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 第一卷 混混江湖 第六章 怒刀出鞘

飞月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9/



“你鼻子还在流血”格格望着我,眼里充满了怜惜“我帮你擦擦”


“啊”我忍不住哼了一声,妈的,估计鼻梁骨被打坏了。


和格格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天很冷。


我叼着烟,一声不响的走着,小东到底和那猪头什么关系?他好象依然很关心我?我今天是不是有点过分?


格格忽然拉紧我的手,“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刚说完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好冷,她人也靠了过来。我没有退开她,能感觉到柔软的身躯在大抖,发出阵阵迷人的芳香,这时候她也许需要依靠吧。


“我到家了”格格低声说。


“哦,那我走了”我转身就要离开。


“喂,进去,我帮你把鼻子擦擦吧,都是血”叫住我“你这样怎么回家?


我爸妈今天出差,家里没人。“


“也好。”我可不想回家被妈妈看到我脸上全是血,便毫不犹豫的随着格格进了她家。


“先做下吧,我去拿医药箱。”


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我环视四周,她家真的很大,四壁的墙刷的雪白,家具是仿旧的,古色古香,踩着脚下柔软的地毯,好象漫步在沙滩的感觉。


“来,坐好,我给你擦擦脸先”在自己家里,她的声音不再胆却,俨然是个女主人。


温暖的毛巾在我脸上轻柔的拂过,好象是小时候妈妈给我洗脸时候的感觉,我不禁闭上了双眼,享受着甜蜜的温馨。


“在想什么?”格格柔柔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没,没什么”我有点不好意思。


“告诉我啦”格格把脸凑了过来,撅着嘴问。她离我的脸太近了,近的连她的轻柔而略带香味的呼吸我都能感觉到,我的脸痒痒的。不知不觉,我们的脸颊贴在了一起。


我的嘴唇触到了她软软的耳垂,她垂下的发丝轻轻的搭在我脖子上,如果时间能停留在那一刻,我宁愿重新来过。


天哪!她的双唇堵着了我,我立刻感到天昏地暗,象飘在云彩上一样紧紧的搂住对方,舌头疯狂的绞在一起,她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


我原始的情欲在那动听的声音中被唤醒,我感到浑身燥热,感觉自己的身体起了变化,抱着格格的手开始放肆的在她后背游荡。


我们从沙发滚到了地毯,把她压在了身下,我彻底疯狂了。


她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


我们年轻的身体擦出了火花,我们迫不及待的为对方解除了衣物的束缚,我们充满激情的融合在了一起。


格格躺在我的怀里,我抚摩着她微微隆起的乳房,激情过后,我们都没有说话。昏暗的房间沉浸在寂静之中,只有我俩的心在砰砰的跳动。


“我喜欢你”格格打破了沉静。


“恩”我深深的吸了口烟,使自己再次平静了许多。


“你喜欢我吗?”她翻了个身,截走了我嘴唇上的烟,用双手支着脑袋,歪着头问。


“我”我犹豫了,我对她有过好感,可从这学期,我变了,变的冷漠了“那猪头以后应该不敢再来找你。”我可意的转变了话题。


“嘻嘻,你今天真威风,我爱死你了”格格赤裸的身体紧紧的贴住我,轻轻用手在我胸前滑过。欲望再次被唤醒,我们年轻的身体又一次融化了对方。


这一夜,我们都很疯狂。


我没有对她说,我爱你,甚至没有说喜欢。她只是在反复的重复,爱死你了。


过后很久,我明白了她真的是用生命在爱我,尽管那时候我们并不成熟。


击挎一个男人,最有效的是把他的自尊踩在脚下,他将永远在你面前低头。


毁灭一个女人,只要让她彻底的爱上你,就足够了。


六,小刀出鞘


我不情愿的拉着格格的手,走进了学校,去上那无聊的下午课。


“小天,这是你女朋友啊”在教学楼,我遇到了菲姐“很漂亮嘛。”


“谢谢师姐”格格可爱的对翀姐笑着说,“我们去上课了。”


“小天,你和我上天台,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菲姐严肃的说,“把你男朋友借我一会儿”


“恩”看的出,格格不情愿。


“小东出事了”刚踏上天台,翀姐转身对我说,“今早,外语学校的老大带人从你们班把小东带走了,说昨天我的人把猪头给打了,让我拿人去换小东,不然就花了他。”


“我干的,没小东的事”我笑道“报警不就完了”


“报警?!”菲姐象不认识我一样“你昨天把猪头的手扎穿了,你知道吗!报警?你想进去是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讨厌这个女人,她对老虎真的太狠了“小东是你的人,我不是!”


“是小东说你是他的兄弟”菲姐没想到我会这么和她说话,“一会儿,我带人去他们学校要人……”


“和我无关!”我打断了她的话,转身走下天台。


小东,我能袖手旁观吗?我们是有误会,今天把你救出来,我要当面问你,为什么骗我去把老虎毁了。


远远的跟着菲姐那一伙人,来到了昨天那个公园。


进入到公园的深处,看到菲姐带人向一群穿着学生制服的男生走过去,他们大概有十几个人,那猪头也在。


小东被他们两个人反按着胳膊。


我转过身,往回走去。


我要绕到他们后面,我要救出小东,我必须一击致命。


“菲姐,你们现在就剩这样的人了啊”一个高高壮壮的汉子用很粗的声音道“听说他现在是你们那的老二?!”


“是,”从菲姐的声音里,听不出丝毫的恐惧,我有点佩服她了。“大炮,放开他,你要多少钱?”


操!原来老大谈判就是这样啊,真象电影,我趴在那个叫大炮那伙人身后的草丛里想,太搞笑了!


“放了他,行啊!”大炮笑道,“把昨天扎伤胖子那人交出来,还有,另外一个条件!”


“菲姐,不能把寒天交给他们!”小东忽然喊到!


我眼睛有点湿润。


“你那朋友就没来,小东,我们都看错人了,他是个乌龟王八蛋!”菲姐忽然很激动。


我是吗?也许以前是,现在,我是一把刀,没有刀鞘的刀。


“操!你们学校都他妈的是孬种!”大炮喝道“菲姐,现在还有个办法!”


“什么?”


“从此,你们学校没有老大,每月给我送两万块钱,我做你们的老大!第二,你是我的女人了。这两条你必须都答应!”大炮洋洋得意的说。


“菲姐,不能答应!”小东很激动。


在圈里混,当大哥,不光要能打,更要一言九鼎,要不,就只能是个小混混。而且我还了解到,学校每个月都会收班费,而这笔钱,有将近三分之二会到学校老大手里,再由老大分给底下的小弟。每个学校的大哥们就是靠着这些钱挥霍。


“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操,越来越象拍电影了。


不能等菲姐回答,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别人帮我受累。从腰间摸出匕首,我猛的窜到大炮的身后,一刀扎进了他的屁股。


“菲姐,为了寒天,你不能答应”东子在我刀扎进大炮屁股的同时,声嘶力竭的喊道。


“猪头是我扎的,炮哥”见了血,我眼睛红了,飞快的拔出刀,又迅速的在他另一条腿上扎了进去。


扑通,大炮跪在了地上。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把他的那张丑恶的转向我,刀尖轻轻的在那长满大包的脸上划过“你是要花了小东吗?!”“你是谁?”我听出了大炮声音里的恐惧。


“大哥,昨天就是丫”猪头认出了我。


“你是大哥?”我笑着问,刀尖缓缓的扎入大枪那凹凸不平的丑脸。


“别扎”大炮快哭了,操,这么个东西还敢撑老大?!“兄弟,有话好说。”


“谁他妈的是你兄弟!”我怒道,“想我今天放了你吗?”


大炮没有回答,他知道我的要求一定是非常苛刻的。


“从此退出这个圈子,学校归菲姐和小东,猪头,你是学校的新大哥!!!”


刀尖指向大枪的眼睛,我手上加了力。


“好,好”大菲已经没有尊严了,在自己手下人面前服软,他将永远不可能东山再起。


扶着小东,我用刀指了指猪头“过来”


“是,是,大哥”猪头真的很可爱哦。


“菲姐,”我盯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具体的你来定吧,规矩我不懂”


“小天,”菲姐脸有些红“按规矩,你收的学校,归你”


“好!”我看着猪头“你打算每个月交多少?”


“2万”猪头小心的说。


“多少?!”要知道,我妈妈一个月才挣不到2000。“不,不”猪头反悔了“我们学校的孩子都他妈的有钱,3万”


“操!”我乐了,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得了,2万5吧,剩下的算你的。”


“谢谢大哥”猪头好象特别高兴,“大哥,别人要是问我老大叫什么,我……”


“就说你的老大叫天哥”菲姐替我回答。


天哥,我喜欢这个名字,锋利却不张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