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三十章 孤胆英雄

fujinglei 收藏 5 91
导读:奇兵 正文 第三十章 孤胆英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第一游击支队的几个人民军战士抬着崔凤俊科长,在茹夫一支队长的率领下来到平壤市东部的一个小村庄。

大家给崔科长找了一间有火炕的屋子,免得他着凉,对恢复身体不利。

刘显堂也主动要求和崔科长住在一起,便于治疗和护理。

部队开始宿营、休整,打了一个晚上的仗,队员们已经非常疲惫了。

茹支队长对电台台长李波说:“李台长,还得辛苦辛苦你,马上与钟连长他们联系,让他们尽快归队!”

“是,我马上就办!”李波爽快的回答。

在牡丹峰上战斗了一个晚上的钟连长,心情非常高兴,从来没有像这样舒服的打过仗:操纵着美国人大口径的高射炮,使用着美国人昂贵的炮弹,打美国人现代化的飞机,而且把平时耀武扬威的美国飞机打下来十几架,打得美国飞机都不敢往这里飞了。

钟连长觉得很不过瘾,命令把炮口摇下来,对准市内敌人的车辆和坦克开炮,可惜在夜间,尽管有探照灯,目标还是看得不太清楚,而且有不少目标被房屋、树木或者其他建筑遮挡,再就是敌人和老百姓混在一起,实在无法射击。

钟连长气得哇哇大叫,手里有现代化的武器却发挥不了作用。

凌晨,孙照普科长和边红秀参谋来到钟连长身边。

“老钟,敌人已基本逃离平壤市,我志愿军三十九军先头部队马上就要进入平壤市内,接管朝鲜首都的防务。刚才,你们支队长已经来电,要求你们尽快归队。”孙科长对钟国怒说。

“好,不过这些高射炮怎么办?”钟连长还有些舍不得这些大口径高射炮。

“孙科长,你放心吧,我们会看管好这些武器,不会落到敌人的手里,以后,我们还要用这些武器打敌人的飞机、保护我们的地面目标呢!”边参谋看出了钟连长的心思,赶忙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钟连长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对,老钟,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让这些高炮发挥最大的作用!让敌人不敢在这些粗大的炮口下肆意横行!”孙科长接着说。

“那好,那好。那我们走!”钟连长依然恋恋不舍。

把炮阵地移交给了孙照普科长,钟国怒迅速集合好队伍,登上孙科长特意给准备好的5辆卡车,朝山下蜿蜒开去。

钟连长不知道的是:孙照普科长在卡车里让人装上了5门82迫击炮、100发炮弹和500公斤TNT炸药。

天已经大亮,尽管到处都冒着烟,但是道路还是看得很清楚。

钟连长坐在第一辆卡车上,指挥车队往玉流桥方向开进。

到了玉流桥上,钟连长看到很多地方都是伪军尸体,河床上、桥面上,突然“嘎吱”一个急刹车的声音传来,钟连长迅速收回目光,朝车队前面一看:原来前面道路上有几个汽油桶,还有几棵粗大的树木,横在马路中间。

“连长,前面有障碍物!”司机报告。

钟连长仔细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只有一个朝鲜母亲抱着两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靠在桥的栏杆边上,冻得直发抖,孩子们用害怕的目光看着这些卡车以及卡车上的军人。

“下去几个人,把东西挪开!”钟连长一边下令,一边和联络员也下了车。

车厢里跳下不少个战士,开始搬动那些障碍物。

钟连长和联络员则来到朝鲜老乡面前:“你问问这位大嫂,哪儿的人?为什么在这里?”

联络员用朝语和大嫂对话。

大嫂微微动了动嘴唇,没说出来话。

联络员继续问道:“大嫂,不要害怕,我们是人民军是自己人,他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我们的同志!”

大嫂的眼睛里露出惊异的神色,但是还没说话,而是用眼光瞟了一眼二人身上的伪军军服。

钟连长明白了,跑回驾驶楼,拿来了两件志愿军的棉衣,盖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

大嫂的眼里顿时流露出感激的目光。

突然,从桥下窜上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只听他大喝一声:“不许动!”

钟连长这回听懂了,是中国话!

卡车上和正在搬动障碍物的侦察员们迅速包围了这个衣衫褴褛的人,众多的枪口对准了他。

只见这个人,个子不高,大概1米68的样子,手里平端着一支美式M1步枪,指向钟连长,他的背后还背着一支三八式步枪,头戴无舌头的志愿军棉帽,身穿带垅沟的志愿军棉衣,只是棉衣到处是洞,棉花都露出来了,腰上系着一根麻绳,脚上穿一双胶底高腰棉鞋!

钟连长看清了这个人的穿着,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分:“我们是志愿军第42军125师的,你是谁?”

“为什么穿伪军服装?”那个人不回答钟连长的问话,而是反问道。

“我们是总部派出的游击队,为了便于在敌后行动,所以穿上这伪军军服,哦,这不是我们志愿军的棉衣吗?这个你该认识吧?”

钟连长指指刚刚盖在女孩身上的棉衣。

“同志,你到底是什么人?哪个部队的?”钟连长笑着问。

“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116师警卫连的!”陌生人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番号。

“哦?是吗?昨天晚上我们还和你们39军的侦察参谋边红秀他们在一起战斗呢,你看,就是那个牡丹峰,我们在上面用高射炮打飞机呢!”

钟连长指了指牡丹峰。

卡车上和卡车下指向陌生人的枪口都放下了,钟连长刚要迈步上前,和陌生人握手,陌生人突然又来了一句:“先别动!我问最后一个问题,你们42军军长是谁?我们39军军长又是谁?116师师长是谁?”

钟连长收住脚步,笑了笑,说道:“幸亏我平时留心,要不现在还真答不出来。你看看,我答得对不对啊,42军军长是吴瑞林,39军军长是吴信泉,都姓吴,你们师长名叫汪洋,对不?哦,我再介绍一下自己,我是125师375团2营营长钟国怒。你叫什么名字呀?”

陌生人终于相信了,只见他慢慢放下了手中的M1步枪,一甩手把步枪背在了身后,快步走上前去,把钟连长的双手握住。

“首长,终于遇到了自己人!”陌生人边说边流出了眼泪。

“别哭,别哭,这不是遇到同志了吗?这不是遇到亲人了吗?我们胜利了!”钟国怒一个劲的安慰。

不一会,陌生人抬起头:“首长,我叫付义和,是116师警卫连1排排长,我不喜欢在二线做保卫工作,自己偷偷跑出来打游击来了,……”

钟国怒连忙打断他:“义和同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样,我带你去见我们游击支队的支队长,就是125师副师长茹夫一同志。”

“好的,你说的是不是和你们一样,穿着伪军服装的一伙人?总共有300多人?”付义和问道。

“对对对,就是他们!”钟连长高兴的说。

“刚才他们在这里和敌人打了一仗,救下了不少朝鲜老百姓,然后往东边走了。”付义和继续说,但是他隐瞒了自己暗中帮助茹支队长他们的事。

“那太好了,快和我们一起去找。”

“好的!”

钟连长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两瓶罐头,走到大嫂和她的两个孩子跟前,把罐头塞给了她们,然后用手指指平壤市内,意思让大嫂带孩子回市内去。

大嫂明白了钟连长的意思,感激的点点头。

大家一起上了卡车,朝着平壤市东面开去。

正当茹夫一支队长急切盼望侦察连归队的时候,由南面天空传来一片熟悉的“嗡嗡”声,不一会,大批长翅膀、大肚子的美B—29重型轰炸机飞临平壤上空,把一颗颗几百公斤重的炸弹扔了下来。

大地剧烈颤抖。到处是火光和烟柱。

牡丹峰上的高射炮声又重新响起。

茹夫一心里一阵紧缩,他担心侦察兵们的安全。

看来敌人要对平壤来一个焦土政策,不留任何东西给志愿军和人民军,用心何其毒也!

“道奇”十轮大卡车终于把钟连长他们带到了支队宿营地,驻地一片欢呼!

在战士们的簇拥下,钟连长领着付义和来到了支队部,背后还跟着很多战士。

茹夫一支队长、龙虎臣副支队长一见钟连长进屋,马上上前热烈拥抱,就像很长时间没见面的老朋友。

茹夫一拍着钟连长的后背:“怎么样?钟连长?”

“队长,除2人轻伤外,其余安然无恙,我还带回来5门美式82迫击炮、100发炮弹和500公斤炸药!”

其实关于迫击炮和炸药的事,钟连长也是才刚下车的时候,司机告诉他的。

“好哇,你给我增加了一个炮兵连!好样的!”茹夫一高兴的说。

支队长边说边用目光扫描着钟连长身后的那些战士,突然,他发现在靠门口的地方,站着一个装束与众不同的人,这个人不和旁边的人说话,也不大声欢笑,只是在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只见这个人,个子不高,身背两支步枪,一支是茹夫一特别熟悉的三八式步枪,一支是M1美式步枪,头上带的是没有舌头的志愿军棉军帽,就从这一点,茹夫一就能判断出来,这个战士一定是第一批入朝的,只是他的帽子显得很脏很旧,身上的棉军装肩膀处还耷拉出几绺棉花。

茹夫一心里似乎悟到了什么,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喜。

“钟连长,站在门口的那位战士是谁?”

“是我们在玉流桥头遇到的,他叫付义和,39军116师的一个警卫排长!”

说着,钟连长扭头冲门口喊:“付排长,请上前来!”

战士们自动闪开一条道。

站在门口的付义和,从容走上前来,向茹夫一和龙虎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经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军人!尽管现在穿着破破烂烂,像个叫花子。

钟连长还要继续介绍,茹夫一用左手一摆,然后用右手伸出食指,对着付义和问道:“同志,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暗中帮助我们的人?”

付义和点点头。

“当时你在议事塔上?”

付义和又点点头。

钟连长插进来问道:“队长,付排长帮助过我们?”

“是的,帮助很大,就在桥头阻击敌人时,是他在敌人的后面打击敌人,掩护我们顺利撤退。”

“英雄!英雄!”钟连长高呼。

龙副支队长也上来和付排长握手!

屋里有人也高兴地在议论。

“就是他!”

“就是他掩护了我们!”

茹夫一停了一会以后,对钟连长说“钟连长,你领着同志们快去休息,顺便看看隔壁的崔科长,刘先生一直在旁边护理。”

“哦?崔科长负伤了?”

“是的,很重,一直昏迷不醒。”

“那我赶紧看看去。同志们,走!”钟连长招呼大家出屋。

等大家都走了,茹夫一和龙虎臣把付义和拉到炕上坐下,可惜两支步枪有些碍事,于是,付义和把步枪都摘了下来,靠在自己伸手可得的炕沿边。

茹夫一看出了付排长还有些防备心理,他明白,这是长期一个人在敌后打游击养成的习惯。

茹夫一并不在意,而是仔细的打量起这个神秘的人物来。

刚才由于屋里人多,看不见付排长的全身,现在他就毫无遮挡的坐在茹、龙二人的面前。

只见他满脸尘土,也许很久没好好洗过脸了;上身穿的棉袄已经没有了罩衣,带垅沟的棉袄直接穿在外面,有好几个洞,上面也是脏兮兮的;腰间扎着一根志愿军的皮带,皮带上还有一根麻绳;脚下高腰棉鞋的鞋面上,黑一块,白一块。

“排长同志,你腰上挂的这三个铁家伙是什么?”茹夫一突然问道。

“报告首长,这是美造47式甲雷,是美军最新式防步兵地雷。”付义和不慌不忙答道。

“哦,那你为什么不换一双美军的棉皮靴穿?”龙副支队长也问。

“美军皮靴笨重,响声大,我不喜欢,我军棉鞋虽然防寒性能差一些,但是轻便、跟脚,适合我夜间行动。”付义和又冲龙副支队长回答。

“你是几几年的兵?”茹夫一问。

“48年!”

“你一个人在敌后打游击?”茹夫一又问。

“是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

“云山战役以后!”

茹夫一想起来了,他曾经看过战情通报,云山战役是11月初打的,是39军的成名战役,116师是主攻师,消灭了美军第一骑兵师第八团大部和一部分伪军。

“你自己偷着跑出来的?”茹夫一声音小了。

“是的!”

“为什么?”

“云山战役我们师打得很好,缴获也多,可我没捞到仗打,我提出来上战斗部队,反而受到连长批评,一气之下,我就自己跑出来了。”

“你积极要求打仗是对的,但是不应该擅自离开队伍嘛!”茹夫一笑着批评付义和。

“道理我明白,就是我刻苦练成的枪法一点都用不上,很可惜,更主要的是,我看不惯美帝国主义横行霸道的样子,仗着自己有点钱,有点先进的武器就到处欺负人,我就是要用劣质武器打败他们!让他们尝尝我们中国人的厉害,让他们知道中国人是不好惹的!”付义和激愤的说。

一个月以来,付义和也没说这么多话,他一直在敌后猎杀敌人。

听到这一席话,茹夫一和龙虎臣不禁眼睛里湿润了,多么好的战士,多么英勇的中国军人!有这样的战士还愁打不垮敌人?

“你现在一共消灭了多少个敌人?”龙副支队长问。

“113名美军,158名伪军。”

“哇,乖乖,两个连啊!”龙副支队长伸出了舌头。

茹夫一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拿起靠在炕沿边的三八式步枪,拉了拉枪拴:“付排长,还有多少子弹?”

“三八步枪弹还剩下10颗,M1子弹要多少有多少!”付义和回答。

“你很喜欢三八枪?”龙虎臣问。

“是的。”

“和我们队长一样!也喜欢三八步枪,我们队长也是个神枪手!”龙虎臣告诉付排长。

不等付义和说什么,茹夫一冲门外喊道:“刘强!”

“到!”刘强从门外应声而入。

“给付排长100发三八步枪子弹!”

“队长,那你呢?”

“啰嗦什么?”茹夫一厉声呵斥。

付排长赶紧站起来:“队长,我不能要你的子弹,子弹对一个神枪手来说就是生命!”

茹夫一接过刘强递过来的几包沉甸甸的子弹,塞到付义和的手里:“你比我更需要这些东西。”

付义和激动的低下头,默默地接过子弹,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挎包。

“刘强,给付排长找一个好地方,洗洗澡,再给他一套棉军装、一双棉鞋,还有,再给一条美式鸭绒被,然后照顾他好好休息休息。”

“是!”刘强答应着,同时拉起付义和的手:“走,付排长。”

付义和起身,向茹夫一和龙虎臣敬礼,然后随刘强退出支队部。

望着付排长的身影,茹夫一自言自语:“英雄!真是孤单英雄!”

旁边的龙副支队长不停的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