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十四章 下连

潭轩 收藏 16 1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连里一下来了两个大学生排长,而且是一同管理一个排这样的事情可真的不多见,于是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我并没有这么吃惊,我觉得这不过是个权宜之计罢了。当时军队向年轻化和知识化转变的态势已经初见端倪,像我们这样的人也算得上是材了,所以只要补上带兵的这个瓶颈提升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队长(就是班主任)的分析像是黑暗中的灯塔,给了我方向的同时还给了我一定的自信。所以我没有觉得这有什么特别的——仅仅把它看成是一次实习——是团部对大学生干部的一种关怀和栽培,也是部队相互间竞争人才的一种手段。至于对王平我也从没把他当作副手,我说了这对我们来讲就是个实习的机会,叫他副排仅仅是个必不可少名字或称谓罢了,就像我叫潭轩,他叫王平这么简单。在我的心中他永远是我的哥哥,是我的最好的战友中的一个,还隐隐的觉得他就是我的政委——所以我才叫他小政委嘛。

下了火车,我又一次感受到了部队的温暖——真没想到来接我们的居然是指导员!这个规格也太高了!这时候的我们可没有去军校时的大包小包了:背后是铺盖卷,拎着个袋子里面是脸盆和其他的日常用品。我比王平只多了一包东西就是书,不过也是被我们精选了的,带到学校的很多书都被原封不动的带回了家。当然其中也有王平的书,就因为有了这几本他居然和我抢着拿,叫我几句话就给镇压下去了。开始我们当然不知道那个中尉就是指导员,但是军衔我们还是认识的,急忙把两个包交到左手和王平跑步过去,双脚脚跟一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可是不知道说什么,还是我急中生智:“报告,学员潭轩、王平向领导报到。请领导指示。”先是一愣,然后指导员就笑了,旁边的王平也笑了。“欢迎你们,我是你们的指导员。不过你们可不再是什么学员了,应该说炮兵连一排长潭轩、副排长王平。”我这才明白自己一上来就又犯错误了,所以也就跟着他们一起笑了。“是,是,是!不过我们怎么能叫指导员来接我们呢?您派个司机不就行了吗?”“你们是新同志又是第一次来,我作为指导员理应该来接的,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嘛!”

中尉还过礼就和旁边的司机一起来接我们的行李,一番谦让后我们就上了吉普车。简单的介绍情况以后,就是问了一些我们的情况还有一些像坐火车累不累呀之类的的客套话。其实,这就是个必须走的过程,我们的情况档案里都有还用得着我们汇报吗?坐火车累不累,也不能和你说实话呀,那种在盒子里坐着的感觉能好的了吗,还总格登格登的颠簸叫人没办法看书。累倒是不累就是无聊的难受。没想到好不容易从盒子里面出来了,就又到了另一个盒子里面你说是个什么感觉?但是过程还是要走的,从他走过程的熟练度和他的脸都可以告诉我们这个人是那么的熟练于政工工作。

总的感觉是很热情的。年龄比我们认识的那个张中队要小一些,作政工干部的总体特点他都有了:比较沉稳,总带着对下级关爱的眼光和慈爱的笑,他笑起来比较好看脸上的纹路非常的柔和,给人以亲切感。一看就是一个非常好接近的人。也许是我看书太多了,也许是文化大革命对社会的伤害太深远了,我始终对政工干部有一种无名的芥蒂之心。有重视,人家可有人事权呀,操控你的升降。有畏惧,如果他想背后给你一下,你不死也会被打进冷宫,在军界难有出头之日。还有鄙视,不就是爱耍耍嘴皮子吗?还有什么能耐?还有就是他给了我的那种热情和关爱,但显然我在当时是没办法消受的。可能是在军校被教官和张中队熊习惯,有点受虐癖吧。

冷场。能说话的人不说话了,想着心事;不能说话的人也找不出什么话题,想着话题;爱说话的人说不下去了,想着来的这个两人。“指导员你别见怪,我这个人不太爱说话。”顿了顿:“他认生,而且有胃病,可能是在车上吃得不好现在胃疼了。”没想到语无伦次的王平居然把这也拿来当话题,看来真的是搜肠刮肚了。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看不到我的脸,我也不好意思说不是只好说:“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小毛病一会儿就好。”这按说吧,有胃病的人应该张得瘦可我偏偏又这么壮,真郁闷呀。我想这话指导员也就是听听,连我都不信自己有胃病还能骗得了他?不过后来在看到我对酒精的反应之后,他才对我有病的观点有了一点认同。但他还是不失时机的打破了这个沉默,冲着我说:“也许是累了,在车上多休息休息吧。”又转过头和王平说:“不爱说话可不好,你要想了解战士的心就要和他多交流,语言是交流的主要手段,所以要多练习。……”不愧是政工干部呀!一个不爱说话的问题,居然引出了这么多得关于交流、练习、说话、战斗力、团结等深刻的主题。最后以再休息休息一会儿就到了为结束语。

走了快两个小时的路(大部分是土路),我们的车就缓缓进入了连部。连部由红砖砌成的围墙里面有三幢平房,中央是训练场。进入营区的右手边是炊事班和食堂,正对着的是二排和三排的营房左手的是连部、会客室兼会议室和一排的营房。我们在指导员的带领下走进了那个并不算宽大的会议室。门是开着的,所以我们一眼就看到正坐(就是面对门的那张椅子)位置上的中尉,他自然是连长了,我们来的时候他正在悠闲的抽着烟,看着烟缸里面的烟蒂,我就知道他是在这里等了我们一段时间了。看到我们来了赶忙灭掉了手中的香烟,站起身走了过来。我们急忙敬礼,这时候虽然被着背包可手里的东西已经被司机拿到了我们的房间,指导员赶忙介绍这个是小潭,那个是小王。好家伙!连名字都省了,看来对我们是够熟悉的了。简短的寒暄过后,连长就切入正题开始正式地介绍我们排了。真不愧是部队的军事长官,性格就是直,没什么虚的,这点我很喜欢。你们说我是不是对政工干部有偏见呀。

“你们带的一排是我们连最好的排,其中特别是一班和二班最为优秀。两个班长都是多年的老士官了,个人技术就甭说了,带兵经验也很丰富:你们的三班长就是一班长带出来的,三排的七班长是二班长带出来的。两个班长都是我从新兵的时候给带起来的,所以不用有包袱大胆管理,有啥困难的,就只管来找我。老同志嘛,多担点儿责任,给年轻的同志多把把关,把自己的经验多传授一些,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感谢连长对我们的信任和支持。”,我们立正答到。

他挥挥手示意我们坐下:“你们在军校的表现我从材料上都看到了,我对你们很满意并且有信心你们能带好这个排。所以希望你们能把从学校里学来的东西传授给大家,好让我们连队的训练成绩也有一个大幅度的提高。”

立正。“保证完成任务。”

连长和指导员就笑了,笑过他继续说道:“我们现在是聊天,不是下达命令,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放松,放松。我该说哪儿了?哦,对了。我之所以把一排交给你们因为一排的老兵比较多,而且大多是我的老部下了,比较听话,管理起来也就比较容易。如果你们赶上什么事我和指导员又不在,你们也可以听取两个班长的意见,他们毕竟在这里的时间比较长,对这里的情况也比较了解。”扭过头去看了看身边的指导员,“你们两个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就先回去休息吧。晚上的时候我把你们带到排里去。”

“不知道能不能看看排里面人的材料。”我大大胆子提出了要求。

“当然,当然。一会儿就叫文书给你们送过去。”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第一次的见面会,和王平一起回了自己的屋子开始收拾东西。一切都弄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拉了把椅子坐到王平的床边低声和他说:“听出来连长的话外音了吗?”

王平抬起头看着我,他知道我会继续向下说,所以也不问,就那么看着我等我的下文。我想这就是默契吧。

“他拿我们当窝,给他孵蛋呢。”

还是不说话,还是那么看着我。

“我说的就是那两个班长。你想想他的口气,再想想他的话,那意思还不明白吗?不用我们参与管理:小事务班内由班长解决,大事务直接上报给他由亲自解决。我们就管管传授一下所谓的‘先进经验’,而且他看得上看不上还在两说。”

“你别把人都想得这么坏。”虽然他知道我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也提出了不同意见。

“不信你就走着瞧,那两个班长有连长护着还不定是个什么鸟样子呢!不过,别让我抓住,不然……”我晃了晃结实的胳膊,意思是说我的杀手锏可不是白学的。

“你悠着点儿,老兵油子不算什么,别忘了还有连长呢。”这个人就是这样说个话都要留一半儿。后半句肯定是: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们可都是连长的爱将,小心连长收拾你。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