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新海狮行动 马耳他岛战役(十)

bigstore 收藏 9 79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新海狮行动 马耳他岛战役(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周天雷在下了飞机后,他一抬头就看到在降落前就看到的在机场另一端的两根旗杆上高高飘扬的德国万字旗和意大利国旗。周天雷虽然不愿意向万字旗行礼,但是为了不显露自己的想法,他还是抬起了手臂向德国万字旗行了一个军礼。

在机场迎接他的是德国海军陆战队旅级战斗队指挥官勒布上校,德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部队基特尔上尉、德国空降部队的营长伦道夫少校,德国海军陆战队增援卢卡机场的部队临时指挥官德国海军陆战队里卡德上尉等几个人。意大利空降部队在周天雷来之前已经离开了机场。在周天雷步出机舱,向机场上的德国万字旗敬礼的时候,他们站在周天雷身后跟着一起行礼,在周天雷放下手臂后,他们向周天雷行了一个军礼,周天雷也向他们回了军礼,然后周天雷在他们的陪同下对机场进行视察。在机场上德国士兵和意大利士兵很多,他们在看到这些德国军官到来的时候,连忙放下手里的工作,起立向这些德国军官敬礼,而周天雷他们也一一向这些正在辛勤工作的士兵们回礼。

周天雷见到意大利工兵仍然在机场跑道上进行着跑道的平整工作,他突然转身问伦道夫少校:“在你们的报告上说是缴获了英国的‘马蒂尔德’II型坦克,我想看看。还有能开动的吗?这坦克必须保管好,送回德国去研究,我们以后还要与英国人打交道,不掌握这坦克的特性是不行的。”

周天雷在几个军官的带领下在机场仓库里看见三辆‘马蒂尔德’II坦克,他围着这些坦克转了一圈,看着这缴获的几辆英军‘马蒂尔德’II坦克,在‘马蒂尔德’II坦克装甲上面还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弹痕,他脱下手上的白色手套,用手指抚摸着这些弹痕,心中不由的现出当天晚上双方的士兵浴血搏杀的情景。

他转过头来说:“你们的作战报告我看了,你们在报告里没有详细写明你们对这次战役你们自己的感受和总结,你们从中吸取到哪些经验教训,所以我不知道你们对这次战役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你们要把这个补上。还有就是为什么我们增援机场的部队会遇袭?当时这个岛上还有很多的英国部队,为什么不派警戒部队在主队的两翼保护主队?还有部队的尖兵部队以为他们是在作什么,他们在意大利的海滩度假吗?把军服脱掉,架在汽车顶棚的机枪给拿开,士兵在汽车顶棚上晒太阳,其他的士兵也不保持高度警戒状态,难道他们是超人还是英国人是空气?你们在训练他们的时候难道没有告诉他们军队行军的规则吗?”

“我们知道部队行军的基本规矩。但是当时增援部队的指挥官沃尔特中校指挥官要求部队在敌情未明的环境里那样行进的,我们根据当时他的几个下级军官的口述情况推测他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我军的连续胜利导致他产生了一种自大情绪,而且在开始他们的一段路上他们都没有遇到英国军队,而且我们给他下达了限定到达时间,他可能是为了在限定时间内到达,所以撤掉了两翼的警戒部队,而主队保持一路纵队前进。而前队的士兵也放松了警惕,没有注意对前面和两翼的搜索,这才中了英国人的埋伏。”

“你们要警惕,现在我们军队虽然是战胜了法国、英国等国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获得了战争的胜利,我要说的是我们只是获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离整个战争的胜利我们还远的很。而且谁也不敢保证我们在下一个阶段里还能像我们在西欧战场做的那么漂亮。我们很有可能会遭遇到失败,我这不是胡言乱语,也不是打击你们的信心。我只是要求你们,要随时注意我们自己的一举一动。古老的东方中国有句古话,我希望你们记在心头,他叫做:骄兵必败,怎么解释它呢,就是像我们这样,打了多个小胜仗,就自以为是上帝是老大,我是老二,自认为自己是战神,无论打什么样的仗都不会输。别的部队我管不到。但是我指挥的部如果让我发现我的哪一位部下敢这么想,我一定会把他扔到北大西洋里。让那冰冷的海水替我让他那火烫的脑袋好好的冷静冷静。”

“是,将军,我们一定记住这次的教训。”几个军官向周天雷敬礼。

“我想去看看我们登陆的海滩,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正规的两栖登陆行动,我想去看看,为我们以后的类似行动提供经验。

一行人来到了海滩上,周天雷看着那满布弹坑的海滩,不由的说出一句话:“这里真像是月球的表面。”

几个人在海滩上转到了下午,周天雷一边仔细观看弹坑的大小,偏差,一边询问具体的交战结果。但是这次他除了迈出车门的那句话后,竟然没有再说别的什么,这让几个军官肚子里都不禁奇怪起来,不知道这位长官究竟想作什么。

在海滩的视察结束后,周天雷和几个德国军官一起来到了临时修建的在马耳他岛战役阵亡的德国士兵墓地。在这里躺着在马耳他岛战役中死亡的全部德国士兵和下级军官,高级军官的尸体已经通过飞机运回意大利了,准备从意大利转送回国。而意大利阵亡军人则直接由意大利舰船和飞机运回了意大利。

周天雷和军官们一起步入了墓地,在他们后面是保护他们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员,这个墓地看起来修建的比较仓促,很多在坟墓前的十字架是用树枝捆扎起来的,有些上面挂着或顶着一个钢盔,还有很多的十字架上面连树皮都没有削去。

周天雷指着那些坟墓对军官们说:“这是我们的英雄,没有他们,我们的战役不可能胜利。当然我们活着的人也是英雄,所以我要求你们在马耳他岛恢复正常秩序后,重新修建这个墓地。士兵们,你们听好,举枪,听我的口令开枪,我们一起送送这些已经离开我们的英雄们。”

在周天雷的口令声中一阵枪声响起,在枪声中,周天雷一直抬手向这些坟墓行着军礼。军官们也在他背后一起向在枪声过后。周天雷对他们说:“我看报告里说是我们派到马耳他北岛上的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汉斯分队是全部阵亡了吧?”

基特尔上尉说:“据我们对英军俘虏的审问,他们在弹尽粮绝后向英军投降,但是英军在对他们的审讯中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所以英军恼羞成怒,以我们的侦察兵穿着他们的军服进行侦察,违反了国际惯例为由将他们全部枪杀。”基特尔上尉说话的时候的语气里可以听出带着十分愤怒的情绪。

周天雷说:“基特尔上尉,我要提醒你,英国人认为我们违反了日内瓦公约,我们并不认为我们违反了日内瓦公约,这个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所以我们必须保持我们德国骑士的风度,不能和这些撒克逊人一般见识,所以我命令我们不得杀害和虐待那些曾经参与处理汉克分队的英国士兵和军官,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会无所作为。我们会想办法把这件事化成打击英国人的一发炮弹。”

在从阵亡将士的墓地离开后,周天雷去了在瓦莱塔附近的一个德军野战医院。这个医院收治了很多在战斗中受伤的德军士兵和德军下级军官。周天雷走到正在养伤的一些士兵床前,对他们在这次战役中所表现出的英勇行为表示赞扬,在一些因截肢得退出一线部队的士兵床前,则表扬他们为德国作出的巨大贡献,最后还亲自为其中一些伤员戴上了一级或二级德国骑士勋章。

在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周天雷离开了马耳他岛,飞机飞往意大利西西里岛,他准备借道意大利先去法国。然后回德国述职。

在意大利他会见了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墨索里尼除了对德国这次出兵马耳他岛的感谢外。便是大吹与纳粹德国的密切合作带给德国和意大利的好处,顺便还鼓吹了他的新罗马帝国计划,并说他的新罗马帝国绝对会和希特勒领导的第三帝国有着长远的友谊,两国的合作对两国的长远利益都有好处。最后他请周天雷带一封他的亲笔信给希特勒,说是想要德国更多的参与地中海的攻略。周天雷心想这才是你的目的吧,如果意大利有能独立作战的能力,你墨索里尼会把德国放在眼里才是怪事一桩,不过他并没有在脸上露出这些想法,嘴巴里也在大肆宣扬德国和意大利合作的战略。并且说德国在北非、中东和欧洲的更多地方需要意大利的无私合作等等。

周天雷的计划是在意大利逗留一天,与墨索里尼的会见结束后,他来到了德国第二航空队司令部的驻地,和第二航空队指挥官凯赛林一起交换马耳他岛作战的对马耳他岛战役的看法。在他们互相说了一些以后德国海军和空军在战斗中如何配合的技术问题后,他们觉得指挥室里空气比较闷,于是凯赛林便提议出去走走。

他们两个在机场的一条废弃多年的辅助道上漫步,观看着作战飞机的起降。凯赛林问道:“高特,当时你为什么要和我们的元帅作对,硬要发展海军航空兵这支独立的航空力量,而我们的元帅竟然还同意了?在德国海军航空兵成立的文件在转发到我那之后,我看了我都觉得我们的元帅的脑子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原来他可是说:全德国会飞的东西都归我管。”

周天雷哪敢说是他知道赫尔曼。戈林的弱点,用对他行贿的方法换取了他在一些问题上对德国海军的支持。

他淡淡的说道:“大概是戈林元帅的想法改变了吧,你不能总是希望一个人一生对一个问题都保持一个看法的。”

周天雷接着说:“而且我们成立海军航空兵也是我们海军必须作的事。空军的飞机不可能有跨越大西洋的作战半径吧,如果有那样的飞机,也肯定是不能用来做战斗飞机的。换句话说,我们海军在大西洋上的活动是不可能得到你们的全程支援的。如果我们面临敌人的海军航空兵的攻击,我们却没有能够与之相抗的手段,只能依靠自己的防空火力抵挡敌军飞机的攻击,我们会吃大亏的。这次英国地中海舰队的覆灭,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据。所以我们德国海军无论怎么样都要发展自己的独立航空兵。”

凯赛林问道:“我第二个问题就是你们在航空兵力上的配置很奇怪。你们的攻击机数量很少,只占你们舰载飞机数量的1/4左右,剩下很多是战斗机,难道你们认为战斗机在夺取制空权后还可以再充当攻击机的角色?当然这次你们是用战列舰进行战斗!”

周天雷笑着说:“你应该知道我们海军在争取德国的资源上比起你们空军来要差很多,甚至比陆军都差,所以也限制了我们的造舰规模和发展规模。所以你也可以知道为什么我们要想方设法从我们的敌国夺取资源为我们所用,我为什么要请求空降兵对法国的土伦港进行袭击,因为我不相信那些法国人,他们肯定会把已经列入我们作战序列的军舰给沉掉。如果沉掉,我们就要花大价钱来维修它们,这个是我们不允许出现的情况。而航空母舰我估计我们最多只能拥有五艘。而我们的敌军有可能拥有比我们多的多的航空母舰,如果我们按照常规部署兵力的话,我们的战斗机数量就会比敌人少,在争夺战区制空权上会吃亏,而且我不认为在我们所能拥有的海军航空兵数量下,一次海军航空兵攻击部队出动所投放的炸弹量能抵得上我们的战列舰一次出击所发射的炸药数量,而且攻击飞机的航弹浪费还会很大,这个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所以我才要加强我们海军航空兵中战斗机部队的数量,这样我们就会拥有和我们未来的敌人所差不多的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部队数量,甚至还可能超过他们,而在我们夺取了战场的制空权后,他们的攻击机就只能象火鸟一样被我们攻击。我们要迫使他们和我们进行炮战,我认为我们的战列舰绝对可以在海战中战胜他们。”

两个人在那条便道上越走越远,直到走到了机场的尽头才往回走。第二天,周天雷坐上飞机,直飞法国。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