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第四节冲冠一怒为红颜(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刘虎自从作了岳效飞的亲随后,一直在军营里面受训,几个月下来他才认识到自己以前所谓的上阵搏杀纯粹是小孩子过家家呢。而他自己的心里头也起了变化。

刚来之时,岳效飞对他们并没有岐视,只是告诉他同来的那些弟兄,他们作恶多年,现在是给延平的百姓还债的时候了,所以当得兵的先当三年义务兵,当不得兵的的参加劳动,三年之内老军营只管穿衣吃饭,饷钱不是没有,而是要自己去挣。三年后达到一定功勋的一总发。这功勋也不太难,杀伤一个一分,活捉一个两分,夺得财物按钱折价,五十两银子一分,累够一百分转职业兵就有银子拿。就算没有功勋的三年后转职业兵,那时也就有军饷拿了,(不过好像没人打算等的)而且为数不少,比之明军,清军的军饷高出一倍还不止。刘虎服了,不是对岳效飞服了,而是对他想的这套办法服了。因为原先潘寨主手下的这些兄弟们想打仗都想疯了,一个个训练起来,都跟玩命似的。生怕哪天跟别人打起来,自己功夫不行,受伤事小耽误了挣钱就不划算了。

“传皇后娘娘懿旨,岳效飞接旨。”

“接你妈个屁”岳效飞这一阵一直在为宇文绣月的事恼火不已,一听这会宫里还传个什么旨,无名之火顿时充溢于胸。也不顾王婧雯在一旁直扯他的衣袖,直向陈荣冲去。

陈荣做为锦衣卫的首领,手下功夫自然不弱,一见岳效飞自桌子上跳下,冲自己撞将过来,料得事有不妙,忙抽出兵刃。

刘虎早在岳效飞站在桌子上起,就站在他桌子下面,清楚自已上阵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还得在岳效飞身边下功夫,整个老军营还不是他岳长官一句话的事,自己只要护得他好不定比那些兄弟要提前多少时间拿军饷呢。

这会一见岳效飞赤手空拳冲着陈荣冲过去,刘虎怕他吃亏,手中端起枪式弩弓嘴里大叫“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下,否则我们不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二十来米的空间,岳效飞趁他说话的当儿已快冲到陈荣身边了。

那边黄固一扬手,几百土匪手中也端起枪式弩弓围了上来。

陈荣一看这架式心里说:“坏了,曾后惹下大祸了。”手中长剑“呛啷”一声扔在地下,双手抱头蹲在地下。这一向经过调查,他非常清楚老军营的规矩,刚才那个小子喊那话就是准备杀人前最后的通知,不按他说的做,不等冲你喊第二遍就要伤了人,等他喊了第二遍点还不清的话就要作好死的准备了。

可这绝密情报他手不还不清楚呢,一看岳效飞冲了过来,个个都挺着兵刃准备拿人呢,现如今的锦衣卫虽说早没了当初的权势,可对着百姓那点威势还是有的,好赖都是皇上身边的人嘛。所以一个个还呐闷呢,“这陈公公往日里可是威风的狠哩,今这是怎么了?”

耳边弓弦响处,几个人边喊痛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来了个万箭穿心。

怒火中烧的岳效飞没管这么多,径直冲到刘荣跟前就是一阵胡乱踢打。

陈天华看着这些,脸上可就有些难看了。心里暗暗道:“他这可不是要造反嘛,三十六计……。”还没等他行动,身子一麻,呆呆站在那了。

黄固嘴里叫骂“慕容卓你这个卑鄙小人”不过他也没去给陈天华解穴,以往在李信账下的日子里和慕容卓相处,知道他猜人的心思一向是很准的,黄固心中暗暗一叹:“哎!这小兄弟固然有才学,就是太过迂腐了。”

慕容卓撇撇嘴“随便,我就看不惯这种老向着那个狗屁皇上的人。”

陈天华心中纵有奇计千条,无奈对慕容卓这个卑鄙惯了的小人没丁点办法。

慕容卓在慕容楚楚面前低声笑道:“小妹,我不会让他伤了你的情郎的。”

慕容楚楚俏脸飞红,嘴里啐道:“哪个跟他有情。”

“不会吧,这几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慕容卓一脸的失望样子。

慕容楚楚看他这个表情,心中早恨的牙根发痒,可当着这许多人,还有当着这么大的事不好冲他发火就是,只好恨恨瞪了慕容卓一眼了事。

杨平安站在那儿直发愣,他生怕自己耳朵听错了,“是那个朱皇帝做下的……不会吧,他可是九五之尊怎会做下此等样事,”他不相信的抬头去看岳效飞,希望是自己耳朵背,听错了。

“没错,你看他脸上的神气就知道,没错的,唉!我们这里人咋这么命苦啊。”杨平安一屁股坐在桌旁不说话了,他沉默了,不知出于有心无力,而是出于羞愧。

岳效飞的拳头对于陈荣来说根本没什么力量,可是他不敢还手,他清楚只要自己稍稍一动,旁边等着射死的弩弓就会把自己给做成渔网。所以他只管抱着头蹲在地下,等岳效飞打累了再说。

岳效飞停下手,他不等了,管他有多少人愿意跟自己去,“朱(猪)皇帝啊朱,(猪)皇帝啊,我原本想要依靠技术还个工业化的国家给你,我原本想要用这些近代化的兵器给我们汉人长长面子,可是你呢,你这个死乌龟臭王八,给脸不要脸么!要死是吧,我给你,奶奶的。” 怒火中管不了许多,跳上桌子冲着底下的士兵们喊。

“士兵们,谁要损我老军营一个大钱怎么办。”

底下的军兵们往日里同样的话也不知念了多少便了,想也不想嘴里大吼应道“损我老军营一个大钱让他财产成渣”

“那他要损我老军营一个人怎么办”

“让他老少满门一个样。”(伤我的人,就得跟着一起伤,杀我的人,就得跟着一起死)

“好就这办,开拨,兵发延平城。”

蹲在地下的陈荣心里骂道:“贱女人,你只想讨好皇上,这下好了,把皇上的江山都给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