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老兵不死--《异时空抗日》续写 第一章 内战前夕 第二节 接受采访

平汉中 收藏 22 875
导读:刘云:老兵不死--《异时空抗日》续写 第一章 内战前夕 第二节 接受采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8/


门外的老记一听刘云批准了他们的采访要求,个个喜出望外,皆是跃跃欲试,等到听说文字记者必须是《新华日报》的记者,却又都不免有些失望,嘴里嘟嘟囔囔,但旋即又把羡慕的眼光投向那位被点中的幸运儿,也是此次前来采访的唯一一位女记者――黄珊颖身上。

众人七嘴八舌,纷纷嚷道:“恭喜黄小姐了,进去后一定要多问几个问题。”

也有的说:“不如这样,我们大家将想问的问题记录下来,委托黄小姐去采访就是了……”

还有的窃窃私语:“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听说刘云至今还是单身……”

黄珊颖只是微笑,丝毫没有因此而改变神色,唯一的举动是迅速理了下自己的头发,太阳投射下来的光芒照在脸上,更加显得神采奕奕。

看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女记者站在自己面前,刘云却开始后悔不迭,原本只想挑个亲中共的报社,没想到却招来了美女记者,这可如何是好?这种歪打正着要是传出去,脸可就丢大了,看看旁边一帮人都是忍住笑,连傅作义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异样,饶是刘云的脸皮再厚,也不禁感到有些发烧――真是的,早知道如此,就随便挑一个好了,何必非要《新华日报》呢?他惴惴不安地想,这个消息要是传到陈蓉耳朵里,该会怎么样?

容不得他多想,傅作义和别人便借口刘参谋长要“接受”采访而一个个溜之大吉,搞得刘云更是尴尬,他可没有“勇气”把傅作义留下来做“见证”,那样只能越描越黑!更要命的是,那个摄影记者也很“识趣”,快速拍了几张照相后就离开了病房,诺大的病房只剩下了刘云和黄珊颖。刘云暗暗叫苦,直呼点背。果然,她坐在刚才傅作义坐过的凳子上,便开始了采访,甫一开口,刘云觉得对方问话的声音是那么地富有感染力,简直就像极了他原来时空那个著名的小莉――吴小莉……

“刘将军,您好!我是《新华日报》记者黄珊颖,很荣幸能够采访刘将军,首先对您的意外负伤表示慰问!同时也代表新闻界的同仁对您表示问候!”不愧是记者出身,三言两语就震住了刘云。

刘云收起浮想联翩的思绪,漫不经心地回答道:“黄小姐客气了,刘某的伤势并不严重,比起在抗战中牺牲的千千万万英烈,我算是很幸运了。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新闻界对我的关心,谢谢了。”

对方还是那副职业性的微笑,不过话语却开始深入实质性了:“刘将军的伤势虽然不严重,但这个事情却不那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一起严重恶性的政治谋杀,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我?”刘云稍微愣了一下,本来他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线索但是还没来得及串联起来,一下子被人问到要害,却有些缺乏心理准备,只好支支吾吾地说,“现在情况还不清楚,我无法准确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我想说的是,不论暗杀者是什么目的,它将是注定要失败的。”

“刘将军,那么您认为这到底是什么黑暗势力在操纵?”黄珊颖轻微的一笑,露出了好看的皓齿,“我想,您大概也不相信这仅仅是私仇吧?”

“私仇?”刘云笑了,“我刘云虽然杀人不少,但都是在战场上杀敌,要说私仇,绝对没有。”

“那么,您同意这是一起有其他不可告人目的之事件喽?”记者微笑着,反过来又论证了一下刚才的问题。

刘云心想:该死,掉进这个记者的圈套了,当下只能摆出一副遗憾的样子,说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不过……无论如何,我认为阴谋不会推动历史的进步。”

黄珊颖“刷刷”地记录着刘云的话,当听到这句时,也不禁停顿了一下,或许是在思考什么,又或许在体会此话的深刻。但刘云没有管这么多,他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古往今来的例子告诉我们,玩弄阴谋诡计,纵然可以得逞于一时,但终究不能持久。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或许会被蒙蔽一时,但终将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到那一天,玩弄阴谋者会发现,他将接受社会正义的审判,被永久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我奉劝某些人最好悬崖勒马――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直到护士进来换药,黄珊颖礼貌地结束了采访,和刘云握手告别,虽然只是轻微的触碰,但刘云觉得握在自己手中的小手是那么地温软细滑,他在猜想,这个记者一定出身于一个大家庭,或者套用共产主义的话说,又可能是一个背叛本阶级的觉悟者。黄珊颖走了好久之后,刘云还在反复回味刚才的场景,他觉得自己的回答并没有任何纰漏,应付了记者这么久,他不禁感觉有些疲惫,再加上大量出血的后遗症,他感觉脑袋隐隐约约有些疼,慢慢地闭上眼睛睡去。

“哥,你醒醒,你醒醒。”昏昏沉沉睡了没多久,耳畔又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用不着睁开眼睛,刘云就知道是李向阳这个家伙,总算这回机灵,没有用力气捏而是选择了摇醒。

“你忙完了?”刘云随口问了一句。

“我早忙完了。”李向阳一边回答,一边又朝刘云挤眉弄眼,仿佛又有什么事情要说,弄得刘云有些恼怒。

“早忙完了为什么不过来汇报?”刘云板起脸孔教训道。

“我来了啊……你起先在接受记者采访,后来换药,再后来就睡着了。”这不,李向阳指指外面,“天都黑了。”

“哦……”

“哥,刚才采访感觉如何?那记者很漂亮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刘云总算是明白了李向阳为什么刚才那样挤眉弄眼。

“不许胡说。”刘云呵斥了一句,随即又压低声音,“有什么收获?”

李向阳本来还想反驳几句:我早就来了,要不是怕做你们的电灯泡,我……哼哼,还敢威胁我,看我不把这事告诉陈姐姐。心里这么想,口中却说:“没有,啥也没有,我都搜过了,他们身上没有任何特殊的东西。”

刘云点点头:“看来敌人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绝对不是心血来潮。”

“不过,我问了外围的警卫,他们说这帮人是大模大样地进来的,还有通行证,你看……”李向阳递给刘云物证后又补充了一句,“这种通行证是傅司令他们那里弄出来的,会不会?……”

刘云扫视了一眼:“不要瞎说,我和你说的话,仅限于你我之间,别人一概不可透露。”

李向阳不满地说:“哥……你这又是何必呢,你难道真看不出来?这事情,傻子都知道,就是国民党干的……别的不说,文海这个狗汉奸刚刚被国民党招募了去,现在立马就出现在那里,除了国民党,还有谁?”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真那么简单,敌人也不用如此处心积虑了。”刘云悄声说道,“刚才送我上医院的两个医生和担架你注意到了没有?”

“注意到了,那两个是军医嘛!”李向阳觉得刘云大惊小怪,“你不会认为他们也是特务吧?”

“不是,他们不像是特务倒是军医……只是……你觉得奇怪吗,军医为什么院子里枪一响,战斗刚刚结束就出现在事发地?”刘云提示道。

“这个……”李向阳挠挠脑袋,“兴许他们正好在那里办事呢,你呆的地方,本来就是个办事处嘛。”

“军医在办事处好解释,可是担架呢?他们随身携带的医药包呢?难道每个军医出门办事都带着重重的行头?”刘云继续启发。

李向阳浑身一震:“哥……你的意思莫非是……傅司令提前预备下的?”

刘云严肃地点点头:“我脑子里有不少疑点,但是还不能串联起来,刚才我就在想这些问题。”

“可是……傅司令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要是想救你,压根不用准备什么军医,只消不让这些混蛋混进来就可以了,他要是想害你,也不用准备什么军医,眼看你被干掉就可以了……我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认为他在想什么?”

“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李向阳气哼哼地说,“我只知道他不讲义气,虽然他是国民党,我们是共产党,但好歹也一起打了这么多仗,你还是参谋长呢,难道连个通风报信也不肯干?”

“这就是了,所以我说问题很复杂,很复杂啊……”刘云看了看天花板,“先给中央发报,汇报我的情况,请示下一步怎么行动?”

“知道了。”李向阳起身离座,随即又转过头来说,“其他同志都很焦心,特意委托我先来看你,他们现在还等在外面呢。”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招呼他们进来啊……”


2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