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二章 幕后黑手

李梦 收藏 7 35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二章 幕后黑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刘步蟾的一句话使我大吃一惊,他吸食鸦片居然还另有隐情,此中一定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先前以为刘步蟾之所以会走上自甘堕落这条路,主要是因为此人自恃才高,心骄气横,但归国后,却没有得到朝廷的重用,可能有点不得志的感觉。其心中种种对朝廷的不满,致使其选择了沉沦,以无奈的悲伤,早早放弃了自己的美好人生。

刘步蟾和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之间似有间隙,刘步蟾本身是正宗海军出身,而丁汝昌却是淮军的一个陆军将领,可以说对海军了解甚少。让如此一个人物统率海军尤其是由统率一批从海外归来的海军将领,实在是有点很难驾驭的味道。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源主要在于李鸿章任人唯亲的选拔人才的制度,他以丁汝昌忠厚老实可堪当重任而赋予其海军提督的重任,而实际上,丁汝昌很那让众将臣服于他,刘步蟾就是竭力与其抗衡的一个重要人物。有记载说,刘步蟾利用其对海军的精通实际上操控了海军的管理权,丁汝昌以无可措手之故,不得不听命于刘步蟾,而刘步蟾喜欢任用自己的同乡即福建人,视统帅丁汝昌蔑如也,时论责其不能和衷,致偾事。北洋海军的操练当初主要由琅威理负责,其监督非常严格,由此时常遭到闽籍军官的敌视。刘步蟾与之亦有威严,不服其能力,并施计想赶走琅威理。丁汝昌本身是淮人,在众闽人之前,发号施令,无人服从。最终导致琅威理离任。琅威理去后,海军操练废驰,自刘步蟾以下将士,争携眷陆居,军士去船以嬉。每年北洋封冻,海军岁例巡南洋,率淫赌于香港、上海,纪律败坏至极。

这样北洋水师的将领,提督丁汝昌不学无术,管带右翼总兵刘步蟾器小易盈,以下的将领则是一人只管一船一舰,有的将领虽是可造之才,却无机会施展,邓世昌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在这样的背景下,北洋水师三十余只舰艇、总吨位四万六千余吨、在东亚堪居第一位的铁甲舰,却呈无人的局面,兵怨时有迭起,甲午海战的失败也在所难免啊。

了解这些情况,我深知李鸿章任人唯亲的政策危害实在是太大了,刘步蟾自恃才高,胡作非为;丁汝昌威信太低但又高居统帅之位,造成刘步蟾仕途前景一片黯淡,其统率下的将士军心涣散,还有其本人抑郁寡欢、寄情于鸦片也是情理中的事。

但刘步蟾一句其今天的处境是遭小人暗算的话,一下子的推翻了我以前对其中纠葛的了解,难道其中还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如真有这样一种邪恶势力隐藏在军中,北洋水师的前景岂不是更加堪忧。想到此,我决定仔细探个究竟,如能把隐藏在水师中的害群之马给揪出来,我定不虚此行。

“刘步蟾,朕听传闻你和提督丁汝昌素不和睦,可有此事。”

“皇上明察,奴才知罪,奴才自恃才高,又以自己从海外归来,所学甚渊。对提督身为陆军将领却统率海军,甚为不满,在很多事情方面和他发生歧见,奴才无视长官,坏了北洋水师的军纪,奴才知罪了,以后定当全力协助丁提督治理好北洋水师。”

“你和丁汝昌之间的矛盾,责任也不全在你,这都是李鸿章的错啊,是他任人唯亲的政策造成的,对待人才唯有任人唯贤方能服众啊。今天你能悔过,朕也就不责怪你了,朕先前以为,你之所以会吸食鸦片是因为仕途不得意导致的,而你却说是遭小人暗算,此话怎讲?”

“皇上,仕途的不得意确实使奴才心灰意冷,也造成了疏于约束自己的恶习,但奴才并未为此而吸食鸦片,奴才确实另有隐情啊,今天皇上对奴才如此宽宏大量,奴才如不把实情告诉皇上,奴才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说完又痛哭流涕起来。

“听你此言,莫非军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确实被皇上言中了,北洋水师军中有人里通外合,和外国的军火商勾结,向我水师捣卖劣质枪支、火炮和弹药。”

“什么?竟有此等事,现在水师中是否存有这些劣质军火。”

“皇上,军火库中,现在还存有几天前刚刚偷运来的一些掺了沙子的劣质炮弹,有些炮弹还是实心的。”

“天哪,谁有如此大胆,竟敢作出此等祸国殃民的事来,刘步蟾你仔细讲来。”

“皇上,据奴才了解,参与军火交易主要是李鸿章手下的一个淮军将领刘三和盛京将军的一个幕僚,他们主要和德国驻华公使巴兰德勾结,因为此二人是主要负责水师军火采购的,这样他们二人利用职务之便,为从中谋取巨润,他们便企图以便宜的价格购买劣质军火,从中谋取了大量不法利润,这些黑心钱此二人大都中饱私囊,但据奴才听说上面还有人支持他们的行动,具体是何人奴才不是很清楚。”

“他们也太大胆了,想想我大清国每年投入那么多白银,到头来却买回一些废铜烂铁,这些人真是丧尽天良啊,如一旦发生战争,仅靠如此军火,后果真不堪设想。”

“刘步蟾,你是从何处打听到此等消息的。如实讲来。”

“回皇上,这些都是臣亲耳听到,亲眼看到的,奴才也和这些事大有关联啊。”说完又扑通跪下,痛哭不止。

我的神经忽地一下又绷紧了,想不到刘步蟾他本身也被牵涉进去了,想不到他们是如此神通广大、手眼通天,竟然连右翼总兵也被他们收买了,此中玄妙甚是多多啊。

“皇上,奴才本无心做此等卑鄙之事,只是身不由己,都是这万恶的鸦片害了奴才啊,请皇上不要再姑息奴才了。”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满腹哀叹,我大清本已千疮百孔,军政之中竟还藏有如此丧尽天良的民族败类,我大清危在旦夕,我横下了一条心,一定要严查民族败类,不管他是何等人物,决不姑息!

“刘步蟾,朕免你无罪,你告诉朕如此大的一个秘密,对北洋水师的未来也是大功一件,朕赦免你的罪行。但你要毫无保留的、仔细给朕道出其中的曲折。”

“皇上,实际上外国列强自我朝开始兴建海军时,就已经暗中派人盯上水师的一举一动了,奴才在海外学习的时候,奴才的老师就曾企图说服我加入他们刺探我大清情报的一个组织,遭到奴才的强烈拒绝。归国后,列强的一批特务也尾随而至,潜藏在各国公使馆、一些商业机构,甚至在我大清的陆军和海军中也存在一批这样的人物,他们随时都在刺探我海军情报,并暗中破坏水师的军事设施。”

“他们过去如此欺凌我大清,如今还想永远霸占我我怏怏中华,阻碍我大清的崛起,实在是卑鄙至极!”

“是啊,皇上,所有侵略者都害怕中国用近代武器装备起来,会把侵略势力从中国赶出去。他们认为中国人一旦开化就会变得令人不能忍受,中国的部分改革完成,就会使中国从一个屈辱小极大状态,变成一个积极活跃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将严重危及了他们国家的利益。臣还记得一个曾经混进北洋的美国军官舒斐尔特还告诫侵略者:‘外国人应当记住,假若中国的无限力量一旦真正得到解放,中国就能做他要做的事情。’”

“真是气煞朕也,我大清要崛起,没人可以阻拦,待我大清复兴之时,一定要把这些洋毛子统统赶出中国!不知他们是用何种手段混入我军中的。”

“他们利用一些将领利欲熏心的贪念,不断利用金钱和美女引诱他们,使他们逐渐上钩,由此也作成一笔笔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大清有如此之败类,实在令朕痛心,如让朕查实,定斩不饶。”我把收握的嘎吱嘎吱只响,下得刘步蟾连打了几个冷颤。“刘步蟾,那这些事和你究竟又有什么关系?”

“皇上,因为奴才是右翼总兵兼定远舰管带,实际上握有相当分量的兵权,关系我水师的一些事宜,也必须经过奴才的同意方可生效。”

“你是说,有人企图收买你了?”

“是的,皇上,起初那些洋人还企图从奴才身上打开缺口,让舰队护送他们,以向中国走私鸦片。”

“走私鸦片?还让我大清的舰队护送,外国人在我大清实在是太猖狂了。你难道也参与了此种勾当了吗?”

“皇上,奴才在敌人的金钱和美女利诱下,还是挺过来了,但军中另有他人和洋人做了这些勾当,奴才却没有约束,实是奴才管理不力。”

“想不到在我大清北洋水师军中,还有人协助洋人走私鸦片,害我大清子民,可悲啊!”

“刘步蟾,那你究竟是如何染上鸦片的。”

“皇上,由于奴才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他们从此就对奴才怀恨在心,一直试图陷害奴才。记得一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例行公事巡视检查基地的安全,走到刘三的门前,忽然听到里面有人窃窃私语,顿时引起了我的怀疑,我就趴在窗户边,仔细探听他们的谈话。原来刘三正在和一个洋人在谈生意,是一笔极大的军火买卖。只见那洋人说,‘刘总管此次好处非常之大,刘总管千万不要错过噢’,刘三迟疑了好一阵子,摇摇了头,‘不妥,过一段时间听说朝廷要派人巡视水师,万一泄漏了秘密,那可要满门抄斩啊。’‘刘总管多虑了,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咱们做的天衣无缝,即使来查,也不会想到军火会有问题啊。’最后刘三思量一会,最终还是答应了那洋人的要求。我想了一会可能又是一笔见不得人的勾当,探听完的他们的谈话,正欲离开的时候,突然我身后一个黑影对着我的后脑勺就是一棒,我顿时昏迷不醒。

等我醒来后,我看见一个洋人正拿着一根试管向我身上注射什么,这时刘三和那个洋人哈哈大笑起来,‘刘管带,你雅兴好高啊,还有心思夜探属下,知道给你注射的什么吗?鸦片!”

“我一听顿时懵了,想不到他们竟会如此的卑鄙,‘刘管带,只要你好好跟我们合作,一切都好说,好处也少不了你的,否则你就天天遭受折磨吧,’刚开始我还痛骂他们祸国殃民,但一段时间过后,我就忍受不了鸦片的折磨了,在无奈之下,我被迫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他们只是要求我不在干涉他们走私鸦片和倒卖军火的事,一切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奴才就答应他们了,他们走私鸦片和倒卖军火的事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刘步蟾,你好糊涂啊,朕希望你好好反省一下,不得再犯,以往的事朕就不再追究了,希望你能立功补过!”

从刘步蟾那里出来,我实在是难掩心中的气愤,心想待明天巡视水师时,一定要查处幕后黑手,严惩不贷!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