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 第一卷 混混江湖 第一章 初出江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9/


绚丽的迷光灯下,“小天!低头”在混战的人群中,听到身后的东子冲我大喊,本能的一弯腰,一块板砖从我头顶呼啸而过。“操!”我暗暗的骂了一声,一脚把身前的一个穿校服的瘦小学生揣开,猛的回身,高举手里的铁棍,劈头向身后的那个所谓六十三中的老大砸去。


我陈天今年十六岁,初二,是号称南城最乱的中学的流氓老三。说起我当上老三的过程,可谓是逼上梁山。从小,本人就是个好学生,有个幸福的家庭。


父亲是公司的副总,脾气暴躁但对我宠爱有加,母亲在学校当老师,性格软弱,对我的学习生活要求严格。所有人都认为小天的性格随妈妈,连我自己也这么以为。被分配到这所流氓学校的时候,我真的为自己的三年中学捏把汗。


初一,我常被学校里的小混混抢,每天中午都没钱吃饭,至于学校所谓的老大,在我的印象里是神秘的,他们也根本不会与我这样的小人物有什么瓜葛。对于被欺负的日子,已经习以为常,麻木了,只想赶快熬完这三年。


正月初九,父亲因为车祸去世了,家里乱做一团,母亲在哭泣,我当时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家里我是唯一的男人了,隐隐感到了一丝的沉重。


在父亲入土的第3天,我开学了,拿着母亲给我的学费,惴惴不安的来到了学校。


“嘿,你,过来”还没近学校,就被一群在门口抽烟的人堵住了,他们中间一个留着当时小坯子形象中分头型的人叫我“哥们,有钱吗?借点。”


“没有”我胆却的小声回答。


“操!没有是吧,搜出一分,一个嘴吧”


“大哥,我真的没有,就有学费啊,您放过我吧”我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小声嘟囔着。


“拿来!哥几个一假期都没零花钱了”说着,他回头冲那些人一笑“你胳膊上带的黑箍是他妈的什么啊!哈哈哈,带这玩意牛逼了是吧!”


“哈哈哈哈哈……”他们被他所谓的幽默逗的放肆的大笑。


我忽然感到了愤怒,心里的胆却消失了“你不要侮辱人!”


“侮辱人,我他妈的还打你呢,小兔崽子”那中分一把拉住我的衣领。


“去死!”我推了他一把。


“不活你把你!敢推老子!”他挥手一巴掌煽在了我的脸上,我感觉嘴里咸咸的,头也有点晕。一瞬间,我做出了一个可能是改变我一生的决定,我抓住他揪我衣领的手,两腿顺势同时抬起,狠狠的蹬向了他的小腹。


“啊!”他一声惨叫,送开了我,双手捂在小腹上。


“操你妈,不活了吧!”蹲在一旁的那四个人向我围来。


我红着双眼,狠狠的骂到,“来吧,一起来”同时,把书包甩在了地上。


“今天打不死你的,小丫挺的”那四个人里最高最壮的人说道。


“王八蛋,今天就是你了”我心里想。在他们还没把我彻底围住的时候,猛的上前一把抓住了那个人的衣领,不是,我比他矮,可能也就是抓住了他胸前的扣子。他微微一愣,也许我的动作太出忽他的意料吧,就在愣神的一瞬,我提起腿,用膝盖重重的顶在他的小弟弟上,由于疼痛,使他弯下了腰,我又一拳打在了他下巴上,“啊!”我和他同时发出了呻吟声,我的手是真疼啊。


忽然,我感到后脑被重重的打了一下,眼前有点模糊,接着,雨点一样的拳头打在身上。“妈的”暗骂一声,不管了,我不理会身体的疼痛,继续用拳头,膝盖不短的攻击身前的那个高个子。渐渐,我的意识有点模糊,但是我知道,不要停,继续疯狂的攻击那个已经没有战斗力的人。


“醒了?”我们班的班长大牛问我。


发现自己躺在学校的医务室,我想起来,感觉头非常的晕,浑身也很疼。


“恩,我的书包呢?里面还有我的学费呢!”我顾不得疼痛。


“学费帮你交了,小子你行啊,以前真没看出来,一个打五个,还放倒两……“大牛开始了喋喋不休的评论。


“那两怎么样了?”


“一个没什么事,说要废了你,那高畅被送医院了,你把他都打软了,等老师赶到的时候,怎么掰你的手都不开,你真是”


“现在几点了?”我打断了大牛继续唠叨。


“10点多”我操,还以为自己昏迷了多久呢,才3小时啊,我有点失望。


“得了,扶我去上课吧!”


一进班里,男生们都围了上来,“寒天,行啊你,把高畅他们给放倒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偶像了”……都什么人啊,以前,他们都看我起我,甚至欺负我,现在?


“陈天,你出来!”门口站着七八个高年级的学生,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对我喊。我身边围的那些男生全都散开了,好象根本不认为我一样。


“小人。”心里暗暗的想,站起来,慢慢的向门口走去,不是我耍酷,浑身真的疼啊。


“我扶你”原来是小东,我平时不错的朋友,他也总是被欺负,真没想到,现在居然是他。


“没你的事情”我想他的战斗力是帮不了我的,还是别让他跟我一起挨打了。


“我们是朋友”说着,他从背后拿出两根铁棍,递给我一根“知道你上午出事了,我去附近工地捡的。”


我眼圈忽然有点发热,嗓子哽咽了,一手死死的纂住铁棍,一手重重的拍了拍东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