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十六 县城里面

梅戈 收藏 2 23
导读: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十六 县城里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时间才过了半夜,岗村就被县城四周此起彼伏、巨大的枪炮声惊醒了,他以为是八路军来攻城,吓的他急忙喊集合部队,但仔细一听,枪炮声离着县城都很远,只是因为到处都在响枪响炮,而且比较剧烈,显得象是在攻城。

他镇静了一下,开始向城外的据点摇电话,但无一例外的是,所有的电话都摇不通了。他感觉很恼火,虽然还不具体了解城外的情况,但他已经感觉到八路军抢收小麦的行动开始了。他又忙给苗时正摇电话,电话才摇通,那边也接了,苗时正却已经气喘嘘嘘地喊着报告跑了进来。苗时正一进屋,岗村感觉底气足了些,他满意地拍了拍苗时正的肩头:“苗桑,你的,大大地好,良心大大地好!”

苗时正粗粗地喘了一口气,“啪”地一个立正道:“誓死为大日本皇军效劳!”

岗村对此更满意了,他对着城外划了一个圆圈道:“苗桑,外面土八路多多的,你的,办法的想,皇军奖励大大的!”

苗时正及时匆匆地赶来只不过是想在岗村面前表示一下对日本的忠心,真让他想办法他也是没什么办法可想,尤其现在城外到处都是枪声,五、六个据点到底先救哪一个好呢?他看了看岗村办公桌上的电话,岗村两手一摊道:“统统地不通了!”

苗时正更傻眼了,这说明现在城外所有的据点都被围困了,他嘬着牙花子一口一个:“这、这、这……”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岗村看着他的样子,又听着城外传来的阵阵枪声,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一定要想出办法来,据点要救,粮食要抢,军部下达的命令一定要执行!”

看着岗村恐怖的样子,苗时正感到是真为难,上次偷袭窦村是把城外的部队调去了一半多,城里更是倾巢出动,可现在呢?城外据点看样子是都被包围着,城里日军和治安军的部队加起来不过只有三百多人,又要留人守城,又要去救援,这部队从哪里来?虽然日军和治安军在总体人数和武器装备上都占优势,但兵力分散的很厉害,城外的驻军几乎就占了所有部队的一半,虽然有些警察,但比起日军和治安军,那战斗力就太差了!

苗时正正搜肠刮肚地想办法,可岗村却急的不行,他跳着脚地喊:“办法快快地想!”

苗时正没办法,只好道:“太君,现在城里的部队连皇军带治安军一共只有三百多人,而且还有几十名伤兵,真正能出去作战的只有三百挂零的人。城,还得留人守,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兵力去全部救援城外的部队,好在他们据守的据点全是弹药充足,楼高墙厚,我看咱们还是再想想有什么其他好办法没有!”

岗村一听苗时正的话,“啪”地一拍桌子,吓了苗时正一大跳,岗村骂道:“你的良心大大地坏啦!城外据点如果有损失,我们统统死啦死啦地!”

苗时正急忙陪着笑脸道:“太君,我的意思不是不去救,只是因为咱们的兵力太少,这些据点如果全去救恐怕一个也救不下来!”

就在这时,宪兵队长松本带着一名暗探满脸是汗地跑进来报告道:“报告岗村少佐,城外的土八路和民兵正一面围攻各据点的炮楼,一面组织全体老百姓在抢收小麦,照目前这个速度,最多三天城外的小麦就会被抢割完啦!”

岗村听完,气的又大骂了一句:“八嘎!”瞪着眼睛把指挥刀抽出来道:“皇军,治安军,统统地城外出发,粮食地,全部抢回来!”

苗时正答应了一声是,身子可却没动,用眼睛看着松本,松本急忙向前走了一步道:“少佐,部队不能全部出动啊!如果土八路趁机攻城怎么办?这城里还有不少物资啊!如果损失了,军部是不会饶过我们的!”

岗村此时已经急的乱了方寸,城外的枪声一阵紧过一阵,可怎么去救呢?还有上边派下来的军粮任务怎么办?他急的在屋里直走。

松本看了看岗村,又看了看苗时正,向前又走了一步对岗村道:“少佐,我看还是由您率领城里的全体皇军部队以及大部治安军先去解救一个方向的据点,由我带领宪兵队和警察局的警察留守城里,您再给我留下一个小队的治安军,我保证不会把县城丢失!”

岗村看着松本,知道凭留下的这点部队是不足以防守整个县城的,他狐疑地看着松本,松本微微一笑道:“少佐阁下出城扫荡后,我立刻宣布全城戒严,所有的城门全部关闭,不许任何人出进,这样城里的情况城外就不知道了,土八路对城里的情况不了解,他们的意图又是在城外的粮食上,我想他们是不会轻易来攻打县城的!另外我也做好了他们来打的准备,他们一旦来打,我马上就收缩兵力,重点防守中队部和仓库,我想,凭借着我们强大的火力,即使来几百名土八路对我也是无可奈何的!”

一直急的没主意的岗村,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忙对苗时正道:“你的,留下一个小队,其余的部队全部出发!”

苗时正应了声:“哈依!”

岗村转身走向办公桌,亲自摇通了警察局的电话,侯元奎此时正提心吊胆地听着城外的枪声,一听岗村找他,忙不迭地跑了来。

岗村一边披挂自己的武装带,一带对侯元奎道:“皇军去出城扫荡,你的,配合松本中尉防守县城,我们的,出城后,你们的,全城戒严,一切的,听松本中尉指挥!”

“是!”侯元奎一听没让他出城,心里松了一口气,赶紧给岗村敬了一个礼,跟着岗村大踏步走出了日军中队部。

五十多名日军这时已经在日军中队部门前站好了队,远处的治安军也在乱哄哄地集合,岗村心里着急,望着集合有些慢的治安军皱了下眉头。一直在岗村身边跟着的苗时正看岗村看治安军时露出不愉快的神色,知道他是嫌部队集合慢了,忙大步跑过去骂道:“妈的!没吃饱还是没睡好啊?你们他妈的就不能给我集合集快点儿?想挨鞭子是不是?”

值星中队长柳四海看大队长发了脾气,抬腿照着身边的一名伪军就是一脚,骂道:“妈的!平时逛窑子吃白食都他妈的跑的快着呢!现在到真格的了却比他妈的蜗牛爬的还慢,等他妈的收队回来,我把你们这些王八蛋全关了禁闭,饿你们三天看看你们是不是还这样!”

被踢的伪军没敢说话,赶紧站到了队里,这下队伍算是集合好了。

看队伍集合好了,柳四海一溜小跑着跑到苗时正面前敬礼报告道:“报告大队长,治安军一中队、二中队集合完毕,请您训话!”

苗时正知道岗村急于出发,就没敢象往常一样讲上一大堆话,他对柳四海道:“三小队留下听松本太君指挥,其余部队全体出发!”

“是!”柳四海跑回去,让治安军三小队单独带开,全体治安军又整了一下队。

苗时正看队伍完全集合好了,赶紧向岗村跑过去问道:“太君,咱们去哪里扫荡?”

岗村此时又为难了,城外是到处都在响枪,估计是处处都在吃紧,究竟先救哪一处呢?他看了看苗时正,苗时正低头没说话,还是松本说了一句道:“城南大张庄据点兵力比较少,工事也不太坚固,我看应当先去救那里,而且大张庄离城里也比较近!”

岗村听松本这么一说,手一挥道:“城南,大张庄地开路!”

“是!”苗时正高声答应了一句向治安军的队列跑去。随即,大队治安军和日军排成四列纵队向城南杀去。

部队出发了,岗村和苗时正都骑上了马,走在了队伍的中间,苗时正知道这一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为了弥补刚才在岗村面前显现的无能,苗时正不停地催促部队前进,治安军几乎是小跑起来。岗村看到苗时正如此卖力,不由得笑了一下。

两百多治安军和日军很快出了南城门,听着远处越响越急促的枪声,岗村心里更急了,这回他亲自骑着马跑到队伍旁边催促起来,部队是完全跑了起来。

没想到部队才出城一里多地,零星的阻击骚扰就开始了,队伍里不断地有人中枪倒下,岗村叫道:“队伍的,不能停下,全速前进!不要理这些土八路!”

苗时正看八路军开始阻击了,怕自己骑在马上目标大,正好有个小队长负了伤,他故作好心地把马让给了那名小队长,感激的那名小队长几乎哭了。


在城南担任阻击的是县大队二中队的三小队。由于县委和县大队虽然掌握了敌人的兵力配属情况,但不能确定城里敌人的扫荡救援方向,只好在县城的四个方向各派了一个小队先行阻击,并约定无论城里的敌人出哪一个方向,一旦确定敌人是倾巢出动,其他三个方向的部队必须全力来援,同时让几名通信员都骑上了自行车,以便及时通报消息。

二中队三小队的小队长刘孟起半夜里就带着自己的小队在公路沿线勘察确定好了几个阻击阵地,并派二班长石润田带着半个班的战士在城门附近监视敌人,让他们一发现敌人出城就来报告,同时以麻雀战的战斗形式骚扰袭击迟滞敌人的行动。

石润田接受完任务后,带着半个自己班的战士在离城一里多地的地方潜伏了下来,耳听着远远近近的枪声,战士们心里都痒痒的。

眼看着天就亮了,一名战士小声道:“怎么还没动静啊?敌人是不是不准备出动了?”

石润田紧握着手里的步枪道:“不会,敌人不可能不去救他们的部队,也不可能让咱们踏踏实实地收麦子,大家别急,敌人快出来了!”

几名坐着休息的战士道:“没准儿敌人是出其他城门了,咱们还得做好去其他方向的准备,弄不好敌人出了北城门,那可够咱们跑的!”

石润田一边注视着城门方向一边道:“咱们八路军还怕跑路?咱们就是靠着这两条腿取得胜利,看吧!这回咱们肯定又和敌人有一场恶战!”

大家正说着,在朦胧的晨色中,公路上黑压压地跑过来无数的日军和治安军,石润田连忙命令道:“同志们!准备!敌人上来啦!”

战士们此时也看见了敌人,急忙准备好了武器。石润田喊过来一名战士,让他快速返回去向刘孟起报告敌人上来啦!枪声随之响了起来。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