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八章 惊天阴谋

李梦 收藏 4 13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八章 惊天阴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宋仁义和盘托出了北洋水师倒卖军火的前前后后,李鸿章听后极为震惊,他万万也想不到自己辛苦经营的北洋水师竟会成为小日本虎视眈眈的对象,他稍稍愣了一会,好像在思索什么。

我心里明白,很明显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经过经心策划的卑鄙行动,小日本可能想要从东北下手了,自从日本吞并琉球以来,南方的争端已经很少了,而进来随着朝鲜内乱的不断爆发,日本开始企图以朝鲜为跳板,侵略中国东北,但旅顺海军基地的建设,可以说极大的威慑了小日本的侵略气焰,日本要想夺取中国东北,旅顺就是必战之地,因此旅顺的位置非常重要,但是现在的旅顺军港实力也太为薄弱了,它表面上北洋水师的一个海军基地,但实际上,除了一定的应急防御外,旅顺只不过是一个海军的临时停泊港。

但愿李鸿章能从日本间谍对旅顺的窥探中,意识到旅顺军港的重要性,以便能重新重视旅顺基地的建设,把旅顺建设成为一个像威海卫同等重要的海军基地,这样小日本就不敢再肆无忌惮的垂涎我怏怏中华的大好河山。同时在未来与日本的较量中,中国的胜算也会大大增加。

李鸿章静静的思索了良久,才记起自己的案子还没审完呢,忽然惊堂木一拍,“大胆宋仁义,竟敢私通外敌败坏我水师,你这个大逆不道的东西。”可能李鸿章太气氛了,竟然忘记了自己现在是阎王爷的身份,一急之下把真话给捅出来了,李鸿章猛然间可能也意识到自己太唐突了,但话已出口,已经不可能再收回了。

宋仁义听到阎王爷竟然把北洋水师称为“我水师”,也陡然间起了疑心,他胆怯的眼神中,也迅速布满了迷惑。这时我在暗处给李鸿章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隐瞒了,事到如今案子也几乎真相大白,没必要再装神弄鬼了。

这时,王五和罗荣光把面具给摘了下来,李鸿章也随即净了一下面,那些小鬼们也都洗刷一新,我也从暗处走到大堂正中,宋仁义嘴巴张的大大的,他惊奇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呆住了。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急忙往前爬了几步,以头触地,一个劲的磕响头,“皇上,中堂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你们就饶了奴才吧,奴才知错了。”

“宋仁义你太大胆了,你眼中根本就没有我大清的存在,你肆意勾结东洋人,企图败坏我水师的名誉,充当东洋人的走狗,朕今天要替天行道,诛杀你这个民族败类。”

“皇上,奴才知错了,奴才明白纵使皇上把奴才千刀万剐也难解心头之恨,奴才死的一点也不怨。”这一会,他倒开始明白事理了。我心里想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但奴才在临死前,有一件事还要告诉皇上,以弥补奴才的过失,也希望这件事能帮助水师逃避灾难,并把那个小原真次郎绳之以法!”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其实刚才也是想吓唬吓唬他,无意想杀他,因为对这个神秘的小原真次郎我们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理解,而宋仁义是我们唯一的能抓住这只狐狸的线索。如把宋仁义给处死了,一切也就前功尽弃了。

“宋仁义,朕念你有悔过之意,如你能帮助朕把这个日本间谍给捉拿归案,朕也许会放你一条生路,如胆敢欺骗朕,定当诛你九族!”

“奴才,不敢欺骗皇上,承蒙皇上给奴才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奴才一定竭力帮助皇上将那个小原真次郎捉拿归案。”

“这就好,你把小原真次郎在我大清的其他活动情况详细讲给朕听,不得有误!”

“是,自从小原真次郎和奴才勾结做了几次卑鄙的交易后,他觉得仅在军火上破坏北洋水师还不够,他决定把北洋水师的将士们也拉下火坑,这样他们就和英商勾结,企图利用北洋水师向中国走私鸦片,让北洋水师的舰队为他们护航,在奴才的威胁利诱下,刘三也不得意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但我们的行动遭到北洋水师右翼总兵、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的极力反对,我们就对刘步蟾起了疑心,有一次我和小原真次郎还有刘三等人商量走私军火的事,发现刘步蟾暗中偷听我们的谈话,我们就对刘步蟾下了毒手,给他注射了鸦片,迫使刘步蟾答应我们的条件,不再阻拦水师参与走私鸦片。这样北洋水师的士兵也有很多人染上了鸦片。”

“什么?我北洋水师的舰队参与走私鸦片,哎呀,气死老夫也。”李鸿章气得一个劲的捶胸顿足。“只怪老夫督管不严,水师竟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来。”

“李爱卿也不必自责,这都是因为坏人从中作梗,蓄意破坏我北洋水师,我们应当以此为教训,加大对水师的管理。宋仁义你接着说下去。”

“是皇上,北洋水师自参与走私鸦片后,很多将领因而也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他们和小原真次郎的关系也就越来越好,有人就在小原真次郎的利诱下,把北洋水师的情报转卖给他,他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关于水师的情况,通过近段时间紧锣密鼓的搜集,可以说对水师的内内外外都有了一个透彻的了解,同时他还在水师中安插了很多日本军人,打着向中国学习先进技术的旗号,时刻监视北洋水师的举动。”

“我北洋水师毁矣,没想到小日本竟如此败坏我北洋水师,小日本也太卑鄙了。”李鸿章显得非常痛心,也难过北洋水师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在他的领导下,辛苦创建的结果,看着自己辛苦经营的水师竟一直遭到敌人的暗算和监视,多年的心血也许会毁于一旦,他怎能不痛心。

“李爱卿,事宜至此,朕心里也非常难过,蕞尔小国日本是大清安危的一个重大隐患,我们不可不防,朕担心两国之间早晚必有一场恶战,我们还是尽早做好防御为好,朕认为小日本如想霸占中国,势必会从东北入手,他们会以朝鲜为跳板,侵我大清,近日朝鲜局势甚是不稳,朕担心日本可能会利用这个局势伺机对我大清不利,如中日之间爆发战争,旅顺的地位就显得异常重要,小原真次郎多年费尽心机窥探我旅顺基地的举动,意义也就在此啊,如他们能顺利控制旅顺,因而也就可以杀入关内。到时我大清的江山社稷可就要毁在老佛爷和朕手上了。”

李鸿章瞪大眼睛看着我这个皇上,满脸的惊惑,可能他对我对旅顺基地重要性以及中日之间的矛盾的的解读,显得不可思议,也许他觉得太小瞧我这个整日呆在深宫大院的皇上了,没想到我竟会了解如此之多。

“皇上,真是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啊,微臣佩服佩服,皇上的一番话使微臣顿悟,经此劫难,微臣以后定当严加督导水师,加强对旅顺基地的建设,把它建设成为和威海卫一样重要的海军基地,也使旅顺成为我大清北方的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竭力挫败日本企图侵略我大清的阴谋。”

李鸿章总算开窍了,今天一劫也未必是祸,因祸而知弥补,防患于未然,才是可赞之举。“李爱卿,朕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你对水师的建设,有什么困难,朕定当竭力帮助解决。”“谢皇上对微臣的信任。”李鸿章脸上的惊惧缓解了很多,也许我们两个都在憧憬一个梦,一个北洋水师崛起的梦,一个大清复兴的梦,一个大清扬眉吐气的梦。”

一阵遐想后,我忽然回过神来,宋仁义还没审完呢,只顾意淫了。我抬头往下看了看,只见宋仁义等人正静静的听李鸿章和我的对话,呆呆的看着我和李鸿章满脸迷惑不解,也许刚才我和李鸿章想像的太入神了,以至于有些夸张,他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赶紧示意宋仁义继续讲下去。

“那些日本特务把水师的舰船资料以及装备设施都调查的非常清楚,奴才还听传闻说,他们企图在镇远等舰艇上安放炸弹,以炸毁镇远舰,但被邓世昌发现,镇远舰才幸免毁于敌人的破坏,邓管带经过仔细调查后,把一些可疑的日本人全部给辞退,日本的计划遭受了重创!”

“邓世昌真乃一杰出人才啊,微臣当时以为他在海外对铁甲舰所学不多,就没有委以重任,只是委托他管理镇远舰这样的稍小的舰艇,现在微臣真是惭愧啊。”

“李爱卿,朕在前天晚上曾经暗访水师,发现邓世昌勤奋好学,对士兵的管教非常严格,以致军纪严明,斗志昂扬,而不像其他管带管理下的士兵,军纪废驰,经常有人陆居嫖娼,实在无视海军章程的约束。现在我大清正事用人之时,李爱卿应当人尽其才,任人唯贤,万万不可任人为亲呢。”

我此一番话,吓得李鸿章一个机灵,他没想到我会对他的水师来个暗中调查,并对水师的用人有如此深的了解。李鸿章急忙跪下,“微臣知罪,只怪微臣用人不当,方有今天的大祸啊,请皇上恕罪。”

“李爱卿,你又开始了,朕绝对没有任何要责怪你的意思,朕深知你也有难处,统治偌大的一个水师,人员繁杂,良莠不齐,你也不敢放手把重担交于自己不信任的人,因为你怕水师万一有什么闪失,你担当不起,所以你就尽量启用自己信任的人,这也是人之常情,朕只希望爱卿能多发现一些可造之才,多为我大清效力!”

“皇上如此体谅微臣,实在是做臣子的荣幸,微臣定不会辜负皇上对微臣的信任,多为北洋水师和我大清举荐优异之才。”

“好,这样朕就放心了。”不知怎么搞的,明明是审判宋仁义,却变成了我和李鸿章的交涉,也难怪,北洋水师存在这么多的问题,只有不失时机向李鸿章建议,才能得到他的认可,现在他对水师的遭遇,也全然了解于心,在此时给他下一剂猛药,也使他早日下定整顿北洋水师的决心,否则时不我待啊。”

“日本特务的毁舰计划失败后,他们并未放弃,他们听说最近朝廷即将派人巡视北洋水师,就打算届时来个暗杀活动,以搅乱我军心。但他们觉得在旅顺的活动可能已被监视了,就决定在威海卫采取行动,我有次偶然看见小原真次郎拿了一份刺杀行动安排。奴才认为他们可能已经知道巡视水师的是皇上您了,奴才担心他们会更细心布置这次刺杀,以乱我朝廷!”

宋仁义的这番话,可把所有在场的人都给惊住了,没想到小日本竟然如此狠毒,他们潜入我北洋水师已是不可忍受的事了,没想到他们还肆无忌惮的想刺杀我这个大清皇帝,太嚣张了,我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李鸿章听后也显得非常激动,“皇上,小日本太目中无人了,届时他们如真敢在我水师图谋不轨,微臣定叫他们片甲不留!”

“李爱卿不必动怒,眼下最紧要的是能把敌人的刺杀行动计划给弄到手,这样咱们也可疑来个将计就计,戳穿小日本的阴谋。宋仁义,你最近还和小原真次郎有接触吗。”

“皇上,小原真次郎将于明天晚上约奴才商量什么事,奴才认为可能是要打探皇上的行踪,以切实安排刺杀计划,据奴才观察,小原真次郎每次都随身携带一个黑色的皮包,简直就是形影不离,奴才认为里面可能装了很多机密文件。”

“你们具体在何处会面?”

“在踞水师基地大约10里左右的一个叫三里桥的小客栈里,我们很多次的会面都是在那里碰头的。”

“好,宋仁义,朕此次就相信你一次,如所述确凿,朕就饶你一命,如胆敢欺骗朕,朕就诛你九族。朕此次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要争取托住小原真次郎,千万别让他看出什么马脚,到时朕会把他绳之以法的。”

“奴才,一定按皇上吩咐的去做,定不会有丝毫差池。”

“好,今晚你受惊了,回去好好休息去吧。宋仁义裸露着身子灰溜溜的走了。我和李鸿章暗暗盘算明天的行动,希望能大有收获,一举将小日本的刺杀计划破获。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