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五章 扑朔迷离

李梦 收藏 5 32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五章 扑朔迷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李鸿章看到克虏伯305mm后膛炮是个废品的时候,傻眼了,他气急败坏的绕着这架火炮走了好几圈,嘴里一个劲的喘粗气,刚才的神采飞扬顿时无影无踪。但当着我的面,他还是忍住了,没敢动怒。他怔怔的看着我,好像在期待什么。我知道李鸿章现在的处境极为难堪,这可是滥用国库的的白银,利用朝廷的钱购回一批废铜烂铁,如上纲上线,这犯了欺君大罪啊。事到如此李鸿章也傻眼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真不知如何是好,他吞吞吐吐想辩解什么,张了几次嘴,没有说出口。

“李爱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在和朕耍什么把戏吧?”

“皇上,微臣罪该万死,微臣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皇上处罚!”

“李爱卿,朕不怪你,你整日在朝中操劳,大清很多事都需要你办理,以致无暇顾及水师。今日出现此等变故,实是出于意料之外。李爱卿不必自责,查出肇事者,以避免此类事情再犯,方为正事。”

“承蒙皇上宽宏大量,微臣定当竭力揪出肇事者,严惩不贷!”

我巡视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李鸿章周围有几个人心神不宁的样子,我不认识刘三等人,不好判断,只好说,“李爱卿,负责采购军火的是何许人也?”

李鸿章听到后若有所悟,大喝一声:“刘三,你说这到底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李鸿章的一声斥责,只见一中年像个师爷模样的人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皇上,中堂大人,不关奴才的事啊。奴才虽然全权负责采购军火,但奴才并未从中作梗啊,皇上,你就饶了奴才吧。”刘三声泪俱下,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叩头,我觉得这事最好让李鸿章来处理,毕竟这事是他全权授予的,由他处理,一可显示我对他的信任;二可督促他彻底整顿北洋水师。

“李爱卿,这事就由你来处理好了,朕相信你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承蒙皇上信赖,微臣一定不计私情,严查到底的。”

“刘三,不要再抵赖,我平时看你办事干净利落,特委托你全权委托水师军火的采购,你竟然给我大清购回一堆废铜烂铁,这到底怎么回事,快如实招来,否则,我可要动大刑了。”李鸿章说的每句话都掷地有声。吓得刘三一个劲的哆嗦。

“中堂大人,真的不关小的事,小的买回来得时候都是新的啊,小的真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小的担心是不是有人要加害小的,请中堂大人一定要给小的作主啊。”

“简直一派胡言,货由你谈妥又由你接收的,你还敢胡搅蛮缠,你太让我失望了,来人呢!给我军棍伺候。”话说完,两个士兵就过来了,不容分说,大棍照着刘三的屁股就是一顿猛揍,不一会就打的皮开肉绽,疼的刘三死去活来,但他还挺坚强,就是一口咬定不关他的事,气得李鸿章不住的喊,“打,给我狠狠的打!”

约莫打了五十军棍左右,刘三终于挺不住了,大叫:“我说,我说,中堂大人不要打了……。”“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小的从中作了手脚,小的为了从中收取回扣,就昧着良心买了一些劣质军火。”

“刘三啊,刘三,你好糊涂啊,你究竟和谁达成的交易,你们暗中一共做了多少次交易了。刘三。我对你一向信任有加,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等糊涂事,实在太令我失望了。”李鸿章说话的时候气得浑身发抖。

“中堂大人,我对不起你,都是那个德国公使巴兰德诱惑小的,小的利欲熏心才做出了这等傻事,他在去年就一直收买的小的,小的一开始还坚决拒绝了他,但是他后来给我许诺的好处越来越多,小的就心动了,以后,我们大约交易了四五次,我从中分到了三十多万两白银,就在一个月前,我们俩又谈妥了一笔交易,他说要向我们提供一些它们最新的军火,而且对我说,这次的好处要远远高于前几次,所以我就向您极力推荐购买这些新式军火,得到了您的首肯,实际上,我只购买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新式军火,其他大部分都是老式的或已被他们淘汰掉的。”

李鸿章听着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动怒了,突然一脚就把刘三给踹翻了,“畜生!”

“我问你,你还有没有同谋。”

“中堂大人,都是小的一个人擅自作主的,没有任何人指使小的。”

“那我问你,根据你的意思,除了这些火炮有问题外,好像其他的军火也有问题?如实说,否则军棍伺候。”

“我说,我说,枪械和炮弹、鱼雷等也都有问题。枪械大部分都是他们淘汰掉的,有很多根本就无法射击,炮弹有的里面都掺了沙子。”

“走,到储存炮弹的房间去,你给我指出来究竟哪些炮弹有问题。”

众人都尾随他们来到储存炮弹的房间,只见整个房间也非常宽敞、干燥。一只只箱子整齐的排列着,有专门盛放鱼雷的,有专门盛放水雷的,另外还有专门盛放各式炮弹,种类也是异常的繁多。可能他们排放这些箱子时,是按购买大顺序依次排列,放在后面的箱子上已经布满了灰尘,显得时间比较久了,前面的几排箱子看起来都比较新,应该是刚购买的。

刘三指着第一排箱子说,“这些都是最近刚购买的炮弹,其中上面几箱都是合格的,下面的都是有问题的。”刘三战战兢兢的说。李鸿章命人把上面的几个箱子给抬下去,把下面的箱子抬出去两个,放在屋外,可能他要来个当场验证。

有人把箱子打开,只见这些炮弹制造的也很精致,根本看不出来它是伪造的。

“皇上,微臣,想当场检验一下这些炮弹,皇上,您还是远离一点好,微臣怕伤着皇上。”

“李爱卿,不必忧虑,朕今天也想开开眼,看看这些炮弹都是如何构造的。”

李鸿章随即命几个士兵把我给围了起来,以保护我的安全。这时一个士兵走了过来,我也不懂他拿的工具叫什么名字,只见他三下五除二,不一会就把那么大的一个炮弹给拆开了,从里面倒出了很多火药,但仔细分辨一下,大部分都是黄色的沙子,气得李鸿章一个劲的摇头,我看到后,也非常的气愤,像这样的炮弹,打在敌舰上,根本无济于事,伤不了船和人,况且这些炮弹的价格又异常的贵,北洋水师根本就没有储存多少,把这样的炮弹应用到海战中,后果将是不堪设想。李鸿章又命人把第二箱炮弹打开,这一箱炮弹更离谱,里面存放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炮弹,而是一块一块黑色的石头,全体人看到后都不禁发出了嘘声,就连刘三可能也没意识到里面装的竟然是石头,他的眼睛也睁的大大的,满脸的迷惘。突然双膝跪倒,“皇上、中堂大人,小的罪该万死,洋人欺骗小人呢。”

我心里气也不打一出来,洋人做生意也太卑鄙了,竟敢拿石头蒙人。李鸿章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皇上,我北洋水师不幸,竟然出了此等逆贼,请皇上降旨处罚。”

“李爱卿,朕看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单单一个刘三是不可能有如此胆量的,朕认为北洋水师中还暗藏着很多的败类。李爱卿,你想想,刘三只不过是一个负责军火采购的,如果他真有胆子倒卖军火,他首先也得打通军中的关系,否则这些军火是不可能运到水师的,里面一定还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皇上指点的是,待微臣再细细盘查。”

“刘三,真是你一个人主谋的吗,如实招来!”

“大人,整件事的前前后后都是小的一个作主。小的对不起中堂大人的栽培,小的甘愿受罚!”

我心里不禁纳闷起来,为什么刘三一个劲的说自己是主谋呢,据刘步蟾讲还有一个盛京将军的一个幕僚呢,为什么他不他说出来呢?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如要彻底整顿水师,不把隐藏在幕后的黑手给揪出来,否则后患无穷。我决定引到引导李鸿章。

“李爱卿,对于军火采购,还要得到什么人的同意和协助吗?”

“皇上,军火采购的事都是微臣和众将领商量后,交由刘三等去采购,货到我大清后,由水师派人运到这儿,然后经右翼总兵刘步蟾验收、入仓。”李鸿章在解释的过程中,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也许他已经意识到,这绝非是单单刘三一个人就能主使的,这里面是一条龙的勾当,每个环节都在其中起着巨大的作用。

“刘步蟾,我问你,你难道没有认真验货吗?”

刘步蟾在我昨天晚上的一番教导下,可能真的悔过了,“皇上、中堂大人,小人知错了,刘三近几次运的军火,小人一次也没有检验,就把他们存到仓库里了。”

“大胆刘步蟾,你为何不认真行使你的指责,莫非你也和此事有牵连。”李鸿章双目怒视着他,刘三也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他。

刘步蟾扑通也跪在地上,“皇上、中堂大人,小人和此事有关联。”一句话,把李鸿章给弄傻了,刘三也惊吓的不知所措。

刘步蟾就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事都如实讲出来了,当然没有说出我夜探军营的事以及他和丁汝昌的纠葛,只是把他如何染上鸦片的事给抖了出来。

“什么?刘三伙同他人逼你吸食鸦片,让你被迫答应他们任意倒卖军火。刘三你太大胆了!快点把和谋人给我如实讲出来!”刘三看到刘步蟾把其中的一些事都给抖落出来了,他一下子就痰倒在地上,在李鸿章的一阵怒喝下,可能他要讲出真相了,他微微的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忽然他两排牙齿紧紧的把舌头咬住,就是一阵猛咬,众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半截舌头已经从他嘴里滑落出来,接着鲜血喷涌,把众人都给吓了一大跳。

刘三含着满嘴的鲜血,强作笑颜,忽然手一抖,他的头重重的栽倒在地上,刚有点线索,又因为刘三的咬舌自尽而中断了,刘三的死,也重重的给了李鸿章一击,也许他已经意识到他辛苦经营的北洋水师要进行一番彻底整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