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六章 牛头马面

李梦 收藏 4 105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六章 牛头马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刘三的咬舌自尽,极大的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对李鸿章的触动也非常大,也许他万万也想不到,他辛苦经营的北洋水师竟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题。真叫这个老头伤心,但我认为这也许是个教训,北洋水师存在的问题太多了,不仅仅是倒卖军火,还有结党营私、纪律松弛、参与走私等一系列恶习,如李鸿章一下子了解这么多情况后,还不把他给活活气死。

刘三的宁愿选择自尽,也不说出同谋的行为,更加昭示了其背后一定大有文章,这一切都迫使无论是李鸿章还有我都希望追查到底,因为它不仅仅关系到水师的存亡,也关系到大清的安危,如此之多深藏于大清肌体内的蛀虫,如不早早剔除,否则就会贻害无穷。

但刘三的悴死,使刚有点眉目的倒卖军火案,一下子又没了线索,一切又都重新陷入了扑朔迷离之中,现在的处境是放手一搏呢,还是退而守之,想必李鸿章心里也在掂量。如照此查下去,势必会使大批人牵连进去,同时也使北洋水师的名誉毁于一旦,李鸿章一世英明也会遭到后人耻笑。我深知李鸿章已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其实我心里也在盘算下一步的行动,如果我一味的纠查到底的话,势必会引起李鸿章点反感,对我未来的执政留下阴影,另一方面,北洋水师是李鸿章一人亲手培植起来的,惹怒了李鸿章,也就要彻底和水师分道扬镳了,我也真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如何行动了。

为打破僵局,我想先缓缓当下的紧张局面,同时大家也都有个喘息的机会,另一方面很多优秀的海军将领由于自己的无知大都和一系列的丑事有不同程度的瓜葛,如一一追查,也势必受到很大的牵连,这样对海军力量也是一个极大的冲击。想前思后,我决定先放一放再做定夺,反正那个幕后黑手暂时还逃脱不了干系。

“李爱卿,水师中发生此等事,朕深感痛心,但事宜至此,李爱卿也不必难过,水师的士兵也是一时糊涂,才做出了这些蠢事,对他们严加教育,可能就没事了。”

李鸿章见我的态度有所缓和,也跟着顺势滑坡,来了个顺水推舟,“皇上,水师发生此等大逆不道的事,实在有辱我大清体面,都怪微臣平时疏于管理,方酿成今天的大祸啊,为给皇上一个交待,微臣一定严查到底。”

“李爱卿,也不要过于自责,现在罪魁祸首刘三已毙命,想必水师以后也不会再有人胡作非为了。李爱卿,朕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了。这件事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微臣承蒙皇上体谅,定会给皇上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鸿章目送我们一行离开了弹药库,我走了很长一段路,回过头来看看他还在老地方伫立着,也真难为他了,对这件事怎么处理呢,既要给我这个皇上一个满意的答复,又要照顾好北洋水师的名誉,这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我深信依李鸿章那的智谋,做到两全其美也许并非难事。

回到行宫后,我也感到身心疲惫,这对我这个不谙世事险恶的小皇帝而言,处理如此棘手的问题,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幸亏我及时收手,没有盲目纠缠下去,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我能不能活着回皇宫都难说呢。但我心里实在又不甘心,我不能眼看着那些祸乱分子逍遥法外,而无动于衷,今日不好好惩戒他们,以后定会养虎为患。我大清这块龙兴之地还不早晚成了他们的地盘。这股恶势力一定要铲除,北洋水师也一定也严加整顿,但此事明目张胆的做是行不通了,我也必须学会巧立名目,来个暗中揪出疑犯。

合谋者会是谁呢,刘步蟾不是说刘三伙同盛京将军的一个幕僚共同采购军火吗,水师的事怎么和盛京将军也有关联呢,其中必有蹊跷。

“王五,你今晚去面见一下刘步蟾,让他对那个盛京将军的幕僚做一个详细的描述,朕要暗中调查一下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要留意自己的行踪,以防被人盯上。”王五领命速去办理此事了,趁这个时间我仔细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一切事,尤其是对刘三的咬舌自尽迷惑不解,难道刘三有什么把柄抓在什么人手里,以至于他宁肯自杀,也要守口如瓶。我不禁对这个幕后黑手做事的狠毒有些寒意,那这个幕后黑手是谁呢,会不会是盛京将军,还是另有他人,但苦于现在手里没有任何证据,也只能凭空乱猜。

不一会,王五从外面急冲冲的回来了,“怎么样,查清他是谁了吗?”

“皇上,刘步蟾也不清楚此人叫什么名字,他和他只见过一次面,也就是在他被注射鸦片的那天晚上,因为当时刘步蟾的神志不是很清,对这个人的印象比较模糊,他说好像是今天尾随在刘三身旁的那个矮胖子。”

“矮胖子?此人我好像有点印象。”我忽然想起来,在拆炮弹的时候,李鸿章身后有几个人显得特别紧张,其中就好像有一个矮胖子,在拆炮弹的过程中,他一直用手绢不停的擦汗,在审刘三的时候,此人一直紧紧的盯着刘三,当刘三经受不住军棍将要说出真相的时候,他好像做了一个砍刀杀人的手势,随即刘三就咬舌自尽了,看来这个人和军火倒卖大有干系。现在也许这是唯一的线索,“王五,刘步蟾告诉你,此人的住处了吗?”

“回皇上,刘步蟾也不清楚此人的居所,但据刘步蟾所言,此人非军中人士,不会和将士们住在一起,可能会住在专门为外人设置的寓所。”

“什么寓所?离此地有多远?”“听刘步蟾讲,寓所的名字好像叫福贵寓所,离皇上的行宫大约有不到五里路程吧。”“哦,王五,你速把李鸿章给我请到朕这里来,就说我有要事要和他商量。务必把他给我请到。”

请李鸿章的目的,我希望他能和我一起去暗访这个神秘的矮胖子,究竟他背后是何许人在为他撑腰,以至于把北洋大臣李鸿章都没放在眼里,我也希望李鸿章能够亲眼看到朕对他的真心支持,以及对和他过不去的人的严惩,更重要的目的,也希望李鸿章能舍下自己的名誉,诚心的接收对北洋水师的整顿,以从根本把北洋水师建设成一个威武之师,文明之师。

过了一会,李鸿章神色紧张的来到我的行宫,“皇上,这么晚召见微臣,是否还是因为水师倒卖军火的事,这事让皇上费心了,都是微臣管教不严,才造成此等祸端。”

“李爱卿,不要再自责了,朕很了解你现在的处境,你也是为了我大清,这事与你无关,朕担心的是暗中有人蓄意破坏水师,朕认为刘三的惨死,绝对另有隐情,朕认为刘三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就死了,传出去对李爱卿的声誉也有损害,再说幕后的黑手以后会更加嚣张,对我北洋水师会更加肆无忌惮的破坏,朕真担心,李爱卿辛苦经营的北洋水师还没有应用到战场上,已被别人给破坏殆尽。”

“皇上,刘三已经不是已经坦白是他一人自作主张的吗?难道幕后还有人指使刘三这么做吗?”

我知道李鸿章一定是再给我打马虎眼,也许他真的不想彻底查下去,因为这样会大大有损北洋水师的根基。但面对北洋水师现在这样一个烂摊子,如再不彻底整顿,我担心不出几年北洋水师可能要在我大清消失了,还是得劝劝他,可以来个小范围的调查。

“李爱卿,朕以为刘三的悴死,其中定隐藏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刘三是你的亲信,但在今天的情况下,他连你都要隐瞒下去,想必背后会有一个对他更威严的人在盯着他吗,难道李爱卿不想把这个如此胆大妄为的人给揪出来吗,朕知道李爱卿一心想维护水师的名誉,但这个幕后黑手一天不除,我北洋水师就一天也得不到安宁,北洋水师的声誉也天天有被玷污的危险,如把这个幕后黑手给揪出来,一来可以揪出这个隐藏在水师的蛀虫,以绝后患;二来可以显示我水师军纪的严明,在世人面前也可以展示我北洋水师的严于治军的一面,对那些敌对势力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一定的威慑,岂不是对我水师是一件大大有利的好事,李爱卿还是要为我北洋水师的未来考虑啊。”

“皇上,教训的极是,只怪微臣一时糊涂,贪图名誉,而至水师乃至大清的安危于不顾,微臣知错了。”

“李爱卿这就对了,至于水师倒卖军火的事,朕认为背后一定大有玄机,朕听传闻,盛京将军府的一个幕僚和刘三关系很好,并也参与了这件事,以往此人也曾协助刘三购买军火等事宜,李爱卿可知有此事吗?”

“盛京将军府的一个幕僚?微臣以前只听刘三说他有一个老乡对外文甚是精通,他还说他每次谈生意的时候,都带上他这位老乡,微臣一直想见见此人,但由于公务繁忙,一直未能谋面,难道此人利用刘三企图对我水师不利吗?”

“朕以为刘三的这个老乡可能大有问题,朕担心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棋子,想必他后面还另有高人。”

李鸿章听我此言,眼神凝重了许多,也许他切实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皇上,如事情果真如此的话,我北洋水师可大难临头了。”

“是啊,朕认为一定要严打这股破坏势力,彻底揪出幕后黑手,以稳我军心,挫败敌人的嚣张气焰!”

“不知皇上有何打算,刘三的这位老乡现居何处,微臣也不清楚,要不先叫人打听一下。”

“朕已经派人打探到他的住所了,他就住在你们水师的福贵寓所内,朕今晚叫你来,就是希望你一块陪朕去捉‘鬼’。”

“捉鬼?皇上莫非又再耍弄微臣吧。”

“哈哈哈,李爱卿怕了,朕昨晚偶得一梦,梦见牛头马面欲索朕的性命,当时朕也给惊醒了,所以呢,朕今晚也想玩玩捉鬼的游戏,吓吓刘三的那个老乡,这么难得的好戏,朕实在不舍的李爱卿,所以就派人把你叫来和朕一起去看戏了。”

李鸿章听后,也开心的笑了,“微臣,一定陪皇上看到底,微臣相信今晚的戏一定会非常看,欣赏完可能还会赠送一条大鱼呢。”说完,我和李鸿章都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也都怪古人太迷信,有时候严刑拷打都能咬牙坚持过去,但遇到神秘兮兮的东西后,可能腿都软了,对待刘三这个老乡,我们根本就没有他的罪证,使用这个敲山震虎的办法,反而会更实效,但可能有点太损了。

随即我命王五叫上罗荣光迅速准备一些行头,即刻移师福贵寓所。约莫走了两刻多钟,我们就来到了福贵寓所。这是一个非常豪华的寓所,很有现代气质,也难怪这里一般都是招待外国人或那些有钱的主。

此时已是深夜了,大多数人都早已进入梦乡了,我们找到那个矮胖子的房间后,就悄悄的潜入他房子的周围,这是一个非常宽敞的房子,三室一厅,这时整个房子都黑乎乎的一片,想必那个矮胖子已经睡了,王五迅速的在整个房子的周围巡视了一圈,以确保没有被人盯哨,回来后他告诉我里面鼾声如雷,没有任何异常。

一切准备完毕,我就让王五和罗荣光按既定计划开始兴风作浪起来,只见他们两个把自己的脸涂得一块白一块黑的,一个戴着牛头的面具,一个戴着马头的面具,头发弄得乱糟糟,手里还拿着两个不知从哪搞来的两个羊头骨,两个人拉着一把铁索链子,龇牙咧嘴的在我们面前晃了晃,真是活脱脱的两个小鬼,我和李鸿章看到他们都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接着他们悄悄的把整个房间的窗户都打开,先学了一会狼叫,接着又借助很大的一个扇子对着窗户往里扇风,只听见窗户批而啪拉的只响,唯一缺陷的是缺少电闪雷鸣,但这已经足够骇人的,再厉害点我真担心会把这个矮胖子给吓死过去,那可就白忙活了。

一阵大风之后,他们两个就迅速的窜到矮胖子的卧室里,又是一阵的兴风作浪,矮胖子可能睡的太死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听到一阵嘶声裂肺的大叫,“鬼啊,鬼啊,……”我和李鸿章相识一笑,小鱼上钩了。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