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五十三章未被识破的局

ddtt 收藏 0 15
导读: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五十三章未被识破的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周伯才和许睿坐在洗澡池里闲聊的时候,周伯才看许睿身上有不少伤疤很是好奇,他问:“这都是那弄的?当赏金猎人是不可能落下这么多伤疤的?”

“哎,赚钱不容易,磕碰在所难免,命不好的磕碰一下就玩儿完,我运气好一些。” 许睿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当过雇佣兵,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露西从新闻上听说了高尔夫球场上出的事,她拿上照相机和录音机,假装是外籍新闻记者,开着车来到球场附近打算看的究竟。

路口有警察不让车进去,她就掉头把车开到僻静处,拿上自己的东西就下了车,她从没有路的树丛里向球场靠近,找到一个大树,她施展开自己学的本领,三下两下就爬了上去,在树上坐稳当了她就拿出包里的袖珍望远镜,她拿望远镜往里看,发现很多尸体,有武警的也有一群黑衣人的,他也不知道是谁和警察打成这样,马上放大倍数继续看,他看到几个黑人的尸体和白人的尸体上的白布被警察掀开,一群公安在国家安全局警察的带领下对尸体进行拍照,还有人蹲下来看看尸体从他们的身上寻找证件,可忙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

唯一能证明他们从那来的就是武器,警察们戴上白手套,拿起地上的枪,枪上都有号码,很多枪是美国民间枪店出售的,中国警察只需要让ATF查一下枪的号码就可以知道死去的人是谁。


这是一群外国人,他们为什么和中国安全机关开战?这么做只会让CIA在中国的活动陷于被动,傻子都知道对安全机关工作人员的蓄意袭击意味着什么,在美国两亿人中有多少白痴露西不知道,她就知道自己碰到了白痴。

不过发生这事儿也好,自己可以写个报告说有美国人蓄意袭击中国安全机关人员,所以中国安全机关加大了对外籍人员的监控力度,给自己展开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自己可以借机休息一段时间。

她盘算好以后,轻轻的从树上下来,开上自己的车回到市区,路上她就打电话找许睿,打算在自己不忙的时候拉近和他的关系,不过许睿没答应和她见面。


从国内走了一段时间的吴哲很想自己的女友,一有空就上网,打开QQ等她上线,如果等不上就写一封电子邮件过去,然后打了电话问候一下。

回到洛杉矶吴哲一点都不陌生,自己就是在没混完初中的时候连英语都不会说就来到这里,一呆就是好几年,打工的日子里他认识了许睿这个老乡,然后逐渐相处为好兄弟,十八岁的时候他又离开这个刚刚定居几年的地方,和许睿一起去非洲当雇佣兵,他们打仗、抢劫、倒卖人体器官、武器,一起倒腾钻石黄金和稀有金属甚至是铀矿石,发财以后自己偶尔也回来转转,不过他更喜欢东部的波士顿。

此次来洛杉矶不是来旅游,是来这个地方申请上赏金猎人执照,然后以一个合法赚钱的幌子去掩盖他们做的事,他们要把许睿得罪过的职业犯罪分子的头目都找出来,不过那些头面任务还不好找,但吴哲以前听说过这些人,在自己还是个中餐馆洗碗工的时候他就听说过本地众多的帮派和传奇般的帮派首脑,也偶尔听别人说起过这些‘大人物’,对他们还是有些了解的,再加上许睿为他们提供的情报他们找‘大人物们’就不是很难。

吴哲在家玩儿电脑的时候,关宁、刘铭基已经开着一辆福特皮卡来到兰德先生的住宅外边。

在美国普通人家一般是没有院子,最多是一些几十工分高的篱笆,只要一抬腿就能迈过去,但黑帮首脑所住的大别墅外绝对没有可以迈过去的篱笆,全部是两米多高的铁栅栏墙,铁栅栏墙上爬满了一些植物,里外都种着灌木,想爬过铁栅栏很难,里边都有很多报警器,爬上去就会被发现,武装保镖就会把闯入者抓住。

一般的人很难进去,就是进去也抓不到什么证据,在帮派首脑的家里是搜查不出毒品的,也查不出非法的枪支,他们把不干净的事全弄到外边做,他们自己的手是很干净的,警察和赏金猎人是奈何不了他们的,他们活在法律之外,美国的法律制裁不了他们手上粘满血的人,他们有钱去找人顶罪,可以找最好的律师,可以给警察协会捐钱以逃避制裁。

不过对那些想用合法手段和合法途径对付他们的人来说,干掉这样的大人物的确很难,可对已经习惯了以武力解决一切雇佣兵来说不算是什么难事。

关宁说:“是来硬的干掉他们还是用计对付?”

“你不想和警察枪战最好用点计策。” 刘铭基得意的笑了笑,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天大的阴谋,可以把这个黑帮连根拔起,让他们统统的死光。

“那好,我现在就开始。” 关宁借助夜幕的掩护,溜下车把一个黑色塑料布包的东西拿在手里,下车以后在拿折叠铁锨在铁栅栏墙下挖了个坑,迅速把东西埋进去,之后皮卡离开这个偏僻的地方,这一切都没有人看见。


“你们回来了?” 吴哲听开门的声音急忙走出房间,问关宁和刘铭基。

“恩,现在我给他打个电话”,关宁拿过电话,打通以后他用家乡口音向许睿说:“我们把他找到,这小子在本地的关系网很硬,FBI和警察都不动他,我们已经核实清楚就是他派人暗杀你。”(怕被窃听的时候就用个这样的把戏,至少当时监听人不知道他们说什么)

“你需要我做什么?” 许睿在家里的书房里接电话。

“给国防部情报局或者CIA打电话就说有人企图用脏弹袭击美国,让他们给我们打电话,然后由我去帮他们对付坏人。” 关宁的计划很简单,打算绕开兰德的关系网对他下手,他贿赂的警察也救不了他的命。

“好的。”许睿挂了电话又给斯坦利打电话,“你好,现在打扰你了,现在我有个很重要的情报告诉你,有人搞到了铀,就是我们以前帮你在刚果截获的那种东西,听说有人要拿这个东西制造什么弹袭击某个城市,我不知道这东西组装完了没。”

斯坦利拿着电话着急的问:“你就不能帮我一次么,你亲自出马把东西弄回来给我们。”

“不,不行,国防部情报局的线人是不能拥有行动权的,他就住在美国我要带人突袭了他的家警察会弄死我们的。” 许睿假装不愿意去。

“那怎么办?”

“我的部下们就在美国,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去把这个东西找到,你见过他们几个人,我告诉你电话你直接向他们联系。”靠着别人对他的信任,许睿再次利用起了自己在外国的关系网,他心里说话,我帮五角大楼买了多少武器弹药,我帮他们处理了多少化学武器,他们通过我从采矿区劫走了多少伊朗朝鲜搞到的铀矿石?我用用他们保护自己的安全有什么不可以?

在美国各部门分工有法律规定的,不是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国防部和CIA再有权也不能对付黑帮,除非遭到了主动的袭击,许睿也知道这个道理,不可能指望自己帮国防部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国防部就会出兵保护自己,或者帮自己铲除一些以前的仇家,只有设计把他们拖进局里,许睿在把自己的几个兄弟送到美国的时候就准备好一个局,绝对能让那个法律制裁不了的人渣死掉,自己真后悔自己当赏金猎人时候很笨,没有弄到他们所有的犯罪证据,要以前自己搞到了证据就能又拿赏金又能把他们全部干掉。


兰德坐在游泳池边,看着几个美女在自家的游泳池里游泳,他的助手们都不敢盯着这些年轻的漂亮的女人看,那是老板的人,多看几眼老板或许会不高兴。

吴哲他们几个人和斯坦利在情报局的车上汇合,见面以后按计划把该说的都说了,就等这个特工来帮自己,只要他出面美国司法部门就不能插手,现在斯坦利正利用自己手的权力把特别行动处的人调出来。

“其实你不用叫很多人,在刚果我们给你摆平的事还少么?” 吴哲不想斯坦利带的人太多会组织他干事儿,他想连根把兰德和他所领导的帮派彻底干掉。

“我很相信你,但我必须把他们全部抓住,然后由国家安全法庭判决他们,这是在美国不像在外国那么自由,在国外我们把东西拿过来就可以,不需要为那些人的死负责,可这个家伙是美国公民他要死了我担心司法机关会干涉。” 斯坦利也知道,在国外有人企图把铀拿到某个地方威胁美国可以直接把他们消灭掉,可国防部情报局给特别行动处国内的行动自由很小,这事没惊动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就算不错了。

“他们会愿意被抓住么,他们怕关塔那摩的监狱会折磨死他们,肯定会拼死一战,要么他们带着秘密死去要么逃走,被抓住他们的损失就大了,他们可不笨。” 关宁接过话来添油加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