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袭平壤站

fujinglei 收藏 3 95
导读:奇兵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袭平壤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正当侦察兵们攻占牡丹峰的时候,两支中朝联合游击支队急行军沿琴瑟大街前进,快到该大街尽头的时候,向导提示:琴瑟大街到头以后,顺牡丹峰路往西北走就是西平壤站。

王淮湘支队长在行进中命令赵立贤副支队长带上俘虏和一连以及英文翻译前往西平壤站,骚扰敌人。

一哨人马即刻分出,在赵副支队长的带领下疾步往西北方向前进。

其余人马很快拐入锦绣山大街,再拐上千里马大街时,茹夫一支队长率第一支队以及向导往东南方向直插玉流桥和大同江桥,王淮湘支队长率第二支队则继续顺千里马大街往西南方向,朝平壤站奔去。

两支兄弟部队就此分手。

来到平壤站广场,王支队长一看,一片忙乱的景象。

只见许多联合国军士兵慌慌张张的跑进站准备登上火车往南逃窜,更多的士兵则是抢着爬上路过的大卡车,卡车司机也不管有没有人往车上爬,丝毫不减速,顺着人民军大街往大同江桥开去,过桥以后再往南逃跑。

本来,平壤火车站是北朝鲜最大的火车站之一,也是北朝鲜的交通枢纽,朝鲜解放以后,政府不仅扩建了车站,而且还盖起了一座大跨度、高举架的综合性大楼,相当宏伟壮观,可惜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进攻平壤的时候,猛烈的炮火和飞机的轰炸,把美丽的大楼炸成了残垣断壁,几乎无法使用了。

王淮湘支队长让通讯员轻声把二连连长、三连连长和联络员叫来,几个人被队伍围在中间,王淮湘刚要说话,突然从牡丹峰上传来枪炮声,车站顿时大乱,美军士兵和南朝鲜士兵高喊着到处乱跑,门口的守卫也趁机逃跑了。

“同志们,开个短会,现在敌人正准备逃跑,我们的目的主要是加剧惊扰敌人,让敌人快点跑,不过跑是跑,得让他们留下所有的物资,要注意保护好车站的各种设施,以后朝鲜人民和政府还要回来,这些设施还有用,另外不要暴露我们志愿军和人民军的身份,行动时就假装成伪军,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几个人同时回答。

“那好,现在我们就开始行动,二连一排进去以后,迅速控制车站北头,然后注意截住和检查进站的火车,二连二排和三排进入车站内部,控制每个站台,三连派一排守住平壤站门口及外围,注意进出的敌人,二、三排随我一起行动,抢占调度室,控制车站的指挥中心。有问题吗?”

“没有!”

“好,开始行动!”王支队长下达了命令。

部队有序的向车站里面运动,乱跑的敌人谁也不注意这些韩国士兵。

进站以后,二连一排在排长的带领下,沿着铁轨迅速向西北方向前进,试图控制从北面进来的火车。

二连其余人员进站以后则分成三拨,分别由连长、指导员、副指导员率领,各自负责占领一个站台。

三连直接由王支队长指挥,寻找车站首脑机关和调度室,并相机占领之。

正行进间,王支队长突然想起,刚才布置任务的时候,可能一心只想着敌人只会顺铁路南逃,应该说在敌人南逃的同时,也很可能从南面进来火车,尽管可能性很小,但是作为指挥作战的指挥员来说,应该考虑周全一些,免得出意外。

“三连长,快把二排派到铁路南头,占领有利地形,只让敌人出,不让敌人进!”

“那我们的兵力……”连长有些犹豫。

“没关系的,我们的兵力够用!”王支队长鼓励说。

又分出了一支30多人的队伍,王淮湘身边只剩下30多人,一个排的兵力。

等二连以及三连一排、二排都进入了站台里面,王支队长带着剩下的30多人开始行动了。

经过观察,王支队长发现:尽管车站大楼被炸,但是大楼底下的一楼二楼并未受损,一楼主要是候车大厅,现在的大厅里来来往往的都是联合国军士兵,有美国人,也有韩国人,那么二楼一定是敌人的控制中心!

王淮湘带领大家往二楼跑,刚转过一楼和二楼之间的缓步台,上面就有人说话了:“STOP!”

原来是美国人,而且是个戴着钢盔的美军士兵。

王支队长注意到,这个美军士兵和以前见过的不一样,钢盔上有一圈白条,白条中间有两个字母“MP”,左臂戴了个袖章,上面也写着“MP”两个字母。

这是美军宪兵!

可王淮湘他们30多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美军宪兵,只知道他们是美国兵。

王支队长用眼神示意联络员赶紧答话。

联络员也不会英语,心里有点着急,只好用朝语说道:“先生,我们是韩国首都师的,奉命来接管车站!”

“NO!NO!”

也不知道美国人是听不懂,还是不愿意被接管,只听他一个劲的说“NO”。

王支队长用手比划着,脚下还不停的往上走。

美国宪兵大怒,拔出了腰间的M1910式手枪,对准了楼下的30多人。

突然,天空中传来剧烈的、连续的高射炮炮弹在天空中的爆炸声。

宪兵一愣,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就在这一瞬间,王淮湘和联络员疾步抢了上去,同时用手中的匕首刺入了宪兵的肚子,宪兵痛苦的抽搐着,慢慢倒在地上。

王淮湘迅速拾起宪兵的手枪,向上一挥:“快上!”

30多人鱼贯而上,王淮湘趁机看了看二楼的结构,中间是走廊,走廊两边是房间,大概有二十多间,有的门上有英文字,可惜看不懂。

王淮湘命令:“两人解决一间,门上有字的!注意不要打坏设备!”

战士们心领神会,正要展开。

突然,旁边的一个房门打开了,一个美军士兵手里拿着一张纸,欲往外走,发现门外站着这么多的人,愣住了,王淮湘敏捷的举手就是一枪,把这个美军士兵打倒在地,紧接着,他抬起右脚,猛地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只见里面有一个美国兵脑袋上戴了耳机,正在大声叫唤,王淮湘用手枪顶住了这个敌人的腰眼:“不许动!”

美国兵停止了喊叫,乖乖的举起了双手。

猛的一声枪响,另一个美国兵从里屋摔了出来,原来是紧跟着王淮湘进来的联络员,消灭了这个准备在后面袭击支队长的敌人。

看见支队长的示范动作,所有的游击队员们呼啦一下向两头展开,展开的同时注意在每个房门上有字的房间留下两个队员,然后向里面进攻。

有些听见枪声从屋里跑出来的敌人,很快被就近的游击队员消灭。

不一会,连长跑到王淮湘面前:“报告,二楼已经全部占领,车站站长被击毙,调度室、站长室、值班室、通讯室、广播室都被接管!”

“很好,在楼口派出警戒,把俘虏集中看管,同时派人往二楼以上搜索,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敌人!”

“是!”连长跑步走了。

王淮湘把手枪插到腰间的皮带上,问刚才被他自己俘虏的这个敌人:“你会不会中国话?”

俘虏连连摇头:“NO!NO!”

联络员用朝语问俘虏,会不会朝鲜话,俘虏还是摇头。

“通讯员,把他押走!”王淮湘有些生气的说道。

站在门外的通讯员忙跑进来,端着卡宾枪,把这个俘虏押到了集中看管的地方。

王支队长带着联络员来到广播室:“联络员同志,请你用朝语广播,就说共军很快就要进入平壤,让车站里面的士兵尽快撤离!”

“好的!”联络员回答。

联络员坐了下来,对着话筒用朝语喊了一句,好像声音没出去,联络员就试着按了按几个按钮,扳了扳几个开关,然后又接着用朝语喊:“站台上的人听着,”这回声音传出去了,因为站台上的美国兵和南朝鲜士兵都停止了活动,似乎在聆听,“我奉韩国首都师师长的命令,站台上所有士兵立即撤退,不论是什么人,一律撤退,共军马上就要进占平壤,请立即撤退!”

听完广播,站台上的敌人面面相嘘,有的美国兵还跑去问附近的南朝鲜士兵,好像要弄清楚刚才广播里说的是什么。

很快,站台上大乱,美国兵和南朝鲜士兵争先恐后的跳上火车,大声催促着开车。有的美国兵和南朝鲜士兵等不及火车开车,急忙往站外冲,估计是要找汽车往南逃跑。

正在站台上的二连官兵,也假装惊惶失措,来回奔跑,但他们就是不上车,而是不停的用眼光监视着站台上堆积如山的物资。

天空中继续传来高射炮炮弹的爆炸声,偶尔也会传来一声巨响,大概又是一架飞机被击中而凌空解体了,此时的空中仿佛点起了天灯,照亮了一大片的夜空。

此情此景,加剧了车站的紧张气氛。

王淮湘支队长命令把电台架设起来,随时准备接受来自其他方面的消息。

不一会,收到牡丹峰上孙科长发来的消息:牡丹峰已被我们占领!

“这个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天空的炮声已经告诉我们了,继续联系!”王支队长命令说。

忽然,电台里传来急切的呼叫:“队长!队长!能听见吗?”

王淮湘高兴极了,抢过话筒:“老赵,老赵,我听见了!请说!请说!”

“队长,队长,金达莱已经被我们拿下,全是土豆、萝卜,很多,很多!”副支队长赵立贤报告道。

王淮湘捂住话筒,高兴的对旁边的人小声说道:“太好了,平壤西站也被我们拿下来了,而且缴获了许多物资!”

旁边的联络员、机要员和通讯员也都高兴得有点手舞足蹈了。

“老赵,老赵,看管好东西,等家里人来拿,等家里人来拿!”王淮湘告诉对方。

“明白,明白。”赵副支队长回答。

高兴的心情溢于言表。

“再呼叫一下茹支队长他们,看看他们情况如何?”王淮湘命令机要员。

“是!”机要员开始了呼叫。

可是一直没有回音,也许茹支队长他们现在还没打开电台。

“报告队长,第一支队联系不上!”机要员有些失望的对王淮湘报告。

“那就向军部发报,告诉军长,我们已经占领了平壤站、平壤西站以及牡丹峰,请尽快派部队进入。”

“是!”机要员迅速发报。

王淮湘又看了看外面的站台,有几列火车正缓缓开出平壤站,往南开去。

“走,下去看看!”

说着,王支队长带领三连连长、联络员、通讯员一起下楼,来到了站台上。

只见站台上到处都是机器设备、榴弹炮、迫击炮、食品、被服等,所有这些东西都乱七八糟的堆着,毫无规矩,可见敌人的惊慌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二连连长看见支队长下来了,慌忙跑上前来,但是他们不能说话,也不能举手敬礼,只是互相微笑着招招手,算是打招呼。

二连连长领着王支队长一行检查了一下一站台上的情况以后,刚要跨上天桥,准备从第一站台过到第二站台,忽然,从大门口急匆匆跑进来二十多个美国士兵,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包10公斤的炸药,好像是要炸什么东西。

紧跟在他们后面进来的是三连一排的十几个战士。

王淮湘知道,美军内部有个规定,凡是撤退时不能带走的物资、设备,都要按计划炸毁,目的是不让志愿军和人民军得到这些东西。

王支队长朝大家一挥手,一行人又转身下了天桥,迎着美军走去。

人民军联络员用朝语对这些美军士兵说:“你们是干什么的?现在车站已经被南朝鲜首都师接管,请你们停止行动!”

可是这些美军士兵根本听不懂,哇啦哇啦的大叫,估计是让王支队长他们让开。

在第一站台上负责警戒的二连战士也从两边包抄过来,四十多个游击队员把二十几个美国兵围在了中间。

大家自觉不自觉的把枪口都对准了这些美国兵,只要王支队长一声令下,这些美国兵将瞬间成为筛子。

联络员见他们听不懂,就用手势告诉他们:把炸药留下,由我们来炸毁车站上的各种设施。

联络员一边比划,一边嘴里发出“嘣,嘣,嘣!“的声音。

美国兵望着这些“韩国“军人,似乎看出了他们敌意,但是对方人多势众,要打是打不过了,只好把炸药乖乖的都放在了地上。

其实这些美国兵比谁都着急,他们也急于往南逃跑,再晚可能就要成为共军的俘虏了。

王支队长示意大家给他们让道,放他们走。人群闪开了一条路,二十几个美军士兵在十几个志愿军战士的“护送“下,离开了车站。

王淮湘等这些美国兵离开以后,环视了一下四周,对身边的人说道:“同志们,加强警戒,保护好物资和设施,准备迎接我军进入平壤!”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