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花 颜 巧 语

sghgiaeee 收藏 9 467
导读:[转贴] 花 颜 巧 语

花 颜 巧 语

作者: 凌玉

第一章

一九八一年伦敦。

七月的阳光穿透了重重浓雾,洒落在古老的石板道上,整座城市充斥着欢欣鼓舞的气氛,到处飘扬着彩带与鲜花。衣着华丽的英国骑兵排列在道路的两旁,将夹道欢迎的千万民众隔开,一辆马车缓慢从圣保罗大教堂驶出,不论经过哪里,民众的欢呼声响彻天际。

穿着军装的男人,微笑着向他的子民致意,而坐在他身旁的女子则是全世界的焦点。她穿着米白色的婚纱,碎钻王冠箍住了婚纱,也暗示着她尊贵的身分,那金发蓝眸的美貌下,是羞怯的笑容,随着身旁的男人向群众挥手。

没有人知道,甚至包括她身边的男人,也不知道她紧握着婚纱的手心,因为紧张而汗湿。

这是最隆重的世纪婚礼,威尔斯王妃在全世界的注目下诞生了,众人喜悦的看着这位灰姑娘,赞叹她的美貌,羡慕她的幸运。就像是坎持柏里大主教所说的,这一切宛如童话故事再现。马车上这对新人,就像是童话中所描写的王子与公主,负载着全世界的祝福,理所当然的就该恩爱度过下半生。

所有的媒体都集中到这个城市,关于威尔斯王妃的报导,不停的在世界各地流传,她似乎天生就有吸引媒体的魅力,摄影机与镁光灯始终离不开她。

镁光灯就如同固执的猎犬,而她则是猎物,从此之后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开镁光灯的追逐。从生时,到死去,同样都被追赶着,镁光灯不愿意放过她。

当马车进入白金汉宫时,在正面建筑的左翼,一扇金碧辉煌的窗子被推开,小小的东方女孩正好奇的采出头来,灵活的大眼轻眨着,感兴趣的趴在窗口看着,正巧看见身穿军服的王子扶着威尔斯王妃下马车,那二十五尺长的白纱裙摆让小女孩瞪大了眼。

女孩小小的身躯更往外挪移了些,想看清楚那件漂亮婚纱。细瘦的双臂攀住窗缘横木,惊险的探出半个身子,而下方的众人全因为新人的到来而忙乱,根本没有注意到三楼窗口的小女孩。

她还不太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只记得爸爸要忙着报导的事,而她独自跑去一间花店玩,看见巨大的雕塑盆,里头堆满了漂亮的白色玟瑰花。那雕塑盆好大好大,大得像是她的洗澡盆,她好奇的爬进去,在浓密的玫瑰花里睡着。一觉醒来,她睡眼朦胧的爬山花海,这才发现置身在陌生的房间里,四周堆满了众多珍奇的礼物。

那些人正忙着拍照,许多人围着那个漂亮的女人,抢着要跟她拍照。重复的动作十分枯燥,但是那些人像是永远不会厌倦般,在镁光灯前微笑着。

因为看得久了,女孩有些累,忍不住揉揉眼睛,攀住窗缘横木的手惊险的一滑,她惊慌的张大嘴,感觉身子滑出窗外。

尖叫声凝结在口中,她紧闭上眼睛,以为会狼狈的摔落地面。然而,有某种力量勾住了她的后领,让她悬挂在窗口,像是等待风乾的火腿。

“瞧瞧我抓住什么了。”慵懒的语调里,带有几分的笑意,那人的嗓音醇厚,却带着几分的哑。

她悄悄睁开紧眯的双眼,偷觑着那人。后领上那只手逐渐往后,顺带将她的身躯往上提,终于将她提到他的面前,她一双脚无助的在空中摆啊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

“放开我。”她小声的说,挣扎着想要站好,而那人却又偏偏不肯放手。她的动作激烈,两根乌黑的小辫子也跟着晃动,辫子尾端的缎带犹如飞舞的蝴蝶。她小心的端详眼前的男人,谨慎却不胆怯。

那是一个手长脚长的青年,有着黑色的发与褐色的眼,深刻而俊朗的五官,以及黝黑的肌肤,身上则穿着正式的礼服。黑发修剪得很整齐,却略显过长,覆在白色的领缘,褐色的眸子十分深邃,让人想起温热过的蜂蜜。

“你会说英文,”他有些诧异,嘴角那抹笑没有褪去,看着手中挣扎不休的女孩。

他之前就发现她在窗口鬼鬼祟祟,怕她出什么意外,才特地上楼来的。也还好他来得够快,才能在危急时出手救下她。不敢想像要是他没有赶到,这个小不点会摔成什么样。

“会。”她点点头,终于放弃挣扎,悬在半空中与他大眼瞪小眼,仔细的研究起这个青年。她从小跟着爸爸走过好多地方,学过好多的语言。

今日英国王室喜庆,广邀世界各国的王族到此庆祝,进入白金汉宫来的,应该也是哪一国的贵族。他审视着女孩,对她精致的五官感到讶异。“你是哪国的公主?日本还是泰国?”他从那细致的五官及肌肤,猜测出她的东方血统。

她偏头认真的想了想,之后慎重的回答。“我是爸爸的小公主。”

他轻笑几声,终于将她放下地来。“哪个国王如此幸运,能够拥有这么珍贵的掌上明珠?”

“爸爸不是国王,”女孩微笑着,终于决定要喜欢眼前这个青年。至少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舒服;“但是她的下句话,却让青年脸上的笑容僵住。“爸爸是伟大的记者。”她宣布道。

“记者?!”青年瞪大眼睛,像是听见毒蛇的同义词,紧急的转着头四处查看着。“记者不但偷潜入这里,连女儿都带进来了?”他不敢置信。

女孩看着他惊慌的模样,咯咯的笑着。“爸爸在外面,我是跟着玫瑰花进来的。”她指指一旁的雕塑盆,认为青年慌乱的模样很有趣。

确定房内没有其他人后,他稍微松懈下来,看着眼前笑得十分开心的小女孩,褐色的眼眸有着沉思的光彩,静默的看着她。这个房间是收放民间送来的贺礼,或许真的阴错阳差连同她一块送进白金汉宫来。

他喃喃自语着,浓眉紧蹙着,虽然年轻,却已经有几分王者的威严。“要是被人发现你进到这儿来,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啊。”因为各国王族群聚,所以戒备特别森严,要是这小女孩被发现混进这儿,恐怕会演变成国际事件,最后弄得难以收拾。

“不能在这里玩吗?那我出去好了。”她耸耸肩,不当一回事迈开小腿,灵巧的往外跑去。

“等等。”他连忙追上去,跨出几步就轻易的追上她,将她拎回来,稳稳的抱在手上。

“你别乱跑,让我送你出去。”

“我会自己走路。”她不悦的抗议着,觉得这个人似乎不太喜欢让她的双脚碰到地。

他不以为然的哼了几声,把她脚上的小鞋脱下来放进口袋,不让她再有机会下地乱跑,抱着她往外走去。大厅里的庆祝仪式似乎开始了,所以走道上没有什么人,只有少数的军人在站岗,因为认出他的身分,所以也不多加追究,以为他手中抱着的,是哪国的小公主。

“把鞋子还给我。”因为鞋子被抢,她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

“等到了外面我就还给你。鞋子先放我这儿,免得你到处乱跑。”他斩钉截铁的拒绝。

她好奇的看着那些军人,发现他们文风不动时,开始不停的扮鬼脸,企图逗笑他们。

“安分点。”他轻敲她的头,发现她的鬼脸几乎要让那些军人失去自制。为了挽救军人的尊严,他毫不客气的制止始作俑者。

他打算带她到车库,直接将她送回父亲的身边。看看窗外,那些群众与记者还死守在那儿,他蹙起眉头,不确定是否能拨开人墙,顺利离开白金汉宫。

走到回廊的边缘,可以窥见大厅里正在举行盛大的宴会,众多的王族举杯向威尔斯王妃致敬,处处衣香鬓影,在觥筹交错间映照出众人的微笑。而他们站立在边缘,俯视着大厅里的景况。

坐在主位上的,是美貌的威尔斯王妃,她面对此起彼落的镁光灯,脸部线条因为疲倦而有些僵硬。在镁光灯好不容易止息,而众人都在凝听着她丈夫的演说,没有人注意到的片刻,她将双手放回婚纱上,看着指上璀璨的蓝宝石,美丽的蓝眸有些黯淡。

“她是不是不快乐?”女孩小心的问道。她不懂,那个美丽的新娘,为何会出现那么寂寞的表情。

“她怎么会不快乐?她拥有全世界的祝福。她只是有些累了。”他诧异于女孩的问话,直觉的否认,心里却不太能确定。那个表情的确是充满了寂寞,威尔斯王妃为何用那种眼神看着婚戒?

“拥有全世界的祝福,就一定会快乐吗?”她无法明白青年的说法,提出了心中的疑惑。

青年没有办法回答,他沉默的抱着她继续往外走去。在众人都沉醉于童话般婚礼的喜庆中时,女孩的问话却犹如利刃,划破了愉悦的表面。旁人的祝福真的能够决定那个女人的快乐吗?

为什么让他看见那一幕?是否阿拉想告知他什么?他的视线回到女孩精致秀丽的面各上,审视着那张小脸蛋。“告诉我你的名字。”他诱哄着,揉揉她乌黑柔软的黑发。

“pen。”女孩回答,回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他皱起眉头,很肯定自己没有听错。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父母,竟会替女儿取名为“笔”?

正想再问得仔细些,迎面走来白金汉宫的礼宾长,他心里暗暗叫糟。这个礼宾长脑中熟记所有宾客的资料与容貌,要是正面撞上,绝对会发现女孩是“非法入侵”的。眼睛瞄到一旁,他眼明手快打开走道旁的一扇门,将女孩轻柔的推了进去。

“先待在这儿,乖乖的别乱跑。”他叮嘱着,急忙关上门。在关上门前,他看见那只清澈的黑眸,静静的回望他,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像是隐藏了亘古的秘密。属于遥远东方的神秘,还有某种尚未苏醒的慧黠。

礼宾长话多,认出他的身分后跟他谈话许久,还邀请他一同到大厅去参加盛宴。他用了许多理由推搪,好不容易才送走了礼宾长。

迫不及待的,他打开房门探询着。“pen?”他呼唤着。却已经看不到她小小的身影。

另一扇门被打开,那个女孩没有听他的话乖乖待着,已经从另一扇门逃出去,再度闯入深不可测的白金汉宫。

他的心有些惆怅,像是遗失了什么美丽的珍宝。手缓慢的伸入口袋,拿出那双小鞋,掌心还能感受到她遗留在小鞋上的温度。若不是这只鞋子,他几乎要怀疑她只是他所幻想出来的。

那双黑眸在他眼前挥之不去,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

一九九七年台北八月的气候仍是闷热的,城市里的空气令人难以呼吸。人们躲藏在大楼里,玻璃帷幕之后享受着空调系统的照顾。

在一间商业大楼的某层办公室里,透明的玻璃隔出众多的小房间,每间隔间都是一个小小的个人工作单位,分别负责不同的新闻报导议题。这里是国际通讯社的台湾中心,各类重大消息都在此处过滤与传达,从成立到如今有十多年的历史,电脑系统从来不曾停止运作,世界各地都有记者正在传达消息回到此处,在经过整理后,过滤出可以让大众知悉的部分,之后贩卖给其他报社,或是公布于专属网页上。

角落一间小单位里,堆满了档案夹以及书籍,年轻的女子紧抿着唇,专注的敲击电脑键盘,身旁的录音机里播放出她先前所记录下的点滴。

她的眼眸清亮而美丽,对世人昭告着令人惊叹的活力。剪成贴耳的俐落短发,如今在她工作时习惯的拨发动作下而显得凌乱,一绺发落在细致的粉颊旁,精致的五官带着一丝精灵般的俏皮,有着让人愉悦的神奇魔力。

她运键如飞的指略微停了下来,凝神想着某个字句,手肘碰触到一个档案夹,众多的照片散落一地。

每张照片里,都有那个金发蓝眸的美丽女子,在众多微笑的表情外,还有着落寞的神情。数百张照片散落一地,俨然就是那人的一生,任何一个举动,都无法逃脱镁光灯的追逐。

她略微一愣,看着那些照片,眼中逐渐浮起坚定的决心。想得太出柙,她的胄又在隐隐发疼了,她打开抽屉拿出胃药,却遍寻不着水林,只好咀嚼着乾涩的药片,困难的吞咽着。

玻璃上传出规律的声响,她抬头一看,发现小张站在走道上,用指关节敲击着玻璃。

“盼影,总编辑找你。”小张指指总编辑的位子。

顾盼影点点头,将照片慎重的放回档案夹内。她拨拨头发,用手拍拍身上的灰尘,俐落的一个转身,跳出狭小的隔间。“他找我做什么?我最近很乖,还来不及做出什么让他可以叫我的事情。”温润的唇弯成微笑,看来甜美而无害。

小张轻笑几声,欣赏盼影美丽亮眼的容貌。在社内的男同事间,盼影是最常被提起的目标,但是几年下来却从来不曾有人得到她的芳心。“大概要问你手边那些旅游报导的进度。”

“什么旅游报导!”她扮着鬼脸,语气有些不快也有些心虚。

盼影往总编辑的位子走去,用修长的指胡乱梳整一下短发,细致的五官上是淡然的微笑,清亮的黑眸里也带着温暖的笑意。她一路上忙着跟其他记者打招呼,看看其他人的进度,拖延了好些时间才走进总编辑室。

“老编,有什么事情值得你特地召见我?”她打着招呼,走进总编辑室里,双眼因为兴奋期待而发亮,她不客气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包裹在简单的衬衫与牛仔裤之下的,是完美的窈窕身段。

谢杰夫的视线从等待对色的胶片上移开,皱着眉头看向盼影。“你手上的旅游报导做得怎么样了?这几个星期来的反应都不错,我等着看你如何做结。版面已经空下来了,今晚要更新网页。”

盼影眼中的光彩因为失望而熄灭,她肆无忌惮的打了个呵欠,纤细的手遮掩住微张的口唇。“喔,那个啊,我早就完成了。”她小声的回答,意兴阑珊的挥挥手。

“完成了就快些传到排版室去。”谢杰夫看着眼前的女子,审视半晌之后才说道:“接下来还有一些采访工作要交给你,你找个摄影记者一起去。”

盼影呻吟一声,用手覆盖住眼睛。“老编,我以为你找我来,是答应要让我写那篇关于威尔斯王妃的系列报导。”她失望的叹息着。

“不行。”他回答得斩钉截铁,一点情面都不留,知道只要口气稍微软一些,盼影就会心存希望,不死心的死缠烂打。

“但是我已经写了不少,你先看看稿子之后再决定也不迟。”她充满希望的说,站起身子打算回去拿稿子。

“你给我站住。”谢杰夫的眉头皱得更紧,将瘦削的身体往前倾,双手紧握着胶片,透明的塑胶薄片在他的手中扭曲着。“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们要做的是新闻,而那篇报导不具备新闻该有的即时性。王室离婚是一年前的事情,如今风平浪静的,你为何要大费工夫的去做关于她的系列报导?你只要好好写好旅游报导就行了。”因为愤怒,他头上头发震动着。

“老编,冷静些,你的假发快掉下来了。”盼影好心的警告着,却换来一声狂怒的咆哮声。她耸耸肩膀,娇小的身子不情愿的缩回沙发上,已经习惯了谢杰夫愤怒的喊叫。“我只是想要介绍关于她的一生,请相信我,这些年来我不断收集关于她的资料,一定能够做出让你满意的报导。”进国际通讯社已经数年,她仍是只能负责旅游报导。心中有很多遗憾,就是饥渴的想要写出那篇关于威尔斯王妃的报导,她当初抱着豪情壮志进到国际通讯社,可不是只想拿着公费环游世界的。

“顾盼影!”他吼叫着,太阳穴正在剧烈疼痛着。第无数次怀疑,当初究竟是谁录取顾盼影进来的,她有着其他人无法匹敌的勇气,但是那些勇气常常用错地方,也不知该说她勇敢还是愚蠢,一旦抱定主意就不顾一切的往前闯,总之就是让他头疼不已。

“我真的想写那篇系列报导,十多年前我甚至还参加过那场婚礼,我父亲是当时参与采访的记者。”她坚持着,双手握着拳,眼眸里闪动着光亮。她不曾忘记过那场婚礼,也不曾忘记过在白金汉宫里,那个青年抱着她,他们看见了威尔斯王妃落寞的神情。

她一直记得那一幕,记得那个青年。或许会对英国王室的新闻如此重视,是源于那天的记忆。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你对英国王室的新闻一直抱着超乎寻常的兴趣?”谢杰夫有些明了,不过紧皱的眉头仍旧没有松开。“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不论写什么稿子,你写报导的立场始终不够客观,会掺入过多的私人情感。盼影,我们要的是报导,不是小说。”

盼影皱起眉头,困扰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报导的立场不能中立,是她最严重的问题。

在求学时不论是指导教授,或是身为优秀记者的父亲,都曾经告诉过她,而进入国际通讯社后,不够冷静的笔调,成为她工作上的阻碍。

“这么做不符合经济效益,我不能够答应你,派出人手去做那篇报导。”谢杰夫挥挥手,不愿意再谈,先前两人已经争吵过数次了。他拿出两张记者邀请函,丢给已经一脚踏出门外的盼影。

她手忙脚乱的接住邀请函,低头查看着。“东方饭店?”那是台北最富盛名的饭店,出入的都是国际级的大人物。

榭杰夫揉揉太阳穴,“那里今晚有一场官方餐会,不少大人物都会前来参加,你只要稍微记录那些与会人士就行了。”这是最简单的工作,但是派给顾盼影,他还是有些不安,必须多加叮咛着,怕她又会闯出什么祸来。

“那是最无趣的工作,你派别人去吧!”因为要求被拒,盼影有些生气,弯弯的眉始终紧蹙着。

“顾盼影,你的能耐就只能做这类的工作。”谢杰夫瞪视着她,摆出上司的脸色。

她美丽的五官皱成一团,因为挫败而胃疼。老编总是不认同她的能力,不是分派旅游报导的版给她,就是要她采访一些无关痛痒的会议。她老是在心里难过,懊恼着没有机会可以好好表现。

“老是派这种工作给我,我可是专业记者耶,你怎么老是低估我的能力。”她不高兴的喃喃自语,缓慢的往外走去,决定再去吞一颗胃药。

就只是采访一个会议,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吧?况且东方饭店声名远播,顾盼影应该知道轻重才对。

看着走出总编辑室的女子,谢杰夫觉得太阳穴又剧烈的开始疼痛了。

※※※

因为是采访活动,所以盼影只是穿着轻便的衬衫与长裤,看来没有任何专业记者的严谨,简单俐落的短发,配上清丽的脸庞,反倒有些像是尚未毕业的女学生。她无趣的站在一群记者之间,纤细的指拨弄着胸前的记者证,娇小的身材被人群挤到一旁。

这类的采访是最无趣的,文字记者与摄影记者两人一组搭配前来,她负责拿官方说法的新闻稿,而摄影记者拍几张照片,就可以回去修润上版了。

她看着手中的新闻稿,弯弯的眉头紧蹙着,娇小的身躯找到不错的位子,躲在大厅的角落,倚*着仿古的汉白玉大屏风。

几个参加会议的大人物在众多记者中闯出一条路,扔下几句似是而非的话,慌乱的走入宴会厅。记者们不死心的询问着,想要问出一些端倪。其实在这种公开场合,若是当事人不愿意开口,想套出大新闻简直如同缘木求鱼般不可能。

“小陈,再拍几张照片,我们就回去交差了。”盼影隔着老远喊道,顺手跟几个同业打招呼。她缓慢的将新闻稿放进背包里,漫不经心的环顾四周,欣赏着饭店内的陈设。

众人的目光焦点都落在大厅走道上,只有盼影一个人在旁闲晃着,她双手插在长裤口袋里,丝毫没有记者的模样。她低头看看手表,想着回去后该怎么处理档案夹里那些照片。

她真的很想做那篇报导,报导那个女人从伯爵之女,在嫁入王室后,成为众所瞩目的灰姑娘。在多年之后童话破灭,那女人离开王室,试着找出人生的其他出路,但是不变的是镁光灯始终追逐着,窥探着一切。

想得太出神,她*着汉白玉屏风的身躯逐渐往下滑,她想要站好,挥舞着双手好平衡身子,那模样动作有些滑稽。她发出惊慌的细微尖叫声,双手在空中挥舞着,身子却往后跌去,以为会狼狈的摔落坚硬的地面。

但是她先是撞上一个柔软的身躯,接着被一双坚定的手臂给扶住,有人适时拯救了她,免去她摔得鼻青脸肿的命运。

她往后仰着头,看见一双深邃的褐色眼眸紧盯着她。那双褐眸如此深邃,让人难以看穿,装配着深刻的五官,以及黝黑的肌肤,简直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扶住她的是一个穿着中东服饰的男人,白色头巾下的深刻五官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浑身却带着神秘的气质,一种吸引人却又无害的邪恶特质,最容易撩拨女人的心,像是一把诱人接近的火焰。

“你还好吧?”那男人用阿拉伯语问道,声音很低沉,却醇厚而好听。

盼影呆愣的点点头,半晌后才明白那人并不是在询问她。她往一旁看去,看见好几个裹着深色布匹的女人,手忙脚乱的扶起被她撞倒在地上的女郎。

那女郎穿着米色的中东服饰,大概原本也是被布料包裹得密不透风,却因为她刚刚的撞击,衣衫有些凌乱,覆盖脸庞的布料滑落,露出她的面容。那是一张美得令人屏息的容貌,秋水般澄澈的眸子,似乎藏着世界上所有的秘密,洁白的肌肤像是上好的白玉,完美得让人惊叹。她的五官精致,是属于东方人的容貌。

“我没事。”美丽的女郎点点头,视线与盼影接触,温润的唇弯成一个友善的微笑,之后重新用白色的布料覆盖脸庞。仔细一看,还会发现她所穿的是上好的丝绸,与其他女人有着明显的不同。

盼影先是惊讶于女郎的美貌,那么美丽的女人,是见过一次就难以忘怀的。她的诧异不只是因为对方的美貌,更是因为脑海中隐约浮现的熟悉感。

就算是再怎么错误百出,她终究还是个记者,血液里还有一点身为记者的敏锐,她直觉的知道这几个人的身分特殊。她垂下眼睫毛,遮盖眼眸中兴奋的光亮,双手却紧张的冒汗。

绝对不会错的,这一次她的直觉绝对不会有错,她嗅到独家大新闻的味道了。

她用英文喃喃道歉,低着头假装要离开,却敏感的知道那个男人的目光始终跟着她,视线锐利得让她根本不敢回头迎视。她一边走着,一边飞快的在脑中寻找着,究竟是在何处见过那个美貌女人。

走了十来步远,她才敢稍微停下脚步,小心翼翼的回头探看着,正好看见那群中东打扮的人们,走进汉白玉屏风后方的电梯中,那个窈窕的白色身影消失在电梯里。

就在那一瞬间,她惊呼一声,脑海中的迷雾褪尽,终于想起了那个女人的身分。她兴奋的喘息着,感谢老天赏给她这个宝贵的大独家。

“小陈,把照相机给我。”她呼喊着,眼看时机不等人,她飞快的转身去跟摄影记者抢相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