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四章 天机泄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看到北洋水师弹药库中存放的这些陈旧的枪支,我不禁眉头紧索,在当今靠实力竞争的年代,很明显我们已经远远处于下风,无奈我大清民化未开,大家只知道效仿祖宗之法,鄙视科技为雕虫小技,奇技淫巧,还有对科技的关注极其落后,种种原因造成了大清与世界竞技的落伍。要切实提升大清的军事实力,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我身上的担子非常的重啊,现在北洋水师又危机重重,真不知应该如何去理清。

但是即使这些较陈旧的枪支,我也不敢相信在战场上都能适用,刘步蟾不是说枪支不是也存在问题吗,由于枪支繁杂,我一时也很难辨认出究竟哪些枪支有问题,只好等等再说。

“李爱卿,这就是我北洋水师全部种类的枪支吗?最近有没有购买新式的枪支?”

“回皇上,这些都是我们从外国购买的枪支的样品,据洋人说,这些枪支在世界上都是比较先进的,臣认为我大清有如此优良的装备,在未来的战争中一定占有先机。”

我听到李鸿章的话,心中不免有些反感,大清官僚的自我夸大、不务实际的作风实在是太严重,就我大清现在的装备还占有先机,简直一派胡言。但我又不能明言指责李鸿章的孤陋寡闻,只能循循善诱。

“李爱卿所言不差,爱卿为我大清多年劳苦,实是我大清之幸啊。今日朕得看北洋水师的雄风,实在是我大清的骄傲,想想我大清以骑射得天下,对海军不甚熟悉和重视,只无奈列强从海上偷袭我大清,致使我大清衰败至此啊,李爱卿想我大清之所想,急我大清之所急,及时请命建造了一支如此威武之师,李爱卿劳苦功高啊。”

“皇上言重了,微臣只是为我大清尽了自己的本分,功劳实在不敢当。”

“李爱卿不要推辞,你的成绩满朝文武都是有目共睹的,朕嘉赏你也是应该的,但虽然我大清已经有了一支强大的海军,但对外敌我们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呢,现在列强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大清,就连蕞尔小邦日本都无视我大清的存在,一直觊觎我大清的番邦朝鲜,实在是我大清的一大祸患啊。”

“皇上勿忧,蕞尔小国日本以前虽屡犯我大清,企图掠我领土,但依其实力尚不足以吞并我大清,再说我大清自从就建立了北洋水师后,日本国现在的实力和我大清已不可同日而语,我大清的舰队在亚洲来说应该是所向无敌的。”

李鸿章又在说大话,根本就没有真正了解自己的对手,既然北洋大臣都对外界如此缺乏了解,其下的将士更不用说了,如此轻敌势必引起大患。

“李爱卿,所言差矣,蕞尔小国日本虽然人丁和资源较我大清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但日本自明治皇帝改革以来,全体国民兢兢业业,全力支持国家的发展,日本的海军实力现在也不容小觑。李爱卿,大清和日本恩怨久矣,朕担心中日之间将会兵戎相见,李爱卿还是谨慎些为好。”

“皇上,教训的是,微臣一定尽心尽力办好北洋水师。”

“李爱卿,朕认为虽然北洋水师的实力现在在亚洲乃至世界都有了一定的地位,但我们不能只看见眼前这点成绩,而墨守成规,不思进取。我们更要以世界强国为榜样,虚心向他们学习先进的技术和经验。刚才朕看到外国的武器,在质量上较我大清制造的要先进的多,但朕发现水师所购买的武器大都是他们数十年前生产的,对他们来说,这些武器应该早已落后了,而我大清居然还把他们当作宝贝,实在是我大清的悲哀。李爱卿,朕对水师的未来甚是担忧啊。”

我一席转折的话,一下子把李鸿章弄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我实际上是在斥责他不了解时务,水师自以为豪的军火根本就是一堆废铜烂铁。李鸿章思索里片刻,急忙应付道:“皇上,所言极是,臣以后定当着力购买西洋新式武器。臣先前以为枪支较火炮的威力毕竟有限,臣就自作主张在上个月购买了一批新式火炮,请皇上过目。”

这倒好,李鸿章自己就把话题转到火炮上,那批火炮存在很大问题呀,可能李鸿章真的也不了解情况,自己也被蒙在鼓里呢。我一定要仔细检查一下这批火炮,一定查处其中的纰漏,严惩那些倒卖军火的民族败类,同时也给李鸿章提个醒,让他严加管理水师,以彻底整顿一下北洋水师,这样在为来到战争中也许才会占有先机啊。

在李鸿章的引领下,我们一行出了枪支库,来到了存放火药的仓库,这里的布局和存放枪支的仓库差不多,只是房间大了许多,并且火炮大都用油毡纸给裹着,散发出一股股刺鼻的味道,我知道这是为了维护火炮,担心其生锈影响其性能。只见一架架火炮按顺序整齐的排列着,很是壮观!

这些火炮因由油毡纸给裹着,看不出它们到底都是哪种火炮,这样李鸿章就命人把每一类的火炮打开一个,并胸有成竹的充当解说员,向我一一介绍各种火炮,有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制造的阿姆斯特朗12吋前膛炮、阿姆斯特朗10吋炮、120磅前膛炮、阿姆斯特朗11吋前膛炮等这些较为陈旧的火炮,还有大多从德国克虏伯兵工厂引进内的较为先进的后堂炮,比如:克虏伯210mm后膛炮、克虏伯150mm后膛炮、克虏伯305mm后膛炮、克虏伯260mm后膛炮、克虏伯75mm行营炮、克虏伯75mm舢板炮,还有相比以前的那些前堂炮较为先进的阿姆斯特朗152mm炮、阿姆斯特朗120mm炮,甚至还有江南制造局自行制造的120mm速射炮,等等种类异常繁多,李鸿章在克虏伯305mm后膛炮前伫立了很久,对他的性能颇有赞赏,为了重视它,特意把她安装在定远和镇远两艘铁甲舰上,我也赞赏的点点头。李鸿章介绍的津津有味,我也听得聚精会神。

但经过仔细的观察,我发现北洋水师所购买的火炮大都是架退炮,就是火炮的炮身系通过耳轴与炮架相连接,即所谓刚性炮架。我知道这种设计缺乏灵活性,因为刚性炮架火炮发射时炮架受力大,炮管连同炮架将会整体后坐。因此,为了保证安全性,不得不把火炮设计得很笨重,造成在战场上的机动困难。又因发射时整个火炮产生较大位移,重新复位和瞄准都很浪费时间,将会使发射速度受到很大影响。由此我们也就不难想像老光绪时期发生的甲午海战中,北洋的士兵根本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内瞄准敌舰,以致浪费了最好的射杀机会。

在西方,这种情况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观,为改变火炮架的笨重,火炮设计者尝试着在炮管与底座之间安装一个缓冲器,以减少火炮射击时对炮架的作用力。经过努力设计出了较为便捷的管退炮。无论是在运转速度还是在射杀的精准度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反观大清的火炮在总体上,虽然还不是很落后,但需要的也是尽快的更新换代,为了李鸿章能及时的引进世界先进的火炮,我试图给他提个醒,“李爱卿,对火炮了解的如此透彻,朕实在打心底佩服,我大清由你掌管北洋水师算是选对了人啊。”

“皇上过奖了,微臣只是尽责而已,自臣经营北洋水师以来,微臣就把当作自己的孩子,时刻牵挂在心,对水师所购买的军火,也是一一审核,交心腹办理,丝毫不敢有所纰漏。”

“李爱卿,辛苦了,你对水师的一片感情,朕非常感动,由你镇守北洋,我大清就有希望,因为北洋关系着大清国的生计,李爱卿你身上的担子很重啊!”

“只要皇上和老佛爷信赖微臣,微臣的这条老命就交给北洋了。”

“李爱卿,言重了,你是我大清的两代元老,是我大清的中流砥柱,皇太后和朕都对期望有加,希望你能再接再厉,不断把北洋水师建设更庞大、更有实力。”

“臣一定谨尊皇上吩咐,把北洋水师建设为世界一流的水师!”

“李爱卿,我大清与世界列强还有很大的差距,列强的军事技术远远超过我大清,我们要虚心学习别人的长处,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希望李爱卿时刻留意世界局势,多听取一下那些对海外情况较为了解的人的意见,千万不可闭门造车、自吹自擂。”

“皇上教训的是,微臣一定尽力向西方学习,但微臣有一事要奏请皇上。”

‘李爱卿请讲,莫非水师有什么困难。”其实我大致已经猜到,应该是财政的问题。

“皇上,我北洋水师兴建至今天的规模,都是仰赖老佛爷和皇上的关心,但眼下令微臣为难的是,水师所有经费,即将使用殆尽,微臣担心北洋的装备会因为资金欠缺而停滞,为了北洋的未来,微臣斗胆恳请皇上,希望朝廷能给北洋水师加拨一定的军费。”

说完,李鸿章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我深知李鸿章言辞恳切,实为对我大清的一片忠心呢,但当今我这个无权的皇帝,不可能擅自给他划拨军费,我急忙把李鸿章给搀扶起来。

“李爱卿,快快请起,对你的要求,朕回去后,一定认真禀报给皇太后,朕会极力恳请太后为北洋水师加拨银两。”“微臣,代表北洋谢谢皇上的成全!”

经过和李鸿章的一番对话,我差点忘了我今天最重要的任务,怎么揪出那个刘三呢,刚才我看到的那些火炮,确确实实是正宗的从德国或英国购来的,难道已被人转移走了,但出来王五和刘步蟾没人知道消息啊,我不禁有些纳闷,一边跟着李鸿章查看火炮,我也一边细细的观察,以寻找一定的线索,但几乎都找遍了,我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说实话,我也不可能让李鸿章把每架火炮都打开逐一检查,这样也太不给李鸿章面子了,想到自己的检查一无所获,我不禁有些失望,正欲离开。

忽然,只听一个人“哎哟”一声,大叫了一下,众人敢忙回头一看,原来是李莲英可能走路不小心,一下子撞在一架火炮上,他立即顺势倒在了那架火炮上。我心里不免有些窃喜,你说这么大一个人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王五急忙走过去搀扶他,可能是李莲英摔倒的时候,手足无措,应急之下就去抱火炮,也许用力太大了,火炮上的油毡纸给他撕落一大块,炮身都显现出来了。

王五在拉李莲英的时候,忽然惊诧起来,“皇上,此火炮好像有问题。”一句话,把我的窃喜惊得无影无踪,其他人脸上也一下子惊奇起来,李鸿章和我急忙走到那架火炮前,都不禁大惊失色。

原来,这架火炮就是李鸿章重点介绍的从德国购买的克虏伯305mm后膛炮的一种,也是最近刚从德国购买的,但眼前的它,却让每一个人都不住的摇头,只见这架火炮,全身生满了锈,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维修了,再说有些地方的钢皮也已经脱落,整个炮身灰不镏鳅,很明显是个废品。李鸿章看后,气的胡子一颤一颤的,我心里也极为愤恨,但我心想这次总算抓到把柄了,我一定要来个顺藤摸瓜,一网打尽!彻底整顿北洋水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