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护大同桥

fujinglei 收藏 4 46
导读:奇兵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护大同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在千里马大街与王淮湘副政委率领的第二支队分手后,茹夫一带领第一支队拐下了宽阔但已遭到破坏的千里马大街,快到金日成广场的时候,插入一条小巷,往东南方向走了1000多米,就到了南北向的人民军大街,这条街就紧挨着大同江,江上两座大桥就在眼前,北面小一点的是玉流桥,南面大的这座桥就是大同桥。

站在江边上,茹夫一支队长望着灯火通明的两座大桥,再看了看大道上嘈杂的人群以及隆隆而过的敌军的坦克、自行火炮、牵引车、卡车以及推土机,转身朝自己的部队挥了挥手,让大家靠边停下,然后,他小声命令通讯员刘强把在队尾的龙副支队长叫上来。

“队长,我来了!”不一会,龙虎臣副支队长来了。

“老龙,你带六连往北去,从玉流桥通过,注意看看有没有敌人破坏大桥,要保护好大桥,我带四连、五连从大同桥过去,注意保持联络!”茹支队长压低声音说道。

“好的!”龙副支队长同样轻声地回答。

龙副支队长指挥六连快速北上,他们只能用手势,不能说话,免得被旁边的敌人听见。

看到老龙率领队伍远去,茹夫一支队长这才带领其余人马往大同桥赶,不一会来到了大同桥边。

茹夫一让部队在道路边上停下,自己开始仔细的观察这座桥。

原来,这是一座铁质公路大桥,桥面约有30米宽,桥的两边是隆起的粗大的钢架,本来,这是朝鲜首都平壤通往南部地区的重要枢纽,现在却成了敌人撤退的瓶颈所在。

只见桥的这边到处都是美军卡车、坦克以及炮车、装甲车,还有许多美国士兵、南朝鲜士兵也都等在桥北端,急于过去,只是由于人员和车辆太多,无法一下子通过。

桥头有几十个头戴白线钢盔的美军宪兵在维持秩序,看得出来,他们极力顶住人群的谩骂,先让插着各色小旗帜的小轿车、吉普车通过,然后再让坦克和其他车辆通过,徒步行走的士兵则在桥的两边行进,按照宪兵的训示:他们不得阻碍车辆前进的方向。

站在桥头,所有的游击队员都能感觉到大桥的震动,重型坦克的履带“轰隆轰隆”的挤压着桥面,各种大炮被卡车牵引着也试图开过桥去,这个场面使游击队员们都感觉到联合国军真是一条钢铁巨龙,不过,现在这条巨龙被大同江桥锁住了,不得不在这个地方慢慢的爬行。

茹夫一又把眼光望向了天空,天空上不时有敌机通过,也许是在掩护地面部队撤退,也许是自己在逃跑,偶尔,天幕中又有几颗照明弹爆炸,也分不清是飞机投放的还是大炮发射的,反正,照明弹眩目的白光把大桥周围照的通亮。

茹夫一又把目光投向了桥下,只见水面在照明弹的照耀下,返上来片片白光,大同江靠岸的两边已经结冰,但是江中间的江水还没有封冻,依然在急急的流着,忽然,他好像看见桥下有人!

不好,有人在安放炸药!敌人要炸桥!

茹夫一脑中很快闪过这个念头!

不行,必须保护住大桥!

茹支队长又轻声对刘强交代了一阵,让他把五连马连长叫来,然后附在马连长的耳朵旁用气声说道:“马连长,你带着你的连队和我一起行动,到桥下去,敌人要炸桥,我们把他们赶走,注意不要开枪、不要暴露我们的身份!”

马连长点点头,然后冲自己的队伍一摆头,跟着支队长就往桥下走。

通讯员刘强通知完四连连长在上面注意警戒和接应以后,一把拉过刘显堂,跟着也下了桥面,往桥下走。

快到桥底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两个手握M1冲锋枪的美军宪兵,大叫着,并用手中的冲锋枪对准了茹夫一等人。

从后面赶过来的刘显堂很远就用英语喊道:“Don’tshoot!Don’tshoot!”

刘显堂在刘强的护卫下来到僵持双方的面前。

只见刘显堂轻轻拍了拍支队长的胳膊,正要上去和美军宪兵答话,茹支队长一把把他拉到身边,两人耳语了一阵。

耳语完了以后,刘显堂冲着两个美军宪兵用英语问道:“先生们,我们是南朝鲜第八师的,你们是哪一部份的?”

“我们是美第八集团军直属工兵营的,正在执行炸桥任务!”美军宪兵回答。

“谁的命令?”刘显堂假装有点生气的问道

其中一个宪兵伸出左手的拇指,朝天空上指了指:“沃克将军的命令!”

“不行!我们师还在后面呢,现在不能炸桥!”刘显堂“气愤”的说。

“你们算什么东西?敢违抗我们美国将军的命令?”美军宪兵又把冲锋枪横了过来。

“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两个宪兵大喊大叫。

大概是听见这边有人在喊叫,从几个桥墩后面陆续走过来十几个美军士兵,从他们的臂章上可以看出,他们是工兵部队。

一个好像是当官的走过来问宪兵:“怎么回事?”

“他们不让炸桥!”宪兵回答。

“军官先生,我们不是不让炸桥,我是说我们的部队还在后面,没有过桥。”刘显堂“申辩”说。

军官看了看刘显堂,然后又看了看茹夫一率领的这100多人,说道:“桥是一定要炸的,什么时候炸我们要听军部的命令。”

刘显堂趁军官说话,用余光扫了一下他的身后,发现了有个美国士兵身上背着一部步谈机,大概这就是他们和军部联系的工具。

“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军官问。

“我们是师部先遣队!”刘显堂回答。

“那怎么到桥下来了?”军官急问。

“我们发现桥下有人,以为是北朝鲜游击队,害怕大桥被炸,所以就下来搜索来了。”刘先堂回答的真不错。

正说着,北面的牡丹峰上传来剧烈的爆炸声,从桥底下都能听见头顶上的桥面上出现了骚乱,很快桥上传来了枪声,偶尔还掉下来几具尸体,有的摔在冰面上,有的掉入江心的水中。

原来,在大桥的入口处,很多联合国军的单位都在等着过桥,刚才全亏了那些武装宪兵勉强维持住了秩序,现在突然听见了来自很近的牡丹峰上传来的爆炸声,等待过桥的联合国军们有些急不可待了,都蜂拥地往桥上挤,可是宪兵们仍然不让过,混乱间,人群中有人偷偷地就对着宪兵开了枪,隐藏在人群中的游击队第四连乘机让队伍中的朝鲜人民军战士用朝语喊话:“美军开枪了!美军开枪了!”同时也偷偷的向桥上的美军开枪,甚至甩开了手榴弹,这样一来,桥面上的队伍大乱,互相打了起来。而四连乘机撤到了一边,让他们自己狗咬狗去吧。

桥下的宪兵和工兵们也有些慌了,大部分正在安放炸药的工兵也都出来了,聚集到了那个军官身边。

“军官先生,快撤退吧,再晚就来不及了,由我们来执行你们的任务。”刘显堂不失时机的建议道。

美军军官还在犹豫,突然,牡丹峰上又传来了激烈的炮声,只见一发发高射炮炮弹拖着一束束亮光飞向天空,把正在飞行的美军飞机打的到处乱窜,不时还有一两架飞机掉了下来,这下美军军官顾不上炸桥了,只见他抢过通信兵手中的话筒:“总部,总部,我们受到攻击!我们受到攻击!请求撤退!请求撤退!”

耳机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旁边的人还没听清里面到底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军官大手一挥:“全体撤退!全体撤退!”

所有的美国兵巴不得早点离开这危险的地方、早点撤到南边更安全的地带去呢,谁愿意把自己宝贵的生命丢在这万里之外的小国呢?

刘显堂不失时机的对军官说:“先生,请把你们的炸药、雷管、电线以及起爆器都留给我们吧,等联合国军都通过了大桥,我们就把大桥炸掉,绝不留给金日成!”

美国军官脸无笑容,用手指了指桥墩:“炸药已经安放好了,在每个桥墩的关节点上,雷管、电线、起爆器在这里!”

“理查德!”

“到!”一个年轻的声音答道。

“把东西给他们!”军官命令。

“是!”年轻的美国士兵把一个绿色的帆布袋递给刘显堂。

美军军官也顾不上整理自己的队伍,带上这些人就要往上跑,刘显堂叫住他:“先生,能不能把你们的步谈机留下,到时候我们也好和你们的总部联系,接到命令我们就炸桥。”

军官犹豫了一下,似乎想了想,对通信兵说:“给他!”

刘显堂接过步谈机,放在脚下,心里那个乐啊:美国人怎么这么好骗?也许他们急于逃命?也许早就不想打这个仗了?这样的军队又怎么能打仗呢?

正遐想间,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刘先生,他们走了!”

刘显堂一看,是茹夫一支队长。

“哦,队长,鬼子说炸药已经都安放在每个桥墩关节点上了,这些是雷管、电线和起爆器,这是步谈机!”

“你做得很好,回去给你请功!”茹夫一支队长微笑着对刘显堂说。

“队长客气了!”刘显堂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马连长,快派战士爬上每个桥墩,卸下炸药,保存好,注意不要让敌人发现!”茹支队长命令。

“是!”马连长轻声回应。

很快,每个桥墩都爬上了游击队的战士,拆卸炸药,同时每个桥墩附近和大桥两端也都放上了警戒。

不时的,桥上有人掉了下来,大部分摔在冰面上,把冰面砸裂了,我们的警戒哨就跑过去,看看是不是活的,如果死了就不用管了,如果还活着就把他拉到桥下的阴影处,用匕首解决了,免得他们发现游击队的行动。

有些人直接掉在江中心的激流中,游击队员们也不用管他们,任凭他们往下游漂去。

所有这些也没人发现,桥上的人都忙于逃跑呢。

“队长,炸药都已拆除!”马连长跑过来报告。

“好!刘强!通知桥上的四连,让他们下来,从河床上通过,然后我们一起往南追击敌人。我们先在这里等你们。”茹支队长冲身边的刘强说道。

“是!”刘强转身往桥上跑。

“李波呢?”茹支队长在人群中寻找。

“队长,我在这儿!”李波来到队长跟前。

“李台长,你用这部步谈机和龙副支队长以及钟连长他们联系一下,告诉他们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好的!”

在急速运动或周围环境不方便的情况下,架设电台不仅麻烦,而且时间长、速度慢,更重要的是,在四周不远处都是敌人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敌人发现,引起敌人怀疑,而通讯范围小的步谈机倒成了很好的联络工具。

刚调好频道不一会,就收到了牡丹峰上传来的信号,李波高兴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茹支队长,只不过,这个消息有些过时了,久经战阵的茹夫一早已从天空的炮声中知道了。

“继续联系,让钟连长他们完成任务以后往南找我们!”

“是!”李波继续用密语和钟连长以及龙副支队长联系。

很快,刘强找到了四连,领着他们下来了。

茹支队长轻声的告诉大家:“同志们,看见了吗?在江中间虽然没有冻住,江水哗哗流着,但是刚才那些美军工兵在上面放了几根长铁轨,成了一座简易桥,我们就从这座小桥过去,注意自己的脚步,冰面滑,不要掉到江里。过江以后,我们朝天开枪,随队的朝鲜同志用朝语喊‘中国军队来了!’,给敌人制造混乱,听清楚了吗?马连长,注意收拢桥墩下的同志!出发!”

游击队借着照明弹的亮光,往桥南走,等都过了江上铁轨桥以后,大家纷纷取下背着的枪支,朝天上开枪。

顿时,桥下卡宾枪、冲锋枪、手枪甚至还有机关枪的枪声响成一片。

桥面上的敌人听见密密麻麻的枪声和喊声,秩序更加乱了,有些坦克也胡乱开起炮来,从桥上掉下来的人更多了,游击队也没功夫管他们了。

快要跑到桥南头的时候,李波赶上来,轻声告诉茹夫一:“队长,已经和龙副支队长联系上了,他们已经控制住了玉流桥,但是他们发现敌人裹胁了很多平壤的老百姓赶往南朝鲜,请示怎么办?”

“赶紧收拢部队,尽快与六连会合,一起前往解救平壤百姓!”茹支队长命令。

李波继续用密语和龙副支队长联系。

部队迅速拐上青年大街,直插北面玉流桥,寻找龙虎臣副支队长率领的六连,准备一同解救被敌人裹胁的平壤百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