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一章 初次预谋

李梦 收藏 16 13
导读: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一章 初次预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更衣、净面、洗刷完毕,忽然觉得有些饿了,就叫一个宫女去弄点吃的,一个小太监急忙上来说:“皇上,您应先去给老佛爷请安,然后才能吃饭,说不定老佛爷还要和您一起进膳呢”。他不说还好,说罢,我更要吃了,在老佛爷那一定吃不自在,不如早吃饱,免得受饿。在我一再坚持下,一个小宫女端来一些糕点和燕窝,那真是人间美味啊,做皇上真美!一番狼吞虎咽,吃了个沟满壕平。然后起身往储秀宫出发。

经过一阵的迂回曲折,终于来到老慈禧的寝宫,迎面看见老慈禧正端坐堂上,脸阴沉沉的,我忙低下头紧走几步,迈入寝宫,双膝跪倒“干爸爸吉祥,儿臣来给您请安了”。慈禧没说话,想必可能为我今天的些须迟到有些不满。过了一会,她才徐徐道到:“起来吧,以后要早点过来一会,你看,为你准备的早点都快凉了,快趁热陪哀家一起吃吧。”现在一听到吃,我就有点晕了。但无奈,只得坐下吃那些难以下咽的人间美味。饭间,老慈禧询问了一下翁师傅和我近来的学业情况,并好象意味深长的嘱托我要努力掌握为政之道,把大清祖宗的基业发扬光大。我诺诺称是。经过一番无关痛痒的谈话,我起身告辞。

回到毓庆宫御书房,这时翁师傅已等候我多时了,见我回来,忙低身施礼。对这个翁师傅我在平时的历史学习中已对有很深的了解。此人学问了得,身为两朝帝师颇有威望,为官廉正,提携后进,在对内对外一些重大问题上的主张有充分的爱国主义思想,可以说是辅佐我的最有力的助手。但这位老师傅也许受传统约束太深,在接受新事物方面有点固执,不识时务,这可是我伤心的一大痛处,因为我要做另一个光绪,我要革新进取,我要振兴大清啊,仅依靠传统的儒家思想是万万跟不上时代前进步伐的。为了能改变老师的思想,我决定引导引导他。

“翁师傅,您整天教我儒家正统、从政之道,我已经烂熟于心。我想接触一些世界范围的知识,以后咱们改为谈论世界之事如何?”

翁用和听罢,稍微一愣,有点意外,然后说道“皇上英明,但微臣才疏学浅,对时务了解甚少,怕不能为皇上分担忧愁,再说,皇上还尚未主持大政,待亲政后再了解也不迟啊!”

“翁师傅,时间不等人啊,您看我大清江山,处处残垣断壁,外强在我国土肆意恶行,想想祖宗的基业被糟蹋成这个样子,朕甚为痛心啊!更另人痛心疾首的是日本这个蕞尔小国,竟也对我大清虎视眈眈,难道我们要坐为他人鱼肉吗,翁师傅您是我最可靠的心腹,我希望您能多为朕思虑,为我大清思虑!”

翁师傅满脸的迷惘,不知他面前的这个小皇帝肚子里耍什么花花肠子,我未等他说话,接着说:“翁师傅,只有了解清楚世界的大局势,才能明白我大清的未来,我希望能在我亲政以前多了解一些世界信息,所以呢,我希望能有位精通世界时务之人来做我的业余老师。”

这时翁同和显的得非常不安,他可能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突然双膝跪倒“臣罪该万死,臣字知才疏学浅但微臣对皇上是忠心不二的,念在老臣曾伺候先皇和您多年,请皇上把老臣留在身边,臣这把老骨头这辈子就交给皇上内您了。”说完,痛哭流涕。

我赶紧把翁同和搀扶起来,“翁师傅,您多虑了,朕丝毫没有要辞退您的意思,您是朕最亲的心腹,是朕的左膀右臂,我还希望您能帮助朕早登大宝,共同振兴大清的基业呢!”

“翁师傅,您可能误会朕的意思了,朕认为,只是精通祖先的文化和从政之道,这还远远不够,当前的世界变化太快了,朕认为应该多了解一下世界,朕的意思是请一位从海外留学归来的精英人士辅助翁师傅,间接的说,是辅佐于我。翁师傅,您意下如何?”

这时翁同和的脸色稍微好转,“皇上英明,但在我大清,尚未有请这样老师的先例啊”。

“时代不同了,我们得学会变通啊,想想先祖,个个英明神武,把大清的江山治理的井井有条,只恨帝国列强不容我大清,侵我领土,掠我人口。我担心大清江山会毁在我手里啊。所以,我们要了解列强,适夷长技以制夷!”

“皇上思量的是,但老佛爷会不会答应啊,再说如何寻得一个学贯中西的良才呢”。

我略微点点头,是啊,如何过得老慈禧这一关呢,我心里暗暗盘算,但实在无良计可施。只得先应付了翁同和再说。

“翁师傅,这个不用担心,朕会恳求老佛爷允准的,这个良才吗,我想李鸿章那里可能有我们需要的人,李鸿章最近不是又把一批留学生安排在他的幕府吗,咱们何不考察一番呢?”

翁同和说道:“李鸿章拥权自重,根本不把我大清放在眼里,再者,他时时以建造海军为借口,浪费了国家大量金银,我们何必要向他求助呢,这不又长他气焰吗?”

我知道翁同和和李鸿章的关系一直不佳,互相敌视。在太平天国战争时期,翁同和之兄翁同书因“颂贼”之事,遭到李鸿章、曾国藩的弹劾,翁同和由此终身与李鸿章为仇。李鸿章在洋务运动中主张的变科举、重西法、练海军、开铁道诸事,处处遭到主持户部的翁同和掣肘,再者翁同和为当时清流士大夫之魁首,是后来的甲午主战派的首要人物,如果不把二人的关系搞好,势必会影响到以后的海军建设,和甲午战争的成败。但此举既可缓和二人的关系,又可为我以后的行动增加成功的砝码。我必须为之!

“翁师傅,朕很了解李鸿章,他虽然拥权自重,但对我大清还是忠心的,翁师傅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那……”,翁同和似乎还有话要说,我急忙说道“翁师傅,您开始授课吧。”

经过近两个时辰的“之乎者也”,我头都大了,好不容易熬到结束,我心里高兴的乐开了花。

中午又是一顿美味大餐,饭毕,稍微在御花园散散步,就把自己关在御书房了。

“好无聊啊,一不想读那些看见就头晕的古籍,二来我这个皇帝也太寒碜了点,竟然连份象样的奏折都没有,惨啊!”

下步如何行动呢?我不禁思量起来,要使我这个光绪不重蹈老光绪的覆辙,我必须掌权,笼络人才,拉拢地方势力。但我眼下除了翁同和之外,连个掌实权的大臣都没有。戊戌变法那批年轻才俊还没崭露头角呢。我眼下唯一要做的也许只有和李鸿章套近乎,一来劝他能按我的方针把北洋水师办好,二来也希望能在其幕僚之内能寻得一两位对我未来大有帮助之人。但要讨好于他并清楚的了解北洋水师的现实情况,势必要造访李鸿章的北洋水师,但眼下别说去北洋水师,我可能连出宫的权利都没有,一切都需得到老佛爷的允准!这该怎么办?天知道,我只能见机行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