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十二篇 荣誉永恒 第一章 尴尬局面

yuertou 收藏 30 69
导读:华夏春秋 第六十二篇 荣誉永恒 第一章 尴尬局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与魏明涛不同,莫怀聪给人的感觉有点冷淡,甚至是冷酷,大概这与他常年在海上生活有着很大的关系吧!但是,熟悉莫怀聪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至少,从他对自己手下官兵的感情上就能够看出来了!

至从夏威夷战役结束之后,莫怀聪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情好做了,当时,他虽然继续留在了太平洋战区司令长官的位置上,但是他主要的工作已经由战斗转变为了恢复海军舰队,并且扩大海军舰队的工作上来!

相对来说,中国在太平洋上取得的制海权优势已经为下一步的行动奠定了基础,但是这并不表示中国海军就足够强大了。在到底是以海洋战场为重点,还是以陆地战场为重点的争论中,莫怀聪当然是坚定的海军支持者,而且他也很清楚,海军要想继续发展,唯一的办法就扩大规模,不仅仅是扩大舰队的规模,还要扩大陆战队的规模,让陆战队能够在大规模的地面战斗中摆脱对陆军的依靠,拥有独立作战的能力!

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因为谁都知道,海军的迅猛发展,对陆军与空军的生存都构成了威胁!因为孔辉金是海军将领的缘故,所以莫怀聪扩大太平洋海军规模的行动得到了一定的支持。当年,在计划下半年的军费分配问题上,海军就占到了35%的份额,这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陆军分到那部分,甚至比空军分到的还要多!当然,这也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特别是陆军将领的不满。在欧洲战争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不加强陆军的建设,反而去加强海军的建设,这确实让人很想不通!

让人想不通的事情还多着呢。分配军费的问题不是由总参谋部做决定的,虽然他们的意见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最终拍板的却是国家元首领导的中央军委!也就是说,其实在这个问题上,军委也站到了海军一方!如果没有军委的支持,那么海军不可能拿到那么多的军费!但是,为什么中央军委要大力扶持海军,却压缩了陆军的开支呢?这就是一个政治问题了!

作为海军中的优秀将领,莫怀聪在政治觉悟方面一点都不比他在陆军中的竞争对手魏明涛差!甚至在一些方面,莫怀聪还做得更好!比如,在人际关系方面,其实魏明涛的底子并不厚,他在总参谋部的主要帮助来自于作战处处长余彬,而他在军委中的几个朋友也只是当年的战友而已。但是,莫怀聪因为起步比较高,而且当年得到了鲁毅的器重,所以他有着自己的影响力,仅仅这一点,他就把魏明涛甩得老远了!

同样的,莫怀聪其实利用了当时中央军委的一个新决定,即在欧洲战场上不谋求迅速胜利,而是将其作为牵制美军兵力的一个战场,将战略重点转移到美洲,准确的说是南美洲战场上去!而这就必须要海军发挥更大的作用了,不管是运输,夺取制海权,还是对地支援,海军的地位都是其他任何一个军种所无法取代的。虽然,在南美洲的地面战场上,陆军的任务会有很大的比重,但是绝对无法同海军平分秋色。所以,当时中国加强海军的投入,将更多的经费分到了海军的手里,其实就是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原因!

当然,魏明涛也预料到了这一点,只不过,当时他身在欧洲战区,所以无法对此产生太大的影响!而莫怀聪的行动就要直接得多了,他所统帅的太平洋战区司令部(在此之前,莫怀聪曾有2个月被调到了大西洋战区司令部,但是后来又被调回了太平洋战区)得到了海军的最大一笔军费。显然,这正好满足了莫怀聪的胃口,特别是他主张扩充海军陆战队的事情在有了足够的经费之后,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从当时中国转移军费重点上,就知道中国的下一步行动了。当然,莫怀聪是很想作为这次战略进攻的指挥官的,这是扩大海军影响,同时也是扩大他自己影响力的一条捷径,只不过,在最终的问题被确定下来之前,莫怀聪还无法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得到这个位置!因此,就在柏林战役结束之后的那几天中,莫怀聪单独拜访了好几名重要的官员与将领,以他自己的影响力来争取到这个位置。当然,魏明涛生病的消息对他来讲是一件好事,陆军最骁勇的战将倒下了,那么莫怀聪就不需要关心来自陆军的威胁。而空军将领基本上对他不构成威胁,因为没有人会想到任命空军将领来指挥一场地面战斗!而莫怀聪现在需要关心的也仅仅是来自海军内部的竞争了!

魏明涛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在他的病情有了一些好转之后,就被送回了国内,安排到了北戴河的高级将领疗养院去住了下来。即使魏明涛认为自己已经完全康复,不需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但是他却无法说服那些医生让他离开这里,所以只有被迫的住了下来。当然,他在这里并不寂寞,反而还认识了很多以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高级将领(随着战争的扩大,中国军队的将领数量已经增加了2倍,所以有很多新面孔)。当然,因为北戴河距离首都不算太远,所以很多余彬等魏明涛的老朋友也经常来看望他!

“看看吧,最新的内参!”这天,余彬一来,就把魏明涛叫到了花园里去,然后拿出了一份文件出来,显然,这东西不能让其他人看到。

魏明涛皱了下眉毛,没有急着翻开,问到:“我能看吗?”

“从理论上没有问题,你应该有阅读5A级机密文件的权限吧?”余彬点上了烟,虽然远处的几个护士有点看不管,但是没有过来干预他。

“当然,作为战区司令,怎么说也有这个权限的!”魏明涛笑了起来,让他觉得奇怪的是,现在他还是欧洲战区司令官,大概是总参谋长没有时间来处理他的事情吧,所以有了这个疏漏。接着,魏明涛就翻开了文件,仔细的看了起来,不久,他就感到很惊讶了。“这东西你是怎么搞到的?”

“你认为我是什么人?需要去‘搞’吗?”余彬摇了摇头,“作为总参谋部的作战处处长,这类文件都需要我过目的,这次,我只是顺带给你看一下!”

魏明涛淡淡的笑了一下,问到:“我想,不是你顺带给我的吧?”

余彬惊讶的张了下嘴,然后笑了起来:“看来,还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啊,明说吧,是孔老总暗示我给你看的!”

魏明涛这才点了点头,然后问到:“看来,孔老总还没有忘记我啊,怎么,给我看这份文件有什么意图吗?”

“当然,难道你认为这是茶余饭后看的花边新闻?”余彬摇了摇头,魏明涛这是明知故问,“好了,说下你的意见,当然,以你作为陆军将领的身份来做出评估!”

魏明涛没有再说什么了,他挑了几个重点又看了一遍,然后合上了文件,把它放在了桌子上,从余彬的烟盒里抽了根烟出来,慢慢的点上了。直到烟被抽了一大半,魏明涛才开口说到:“风险很大!”

余彬看着魏明涛的眼睛,半天之后冒出句话来:“这就是你的所有评价?”

“不,这是总体感觉!”魏明涛在椅子上挪了下屁股,把烟头丢到了烟灰缸里,因为有个护士已经注意到他在抽烟了,正准备过来干预,看到魏明涛把烟头丢掉之后,护士就停下了脚步。魏明涛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说到:“从细节上来看,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至少没有一份详细的计划,或许是你没有给我详细的计划吧!”

“不,至少我现在也没有收到详细的计划,不然的话,我不会把这东西给你看的,现在这只是个大概的框架而已!”余彬立即做了解释。

“这就对了,如果没有详细的计划,我很难以就实际情况做出评估!”

“那就你现在所知道的部分做点评价吧,你要知道,孔老总一直很重视陆军将领,特别是你的意见!”

魏明涛苦笑了一下,他现在知道甘明强当初为什么说高处不胜寒了。“说实话,我很难以做一个详细的评估,但是从总体感觉上来看,虽然有一定的难度,甚至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但是毫无疑问的,这个计划有可行性!”

余彬点了点头,说到:“我也这么认为,但是这个风险到底有多大呢?”

魏明涛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他又去拿烟,只不过,这次他自己克制住了,然后才说到:“至少,在没有足够兵力的情况下,风险很大,但是我想这个问题容易解决,另外的问题就是关于对手的情况,特别是关于美军的调动情报,这很重要,必须要尽快完成,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够确定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在做了,但是,”余彬耸了下肩膀,“这不归我们作战处管,所以具体进行到了哪一步,我也不太清楚,现在我唯一敢肯定的是,上面的决心很大,兵力以及物资方面都不成问题!”

“这也许算得上是一个良好的基础吧!”魏明涛苦笑了一下,“说实话,通过这几个月在欧洲的战斗,我对情报部门的效率感到很不满。不说别的,美国陆军上将奎斯的详细情报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拿到,而这在以往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余彬摇了摇头,说到:“这些事情,还是以后再讨论吧。现在我们的问题是,这份计划到底有没有价值!”

“如果上面下了决心,那就值得一搏,这就是我最真切的意见!”魏明涛笑着站了起来,朝旁边的花园走去。

余彬赶紧跟了上去:“你是说,这取决于中央的决定?”

魏明涛靠着花台停了下来,然后一屁股坐到了花台上:“当然,难道你怀疑孔老总?”

“这是什么意思?”余彬坐到了旁边,按照正常的说法,孔辉金总参谋长还算不上是中央的人,他只能是介于军队与政府之间的衔接性人物。

“对,就是孔老总的想法!”接过余彬递来的烟,这次魏明涛毫无迟疑的点上了,“你认为孔老总不属于中央?那就错了!仔细想下今年下半年的军费预算吧!”

余彬这次不提什么疑问了,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当当然相当的清楚。过了半天,他把烟头随手丢到了地上,然后一脚踩灭了:“你是说,其实这个计划几个月之前就有了?”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政府制订预算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些问题,所以我们不要太担心,对于一个由高层做出的决策,而且是以政治目标为重的决定,我们应该有绝对的信心!”

余彬点了点头:“好吧,那我今天就先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到时候你也该出院了!”

“总参谋部准备怎么安排我?不会是让我到陆军司令部去报道吧?”魏明涛起身送余彬。

“当然不会,把你这么好的人才留在陆军司令部,那就是浪费,但是具体是个什么安排,我也不知道,过两天看看有没有消息吧!”

“有消息了一定记得及时通知我!”魏明涛只把余彬送到了花园外。

“好吧,你自己多多休息,烟就少抽了,不然护士见到了,你没有好日子过!”

魏明涛尴尬的笑了一下,看到余彬走向停车的地方,这才转身回了卧室。显然,这次余彬虽然是来请教他的,但是魏明涛也从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至少,他已经清楚的了解到了总部的下一步计划。从感情上讲,魏明涛不怎么赞成这么快就放弃欧洲战场上的战斗,但是从利益上看,他很赞成这个计划,因为在欧洲战场上,供他发挥的空间已经不大了,如果能够开辟新的战场,那么他一定会获得更多的机会。当然,从大义上讲,这也是以更快的速度战胜美国的一条捷径,如果能够尽快结束战争,解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的话,那他也就尽到了军人的职责!

三天之后,余彬先来了通电话,让魏明涛准备好上将礼服,过两个小时就来接他。这让魏明涛感到很不解,但他还是让勤务员去帮自己把很久没有穿过的上将礼服给穿上了,而就在他拿着医生签字的出院通知单,准备换上礼服的时候,余彬就快步的走了进来。

“不错,不错,小伙子,你穿上这真皮囊,显得年轻多了,如果到大街上一走的话,肯定会被年轻少女们给围住的!”

“哪来那么多的空话,你穿着上将礼服到大街上去走走给我看,到时候我保证第一个找你签名!”魏明涛笑了起来,然后抖了抖身上的衣服,把最后一排扣子系上了,“怎么样,好久没穿这套礼服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衣服没有问题,但是人却有问题!”余彬笑着走到了魏明涛旁边,“你看看,这头发有多长了,肯定超过标准的5厘米了!”

“也是,那得找个人给我处理下,不然的话,这太不象样了!”魏明涛摸了一下头发,也觉得很苦恼。

“算了,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耽搁了,快跟我上车吧!”余彬见魏明涛不肯走,就拉着他离开了房间,“放心,这次不是让你去参加记者招待会,也不会有记者来给你拍照的,头发长点就长点了,我才不信柯主席会拿着标尺来量下到底有多长!”

魏明涛一愣,脚下放慢了速度。“你是说,我们是去见主席?”

“当然,而且不仅仅是全见见主席那么简单,等下你就知道了,但是要装得惊讶一点,不然的话,他们就知道有人泄密了!”余彬把魏明涛先推上了车,然后让他的秘书与魏明涛的勤务员坐了另外一辆车,生怕魏明涛半路逃跑一样。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魏明涛很是不解,但是看到前面放着的那包烟,赶紧就拿出一根点上了,好几天,没有抽上烟的滋味确实让人很不好受!

“这个不是我在搞什么鬼,我可没有那么多大的权力!”余彬坐上来后,也先点上了烟,然后才从前面的小冰柜里面拿出了两瓶纯净水出来,“现在,我们去中央军委,这次是柯主席亲自向新晋升的上将以上级别的将领颁发肩章,所以,你小子要悠着点,最好装着大病初愈的样子,好让别人都知道你在战场上负伤的事情!”

“怎么越传越离谱了?我什么时候在战场上负伤了?而且,这病需要装吗?”魏明涛直摇脑袋,“而且,我已经是上将了,这次晋升有我什么份?”

“别人都说你小子聪明,但是我就觉得你小子这脑袋瓜有的时候不开窍!”余彬笑着向后靠去,“你是上将,难道就到顶了?这次是统一晋升的,孔老总已经是海军元帅了,4大军种司令也都成了元帅,当然,各战区长官自然要升上一级,你说,你这上将还能当吗?”

“这么说……”魏明涛皱了下眉毛,原来,孔辉金没有撤掉他欧洲战区司令的职务,就是因为这次授衔的事,如果他不是战区司令的话,那么要想成为大将是不太可能的,而现在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大将了。但是,魏明涛觉得这并不是好事,毕竟他已经爬得太快了,短短5年的时间内,他就从大校升为了上将,这对任何一个军人来讲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但是他成功了,现在再进一步的话,只能产生一种后果,即受到更多人的非议!

“怎么?看样子,你还不大乐意啊,你小子别不知道好,这次,一共只设了10名大将,你能分到一份,已经相当不错了!”余彬看着魏明涛那有点痛苦的表情,还真有点不理解。

魏明涛苦笑了一下,然后问到:“那你呢?”

“我?”余彬笑了起来,“作为总参谋部作战处处长,现在我最多也就是一名大将了,这次,提拔的都是前线指挥官,我们这些后方将领没人有机会的!”

“那还有的大将人选是谁?”魏明涛这点是想到了的,其实已经有人提出军队内将军过剩的问题,不说别的,仅仅总参谋部就有至少30多名将军,而其中很多人其实都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因此,这次提拔新的将领,必然要扩大前线部队的份额,压缩后方负责文职工作的将领数量!

“陆军方面我知道还有两个人,分别是中东战区司令李进东,以及南部非洲战区司令常杰!另外的,出了海军上将莫怀聪,空军上将秦空之外,其他人选我也不大清楚!”

“怎么陆军把这两人给选出来了?”魏明涛这次感到很不解了。李进东与常杰他都认识,虽然不大熟悉,但是魏明涛相当清楚,这两个人在战场上立下的战功其实并不算多,甚至比不上一些集团军群司令官。这让他感到很意外,当然,莫怀聪与秦空的当选,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余彬苦笑了一下,看得出,他对这份名单也有所不满。“听说,这次大将的人选是由主席亲自决定的。当然,那几个元帅名额没有什么好争的,只是,很多人对此都不解,看来,主席别有一番用心啊!”

魏明涛没有说什么了,其实这些都能够理解,原先,把李进东从第11集团军司令的位置上直接升为战区司令官就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至少有很多人对此不理解,因为一般战区司令官都是集团军群司令升任的,或者是别的战区的参谋长调过来的。同样的,常杰在三年之内,由军长一步步的当上了集团军司令,后来在坦桑尼亚担任了个联合司令部长官,但是距离战区司令官还有一定的距离。而当中国决定成立南部非洲战区司令部的时候,原本有更好的人选的,比如印度洋战区司令部参谋长罗孝理将军,但是主席却力排众议,把常杰给推了上去。再次联系到新选大将的事情,也许这其中的道理就很简单了!

“算了,老魏,其实这不管我们的事,管他谁当大将,谁继续当上将,其实真正决定他们作用的还是战场上的表现,如果没有能力的人当上了大将,那迟早也要完蛋,而且死得很难看!”余彬反过来劝魏明涛了,也许他觉得魏明涛那性子更忍受不了吧。

魏明涛笑了笑,说到:“我可没有多想什么,其实我还真不想被列入到这个名单中去!”

“你有什么好害怕的?”余彬皱了下眉毛。

“高处不胜寒啊!”魏明涛长出了口气,“要是有可能的话,我还真想回到40军当我军长去,那时候没有什么烦恼,也不需要考虑太多的问题,只要打好仗就行了,但是现在行吗?”

余彬愣了一下,显然,魏明涛并不是不思上进,而是感到了疲惫,巨大的压力,让魏明涛产生了严重的疲惫感,而这导致的结果就是让魏明涛产生了退缩的想法。“老魏,我们俩兄弟一场,有些话,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魏明涛看着余彬,很诚恳的说到:“既然是兄弟,那就没有什么不该说的,难道我计较过你说过什么话吗?”

“这到不是,那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应该给你说一下的!”余彬顿了一下,顺手摸出烟来点上了,“其实,你所疑虑的东西,我也在为你考虑。知道你在欧洲战场上的时候,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

魏明涛没有说话,虽然在欧洲的时候,他很少与余彬联系,其实当他从夏威夷战场上回来之后,就一直注意减少与余彬的接触了。当时,魏明涛就明显的感觉到,有很多人对他不满,而对一个身居高位者来讲,这就意味着危险!所以,魏明涛为了不将余彬牵扯进来,就故意在回避他。但是,在欧洲的时候,每次余彬打来电话,都会让魏明涛感到他对自己的安全很担心。魏明涛一直将余彬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显然对方也将他当做了兄弟!

“自从你去了欧洲之后,我就明显的感觉到,在我们内部,已经有人开始拉帮结派了,虽然不明显,但是这个后果我们都是很清楚的。当然,我知道你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从我们作为军人的角度来讲,要想回避这些问题是不可能的,就算你只是40军的军长,你认为,你就会被埋没掉吗?要知道,你就是从40军发家的,从那里,你一步步的走了上来。这就是你的正常发展轨道,即使现在把你贬为少将军长,让你再回到40军去,我想,要不了两年,你还得成为上将,甚至有可能成为元帅!回避不是办法,你不是常说,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那就应该想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把问题掩盖起来吗?现在,问题不是出在别的地方,而是在你自己的身上,那么你更应该知道怎么解决。老魏,回避没有任何的作用,你已经让别人瞩目了,那就顺着这条路发展下去吧,我永远是你的支持者!”

魏明涛看着余彬诚恳的神色,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当然,我不会回避的,只是我很多时候再想,如果当初我的表现没有那么好的话,现在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呢?”

“当然不是,是金子就会发光的!”余彬的话也说到位了,他就不再多罗嗦,“好了,想想等下接受新的军衔时应该想到的事情吧,我可不会陪你进去的,我只是负责解送客人的车夫而已!”

魏明涛笑了起来,他点上了烟,然后沉思了起来,其实余彬的那番话没有错,即使有点罗嗦,但是却绝对有道理。现在不是回想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的时候,而是想办法应付与解决问题的时候。当然,魏明涛对自己有信心,其实只要按照军人的职责办事,他问心无愧,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中国重新设立元帅军衔,并且一次提拔了5位元帅,新增10名大将的事情,在国际国内都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其实,这已经是很多人在议论的事情了!战争打了4年多了,中国却一直沿用着和平时期的军衔体制,只是破格的任命了几名军事主官为大将。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因为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军队规模也在跟着扩大,各战区军事长官的权限范围也在扩大,而相应的,他们的军衔也要扩大,不然在处理一些事情上就容易出麻烦。特别是在与一些同盟国交往的时候,这种军衔上的差别,让中国军人觉得很别扭!

比如,在中东地区,有些国家仅仅只有几万军队,但是一连串的有好多元帅,大将,而往往与他们联络,并且协同作战的中国指挥官只是上将,甚至是中将。当然,谁都知道这军衔的含金量多少的问题,但是当这些中国将军面对外国的元帅时,在处理军事问题上,自然觉得矮人一等了!同样的,在别的战区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特别是在南部非洲战区,有的非洲国家甚至连一支象样的军队都没有,但是却有上百名的高级将领,以十为单位计算的大将与元帅,搞得中国军人在处理该地区的作战问题时,经常遇到麻烦,不得不让政府出面调解。这不但给政府增添了不少的麻烦,而且也往往耽误战机,所以,这次修改军衔,让中国军人的地位提高了一等,那么在跟这些国家的将领们合作的时候,很多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了!

重新设立元帅,并且扩大大将人数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很多军人在战场上立下的战功,已经无法用上将来奖励他们了!这其中,陆军的魏明涛,海军的莫怀聪,以及空军的秦空这些代表性任务就非常的明显。以他们的战功,在任何一个国家当个大将都不成问题,即使是当上元帅,也不显得过分,但是他们都只是上将,这让人觉得政府对军人们的待遇太苛刻了一点。因而,从新设立元帅,增加大将的人数,这必然会让有功的将领得到应有的奖赏,让他们能够在战场上发挥出更好的水平来!

而这一举措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军事指挥系统的变化,需要增加一级军衔。以往,战区司令官一般都是由集团军(群)司令,或者是舰队司令兼任的。毕竟,在非战争年代,每个战区的部队并不多,所以这不是大问题,反而是控制军队高级将领数量的一个好办法。但是,现在一个战区里往往有数支集团军群,或者是数支舰队同时参加作战行动,如果仍然由其中的某位集团军群司令,或者是舰队司令兼任战区司令的话,就必然引来各部队之间平衡的问题。比如,在东欧战场上,魏明涛与何永刚之间就是一对矛盾,即使他们之间的问题解决得很好,但是这不表示在所有的战区都能够解决这类问题吧!所以,把战区司令单独列出来,这是一个必要的举措,这也是解决军队内部矛盾的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而正因为多了这么一级指挥体系,所以新增加一级军衔,就显得非常的必要了!

正因为有了这三个方面的要求,所以这次新增加元帅,扩大大将人数,这都是顺利成章的事情。虽然在5位元帅的人选上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在大将的人选上,却让很多人感到不解。说实话,真要扩大大将人数的话,那么恐怕设立20名大将都不为过,因为很多将领已经在战场上用行动证明了他们绝对有能力成为大将。而要从中选出十个人来,这也不算是难事,毕竟有能力的人,早就得到了承认。但是,这其中有4个人选却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这就是让人最为惊讶的地方了!

眼睛明亮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玄机,也就闭上了嘴,不再发表任何评论了,但是有些人却看不出这中间的问题,所以满腹牢骚,见到谁都想发泄出来!但是不管怎么样,这对中国人来讲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们多了很多可以崇拜的偶像,这也对国内的战争宣传注入了新的活力与话题。很长一段时间内,评论到底谁才有资格成为大将,这成为了很多老百姓茶余饭后的共同话题。当然,他们的议论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这却让更多的人了解了战争,并且投入到了这场战争中来,因此,这应该是一件好事!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