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9/

任何人都没有改正错误的机会,如果你犯了错,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出处不明。

如果说一开始的争斗是为了自己的尊严,现在的争斗就是为了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下;如果说一开始的血是为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流,现在的血是为了占有别人的利益而流;如果说一开始的斗恨是青春的躁动,现在则是在毁灭自己的灵魂。

“陈天,你必须有肯为你拼命的手下,现在,你已经是南城圈子里的目标,谁能打败你,他就会成名的。靠你自己,倒下的日子不远了。”菲儿躺在我的怀里,抚摩着我微微凸起的腹肌“小东是一个,可是他不可能给你做手下的,你们是兄弟。”

“菲儿,我知道了。”我心不在焉的抽着烟。这短短的时间发生的一切,让我看不清自己,心里那份痛永远挥之不去,我是男人,要坚强,不然远在它方的她会看不起我的,我陈天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学校找了几个小混混,他们很爽快的答应跟我。其实,我并不在意,以我现在在学校的名气,想当老大都不是什么问题。

小东和我在随后的一个月内,纠集了30多个本校和外语学校的混混,开始分别对南城的学校进行疯狂的攻击。在小东的骁勇和我的冷酷下,各校老大纷纷易人。我们的名字在南城圈子里的名气越来越大。

我和小东不再形影不离,我们都被所谓的成功冲昏了头脑,我们之间开始发生一些无谓争吵。

“陈天,今天去哪?”王制问我。

王制,和我是同一个年级的,一次,小东的人劫他,正好被我看到,在3个人的拳脚中,他没有吭一声,很有骨气。在我帮他解围后,死心的说要跟我。

“去护城河边打牌吧。”最近,我很喜欢玩敲三家。

“好,那我再叫几个弟兄。”

“走吧”王制把人凑起了,推开我班的门叫我。

我站起来,冲小东一笑,“走了啊”,便在老师的目送下慢吞吞的走出教室。

一行7人打打闹闹的骑车来到护城河边。“操,四眼,你妈的玩的太臭,就看着吧!”由于多来了一个,四眼就只能当替补的了。

时间在我们的欢笑和吵闹中一点点的流逝。

我们规定,打到30分,输的一方要站在马路边上大声的喊,“我是流氓,我要找女人,我要操小妞”。

“操,王制,你太臭了,干吗压我啊!”

“对,要不是你,我们不至于输!你自己去喊。”王制他们拨连输了好几把,俩哥们埋怨起他。

“哈哈哈哈,活该!王制是我们派过去的”我们拨的小李赢了还不忘了挤兑王制。

“天哥,我又劫了俩小孩”四眼得意的冲我说。

他妈的是闲的没事干了,看他那得意劲,平时打架的时候数他最怂。

“牛逼你给我们劫个小妞。”王制这小子,挺会转移话题。

“制哥,您看我的!”四眼有点得意忘形。

远远有一对男女向我们走过来,看样子岁数都不大。

“嘿,等等。”经过我们身边时,四眼喊到,“哥们,借点钱花”

“我没钱,大哥。”操!那男的当着自己女人居然这么说。

“没钱?!我要是在你身上找出一毛,把你扔河里去!”四眼恶狠狠的吓唬他。

“大哥,我真的没有,小惠,你带钱了吗?!”那也叫男人,我冷笑一声,真该把他扔河里去。

“我…我…”小女孩吓的在发抖。

“你滚蛋!”四眼冲那男的说。

“谢谢大哥”说完,那男的真他妈的跑了。

“小惠是吧,交个朋友吧,”四眼色迷迷的伸手拉住她的手。

“你们要干吗?”小惠抽出手,哭了。

“四眼,人家看不上你,给你一大哄哦!”小李起哄是把好手。

“操!”四眼脸上挂不住了,一把扯下女孩的书包,扔到了河里。

小惠来不及阻止四眼,望着自己缓缓沉到河里的书包,扶着护城河的栏杆,很伤心的哭出了声。

“天哥,我觉得有点过了”王制小声对我说。

是啊,看着那个女孩无助的颤抖的背影,我心里也不太舒服。

“四眼,得了,欺负一个女的,算什么本事!”王制阻止了四眼进一步动作。

“你叫什么?”我走到那个女孩身边,温柔的问她。

“李惠”女孩哽咽的回答。

“别哭了,我给你捞上来。”我冲她笑笑。

“恩”她还在哭。

“别他妈哭了,再哭我把你也扔下去你信不信?!”我冲她吼道。那哭声让我感到羞愧。

“王制,给我拿着刀。”我把匕首扔给王制,脱去上衣,“别哭了,是我们的错,你等着。”

操,河水还真他妈的凉,我跳下水,被冷冷的河水冰了一下。我一个猛子潜了下去,没有看到书包。“刀哥,你这算英雄救美了啊,美女一会儿该以身相许了”我没听清是谁喊的。“废他妈什么话啊!谁在出声等我上去咱再说!”我真的急了,冷啊!

我又潜了下去,今天,我一定要把书包给捞上来,我对自己说。

“大爷的,冻死我了”提着湿漉漉的书包,我爬上了岸,发现四周很静。

光头站在岸边,旁边是刚才跑掉的那小子。

“小天,咱又见着了啊!”光头狠狠的笑着“敢欺负我弟弟,操!”

“那是你弟弟啊,真他妈的没出息!”我和光头对视着,他手里拿着一根木棍。

王制几个人被光头带来的人围在中间。

“我看你今天还牛逼啊!”光头冲我脸上吐了口痰。

“操你妈!”我可不想被他那肮脏的东西碰到我身上,快速闪了过去挥拳向他脸上打去,却感到一股大力把我向后推去。

被光头一脚蹬在了肚子上,我疼的直不起身,捂着小腹蹲着。“我抽死你!”

光头的弟弟冲了过来,伸脚向我脸上踹来,来不及躲开,我只好用手臂挡住了脸。

操,被军靴踹还真疼。我感到自己的右臂一阵钻心的疼。

“小猛,别打了,他刚才帮我捡书包去了!”小惠喊道。

操,小猛,他哥哥叫什么刚,连一起就是他妈的刚猛。我忽然笑了。

“别废话,你知道这孙子什么人吗你!”小猛喊道“他和自己学校老大做爱,才当的头儿,结果被女朋友看到了,那女的被刺激的割腕了!”

小惠不再出声。

“敢他妈的劫我!”小猛又一脚踹在我后背上,光头也拎着棍子走上前。哥俩开始一脚一脚的把不断试图爬起的我踹翻在地。

我没有还手,没有在闪躲,没有抵挡,我被小猛刚才的话打倒了,失去了勇气,是我害了格格,只是一味的想站起来,一味的挨打。

没有刀,我什么都不是。

倒在地上,我浑身是泥,想再次爬起来,却感觉手脚支撑不起身,只能在地上不停的摆动。

他们不在打我,站在边上,看着我想爬起来的样子。

“陈天,我们的帐清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光头蹲在我脑袋边上说。

“呵,今天,你打不死我,你还必须每个月给我送钱来,”我吐出口带血的痰,用低沉但是坚决的语气说“还有,你弟弟,他必须跪着向我认错!”

“你他妈真的不活了吧!”光头一把把我的头按在地上,泥土钻进我的鼻子和嘴,就着嘴里的血腥,好象有点咸,到了喉咙,又变成甜的。

小猛好象又踢了我几脚,无所谓,我感觉不到什么疼痛,麻木了。

“别打了,走吧,”光头叫住了他弟弟,带着人走了。

“记着,我叫陈天!”用尽最后的力气,我冲他们的背影喊道。

“你还好吧,去医院吧!”小惠没走,过来试图扶起我。

“没什么,”我冲她笑笑,一定很难看,我想。“你的书包,对不起。”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小惠扶着我的头,又哭了,眼泪掉在我脸上,流进嘴里,咸咸的。

格格的眼泪也一定是咸的,我想。

推开小惠,我慢慢的扶着护拦站起来。

王制他们围了上来,没有人说话。

我用微微颤抖的右手食指缓缓的在他们面前指过。

如果小东在,会看着我这样吗?!

我转身扶着栏杆,一步一步的离开。

面前是将要落山的夕阳,温和的阳光照在我脸上。

暖暖的,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