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IVE “猎狗”的核心 [4] 爆发

百合浪子 收藏 9 304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IVE “猎狗”的核心 [4] 爆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最近士兵们的情绪很高。”默菲和卢克夫在营地里并排走着。远处模拟实战场上,一排在进行强行渗透训练,枪声不断地从那里传过来。三排在训练场上全副武装进行体能和障碍训练。

“是啊,最近二排的训练成绩一直保持着第一,这让其他排很眼红。”

“看来我不用再去担心我的训练方式有问题了,他们已经走向正轨了。”

“这都是因为二排,而二排则是因为小孩。”卢克夫深有感触地说。

“你也这么想?”

“其实每个人都这么想,不是么?”卢克夫看着默菲说。

“没错,甚至于温特斯上校。”默菲微微一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小毛孩竟然引领了一支特种部队,真是奇迹。走,去看看二排。”

********

泥坑里,二排的士兵们在一起滚打着,格兰特在一旁监督部下进行格斗训练。训练的规则跟大多国家一样,自由选择对手,以击倒对方为目的。在这种训练中,士兵们往往是打倒一个,然后马上去找另一个人打,从来不管对方是谁,所以,在打别人的同时,他们也要小心别人偷袭。

杨锐表现得很活跃,他已经打倒了很多人,虽然也被别人撂趴下过,但胜利的次数要比失败的多得多。

霍克又一次被杨锐放倒了,他躺在泥地上,喘着粗气看站着的人。“得了,你找别人吧,算我认输。打都打不到你,还打个屁!”

杨锐笑道:“你也有认输的时候?”话音刚落,一个影子伴着一阵风从右边奔杨锐而来,杨锐本能地向后一闪,再往旁边一蹦,躲过紧跟上来的一腿。站稳之后,杨锐看着笑嘻嘻的小个子。“你他妈的偷袭我。”跟小个子和杰弗逊之流相处的时间长了,脏话荤词杨锐也学了不少,这也被他归为成熟的表现。

“我来给这个傻大个解围,要不他会就这么躺着哭鼻子的。”小个子看看霍克笑道。

“你少废话,”霍克腾地爬起来。“有种就去打。”

“没问题。”小个子还没说完,一计右拳就打向了杨锐。后者早就防着他,左手往外一挡,顺势扣住小个子的手腕,右手迅速地掐住对方的脖子,同时右腿也伸到了他的身后,卡住了他的腰。小个子被这突然的反击弄呆了,而杨锐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上身整体一用力,直接一个标准而漂亮的中国式锁喉摔把小个子按倒在地,右手松开,变拳用力向下一砸。“杀!”杨锐大喊,拳头在对手的面前停住,猛烈的拳风让小个子惊出一身汗。

“哈哈,爱德华,认栽吧。”西蒙在旁边大笑。

“要是实战,你的脸早开花了。”霍克也在旁边吹凉风。

杨锐起身,拉起小个子。“中国功夫,我领教了。”小个子擦着汗道。

“小孩,跟我打。”杰弗逊也凑过来,见杨锐转过身,一腿踢过去。杨锐往后一退,躲过去,而杰弗逊顺势转身,另一腿又甩过来,杨锐向下一缩,又躲开了,在他站起来的同时,一计勾拳冲着杰弗逊下巴打过去。杰弗逊双手用力一挡,右腿又是一个正踹,杨锐收回拳,身体一侧再次躲开……

旁边混战的士兵都停下来,看着这两个人的较量,那眼花缭乱的动作让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在远处观望的默菲和卢克夫也被这流畅的动作吸引了,若不是真见,谁也不会相信只在中国动作片里的情景会真实发生。

打斗中,杨锐突然双手交叉,架住了杰弗逊的直拳,他右手扣住对方的手腕,左手抓住对方的拳头,双臂顺时针一转,杰弗逊的胳膊就被拧住了,同时他的身体也转了一百八十度,杨锐对他的膝关节一踹,杰弗逊就地跪下了,杨锐把还抓在手里的胳膊往前一送,杰弗逊嗷嗷叫起来:“松手,松手,要断了。”

杨锐放开他。“断不了,只是很疼罢了,你的叫声可真难听。”

“狗屁!”杰弗逊活动刚才被拧住的胳膊。“你这什么招数?我被你弄得动都不敢动。”

“中国武术里的擒拿手。”

“擒拿手?好功夫,以后你得教我。”

“没问题。”杨锐笑道。突然,他的背后被踢了一脚,没防备的他往前趔趄了几步。他回头,踢他的正是前几天打他的介川龙一。没等他怒起来,背后又被踹了一脚,他刚摔倒,又一个人把他拽起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拳打在他的脸上,随后肚子上又被蹬了一脚。杨锐痛苦地捂着肚子,跪在地上。

“大田,别乱来。”中村冲过来,拦住还要打的四个日本人。

“中村,这是格斗训练,我们不违反军规。”大田狡诈地一笑。

“滚开!”池上一把把瘦小的中村推到一边。

“他说得没错,中村。”杨锐捂着肚子站起来。“这是格斗训练。”

“大田,你们又皮痒了是吧?”小个子说着走到杨锐旁边,杰弗逊等人也跟了过来。

“芬治,这没你们的事。我跟他们得有个了结了。”杨锐擦掉嘴角的血。

“你说什么?你自己跟他们打?别开玩笑了。”杰弗逊吃惊地喊。

“相信我。”杨锐自信地说。“大田,光打没什么意思。我们赌点什么。”

“你说赌什么?”

“如果我赢了,你们以后就别再找我的麻烦。”杨锐狠狠地说。

“如果你输了呢?”

“随你们处置。”

“我让你立刻滚出‘猎狗’。”

“没问题!”杨锐坚定地说。

“小孩,大田,你们在干什么?”格兰特看不下去了。

“长官,我们在训练。”杨锐回头用很坚决的眼神看着格兰特。后者犹豫了一下,没再说话。

“那我们说好了。现在来吧。”

“你挑哪个跟你打?”

“你们一起上。”杨锐冷冷地说。

四个日本人被杨锐有些嚣张的口气激怒了,他们各站一角,把杨锐围了起来。

“上啊,小孩,加油!”“打他们,打他们,让他们吃屎。”“小孩加油。”士兵号叫着给杨锐鼓劲。

“怎么没人下注呢?奇怪。”卢克夫玩笑道。

“赌注已经很大了。”默菲看着杨锐说。

杨锐看看周围的四个对手,慢慢地把沾满泥巴的外套脱掉,光着上身。突然他把衣服丢向右后面的池上,池上没反应,被衣服蒙住了头。杨锐迅速的转身跳起,空中一个飞腿,踢到了左后面的人的头上,那日本人捂着脸痛苦地倒了。杨锐落地,大田愤怒地一脚蹬过来,杨锐闪身躲过,用右脚弓狠狠地踹大田的支撑腿。大田惯性的前冲,却失去了重心,一个狗啃屎摔在地上。大田刚倒,介川的拳上来了,杨锐猫腰闪过,同时一拳狠狠地打在介川的肚子上,介川痛苦地哈下腰,杨锐借机一个勾拳击中对方的面门,介川被打得连连后退。杨锐快速转身,一个侧踢闪电般的踢到介川的胸口,后者飞了起来,又实实惠惠地仰摔到地上。池上好不容易把满是泥的军外套从头上扯掉,没等看清周围,脸上就被踢了一脚,杨锐一套漂亮的连环踢,招招中的,池上也倒下了。

“杰弗逊,看好了,这就是擒拿手。”杨锐高喊着冲向爬起来的大田。日本人本能地出拳,却被杨锐抓住手腕,一拧,没等大田疼得喊出来,杨锐一拳打在大田的肩膀头上,“嘎巴”,大田感觉胳膊像掉了一样,倒在地上痛苦的嚎着。介川一脚上来,杨锐却躲都没躲,迎着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脚,用力一转,又是“咔”一声,介川的脚动不了了,剧烈的疼痛从脚踝处传来,介川也叫着倒下了。随后,杨锐又用令周围的人费解的招数,把池上和另一个日本人打倒,同样他们的倒下都伴着“嘎巴”“咔”的响声,而倒下之后,他们也都痛苦的嚎叫起来。格斗场上,只剩杨锐一个人站着了,其他四个人躺在地上抱着脚或捂着肩膀痛苦挣扎着,最后一个叫西村的日本人则是捧着脸,张大了嘴,在地上打滚,呻吟却喊不出来,样子可笑至极——他的下巴掉了。

周围的人都看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不到半分钟,太神了。”西蒙看着表,以为自己在做梦。

“小孩,你干了什么?”中村跑进格斗场,看看大田他们。“你把他们的手脚打断了!”

“小孩,这是训练,不是实战,你有必要把他们打成残废吗?”格兰特也跑了过来。士兵们骚动起来,有为杨锐的功夫感到不可思议,也有为他下了这么狠的手感到吃惊。

“出事了。”卢克夫急了,想过去看看。默菲拉住他。“别急,看看再说。”

“长官,他们没事。”杨锐立正,大声道。

“你说什么?”格兰特气冲冲地问。

“他们只是脱臼了,我可以让他们立刻好起来。”说罢,杨锐走到池上旁边,拉过他的胳膊,托着肘部慢慢转圈。突然,杨锐往上一托,池上马上发出杀猪似的嚎叫。

“上等兵杨锐,你到底想干什么?”格兰特彻底火了,他几步蹿过来,想阻止杨锐。可他意外的发现,池上不再喊了,而是自己动动胳膊,像没事一样。

“他的胳膊复原了。”杨锐说着走向下一个。又是三声杀猪叫,倒在地上的日本人都好奇地活动自己受伤的部位,回忆着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都没事了。长官。”杨锐对着已经目瞪口呆的格兰特说。

同样目瞪口呆地还有周围的士兵们,过了好长时间,小个子反应过来。“小孩赢了!他赢了!”

士兵们兴奋地冲进格斗场,高喊着把杨锐举起来,一次又一次地把他抛向空中。而大田等人瞪着愠怒的眼睛,灰溜溜地退到一边。

“格兰特中尉。过来。”默菲冲还有些没回过神的格兰特招招手。

“长官。”格兰特跑到默菲跟前。

“告诉小孩,训练完之后到队部,温特斯上校想见他。”

“是,长官。”格兰特敬礼道。默菲回礼。士兵们还在扔杨锐,同时高声喊叫。默菲看着笑了,转身走开。

“在以后的训练里增加小孩的这种格斗技巧,你不反对吧?”默菲边走边对卢克夫说。

“只要不让我把手往沙子里戳,我就不反对。”两人互相看看,放声笑了。

********

“报告。”三声敲门之后,外面有人大声说道。

“门没锁,清进。”

杨锐推门进去,径直走到办公桌前,站定,抬手敬了一个国际混编部队的军礼。“报告长官,二排狙击班上等兵杨锐报到。”

办公桌后面的人侧坐着,仍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忙着,高高的简易文件柜挡住了他的侧脸。但杨锐能看到他穿的是国际混编部队的军官服,肩章上的军衔是上校。“你先坐,我马上就好。那有沙发,冰箱里有喝的,茶几上有雪茄。”上校盯着电脑说。

杨锐走到正对办公桌的沙发前,坐下,摘下作训帽,别到肩章下面。他板板正正地坐着,没有拿喝的,更没动雪茄。他只是四下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这是一间布置很古朴的房间,木制的地板,木制的桌椅,木制的书柜,木制的酒架,仅有的几样电器不过是电灯、电脑、空调和一个小冰箱。书柜里整齐地排满了书,由于在办公桌后面,杨锐没有看到书脊上的书名都是什么,但从它们的厚度足见它们蕴涵的丰富。酒架倒是很别致,就在沙发旁边,上面摆着各种酒,有法国的红酒、英国的威士忌、俄罗斯的伏特加……,从标签上的年份能看得出那些都是好酒。杨锐很意外地发现,那里面还有中国的茅台、五粮液,几个极有中国风味的小坛子,坛口用红绸子裹的塞子密封,每个坛子上都贴着一条红纸,上面是黑色的毛笔字,有绍兴、女儿红、国公等等。酒架旁边还有一个柜子,柜门关着,从柜子旁边的咖啡壶和茶具来看,那柜子里应该是些咖啡和茶叶。沙发的另一边是窗户,房间里只有两扇窗,足见房间不是很大。窗开着,窗台上摆着插在花瓶里的百合。浓郁的花香让人一进到屋子里就能感到神清气爽。在这样一间环境幽雅的房间里,杨锐觉得自己穿着迷彩是非常的不合适,但他现在除了这些作战服和训练服之外,根本没有别的衣服——默菲说过,士兵常服现在发了也没时间穿,干脆就扔到仓库里统一保管。

“是不是觉得很不公平?”上校忙完了自己的事,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朝沙发走过来。杨锐起身,敬礼。对方回礼。杨锐这才看到上校的面容,瘦削的脸庞,颧骨很高,眼睛不大但眼神很专注,高鼻梁,嘴唇习惯性地突出,似乎在很专心地考虑事情;脸上已经有很多深深的皱纹,尤其是额头,棕色的头发已经不是很厚实,鬓角也有了白发;他的身体很结实,一看就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而且打过仗——杨锐注意到,上校的脖子右侧有块伤疤,像是子弹穿过的样子。子弹打穿脖子竟然能活下来,他真不简单,杨锐暗想。

“我不太明白您的话,长官。”

“我的居住办公条件这么好,而你们却要住破烂潮湿的营房。”上校很认真地看着他。

“您是长官,而我们是士兵,您该有这样的待遇。而且,我们是即将上战场的人,那时的条件有可能会比这更差,我们要先学会适应。”杨锐不卑不亢地说。

“果然很有想法。”上校笑了,他伸出右手。“我叫温特斯,乔治·温特斯。”

“上等兵杨锐,长官。”杨锐握住了温特斯的手。

“请坐,喝点什么?”温特斯走向酒架。“红酒?还是别的什么?哦,这里有你们中国的上等好酒。”

“谢谢长官,不过今天是训练日,我不能喝酒。”杨锐坐到了沙发上。

“哦,对,请原谅。要知道,整天坐办公室的日子已经把我消磨得差不多了,有时都能让自己忘了真正的军人是什么样子。喝点别的,”温特斯打开酒架旁边的柜子。“咖啡还是茶?”

“我喝茶,长官。”

温特斯很熟练地沏好了一壶茶,用茶盘端着很精致的紫砂壶和两个紫砂杯走到沙发前,往杯里倒上茶。

“谢谢长官。”杨锐接过茶杯,沿着杯沿抿了一口,浓郁的茶香让他颇有回味。

“上好的龙井,听说是从地上黑市买到的。你很喜欢喝茶?”

“不常喝,我只是想找回点家乡的味道。您很喜欢中国的东西?”

“是啊,我是在中国长大的,这些都是我在中国的朋友送我的。”看到杨锐有些吃惊的神情,温特斯接着说:“很惊讶么?我还会说中文呢。”最后一句,温特斯是用标准的普通话说出来的。

“我真的很惊讶,长官。”杨锐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美国人能说出如此流利的汉语。

“但愿没吓到你。”温特斯仍用汉语说。“说正题吧,这次来,我一是想亲眼见见你,你要知道,现在你可是‘猎狗’的名人。”杨锐谦虚地笑了。

“你跟我一直以来印象中的中国人非常接近,所以我很信任你。这段时间,你的表现也证明了,我没有信错人。希望你能好好干,小伙子。”

“是,长官。很高兴您能这样评价我和我的祖国,我爱我的祖国,我不会让祖国失望,当然也不会让您失望。”杨锐用汉语回答。

“也许,一直以来,你都被一个问题所困扰,但我听默菲上尉说,你已经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个合理的解决,是么?”

“我想是的,长官。”杨锐明白温特斯所说的是关于他跟日本人的问题。

“那就好,如果在这个问题你还有什么麻烦,就直接来找我。别担心,这事我跟默菲说过。他同意,如果你有困难可以越级汇报。”

“谢谢长官,不过我想,这个问题还是控制在士兵之间好一些。”杨锐觉得事情闹大对谁都不好,而且他也不想落下个走后门的名声。

“那就由你自己来决定,但千万别把自己的担子弄得太重,你是个优秀的士兵,‘猎狗’需要你。”

“我明白,长官。”

“另外,默菲向我提了一个任命,我同意了。现在,我就任命你为‘猎狗’日常训练的助理,你主要负责队里的格斗训练,把你的本领教给大家,我们觉得,你的那些技巧很有用。”

杨锐感到很意外,他立刻站起来,敬礼道:“是,长官。”

温特斯站起来,回礼。“请坐。为了你的母亲,好好活下去,我相信你会做出让她欣慰的成绩。”

“是,长官,为了我的母亲。”

“以茶代酒,我们干一杯。”温特斯举起杯子,跟杨锐碰杯。“一会你要给我讲讲现在中国是什么样子了?还有你的家乡——沈阳,我曾经在那待过很长时间,我很怀念。”

“好的,长官。”杨锐仰头,把杯里的香茶一饮而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