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78.html


郑浑研究院就开始按我提供的一点平炉炼钢的提示进行炼钢的尝试,失败的废品就用来打铁钉、铁铲、锤子、锄头、菜刀、柴刀等普通铁器。铁钉和钉锤主要供应家具厂,这样,家具的衔接就比原来的铆接牢固多了,把几家跟着开始做家具的作坊压了下去,永远只能跟在后面当小弟了。(铁钉是那种没有钉帽的,就是用一跟小圆柱型的铁棒,把其一端打细磨尖就可以了,所以难度还不是很大)

由于规模太小了,所以我只在洛阳百货总店旁边开了一家小铁器铺,主要是利用百货商场的人气。由于是郑浑打的铁器质量上乘,没多久就打开了销路,卖得还不错。

马钧工艺研究院则先负责水车、造纸的研究。水车在一个多月后就研究成功了。然后派人在黄河边上架了一架大水车,用郑浑打的几个非常粗糙的齿轮连接了一个磨盘,磨盘上建了一间房子,就成了一个磨坊了。请两个工人守着,专门给人磨麦粉。一百斤麦粉收一贯钱,日夜不停,一月也能收个几千贯,比人工磨粉快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人们都愿意把麦子拿到磨坊来磨,节约了很多时间。

各地闻风而来的商人纷纷要买水车,我指示庄德与他们签订了使用的水车协议,我们不卖水车,免费帮他们做,并给他们安装。但他们每年的收入我们要收5000贯的水车使用费。其实就相当于现在的专利使用费一样。

两年以后,全国一千多个县都至少建了一个磨坊。我在这一块的收入每个月有一百多万,这是一项长期的收入,月月都有进帐。不需要我派人经营,年收入就达到了一千多万,比汪天可轻松多了。

在我模糊的提示下,马钧研究院终于在半年后研究出了白纸。当然比现代的肯定不如,但比那时候的蔡侯纸不知好了多少倍,并且成本极低,导致价格低下,我把它叫做马钧纸,普通的读书人也可以用纸了。

我迅速在洛阳成立了洛阳造纸厂。一百多页16开大小的白纸册子售价十贯钱(相同大小数量的蔡侯纸要上百贯),一时供不应求,真正达到了“洛阳纸贵”的境界。后来听说真的有人把转手过的马钧纸卖到了两百多贯的价格。那是一个商人带到江东去的,江东的大户由于距离太远还没有得到消息,结果被商人卖了稀奇,把那行商赚了个盆满钵足。

183年8月7日,郑浑兵器研究院终于得到了第一炉钢水,冷却下来后检验,真正达到了五煅钢的水平。

这天我正好在北城逛街,研究院的侍卫长气喘吁吁的跑来报告我钢炼出来了。我撒开脚丫子就往研究院跑,后面的侍卫们也只能勉强跟上我的步伐。

冲进研究院,整个研究院都沉侵在巨大的喜悦之中。不管是直接炼钢的铁匠们,还是研究院的杂工或是侍卫们都挤进了炼钢房,几十号人把房子挤得满满的。听着郑浑用钉锤敲打钢锭发出的钢材特有的清脆的声音,所有的人都发出了激动的欢呼声。

这一年来,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天。太子殿下给这里提供了整个大汉最好的炼铁设施,并安排了最好的生活条件。所有的人都看着郑浑带领十多个同样经验丰富的铁匠一次次尝试,又一次次失败。废品打的铁器都已经卖了几十万贯还没成功,失败了又重新站起来,炼钢房留下了他们一生中最多的汗水。今天,真正的平炉炼钢终于成功了。郑浑看着手里的钢锭,留下了激动的眼泪。房里的人也渐渐安静了,默默地为郑浑祝福,祝贺他完成了太子交给他的任务。

我在炼钢房外停下了脚步,身后的侍卫也停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看着房内郑浑蹲在地上流泪。其他人不知道,但是郑浑自己知道,钢材的普遍应用,必将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改变,他自己将作为一个时代的开创者被历史铭记,你说他能不激动吗?

终于,最外面的一名侍卫发现了我,梦游般的轻呼了一声“殿下”,旁边的几个侍卫一起回过头来,赶紧和这时才清醒过来的第一个侍卫跪下道:“恭迎太子殿下千岁。”

其他人回头一看,虽然没见过我,但这时我身后跟了几名侍卫,而且研究院的护卫也在给我行礼,知道我就是太子,连忙跪下行礼。

我走过人群,来到郑浑面前把他扶了起来,接过他手里的钢锭,拿起旁边的钉锤敲了一下,钢锭发出“铛”的一声清脆的声音,正是钢材特有的声音。我激动地对郑浑道:“郑浑,你立大功了,你给我大汉的功劳是无与伦比的,太好了。来人,赏郑浑黄金百两。其余铁匠也一人赏一百两白银,研究院的其他人也一人赏一百贯钱,今天我就在研究院和你们一起吃饭,和你们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

所有的侍卫都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因为他们知道我不会因为他们的“无礼”而责怪他们。其他人看我没有生气,也跟着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我叫人进宫调来了几名厨子作菜,太子宫的厨子做的菜确实不同凡响,一干人等都吃得肚子圆圆的,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研究院。

饭后,我把郑浑单独叫了出来,叮嘱他以后要仔细炼钢,仔细记录各种数据,争取早日得到七锻以上的优质钢材。并告诉他,只要他把七锻钢炼出来了,就以他的姓氏命名“郑钢”。

郑浑本来今天炼出了钢材,又得了我的巨额奖励,就已经很兴奋了。现在听我说要用他的姓氏命名钢材,更是激动不已,发誓一定早日完成殿下布置的任务。

郑浑兵器研究院的第一炉钢全部打成了刀剑、匕首等兵器装备了我的侍卫。成为全天下第一支成批使用钢制兵器的士兵。

当然,我的研究院是保密的,没有几个人知道。否则要是让朝廷中的那些人知道的话,还不知道会把我的研究院折腾成什么样呢。这样我的钢材也就没有人知道了,我又加派了十个侍卫守卫两个研究院,除了安全的考虑,还有就是防止泄露这儿的秘密。

两个月后,研究院炼出了第一炉七煅钢,堪比现代的普通钢材了。郑浑作为今后的大中华帝国的首席科学家终于有了自己的一项划时代的发明。

[注:平炉炼钢的发明者是德国人威廉-西门子。大约从1846年起,他就开始研究燃料的效率问题。1856年威廉-西门子和他弟弟弗里德里希-西门子得到一项将蓄热原理用于所有需大量热能的炉子的专利。最初,此法主要是用于玻璃熔化炉,可节省50%的燃料。将此法用于炼钢,是在炉的两端建有放置“砖格”的蓄热室,砖格先由炼钢炉排出的热气加热,然后把要进炉的空气预热。用固态燃料试验时,很不顺利,存在着一些问题,诸如炉灰堵塞了蓄热室的砖格等。1864年法国人马丁改造了炉体,又采用了威廉-西门子用蓄热提高炉温的办法,用生铁和废铁炼出了优质钢。1868年威廉-西门子用生铁和铁矿石炼钢成功。这种炼钢法被称做“西门子─马丁炼钢法”。由于这种炼钢炉形状低平又有一个平展的熔池,所以被称为“平炉”。这种炼钢法也称为“平炉炼钢法”。

平炉炼钢时,经过下层蓄热室预热的空气和煤气被送入上层熔池,在铁水表面吹拂、燃烧,能够比较完全地将铁水中的碳和其他杂质氧化,得到优质的钢。虽然平炉冶炼的时间比较长(一般为24小时),但熔池非常大,一炉便可炼上百吨钢水,产量很高。而且原料不限于生铁,废钢、铁屑、熟铁、铁矿石均可,炼出的钢质量稳定、均匀,所以一直沿用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