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 第一卷 混混江湖 第八章 雄心壮志

飞月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9/


谁愿压抑心中怒愤冲动咒骂这虚与伪与假从没信要屈膝面对生命从没有别人帮一生只靠我双手让我放声疯狂叫嚷今天的他呼风可改雨不可一世太嚣张WEDON‘TNEEDYOUANYMOREGOTOHELL!谁愿意将一生伴做英雄去面对风雨共创伤难道世间真的没有公道从没有别人可高声呼叫我不甘独我放声疯狂叫嚷——beyond——不可一世


“菲姐,你还是那么漂亮哦!”一个黑黑矮矮的胖子笑迷迷的说“小天来了吗?”


在南城的圈子里,哪个学校有新杀上来的大哥都会请其他学校的老大一起聚聚,大家混个脸熟。今天,外语学校的猪头请客,南城几乎所有学校的老大都聚在了一家小酒馆里。


我们到的时候,不大的酒馆里几乎都已经坐满了。


环视整个酒馆,今天大概来了20多人。操!我最烦人多了,要不是菲姐和小东非要我来,我宁愿陪赌博机一个下午。


“天哥,里面坐。”可爱的猪头在招呼我们。


“哪冒出的天哥啊!操”我身边一个光头叫嚣着。


“呦,小刚,够狂的啊!”菲姐按住了我伸向背后的右手,对那个光头说“这是我们学校的老三小天,这是老二小东。”


“行啊菲姐,现在一人玩俩小白脸。”光头放肆的大笑。


我们学校虽然流氓混混很多,真的打架在南城还排不上,我想,这个光头就是为此敢这么嚣张吧。


“操你妈!你丫活腻了吧!”小东破口大骂。


“刚哥,给我个面子,今天我请客,别砸场子好吗?求你了”猪头低三下四的说。


“小刚,你过分了啊!”


“对啊,小刚,和菲姐认错。”


别的老大纷纷主持公道,但是我听的出来,他们有点儿怕光头。


“好,菲姐,这杯酒我干了”光头一口把面前的一杯啤酒干了“你,咱待会儿再说!”光头看着小东。


没等小东说话,我拉住他,向里走去。


“今天,我猪头能请各位老大来,感觉特有面儿。…………”猪头真的不适合当大哥,太窝囊。听着猪头不停的絮叨,我暗暗想,这样的老大,只会在自己学校耍耍威风,咳,可怜的胖子。


“小胖子,哥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光头高声喊到。


“刚哥,你要多少?”哼,看来有人想抢我的地盘了。


“我们学校的孩子太穷了,这样吧,每个月给我送1万过来。”胖子还真没我黑,我冲小东笑笑。低声说“又有事情要干了。”


无聊的聚会在大家酒足饭饱后结束了,菲姐、小东、和我都没喝酒。


走出饭馆,菲姐对我说“不是和你说了吗?今天不能带刀,更不能动手,这是规矩,你刚才要是把那混蛋给扎了,所有的老大都有了理由和我们动手,那时候,我们将在南城无法立足。”


“小东,带家伙了吗?”我不理那个女人,问小东。


“没有,斧子放家了。”小东知道了我的意图,弯腰捡起一块砖头“这个也行。”


“菲姐,你先回去吧,我和小东还有点事情。”冷冷的对翀姐说。


“小天,你疯了吗!”菲姐着急了,“别在今天,好吗?”


算是求我吗?我冷冷一笑,说“今天,我要定规矩。”


“陈天,你还当不当我是老大?!”


“你是老大,今天的事情和咱学校无关。”我的手紧紧的攥着匕首,看了一眼小东“你也可以和她走。”


“操,我走了是你孙子,我们是兄弟”小东轻轻的给了我一拳。


菲姐转身走了。


小东一脚踹开了饭馆的大门,光头和几个刚才吃饭的老大把猪头围在中间,正谈着什么。看的出,猪头在发抖。


“猪哥,过来一下,”我把猪头叫了过来,“你答应刚哥什么了?”


“没有,真的没有。”我还算没看错人,猪头虽然怕事,但是还算忠心。


“那就好,这没你的事情了,去门口等着吧。”我不想一会儿打起来,还得照顾猪头。


“那,刚哥,我先出去了。”


“你他妈的走一试试!”光头急了。


“让你走,你就走!”小东低声对猪头说。


猪头走出大门,轻轻的带上了门。


“刚哥,今天,我们想要你句话。”小东把板转在手里颠来颠去。


“我操你妈,你他妈哪裤裆里漏出来的,配和我说话!”光头毫不顾及的说。


“刚哥,你记住,我叫寒天,他是小东。”匕首在我的手里静静的躺着,好象一个听话的女人。


“菲姐,你的人懂不懂规矩?”菲姐回来了,一个老大冲她嚷道。


“我不懂!”不等菲姐回答,我厉声道“以后,南城的规矩我来定!”


“操!好好活着吧,小子!”一个老大说。


“各位老大,今天,我和刚哥有点事情要解决,谁想帮他,和它说!”我亮出了匕首。


饭馆陷入了一片寂静。


“哥哥,我们最近手头紧啊,能借点钱花吗?”小东绷着脸,问。


“去你妈的!”光头反手抄起了个酒瓶,劈头砸向小东。


小东一闪身,还是被酒瓶砸到了肩膀,铛的一声,玻璃飞溅开来。


“操,去死!”小东手里的板转准确的拍在了光头的脑门。


“你妈的”看到光头用手里的半个酒瓶扎向小东,我知道,今天,遇到高手了。


没有任何的迟疑,我挥刀冲扎了过去,光头一闪身,躲过我刺向他胸口的一刀,随手又抄起个酒瓶,砸向我。同时,我的刀也刺向他的大腿。


血顺着我的脸颊留了下来,滴在了地上。


我们三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没有再出手。我清楚,碎了的酒瓶扎在身上,会比刀的杀伤力大,我在等,等机会一刀刺倒他,否则,躺下的将是我


“菲姐”我们来了,看到门口冲进了许多自己学校的人,我笑了。


“刚哥,今天,你输了!”我和小东相视一笑,“以后,每个月派人给我送1块钱。您看行吗?”我要的不是钱,是他的自尊。


光头没有还价的余地,无奈的点点头。


“好,刚哥爽快!”收起了刀,我哈哈大笑道。


这事没完,如果眼神能杀人,我已经死了,光头的眼睛里闪烁着凶光。


北京的春天真的太美好了,这个春天,属于我和小东,我们在这个温暖的日子里不安的躁动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