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四章 疑窦点点

李梦 收藏 5 20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四章 疑窦点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诏书颁布后,这件事总算定下来了,我也得开始为自己的行动做准备了。细想一下那些清流派大臣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的大清啊,兵荒马乱是正常现象,农民起义也是司空见惯,饿殍满地,流民四所啊,到处都流露出对大清主权的不满,太平军和捻军的余孽还大有人在啊,这都是无能的大清和腐败的官僚留下的诟病啊,面临这样的环境,对我此次的出行以及以后的施政绝对是个考验啊。正所谓,国以民为本,民安国才会泰,希望我此次出行能多体察民情,也希望能逢凶化吉。

国内的形势如此糟糕,但国外的形势也很恶劣啊。自1840年大清的国门被大炮轰开后,大清就再无宁日了,各个列强都想私吞我大清这块肥肉,只因各国实力均衡,只得利益均占,我大清因此也得以存一线生机,苟延残喘至今啊。但现在欧洲似要充燃战火,无暇东顾,便宜了小日本,它现在对我大清虎视眈眈,妄图独霸我大清,在旅顺和威海卫都有日本的爪牙,窥视我大清的海军,窃取我军情报,我这次出行可能也会完全暴露在他们的视野之下,我不得不防啊。现在想起来这种种困难,心里还真有些发怵啊,但要早日振兴大清,我只能不可为而为之啊。

思索了一会,这时小张子有事禀报进来了,“皇上,李莲英李公公求见。”

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一定是好事。“快请他进来。”李莲英满脸堆笑进来了,走到书案前,急忙跪倒“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快平身,赐座,李谙达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带给我啊?”

“皇上如此称呼奴才,奴才担当不起啊。”

“哎,李谙达整日伺候老佛爷劳苦功高啊。”对这个奴才如此的谦逊我也是没辙啊,人家是老慈禧面前的红人,有是时候说话可能比我都要管用,我也只好意思意思啊,说不定还能替我开导开导慈禧呢。

“皇上,您出行的日子,老佛爷已经让历官给您算好了,是这个月的初九,历官说,这是这个月最好最吉祥的日子了,宜出行,且喜神在东北方向,无大忌。历官还夜观星相,初九当日会风和日丽。臣相信皇上此次出行一定一帆风顺、马到成功。”

“此乃上天佑我大清啊,朕祈愿上苍多赐我大清风调雨顺之年,保佑我大清早日复兴。”我这番话只不过是做做表面文章而已,古人迷信啊,我这个当皇帝也要起表率作用啊。

“上苍一定会保佑我大清洪福齐天、万代相传的。”李莲英也跟着奉承道。

“李谙达,老佛爷还有别的什么安排吗?”

“有的,老佛爷担心此次皇上出巡会有不便,特降旨让兵部尚书彭玉麟亲率御林军精英1000名随行全权负责保卫皇上的安全,并力责李中堂一定要负责好旅顺港和威海卫的防卫工作。”

“真是太让老佛爷费心了,李谙达请转告老佛爷朕一定兢兢业业以我大清的江山社稷为重,定不辱此行。”

“皇上您自己保重,臣先告退了。”

李莲英走后,我细细盘算了一下,今天是四月初六离出行还有三天的时间,时间还比较宽裕,我又仔细查看了一下从京师往旅顺港的路线,走水路的机会比较大,走陆路虽可以多体察一下民情,但风险也大,那些叛军余孽可能会在路上给我惹事生非;虽然我生来就有一个晕船的坏毛病,但水路较为节省时间,风险较小,这点苦我还能忍得下去。但不知为何,我心里仍存有一些不安的芥蒂,这不安来自老慈禧那里,此次出行她给我安排的妥妥当当,相当关心并很放心,但我隐隐约约感到她不会轻易就会让我如此肆无忌惮的我行我素的,其中必有文章,除了李莲英的随驾监视外,还可能另有隐情。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了隆裕,此次出行最好带上她,这样她就会成为一个保护我的无形力量,可以稍微缓解慈禧的不信任。并可以从隆裕那里探出点风声。

第二天我早早的给老慈禧请安,老慈禧开心的让我和她一起用早膳,饭间,慈禧对我说,“儿啊,此次出行非同小可啊,我听说现在盗民还很猖狂,所以我让兵部尚书亲自挑选1000名精英护驾,你觉得可以吗?”

“亲爸爸,考虑的如此周详,儿臣感激不尽。但儿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我想带上爱妃和我一起出行,亲爸爸您能应准吗?”

老慈禧会意的笑了,“你啊,哈哈――,也罢,人不风流枉少年吗。带上她也好,路上还有个照应的,但我警告你,你一定要给我照顾好她啊,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亲爸爸,看您说的”,我装作极不好意思的样子,脸通红通红的。惹得几个小宫女都咯咯的笑了起来。老慈禧看到此也忍不住笑了。

“皇儿你先回去吧,我等会派人把隆裕叫来嘱托嘱托她。”

出了储秀宫,我心里那个感觉,美!为自己行动的滴水不漏而庆幸。但愿一切都不会有什么差池。

回到毓庆宫御书房,翁同和已在那等候我多时了。见我到来,翁同和忙起身施礼,我挥辉了手,示意他免礼。

“翁师傅,朕近日就要出行了,你还有什么建议吗?”

“皇上,依臣之见,皇上此行一定要谨慎行事,最近皇帝即将御驾巡视水师的事满京城都以知晓,臣担心有不轨分子会对皇上不利啊。”

“翁师傅,这个你放心,老佛爷已降旨命兵部尚书彭玉麟亲率1000名御林兵精英随驾护行,安全问题应该不会有差错吧。”

“皇上这也不见得,臣担心这些御林军也会有问题,记得当年圣祖御驾南巡时,就曾在御林军里发现天地会叛逆,幸亏及早发现,才未酿成恶果啊。皇上最好还是对其探查一下虚实为好啊。”

翁同和的一番话还真引起了我的警惕之心,近年由于王朝落寞,宫中还真时常混进叛逆分子。

“皇上,恕臣直言,臣担心军中有人受他人指使对皇上下毒手啊,臣还望皇上能派人暗查一番。”

“翁师傅,既然如此,朕就命你暗中对此军的各级将士做以调查,千万不要泄漏半点风声,调查完毕,速向朕回报。”“臣领旨”。

对翁同和我是绝对信得过的,他的话也并非危言耸听,宫中人士良莠不齐、对我这个皇帝敌视者也大有人在,但愿此番暗查不会有是非。

在我脑海里,彭玉麟是在清朝是个有为的大忠臣。他与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并称为中兴四大名臣,他历任安徽巡抚、署理漕运总督,漕运总督掌管鲁、豫、苏、皖、浙、赣、湘、鄂八省的漕政,是一个实权极大的正省级官员,只要稍微松松手,成千上万银子的灰色收入便会不露痕迹地进入私人腰包,乃众人所垂涎的天下一流肥缺。但彭却两次谢绝,理由除不懂漕政外,又加上性情褊急、见识迂愚。后又被任命为兵部侍郎、以致兵部尚书之职。在大清实为以忠心耿耿之大臣。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求官、跑官、钻官、买官,又有多少人为了升官,什么卑鄙无耻的事都干得出,还有多少人或颟顸无能,或老迈病弱,却依旧占着一个职位不放。像彭玉麟这样一生辞谢六项崇职要缺,甘愿做苦役实事,甘于做普通百姓的人,衡之古今官场,实在是凤毛麟角,难寻难觅。今生能得如此清廉人士护驾巡视,实乃三生有幸啊,像彭玉麟这样的人才绝不会做那种陷害君主的苟且之事。

如这支御林军真有问题的话,也是在一些握有兵权的督统之手。等到翁同和把暗查结果弄到手再说吧。

傍晚时分,隆裕求见,“好,不知道能否提供一些小道消息。”我心里思量道。

“奴婢叩见皇上,皇上吉祥。”“爱妃快请起,爱妃怎么想到要来看望朕呢。”

这个隆裕自得到我一时宠幸后,竟是极为的恋恋不舍,这真是古代的傻女人呢。

“皇上,老佛爷将您要带奴婢出巡的事告诉奴婢了,奴婢多谢皇上恩典。”

“爱妃,怎么能如此说呢,咱本结发夫妻,不必如此客气。只是此次巡视凶多吉少,我现在后悔会连累爱妃啊。”

“皇上,能随时服侍您是奴婢的福分。即使有任何风险奴婢也要跟随皇上。”

说完,她紧走几步温柔的把脸贴在我肩上,几个宫女看到此种情况都知趣的退到宫门外。

“爱妃你能如此体贴朕,朕心也就宽慰了。但最近皇宫盛传有人欲借此行对朕不利,不知爱妃知晓否?”

“皇上,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你要有什么事,奴婢该怎么活啊。奴婢知道老佛爷对皇上一向有成见,但最近她老人家已经好多了,总是告诫奴婢要好好伺候皇上。”

“爱妃,你多虑了,朕没有抱怨老佛爷,要是没有她,我今天也不会当上皇上啊,再者咱们两个也不会有今天啊。”

夜幕开始降临下来,隆裕要告辞,我于是挽留到,“爱妃,今晚就在朕这过吧。”

一丝红霞倏的映红了隆裕的脸,她羞愧的低下头。……

看着隆裕静静的睡去,我却辗转反侧无心安睡,能有什么蹊跷呢?我想不明白。忽然,隆裕大叫道:“不要,不要,不要杀皇上。”

我一惊,急忙叫醒她,“怎么了,爱妃,又做恶梦了,不要怕,朕在你身边呢。”

“皇上,您不要离开我”,“朕不会离开你的,是什么人要杀朕呢。莫非真有人对朕不利?”

“皇上,……”我听罢也不禁失色。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