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二卷 马六甲 第十九章:对攻战(二)

红色猎隼 收藏 15 346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二卷 马六甲 第十九章:对攻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由老挝首都万象直达泰国曼谷的老泰铁路上,此刻所有的民用班列已经全部停开,所有的运力被全部用来运送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军属防空旅和炮兵旅的人员和装备。黑暗的夜色中一列又一列满载着军车和坦克的军列撕破长空,飞驰而去。

“命令各部队加快行进速度,每隔半个小时向我汇报一次部队位置。” 泰国中部的呵叻古城外,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临时指挥中心内,军长李光汉少将正焦急的催促着军前指内的各级参谋人员。


呵叻,泰语译音“那空拉差是玛”,意即狮城,面积约为2万平方公里,距曼谷约259公里。不仅是泰国东北部的政治、经济中心,也因其公路东连柬埔寨、北接老挝,又是泰国东北部的交通枢纽。李光汉将军指挥中心设在这里,就是为了方便了解自己麾下各部队的行进状况。


此刻已经是2007年12月25日的凌晨3点了,目前战争已经打响了超过24个小时,而作为此次陆战主力的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2师3旅中尚未有一支部队真正进入指定攻击位置,这怎能不让李光汉少将感到焦急万分呢?


跟所有的中国陆军甲类集团军一样,李光汉少将深知自己麾下这支强大铁军的光辉历史。从威震鄂豫皖苏区的红四方面军的第73师,到转战大半中国、先后隶属第1、2、4野战军的中央军委战略机动部队“陈谢军团”。 从朝鲜战场的冰天雪原,到越南北部的红土雨林。这支拥有钢铁般意志的光荣军旅从未令共和国失望过。


但是在共和国近两次对外用兵中,第13集团军却始终处于求战不得的半饥饿状态。在2005年协助越南政府平叛的战争,第13集团军虽然拔得头筹,跑赢了兄弟部队—第14集团军。出任对北越叛军地面进攻的主力。但是当时的军长任令羽少将却推翻了原先制定的“多路进攻、装甲剥茧”战略计划,大力倡导陆航突击。结果整场战争中第13集团军除了第33陆航团机降河内之外,其余各主力师团在战争所作的最多也就是警戒边界而已。一度令时任第149师师长的李光汉极度郁闷。


这次对印作战,终于有机会执掌一军的李光汉正要大展拳脚,却发现第13集团军各主攻部队均被部署在远离战场数百公里的二线阵地上,而第一时间接敌将是西藏军区的第52步兵山地旅和济南军区的外来户—第58机械化步兵旅。这一点令求战心切的李光汉怎能不宛如芒刺在背。


不过后来的战况发展足以令李光汉对此刻的焦急报之一笑,因为等待着第13集团军的将是无休止的连场恶战。此刻在呵叻古老的夜空中,又一队第13集团军直属第33陆航团的米-171运输直升机编队向南飞去。


而就在第13集团军全面大举南下的同时,在在曼谷湾东南,春武里府南端的梭桃邑。作为全军先锋的中国陆军第58机械化步兵旅各部队正在紧张的集结、装船、准备起航……。梭桃邑原先只是曼谷湾南部的一个小渔村,但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岸外有普拉岛屏障。1967年建成现代化的深水港口,海军基地。可以停靠2.5万吨海轮。


战前这里不仅是泰国海军的主要基地之一,更是泰国海军作战舰队、海军陆战队的总部所在地,常年驻扎着泰国海军第一舰队,停靠着泰国从西班牙购买的东南亚唯一一艘航空母舰——“差克立.纳吕贝特”号.


而此刻黎明前的港区一片灯火通明,隶属于泰国空中和海岸防务司令部的37-mm和57-mm的各式高炮和HN-5A防空导弹被部署在各个战略要点上,捍卫着这座空前繁忙的军港。


作为中国陆军师改旅编制改革的先锋,中国陆军济南军区第20集团军步兵第58师是全军师改旅的试点单位,可以说是中国陆军第一支机械化步兵旅。第58机械化步兵旅下辖10个营,(包括3个机械化步兵营、1个坦克营、1个炮兵团、1个工兵营、1个通信营、1个保降修理营。)总兵力在4000人左右。


此刻经过数个小时的摩托化行进,第58机械化步兵旅的各主力部队均已经抵达梭桃邑港区。按照预定计划在今天拂晓之前,第58机械化步兵旅将派出由1个机械化步兵营、1个炮弹混编防空营、1个工兵营和1个反坦克连所组成的先遣部队与泰国海军陆战队协同作战,在马来西亚北部的关丹实施两栖登陆作战。


“从某种意义上看在同一战区内同时使用中国陆军的集团军和师改旅这两种编制的部队,可不仅仅是中央军委对您个人的考验啊。” 泰国清迈的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司令部内,胡维风掐灭了今天的第7个烟蒂的同时,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少将林太平正轻松的侃侃而谈道。


作为总参谋部的总参谋助理的林太平是一个永远不引人注意的人物,在总参谋部内总是流传着他这样或者那样的笑话。但是多年的交往却令胡维风对这个比自己小4岁的青年有种莫名的恐惧,因为他绝对是一个难以琢磨的鬼才。


“在一场现代化的局部战争中,进攻与防御之间的界线模糊了。精确的制导武器和防区外攻击平台,将会提供给进攻方以有利的攻击手段。所以现代战争可能将在参战双方之间发生频繁的攻防转换,也就是‘对攻战’。”


这次来到清迈林太平的仅仅使命是“挂职锻炼”,但此刻在他的面前,三军统帅的胡维风反倒好象是一个战区参谋。


“充分利用印度军队目前在马来西亚整体战线间隙大,翼侧暴露的弱点,使用精锐的第58步兵旅实施短距离的越点割裂攻击,截断敌军前沿与浅近纵深,前线与支援部队的联系,将敌战略部署割裂成数小块,摧毁其整体优势,进而以强大的集团军将印军地面各个击破。这应该就是您和中央军委的战略吧。”


“你如果独当一面绝对将是另一个任令羽。” 幽幽的火苗点燃胡维风今天的第8支烟,面对他的评价,林太平只是淡淡的一笑回答道:“我只是一个参谋而已,那有什么独挡一面的能力啊。”


“不过你唯一漏算的一点就是:这不是一次局部战争的‘战区战役’,而是一场大国交兵的前哨战。所以,第58步兵旅所面对的将不是战机,而是绝对的地狱。” 灯光下胡维风吐出一个淡蓝色的烟圈,凌晨时分显得无比的诡异。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