚蠢!看来有必要将他送上军事法庭了,或者直接让他破腹,这样他还可以保存作为一个武士的荣誉,佐佐木掐熄了香烟,命令身边的大队长秋山静野准备下一个阶段的“强化治安”作战,东北很快就有兵员补充过来,“支那”实在是太大了,帝国几乎没有足够战士去驻扎。



佐佐木身边的秋山静野对于这次作战失利充满了疑问,小林的作战能力绝对一流,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喷出了一口烟雾后,对文海问道:“你们是怎么被支那军队伏击的?”



文海用标准的军姿站立,低着脑袋说道:“永义少尉为了追赶土八路,没有来得及和小林取得联系,但是永义少尉也知道孤兵深入的危险,所以他们也是汇合了我们特务队之后才放心大胆的追击,可是没有想到支那军队数倍于皇军,结果被他们重重包围。”



秋山静野抬头问道:“后来呢?两个小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被消灭,这是怎么回事?”



文海考虑了片刻,小林后来要杀他的事情不能说出来,日本人只相信他们日本人,哼!



理清楚了思路之后,对秋山静野说道:“少佐阁下,我们当时和永义少尉汇合没多久,突然冲出来两百多人的支那军队,我们当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秋山静野冷冷的打断文海的话,不客气地说道:“文君,你的脑袋没有发烧吧?两百多个支那军人绝对不是皇军的对手。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文君,说谎话是要枪毙的!”



文海心里一个“咯噔”,日本人果然信不过中国人,如果我将小林无缘无故要杀我的事情告诉秋山静野,只怕现在已经真的被他们杀掉了。



文海将声音提高了许多,说道:“少佐阁下,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当时对面的军队并不是装备简陋的土八路,而是正规的国军,他们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指挥官永义少尉当场战死……”话刚刚说到这里,发现秋山静野还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文海一阵阵的火气只冒,TMD!



文海强压下火气,说道:“这些支那军队并没有能力消灭皇军,相反,他们还被皇军打得抬不起头来,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突然又冲出来两百多八路军的游击队,而这个时候皇军的几个准尉和军曹已经全部战死,他们几乎是四个人打我们一个人,我们组织了两次反冲锋,结果都被打退,后来我们不得不组织突围,您也看到了,特务队几乎全军覆没。”



佐佐木听完文海的话对秋山静野说道:“秋山君,你应该相信文君的话,这次文队长也差点就要回不来了。”接着又对文海说道:“文海君,期盼已久的小野队长就要过来了,他可是一个游击战的天才,到时候你们可要好好的配合,作战失败了不要紧,不敢振作才是可耻的,你先回去休息养伤吧!很快,你就会再次出征了。”



“等等!”秋山静野将文海喊停,问道:“文君,你是怎么回来的?怎么没有和小林一起回来?你要说实在话。”



文海迟疑了片刻,转身立正回答道:“小林中尉为了寻找支那军队决战,已经马不停蹄的在山上奔波了两天,小林中尉说没有找到支那主力之前绝不会来。”



佐佐木制止了秋山静野对文海的继续刁难,对文海挥挥手,说道:“文君,你先下去吧!”等文海退了出去,佐佐木对秋山静野说道:“秋山君,你认为怎样才能彻底的征服支那?”



秋山静野不知道佐佐木是什么意思,皇军关于“三个月征服支那”的豪言壮语已经彻底破产,对于佐佐木的问题考虑了片刻才回答道:“当然是在军事上继续保持优势。”



佐佐木没有马上认可秋山的话,而是站了起来,秋山也跟着站了起来,佐佐木走到窗前,指着远处的大山说道:“支那太庞大了,帝国几乎用尽了全力,可是到现在也不过征服了支那的一半而已,而就是这已经征服的一半,支那人也不甘心雌伏,他们宁愿用义和团一样的兵器和帝国军队相抗衡,秋山君,仅仅在军事上保持对支那的优势是不够的!”



秋山点了点头,说道:“大佐阁下说得很对,秋山受教了,那么按照阁下的意思是什么?”



佐佐木说道:“很简单,用支那人和支那人打仗,总部以前命令过实施‘以华治华’的战略措施。秋山君你要知道,在支那有很多埋没的人才,他们完全可以为帝国效劳,这样我们就可以用支那征服支那,减低帝国的压力。帝国以后主要敌人是西方的白种人,只有得到支那的丰富资源,然后将支那的资源和帝国的科技结合起来,帝国才有把握击败白种人。”



听完佐佐木的一番话之后,秋山的敬佩之情不言而喻,“啪!”的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说答:“大佐阁下,都是鄙人的愚蠢,谢谢指正。”



佐佐木继续说道:“我知道小林敬一中尉是你的得意部下,你不应该为了推卸小林的责任而责难文海,哼!你可能不知道这个文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他要比小林聪明多了!”



秋山不敢分辨,立正“哈依”一声,佐佐木望着窗外一群群操练的日本兵入了神,半响说道:“你可能想问我为什么这么看重支那人对不对?哼!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虽然很多帝国军人对支那不屑一顾。”看了看秋山,接着说道:“还包括你,都对支那人不屑一顾,如果支那是朝鲜或者是琉球,你们的看法还是有一点道理。”



佐佐木点燃一根香烟,喷出一口烟雾,接着说道:“我就怕支那拖垮帝国,如果白种人在欧洲的战事分出了胜负,那么它们的爪子就会伸到亚洲来,到那个时候,帝国面对的不管是同盟国的敌人,还是轴心国的朋友,他们的势力必然都会伸到亚洲来,你别相信德国盟友,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没有什么盟友,维护国家利益的协议书是依靠实力来保证的。”



秋山不解的说道:“可是大佐阁下,您忘记了现在帝国的军队依然在节节胜利。”



佐佐木粗短的眉毛扬了起来,眼睛瞪着秋山,语气明显地加重了说道:“秋山君,帝国军官不能仅仅只会打仗,不能光看眼前的事物,要多看看国际形势!西方强国对支那的态度已经越来越亲近了。”



秋山慌忙低下脑袋,“哈依”一声,佐佐木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不可救药,和他交谈还不如和文海交谈,帝国军人难道只会打仗吗?



佐佐木下了逐客令,对秋山说道:“秋山君,你先回去休息吧!小林的事情你不要管了。”说到这里,佐佐木的脸色一沉,接着说道:“等他回来了,我会让他保持荣誉——战死!”



秋山没敢说什么,敬了一个军礼回去了。



晚上,游击队驻扎在大山里面,刘云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夜晚,这个时候那个汪公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摇了摇头,开始考虑下面的“可持续发展计划”,李信这个老小子抱着五千个大洋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这个老小子说什么要“点数”,切!人家几千个大洋都送给你了,怎么可能会少几块大洋?这个老小子真是“土包子”一个!



反正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战士们大多已经睡觉了,还是去找那个老小子聊聊天吧!顺便给他上上政治课也好,别让他又想回去当土匪了!



在草棚里找到那个老小子后,发现那个老小子真的在数钱,可是这个老小子文化档次太低,数到一千的时候怎么也数不上去,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因为李信不会数一千以上的数字,结果就老是这么“卡”着,就为这件事情,还耽搁了吃饭,刘云先是强忍住笑,等到后来,看着李信一脸涨红的样子,实在是在也忍不住了,哈哈的大笑起来。



李信将手中的大洋一甩,吼道:“你笑什么?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还不和我一样!”



刘云摆摆手,示意李信保持“镇定”,然后好不容易收敛了笑容,对李信笑骂着说道:“老家伙,你先别发火,你先将钱分成一百一叠的,然后看看是不是有五十叠就可以了。”



李信将信将疑的照着刘云的话去做了,果然是五千个大洋,李信这才拍着手笑起来,对刘云笑着说道:“终于成了,原来他们的确没有搞错!”



刘云向上面翻翻白眼,算是对李信的回答,然后对李信问道:“你怎么对钱财这么关心?这些钱你再怎么数它也不能多出几个来,你再怎么数它们也不是你的而是游击队的。”



李信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以为我的手痒么?老子以前穷怕了,好不容易当了‘聚义厅’的瓢把子,可是还是穷得叮当响,穷人没油水不愿意去抢,富人如孙双泉的确有大油水,可使他们有家丁、有枪不敢抢,只有那些不穷不富的咱们才敢枪,可是我们这里土匪多,又哪里有那么多合适的人家给我们抢?”说完用脚踢散了那些叠得整齐的大洋,对刘云说道:“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看到过这么多钱,当然要稀罕一番。”



刘云听完李信的解释后笑道:“你这个老家伙早点说嘛!你看看你,都几个小时了还抱着大洋不放,我还以为你要卷着钱财跑路呢!害得我一阵空紧张,你说说吧!平时你有没有贪污?”



李信笑着就要伸出拳头,可是马上又缩回来了,打他还不是打在石头上,划不来。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报告”,刘云和李信都收起了嬉笑,然后严肃的说道:“进来。”在战士们的面前还是保持严肃的比较好,要不然他们就会给你蹬鼻子上脸了。



和战士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人,居然是汪直,战士说道:“我们在放哨的时候发现了汪少爷,他要找你们,我就带他过来了。”



刘云对汪直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对哨兵表扬着说道:“你们干得很好,记住,晚上是最容易出危险的时候,你们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大意,知道了吗?哦!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战士将腰杆一挺,大声地回答着说道:“是的营长!报告营长,我叫江哲。”



刘云赞许着说道:“嗯!不错,是一个好兵,你去执行任务吧!”



哨兵听到刘云的赞许后,带着满足的笑容离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