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5/




几天后,我正在和化身为人的独角在河岛上训练特战军团,刚下令休息,一个近卫急急忙忙的过来禀报说:“元帅!岛外有个叫肖恩。球。敖的人想要求见你、、”

“哦!终于来了吗?传令下去所有人员列队欢迎!!” “是!!”传令兵马上传达我的命令去了。


不到一分钟,所有战士除了站岗的外,都已经排着整齐的队伍集合完毕列队等候着(敢迟到!不要命了吧!?他们在这几个月里稍有偷懒的都受到我的热情‘招呼’,在我地狱式的训练下,军团里的每个人的身体多多少少都对魔法和实体攻击有了免疫力。同时他们也被我的实力深深折服,因为我曾以一人去挑翻了他们所有的人。这么一来,试问还有谁敢想我挑战的呢!!)。


就在我集合队伍的时候,肖恩仔细观察了一会我练兵的设施,看到站岗的士兵的样子和状态,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自己没有选择错误。


当他在卫兵的带领下来到校场的时候,我就迎了上去:“呵呵!欢迎,欢迎!欢迎你来指教指教!!”


“战士们!还不见过客人?!!”


“欢迎客人指点指教!”十余万战士齐声叫道。


此时的肖恩才展现他的非凡军人气质,回了个礼注视着校场中的战士,心里暗叹:“这些才是真正的军人,这才是支无敌雄师,战士个个都蕴涵非同小可的战斗力,或许只有大陆那四大军团才能于之一战吧!!!我的梦想应该可以实现的!”


“列阵,散打!”我一声令下,战士们便在校场中对练起来。我指着场中的战士说:“先生对我的士兵有何评价?”“呵呵,元帅练兵有方,战士个个英勇善战,战斗力和团结力都超出各国的水平。”


“呵呵,先生过夸了、、、先生出身军人世家,眼光非凡,能得到先生的夸奖实在是在下的荣幸!”


“元帅!末将想与这位客人比试比试,还望大人允许!”


“呵呵!我来介绍,这是我第四军团的半月中将:真铭。洛克。洪,手下统领三万战士;真铭!这是大陆有着‘天才军师’之称的肖恩先生,可不要小看献身的实力噢!、、、、不知先生的意思如何?”


肖恩知道自己要是不能折服这位真铭中将,就很难得到战士们的认可,就算自己当上了军师,也难以施展满腔计谋,只好苦笑的说:“在下才疏学浅,如果将军不嫌弃,愿与将军一战,还望将军手下留情!”


“全军向左想右转!”罗雷与修德(第四军团副军团长,一阳上将)下令各自队伍散开留下了一片空白场地。


“现在欢迎肖恩先生与真铭将军互相切磋!以掌声为他们加油一下!两位点到既止就好,受伤我可是会心疼的呀!!”我对二人说。


“嗨,有元帅你在,就算我们再怎么伤也不会有事的,最多麻烦您施展一下‘圣光恢复术’(这可是光系魔法的禁咒),就算是快要死的人也能救活!嘿嘿!对您来说只是小事一桩。”真铭那家伙不知死活的说。


“呵呵、、、、好呀,竟然你这么想念我的魔法,待会我就满足你的要求好了!!、、、我想雷系的还是冰系的好呢??!!”


“不要啊!!头儿你就饶了我吧!!、、、别!千万别、、、上次差点就连小命都丢了,打死我也不敢再领教了!!”真铭这个脾气火爆的的汉子见我一脸的奸笑连忙后退摆手道,他那哭笑不得的样子,惹得全场大笑起来。


这时候他们都选好了兵器,肖恩用的是长剑,真铭则选了双斧,真铭精与物理攻击,近身搏击的能力很强,天赋的力量让他轻易的挥动别人拿不动的大斧!


双方行了个礼,真铭便大叫一声大步冲向前,同时挥动大斧直劈肖恩,肖恩也不回避念道:“火之剑。”,顿时他的右手的剑就覆盖了一层火焰,等大斧就要砍到时,肖恩一晃如闪电般跃起,挥剑向真铭斩去,真铭忙施展‘水之壁障’,火剑斩在‘水之壁障’上顿时冒起一阵蒸气,真铭也毫不犹豫的双斧旋转又砍向肖恩,肖恩只能举剑抵挡,“噹”一声,两人身形同时后退了几步。


“好!还蛮厉害的嘛!接我这招如何?—火烈斩!”真铭双斧挥落,火元素随之聚成了火斧攻向肖恩,肖恩右手剑横挥而出,刹时间空气如同裂开了,真铭只觉得数道锋利无比的风刃向自己袭来,顿时神色一变,他认出了这是风系中上级魔法‘飞翔之刃’,被砍到可不是开玩笑的,也顾不得什么了,就地一滚,真空风刃刚好从他刚才的位置划过,留下了几道裂痕,最后碰到我施下的‘光之礼赞’就消失步见。


真铭一身冷汗,虽惊不乱,猛地将双斧高举:“烈炎斩”顿时大片火焰如墙壁般直烧向肖恩,当肖恩身陷火海时,所有人(但不包括我)都为他担心,心想:“怎么也会烧伤吧!”


只有我笑了一笑,因为我看见肖恩在那一瞬间以‘隐身术’闪到了真铭的身后,趁着真铭分神之际左手握拳击在他的后背上,在真铭落在三丈外后才现出身影。


我一下子就出现在真铭的身边,用‘回复术’将他的伤治疗好了,同时露出了奸奸的微笑说:“先生好功力!臭家伙,还不起来?哼哼,身又痒了?还不想先生谢礼。”“呵呵,不敢!谢大人!谢先生指教!末将服了。”肖恩见真铭的伤一下就被我给治好了,不由暗道:“好厉害的人!这份功力还不是一般地、、、、”。


我笑了笑说:“先生的战技果然精彩!让我也动了想和你请教的念头!不知先生可否赐教?”这、、、、既然是你,在下随时候教!“好!先请先生休息一会儿,否则就不好玩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