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学生时代 第十三章 告别军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军校的生活真的是平淡无奇,如果没有我们这一宿舍的奇人怪鸟恐怕我真不知道现在回想起来还会有什么可写的。

考试是学校生活的结束,成绩是分配工作的开始。我和王平总的来说考的还是很不错的,在系里面综合成绩名列前茅,当然他的成绩要好于我,他的学习的认真劲儿是我没办法比的。野外操作环节我们两个水平不分上下,都是一个小组的,用的又都是一门炮,练习的时间也一样谁比谁傻呀!至于文化课我是真比不了他,他对学习的认真和刻苦让我可以想象他高考为什么会有如此好的成绩,要不怎么叫他小政委呢?当然,比不过归比不过但我也不很差呀,只是不是尖子罢了。体能方面他就不是我的对手了毫不夸张的说全系的体能考试我是最好的。但是总成绩我还是没王平好,因为体能成绩所占的比重小。

周强不愧是张中队长带出的学生,野外训练环节的成绩居然比文化课成绩还要好。真叫人大跌眼镜,文化课考试多容易呀。当然,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周强的野外训练成绩的优秀。不过这还不是最叫人吃惊的。最叫人吃惊的是我们的张中队居然文化课考试全部通过。就他?天天上课睡大觉,一天到晚除了吃喝就是和我们打架,这样的人怎么能全线通过呢,连作业都是我们给写的!开始的时候他的作业是周强管的,可是到了后来他连自己的作业都懒的写。于是我和王平还要一边学侦察系的科目一边帮他们写作业,真是没天理!要不是看在这个张中队教我练格斗的时候还算用心,到最后也还是重重地挨了我几下勒的面子上,我是不会管的。至于王平我就说不好了,他总是个热心人。可问题是我自从到了学校连从家里带的书都没怎么翻动了,还不是因为没时间吗?

真正叫人烦恼的还是分配後的去向。我只有一个想法:和王平分在一个连里,可这由得了我做主吗?我们家里可没有人是高干,也不认识什么高干,我找谁说去呀?其实,在分配问题上最有发言权的是地方部队,基本上点了名的都能要得来,除非有两个单位同时要人,可我们是黄牌谁认识我们呀,人家凭什么抢你去呀!别总拿自己是个香饽饽了,面对现实吧!所以我也就只能把这个愿望和张中队说了:我和王平生活了三年了,有默契,相互了解这样有利于工作,而且我们的成绩在系里面还是名列前茅的。我知道您的活动能力大,所以希望您能想办法帮我们安排到一个连里工作。王平还是没说话,但是我们都明白,我说的就是我们的意见。“那把成绩单给我,我给你们问问。”他拿了我们的成绩单就走了,回来以后什么也没说——即没说成了也没说不成——就把成绩单还给我们。我知道他的个性所以也就不问什么了。王平呢?他本来就不爱说话更何况是现在这种不应该多嘴的情况!

真的不用愁分配的除了这个张中队(他回老部队所以不存在分配的问题)就要算得上周强了——他是真的心理素质好,就凭这点作侦察兵还真是够格儿得。不过人家也有心理素质好的理由呀,光棍儿一个无牵无挂,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甚至可以说把狗都喂了。况且,他的成绩在红牌中也确实算得上优秀了(而且不一般的优秀),甚至比那些黄牌的都要好。谁知道黄牌中有没有放水情节,又不是军事比武大会,考试能过不就完了吗。但是成绩还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的志向就是要作特种兵,侦察兵仅仅是迈向这个目标的一步而已,说不定在他的心目中这还仅仅是小小的一步呢!到哪儿才能算是一大步呢?我想进了像那个张中队的特勤队以后再进行选拔并考上了那特种大队才是真正的一大步呢。

我呢?我就是底气不足,我真不知道如何管理一个30人的小团体。在学校我从来没有当过班干部,如果说有什么露脸的优秀事迹就是我能够在全年级的联欢会上表演手风琴,还有就是上语文课时在全班的同学面前读报并进行评论。就是因为这些先天不足的原因我才会没了命的那么和张中队练,为了什么呀!还不是会怕有人搅和,我好有个杀手锏吗?所以我非常希望王平能和我在一起,这算是一种对哥哥的依恋吗?我没有哥哥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哥哥应该是个什么味道。至于说王平对此事也如此热心,我现在回忆,还不是我给了他那点子钱吗?那点钱算个屁呀!一个月寄去的钱在现在都不够我一次去超市的。可就是这点钱却给我换来了一个哥哥我真的是太运气了。

现在我又要以过来人的身份给大家上课了。你想送人情吗?你想换来人心吗?告诉你三点:看准了人,别喂了狗。送人情最好别叫当事人知道,即使没办法做到也不要太张扬。最后就是给别人最需要的,那东西不一定是你需要的,所以不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赖长星为什么能成功的把这么多的人拉下水,知道吗?他坐到了这三点,首先,当官的就是油水少,而且他们有红眼病看到了那些大老板的出手就更红眼了。其次,不张扬,送钱给的都是卡,如果是给东西还要说是自己或公司换下来的,没地方处理请领导帮忙。那东西好坏谁看不出来呀,你以为别人是傻子呀!最后他也的确得到了那些人的权利,没有打水漂,他又没想要他们的心。所以他就成功了。

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和我们的队长(就是班主任)汇报了思想,还是因为张中队出去打的那个电话,或者是因为我们本身的成绩,反正最后我们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一个连。甚至更叫我们没想到的是我们居然还是一个排的——我作正排长,王平副排长——听说是为了培养像我们这样的新人的带兵技术。可为什么没个老同志带呢?回答居然是大树底下长不成树。我又问队长为什么我是排长而王平是副排长呢?他的成绩可比我强呀!没想到答案更叫我吃惊,因为我的体能比他好这样能镇的住那些兵油子,而且我的性格比较开朗这都是有利条件。队长还给我透露了几条消息:如果我们带兵带的好是很容易得到提升的,现在军事改革对有文化的干部着重培养。我们所在炮兵连的团长居然是他的老上级所以要求我们不能给他丢脸。至于那个张中队居然是团长的老战友!难怪我们队长对他总是睁一眼闭一眼,而且他能够在学校如此的平趟。最叫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居然和那个张中队在一个军——Y军。周强被分到了S军的一个团直属侦察连作排长,但是我们还是同属于一个大军区。那时候真的是幼稚呀,我还以为大家离的都很近呢,实际上我们军的防区就跨了两个省,更不用说这个大军区防区了。

抱着我们很近的想法我们分开了,分的之开就想是往锅里撒的盐面儿一样。我没有再像秦成离开时揪心裂肺的感觉。有的是兴奋、忐忑不安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壮士出征一样的豪气万丈。也许是正排职位和队长的鼓励起到了作用吧,我有一种不论面对什么困难都能冲破的勇气,而这勇气是以前所没有的,我想我是成熟些了吧,现在你们知道什么使人成熟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