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第2节冲冠一怒为红颜(二)

不笑生 收藏 0 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王婧雯惊恐的缩在岳效飞怀中,她感觉的到岳效飞此时的身体在不受控制的颤抖。她不敢抬头,因为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岳效飞的眼睛。

事情明摆着,现在要想夺回宇文绣月无疑就是造反,只有这样才行,而这样岳效飞则要失去他苦心经营的老军营,要放弃所拥有的一切,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连反抗清军都是一个不可能的愿望。最坏的可能是清军与明军都会视他为眼中钉,其难度可想而知。而放弃宇文绣月这个可能却是岳效飞最为不能接受的。

这时屋子里的每个人,心中都是沉甸甸的,包括后来赶到的徐烈钧和王德仁。

“岳老板,我以为此事咱们切不可操之过急,应该从长计议才是。”陈天华知道这话纯粹是淡话,想要把他安抚下来才是真的。按他的想法,既然不能拥有还不如将她视为宫里埋下的一个棋子,做为岳效飞进身仕途的有力保障,以宇文绣月的色艺在朱聿键面前得宠不是非常难的事,这是其一,另一个理由就是如此顾全了皇家的颜面,自然不需多说,加官进爵和丰厚的报酬是少不了的。

慕容卓不理黄固能杀人的眼光,妖异的眼中一点表情也没有。“其实岳……岳……嘿嘿,要我说咱们找一队人,悄悄把宇文绣给劫回来,反正咱们已经将人送了去,保不住是他们的事与咱们有多大关系!谁人废话直接干掉就好了,有个什么大不了的。”

陈天华不明白,岳效飞为何把慕容卓放了,暗中猜测“难不成他也要和吴三桂一样?如果那样我就和黄固……”,听了慕容卓的话他对此人的印像更加不好,他忙摇摇头道:“不可,如此岂不是要陷岳老板与整个老军营于不仁不义之地。再说如此岂不正应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那句老话。”

“哼!操他妈的,他朱家皇帝不仁我老军营的人就不会不义?打他狗日的,他那点军队能敌的过我的装甲营我就算服了他们。”徐烈钧胸中没那多弯弯绕,原本少时他就是个小坏蛋,对待此事自然没有什么好的手段,自然是要直接武力对抗才最爽。

王德仁没有说话,做为宇文绣月曾经的追求者,他内心的痛苦仅次于岳效飞,一方面他痛恨这个不知廉耻的朱家皇帝,可是他不敢说出口,那会给老爷家里惹下弥天大祸,另一方面他又感到了锥心的苦痛,一个男人,一个自诩为可以顶天立地的大男人怎可使自己的女人受到伤害,这个自然也是不可容忍的。

岳效飞听了他们半晌的争论,他也弄清了这件事的得失,去夺回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这个皇权至上的世界里,那是绝对的叛逆,不夺回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论在这个世界还是自己来的那个世界都是一个懦夫的绝对标杆,更别说为了什么政治目的而舍弃了,在岳效飞心里那么做真真是连个禽兽都比不上。

岳效飞深情的低头吻着这些天担惊受怕,受尽操劳之苦的王婧雯,眼中射出让人心碎的决绝的眼神。

王婧雯心中明白,他做了决定,也许这个吻将是最后的一个,也许过了今天永远相见之是。不过她赞同他的决定,这才是个真情男子的决定,这才是个男人的决定。所以她不避嫌的紧紧抱住岳效飞的腰,热情的迎奉着,想要将自己溶化在他深深爱恋之中。心中泛起一阵无奈的遗憾,是的永生的遗憾,是的没有趁那些花好月圆的日子,没有趁那些情深意重的日子,把自己交给他,不过这样也好,这也给了她一个机会,一个证明爱的机会。

热吻结束的时候,王婧雯猛的拨出岳效飞身上佩的那把伞兵刀,割断自己一络头发。离开岳效飞的怀抱,盈盈走到王德仁面前一个万福。

除了陈天华、慕容卓两人外其余几人都弄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陈天华除了暗暗叹息而外,心中还思量岳效飞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自己为他出谋划策。慕容卓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他很高兴,发自内心的高兴,岳效飞这个人算是有些血性的人,跟着他当贼也算是值了吧。

“德仁大哥,请你即刻把小妹这缕青丝送回到父亲手里,小妹想他定明白小妹的意思……那就是……”她顿了一顿再深深的看了一眼岳效飞接道:“自今日始,王婧雯已经是个无父无母的忤逆女子,从今日起王婧雯眼中只有夫君,即便同他去死也是无怨无悔,还请德仁大哥回禀父母从此忘了王婧雯这个不孝女儿吧。”说到最后已然是泣不成声。

慕容楚楚透过朦胧泪眼看着此情此景,突然之间她想到,倘若不是她和大哥串通,岳效飞和老军营以及王婧雯或许不会这么惨,他们的选择无论怎样,结果都是一个难以解开的结。最后自己和哥哥会成为他和老军营的什么人呢?

同时明白的黄固和徐烈钧都暗暗点了点头,只不过另外也都隐隐担心,如果这样下来再如何做,真的有些舍不得老军营,尤其是徐烈钧他更舍不得,因为他在这老军营寻找到了价值、老军营的父老乡亲给了他肯定,他不在单纯是个顽劣的人,他是一个有益的人,一个让大家肯定让大家尊重的人。

此刻王德仁终于明白了王婧雯的想法和岳效飞的想法,不由他不佩服,不由他不但心。如果是他,他能如何选择,想来在王士和的压力下臣服是自己唯一的选择,这样会永失我爱。同时就他来说,他也不很赞同王婧雯的选择。

“小姐,你……你还是再想想吧,老爷可就你一个小姐,这……这……你让我回去可怎么给老爷交待啊!”

王婧雯回身走至岳效飞跟前,拉住他的手回身向王德仁说:“德仁大哥,拜托了……。”说完竟不在说话,显然是铁了心,纵是赴死亦与岳效飞一同往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