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九章 秘密行动

李梦 收藏 5 59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九章 秘密行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伴随着宋仁义的一阵忏悔,久违的幕后主使终于浮出了水面,小原真次郎更应该说是小日本操纵了目前北洋水师所发生的一系列的灾难。而这个连环套式的灾难还即将会落在我这个御驾巡视水师的皇上身上,我心想小日本的气焰真是太嚣张了,它企图以刺杀我大清国君的手段,蓄意乱我大清,以趁乱图谋不轨。我一定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我要趁机给他们来个下马威,显示我大清绝不是好惹的。

宋仁义灰溜溜的走后,我一看现在差不多已是午夜时分了,大家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早已很累了,我就敢忙命令大家回去休息,并警告他们一定要严守今晚的行动,如胆敢有泄漏者,杀无赦。

回到行宫,王五更是谨慎的把行宫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仔细巡视了一个遍,甚是担心日本特务会对我图谋不轨,检查完毕后,发现一切正常,我才得以安心入睡,说实在的,折腾这么长时间,我确实很累了,也无心对今天的事理个清楚,就一觉睡到天光大亮。

起床后不久,李鸿章就风风火火的来到我的住处,找我商量今晚的对策,我甚是感动,难得李鸿章对我一片心意。昨晚操劳如此之晚,大清早的也不好好休息一下,就急着要商量今晚的对策,可见其对我的一片忠心。

“皇上,微臣担心宋仁义会表里不一,今早已派人暗中跟踪他了。”

“李爱卿真是费心了,朕认为宋仁义不敢耍什么花招,这也是他唯一的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他不可能不好好珍惜。实际上朕倒不担心他会出卖朕,朕担心的是敌人会暗中打听到什么风声,这样的话,他们势必会杀人灭口,我们也将重新置于被动局面,所以我们一定要严守今天的行动,万不可泄漏半点风声。”

“皇上放心,昨晚那些士兵都是淮军的旧部,微臣已严厉警告他们严守秘密,对于他们绝对信的过。”

“这就好,李爱卿,你对今晚的行动有何打算?”

“微臣以为今晚咱们要早早的用兵把那个三里桥客栈给包围起来,等他们一行进入客栈密谋时,我们可以来个围歼,把他们一网打尽!”

“不妥,不妥,这样行动目标过于明显,万一被他们察觉,势必会打草惊蛇,一事无成。”

“那依皇上的意思,我们应该如何采取行动。”

“这帮日本特务甚是狡猾,强攻可能效果不大,最好还是来个智取,最好是能轻而易举的就能人赃俱获。”

“智取?难道在酒中下毒吗?他们可未必能上当啊。”

“此法当然不可行,那小原真次郎从事特务工作这么多年,这点小把戏他不可能觉察不出来,再说,他一定会带很多保镖在身旁,让别人试酒这也是他们常做的事,此法不可取。”

“这可让真人为难啊,明知敌人就在眼前,却不能将他捉拿归案,真不知如何是好。”

“李爱卿莫急,好好想想一定会想到一个妙计的。”

“李爱卿,不知那个三里桥客栈布局如何,是否有利于暗中采取行动。”

“微臣今早已经派人打探过了,据探子报三里桥客栈虽然是一个客栈,但规模很大,几乎有福贵寓所的一半大,里面采用了八卦式的布局方式,并且里面还有很多暗室。”

“怎么是如此的布局,一个客栈为什么造的如此玄迷。莫非另有隐情。”

“回皇上确实如此,此客栈已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据探子称,这家客栈是由一个布正使的亲戚开的,这个布正使贪图钱财,就暗中指使自己的一个亲戚开设了这家客栈,它表面上虽是客栈,实际上是一个集赌博、嫖娼于一体的地下黑店。那个布正使后来因贪污罪遭到革职,他的这家客店也转落到民间,但现在听说还在经营着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原来如此,难怪这个客栈建造的如此神秘,但这样一来问题就更复杂了,我们甚至连他们密谋的房间都很难确定,这可如何是好。”

我不禁暗暗佩服小原真次郎的明智,这才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务,就从他选址这一方面讲,他就是一个十足狡猾的家伙,真不知在议事时他又会弄出什么玄虚来。这可真是一个难以对付的强劲对手啊。

“皇上,请准许微臣暗中仔细调查一番,以好有个准备。”

“也好,王五你一定要谨慎行事,千万别让人发现你的可疑行踪,另外你找准机会把客栈的掌柜给我请到这里来。”

王五领命下去,我们继续苦思良计,但大多都因为目标过于明显且容易暴露,未能决定下来,这可真苦煞了人,明明敌人近在咫尺,却不能下手,实在令人苦恼。

过了一会,王五领着一个人匆匆回来了,只见那人约莫五十多岁,显得非常的精明,一看就是一个小商人,经王五引见后,他赶紧跪在地上,“草民徐中拜见皇上。”“免礼,快请起。”徐中站起身耷拉着脑袋,连正眼瞧都不敢瞧我一眼。

“徐中,朕有一事要向你请教。”徐中听到后,扑通一下又跪倒地上,“小人担当不起皇上的请字,如皇上有什么事能用的上小人,小人甘愿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

我赶紧又把他给搀扶起来,“徐中,也没什么大事,朕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不知皇上要打听什么人,草民虽没读过几年书,但记性还能过得去,凡是曾经在草民的客栈住过的人,草民都稍微有一定的印象。”

“这就好,你可曾记得一个矮胖子和一个日本人是否在你客栈中住过。”

“哦,皇上,你说的是宋先生啊,他经常光顾我的小客栈,偶尔也见他带一些不认识的人,但他从来不告诉小人他们的名字,只是每次都叫小人给他们安排一个最隐蔽而又最安全的房间。”

“他们每次来大约有多少人?你安排的房间究竟如何隐蔽。”

“小人记得他们每次都带将近十个人左右,个个威武凶悍,想必都是练武之人,宋先生和那个日本人议事的时候,其余的人全都站在外面守护,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内,就连饭菜茶水也都由他们亲自送进去,小人知道他们可能在谈一些比较重要的事,小人也就没有理会,小人给他们安排的房间是客栈中最隐蔽的一间房子,此房间曾经是以前的那位布正使寻欢作乐的地方,建造的甚是隐秘,在外面根本就看不出它是一间房子,它的门是由一块巨大的石块作成,而且里面藏有一些机关,稍有不慎就可能会遭到冷箭或暗器的射杀,另外此房间还有地道和外面连接着,这是在遇到危险逃跑时使用的,但为了保护地道的安全性,小人并没有把地道透露给宋先生他们。这个地道现在只有小人一人知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一切的困难现在终于可疑迎刃而解了。幸亏还有一个更秘密的地道在,否则这不知该如何下手。

“徐中,今晚这间房子是不是已经被人预定了?”

“是的,宋先生在前几天就告诉小人,说今晚有重要事要办,让我务必将这间房子给他留着,小人已经把这间房子给他安排妥当了,不知皇上问这些为何,莫非皇上也想使用这间房子。”

“朕无意要住你的客栈,只是朕可能今晚要洗劫你的整个客栈。”

徐中听后,吓的扑通又跪在地上,“皇上,草民斗胆冒犯皇上罪该万死,但客栈是小人的全部家产,草民一家老小都靠这个客栈为生呢,求皇上高抬贵手不要毁了它啊。”

“徐中,你不必担忧,朕会按双倍价钱包陪你的损失,只是因为你客栈里隐藏着朕要捉拿的钦犯,朕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能为朕考虑。”

徐中听到会有双倍的补偿,再者客栈竟然窝藏着钦犯,如不合作那可犯了包庇犯人之罪,势必会遭杀头之祸。徐中思虑了一会,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一切全凭皇上处理,如能帮助皇上抓住要犯,也是草民的荣幸。”

“这就好,你把地道的详细情况给我讲一下。”

“是,皇上,这个地道的出口在距客栈二里左右的一座小山下,它原本是一口井,只是久已干涸,也就成了地道的出口了,从此中进去就可以直接抵达那间密室,地道和密室有一石板相隔,那个石板上有一机关,只要轻轻旋转一下即可。”另外徐中又把室内的布置给详细解说了一遍,我们听后心里对如何行动也有了一个大致的眉目。

“好,徐中,你即刻回去,切忌一定要严守秘密,如泄漏半点风声,你全家性命可就不保了,你要和往常一样,好好接待他们,稳住他们,还有朕交给你几名士兵,你把他们扮成你店中的伙计,速速办理不得有误。”

徐中诺诺称是,领命下去了。随后我又命令王五负责从地道进去捉拿小原真次郎,命罗荣光率一队人马隐蔽在客栈附近,负责绞杀从客栈逃出来的日本特务,我和李鸿章亲自督战。一切安排完毕,大家都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摩拳擦掌和这帮可恶的小日本较量一下了。

想到即将到来的一场智斗,虽然我们已经安排的很周密了,但我心里还是担心会出什么差错,此次行动的目的不仅要抓获小原真次郎,更重要的是要缴获他手中的刺杀行动计划,以从根本上挫败他们的阴谋,所以此次行动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家都静静的等待着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渐渐地夕阳西下,天空逐渐黯淡下来,一片片黑云不断从头顶掠过,此时大家的心脏也开始紧张的跳动起来。

这时,一个探子回来报告说,宋仁义已从寓所出发前往三里桥客栈,我立即命令罗荣光的小分队迅速前往目的地待命。

又过了很长时间,客栈传来信息,小原真次郎一行已经抵达客栈,所定房间还是那间最隐蔽的房间,我即刻命王五从地道前往密室。由于好奇,我就让李鸿章负责地面上的指挥,我和王五一道钻进了地道。李鸿章很不放心的看着我,但未能劝我放弃。

王五举着火把,我们俩在迂回曲折的地道中约莫走了一刻钟,终于抵达石门前,隔着石门,我听到里面有交谈的声音,虽有点微弱,但大致还能听得清。只听见一个汉文说的很别扭的人说:“宋先生,鄙人希望你能帮助我实施一个计划,如此次行动成功,你的好处大大的有。”宋仁义说,“咱们都是老朋友了,小原君何必和我客气,不知是何计划?”“宋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刺杀你们大清的光绪皇帝。”我一听气得牙根都疼,宋仁义果然猜的不错,小原真次郎真的预谋要杀我了。“刺杀光绪皇帝,小原君,这岂不是天方夜谭,光绪身边有那么多人保护他,如何下得了手。”“这个宋先生勿忧,我们已经制定好行动计划了,我这里有一份我拟定的刺杀计划,你只要按这上面做就可以了,我已经在威海卫安排好了一切,到时你拿着我的亲笔信到领事馆会有人和你接头的,届时你就按照计划上写的去做,我相信大清皇帝一定会死于非命,哈哈。”

忽然外面一阵骚动,接着打斗声此起彼伏,我意识到战斗已经开始了,我对王五点了一下头,只见王五轻轻旋转一下机关,门缓缓的裂开一个大缝,还未等石门完全开启,王五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惊魂未定的小原真次郎。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