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不是保险箱 劝退学生“大手笔”扯出大问题

qwe1234 收藏 1 145
导读:大学不是保险箱 劝退学生“大手笔”扯出大问题


核心提示


因一学年内没修够规定学分,336名学生被校方初步审定按退学处理。部分同学感到意外,更多的学生则感慨:现在的大学已不再是挤过高考独木桥后的“保险箱”,要完成学业,就得努力学习。


10月8日,西安邮电学院校区食堂前,一则《通知》吸引了大批学生驻足。因为考试成绩差,学年学分没修够,336名学生经学校初步审定被作出退学处理。10月10日,最终确定的学生将面临两种选择:或者退学回家,或者缴清退学试读培养费,降级试读一年。


因一学年内没修够规定学分,336名学生被校方初步审定按退学处理。部分同学感到意外,更多的学生则感慨:现在的大学已不再是挤过高考独木桥后的“保险箱”,要完成学业,就得努力学习。(10月10日《华商报》)


一次性劝退多名大学生,不算是新鲜事,2005年9月10日,云南农大因学生考试学分不够等原因,向132人发出退学令;2005年9月,北京石化学院因学生成绩未达标,45人被清退;2005年11月:沈阳航院因学生修不够学分,劝退78名大学生;2006年9月,山东理工大学因学生学分不足,38名学生受休学处理。而此次有336名学生遭遇劝退,规模无疑是空前的,引起震动也是在所难免。


那么,这次劝退“大手笔”又说明了什么状况呢?我以为有4大问题。


1,几年连续的大学扩招,无疑就是“宽进”,那么与其相对应的就应该是“严出”。但事实却是,现行的大学教育,一些学校都是局限于“毕业证教育”,而学生不注重真才实学,而是一心想着混张毕业证就万事大吉了。


2,多大学生“没想到这次这么严”,更能说明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规定,只是没有被重视而已,总以为“人多脸宽”、“虱子多了不痒”,没有想到如今“脸宽”了也有受到惩罚,“虱子”多了照样“痒”。


3,规矩才能有方圆,在法律上叫做“违法必究”,之所以一些人有些感觉意外,是因为人们习惯了“违规不必究”,习惯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习惯了“糊弄过关”,而当真遇到动真格的,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与难以挽救性,悔之晚矣,又有何用,只能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4,只要法律、规章制度是合法的、合理的,那么,面对违法或违规,严惩不怠无疑就是最佳选择,哪怕被惩的对象是336名学生,那又何妨。而网上的言论一边倒,支持学校的做法,如此看来,人们对一些大学生或大学教育存在着相当的不满,特别是对一些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在大学校园里旷课、玩游戏、吃喝玩乐、无所事事的不满。


醒醒吧,那些醉生梦死的大学生们,大学不是“由你玩四年”,受教育不是浑水摸鱼、糊弄过关,负责任的学校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规章制度也不是一纸空文,违法了规定就要受到惩罚,哪怕是3人还是300人。(柏敏)


大学宽进严出是与国际惯例接轨


西安邮电学院这种做法是向“宽进严出”国际惯例接轨的一个尝试。这种制度能将高考时发挥不正常但平时成绩好、有某种专业才华的学生送进大学怀抱,避免埋没人才,同时能够将那些“南郭先生”以及不思进取的、没有培养前途的学生尽早劝退出大学校园,不让他们占用宝贵的高教资源。外国大学的劝退率是很高的,在著名的美国西点军校,只有40%的学生能够拿到毕业证。


大学“劝退令”何错之有?


必须看到的是,随着高校的普遍扩招,教学质量的下降是个不争的事实,但这个事实是个普遍的现象,绝非西安邮电学院一家独有。拿一个普遍具有的现象,来套用一个比较特殊的个例,既不妥当,也有失公平。简言之,扩招的问题归扩招,劝退的问题归劝退,二者根本就不存在着必然的联系。否则,扩招前,也同样存在着被劝退的学生,那又该如何解释?


尊重大学的内部裁判权


不少人对校方的行为提出异议,觉得此举太过苛刻,有借机敛财的嫌疑,甚至要求也开除不合格的老师,认为学生不合格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老师不合格。被开除的学生此时是弱者,同情弱者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这些异议及要求却是不尽情理的,这是因为大学拥有其内部裁判权。


大学“严进宽出”该改变了


笔者认为,一些大学生不思进取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过去大学的“严进宽出”制度。笔者认识的一位母亲就这样安慰上高中的孩子:“你现在太辛苦了,考上大学可要好好休息休息!”这是哪里的话啊!大学时期,正是一个人观察力、理解力和创新能力培养的关键阶段,也正是一个人努力学习的黄金时期,可我们“严进宽出”的招生培养制度,却使得一些辛辛苦苦考上大学的学生,把大学当成了休息、玩乐的场所。


退学处理风暴“刮”走大学精神


这很容易使我们想起宽进严出这一大学教育的美好目标。但是,宽进严出这一美好目标的改革成本与代价仅仅由学生一方单独承担,是不公平和有失厚道的。而真正意义上的宽进严出,是“严出”而不是一退了之的“不出”。而且,无论是退学还是高达4500元之巨的试读费,都是大部分学生所不能承受之重。因此,通过以大面积清退学生的手段来实现所谓“宽进严出”值得商榷。


高校劝退令为何惹来众怒


其实,“严师出高徒”,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在一些高校中,这样的风气在衰减,一些老师忙于挣钱忙于社交忙于科研忙于职称,而对于履行释疑解惑、教书育人的职责已经不是那么尽职尽责了。


劝退学生很像巧立名目乱收费


笔者支持高校对不思进取、成绩差的学生进行惩处,但绝不是“劝退”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劝退只是把责任的皮球抛向了社会。更耐人寻味的是,学院此次还为“劝退”提供了一个补救措施:“缴清退学试读培养费、降级试读一年”就能不被“劝退”——这很像是为教育乱收费巧立名目。


“劝退令”有悖教育公平原则


教育部门表示,学校有办学的自主权,此举合乎规定。但正如一位学生所忧虑的,“考试没通过,可能会有智力、体力、情绪等各方面的原因。”“劝退令”理应有所甄别,比如针对“一些极端恶劣的‘坏学生’”。若不加区别,只作笼统、一般性的规定,其制度精准度,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因为它难免“误伤”到一向学习刻苦,仅因某些偶然因素,而导致某些功课不及格的学生。他们若想继续上学,就得缴纳价钱不菲的退学试读培养费,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