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占牡丹峰

fujinglei 收藏 5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茹夫一支队长正要率领部队出发,王淮湘副政委拉住茹支队长的手说:“老茹,我看我们是不是分分工,平壤那么大,我们两个支队可以分成几个拳头,分别打击、扰乱敌人,这样效果更好!”

“说的对!”茹夫一转身对崔科长和向导一招手:“你们过来一下。”

崔科长和向导走上前来。

“老崔,请你问问他,平壤市最高的地方是哪儿?出平壤往南的主要交通要道在哪儿?还有,平壤的火车站在哪儿?仓库在哪儿?”

崔科长用朝语快速的问向导,大个子向导很快做了回答。

“队长,向导回答,市内最高处是偏西一点的牡丹峰,峰顶有个公园,上面可能有敌人的炮兵阵地,火车站有两个,一个平壤站,另一个是西平壤站,市内往南的主要交通要道也有两个,一个是大同江桥,一个是玉流桥,只要卡住了这两座桥,敌人就跑不了,至于仓库,他就不知道了。”崔科长很快说完。

“很好,老王,你看这样好不好?让孙参谋、钟连长和边参谋三人率领所有的侦察兵攻占牡丹峰,控制制高点;你率第二支队负责占领两个车站,我把美军上尉连长给你,也许能用上,同时,我带第一支队往南,控制两座大桥并往南追击敌人。”

“好!就这么办!我们把缴获的10辆卡车给侦察兵,让他们行动快一些,尽快占领牡丹峰,也好掩护我们在山下运动!”王副政委说。

“好,出发!”

部队迅速出发,侦察兵们火速登车。

游击队兵分三路,我们先说第一路。

第一路就是由孙照普科长、钟国怒连长、边红秀参谋率领的侦察兵。

牡丹峰,一座海拔只有200多米的小山,是平壤市内最高之所在。据向导介绍,朝鲜解放以后,政府在峰顶修了一个公园,叫人民公园,现在被敌人占领了。每到晚上,敌人从山顶射下来探照灯光,来回的在市内照射,所以要找牡丹峰十分的方便,只要循着灯光发出的地方找过去就行了。

车队顺着宽敞的琵琶大街一路开进,路上遇到不少乱跑的美国兵和李伪军,看来敌人很慌乱,似乎正在撤退。

孙科长表情严肃的坐在头一辆卡车驾驶室内,听着后座上联络员的介绍:“这是金日成综合大学,这是朝鲜中央人民医院……”

突然,卡车一个紧急刹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后面紧跟的卡车也迅速停了下来。

原来是十几个美国兵举枪拦住了去路,似乎要抢车。

孙科长摇下车窗玻璃,探出头去,同时拔出腰间的手枪挥舞着,并用出国前刚学的一句英语厉声说道:“Getaway!Getaway!”

美国兵看见一个伪军军官让他们滚开,火冒三丈,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只见其中一个好像是领头的,一挥手,十几个美国兵把枪都举了起来,突然,卡车顶上传来一阵阵拉枪拴的声音,几十支黑洞洞的枪口早已对准了他们。

十几个美国兵有些不知所措,有的士兵手中的枪还没端平就愣在那儿了。

孙科长再一次挥了一下手枪,示意他们靠边站,领头的美国兵知趣的点点头,分开双手,把他的人都拦到了路边。

孙科长收回身子,轻声对司机说:“全速前进!”

很快,车队来到牡丹峰脚下,顺着山脚转了半圈,发现有一条简易公路,可以盘旋把车开上山。

孙科长对司机说:“往上开,注意安全!”

因为道路太窄,10辆卡车只能慢慢地蜿蜒向上开去。

走着走着,坐在第一辆车上的孙科长发现山上好像有车辆在往下开,司机似乎也感觉到了,扭头看了一眼孙科长。

孙科长坚定的说:“不要怕,往上开!”

拐过一个弯,孙科长和司机同时发现前面有一辆卡车拉着一门大炮等在路边,可是道路实在太窄了,根本无法错车。

对面车里的美国司机探出头来正哇啦哇啦的说着什么。

孙科长不管这些,仔细看了看,美国人的卡车正好停在公路外侧,自己的车正好停在公路里侧,不由得计上心来。

只见他拍了拍司机的右手,轻轻说道:“把它拱下去!”

司机发动车子,挂上档,一踩油门,把方向盘往右打了一打,使卡车先往里走了一点,然后,司机突然把方向盘往外一打,巨大的车头像憋足了劲的斗牛似的,闷头顶向了敌人的卡车,只听马达“嗡嗡嗡”使劲吼叫着,一寸一寸把敌人的卡车往山下顶,对面车里的敌人明白了怎么回事,打开车门正要往下跳,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巨大的卡车轰然往山下倒去,车后面坚实的挂钩又把大炮也拉了下去,一阵“轰隆轰隆”的滚动声不停传来。

突然,山上的探照灯顺着山坡照了下来,山顶上传来美国兵混乱的叫喊声。

一定是炮车坠入山谷惊动了敌人!孙科长心想。

“不要管它,继续往上开!”孙科长命令司机说。

马达轰鸣,车队又开始向上盘旋开去。

不一会,从山顶上跑下来许多荷枪实弹的美国兵,他们一见开上来这么多卡车,慌忙四下散开,有的还趴在了地上,并把枪口对准了车队。

“STOP!STOP!”美国兵喊道。

车队缓缓停下。

孙科长心里一阵发紧,两个支队的英文翻译都随支队在一起行动,车队好像并没有人会英语。

孙科长正要朝天开枪,向车队发出战斗信号,忽然后面第二辆卡车上有人用英语高喊:“Don’tshoot!”

随着“砰”的一声关车门的声音,后面跑上来一个人,一直往前面的美军跑去。

孙科长终于看清楚了,是39军侦察参谋边红秀边参谋!

好家伙,他什么时候学会了英语?以前在一起学习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孙科长没往深处想,马上又把精力集中到了眼前。

边参谋上前和美军士兵叽哩哇啦的说了一通,面带笑容的回来了。

他没回到第二辆车上,而是迈步跨上了第一辆车的右边踏板,对孙科长轻声说道:“我告诉敌人,我们是来帮助他们拉大炮的,他们居然相信了。”

孙科长说:“太好了,我正愁无法敷衍呢,走,上山!”

司机又开始再一次发动卡车。

边参谋心里也很高兴,一手拉住车门,一手朝后面的车喊道:“继续前进!”刚喊完,马上意识到不好,可是已经迟了。

山上敌人一片大哗:“Chinese!Chinese!”

枪声随之而来。

早已做好战斗准备的侦察兵们向敌人还击,一阵阵弹雨带着火光向敌人射过去。

很多侦察兵跳下卡车,猫着腰向山上进攻,同时掩护车队往上冲。

侦察兵们进攻的能力和各自为战的能力真不错,不一会就打散了阻击的敌人,掩护着车队攻上了山顶。

山上的敌人乱作一团,很多敌人手里连枪都没拿,就被冲上来的侦察兵打倒在地,慌乱中有几门敌人的迫击炮往天空发射了几颗照明弹,把山顶照的通亮。

孙科长奔跑着边开枪便注意看了一下四周,山上一共有敌人的17门100毫米高射炮,大部分已经被拉出炮位,有的已经被挂上了卡车,正要往山下拉,另外车厢里还有十几门82毫米迫击炮,地上也有几门。

好家伙,敌人在山顶布置了两个营的炮兵!对,塔上还有敌人!用探照灯来回乱照的敌人!

孙科长一挥手:“跟我来,消灭塔上的敌人!”

几个侦察兵行动极快,“哒哒哒”几枪就打灭了三盏探照灯,孙科长大叫:“别打灯!打人!!!”

突然,旁边有个装死的敌人用卡宾枪朝大喊着的孙科长打了一枪,子弹擦着孙科长的脖子飞了过去,孙科长反应特别快,马上一甩手,一粒手枪子弹准确的钻进了敌人的脑袋。

孙科长觉得脖子有些发凉,用手一摸,一手的血,还好没打断颈部动脉,否则的话,……。

有人过来给他包扎。

200多名侦察兵犹如虎入羊群,在这些不善近战、夜战和枪战的少爷兵中间来回追赶,几乎是一声枪响就有一个敌人倒下,有些敌人被追急了,就用双手把头一抱,咕噜咕噜往山下滚去。

侦察兵很快占领了牡丹峰,缴获了所有的高射炮和迫击炮,另外还有5盏完好的探照灯,可就是没有一个俘虏,山上的敌人跑的跑了,其余的都被打死了。

孙科长命令大家打扫战场,他自己则和钟连长、边参谋几个人登上了解放塔。

解放塔,本来是朝鲜人民为了纪念祖国解放而特意修建的,高25米,位于山顶人民公园的中心,可现在这座塔成了敌人放置探照灯的灯塔了,塔的一层是大功率发电机还在不停的叫唤,八条粗大的电缆经过楼梯通向塔顶,供探照灯照明。

孙科长、钟连长、边红秀等来到塔顶,大家迫不及待的观看了一下塔的四周,原来,山顶已经被敌人挖成了左一个坑右一个坑,整个公园成了敌人的炮阵地,山上所有的树木也都被敌人砍倒,变成敌人隐蔽部的覆盖物了。

再往远看,孙科长他们发现有很多地方都起火了,特别是北面的公路上,顺着公路,敌人点起了一堆堆的火,似乎在给谁指示目标。

“孙科长,敌人是不是在给他们的飞机和炮兵指示目标,怕我军顺公路追进来?”钟连长问。

孙科长点点头,停了一会,然后问:“大家注意到头上敌人的飞机吗?他们的飞机还在往北飞,目的就是要迟滞我军解放平壤的脚步,现在我们占领了平壤最高的地方,我想我们就在这里给敌人增加点麻烦好不好?”

“孙科长,你说吧,我们怎么办?”边参谋有些着急的问道。

孙科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大家:“我们这里谁会操作高射炮?谁又会操作探照灯?”

没人回答,看来没人会操作这些武器。

孙科长见没人回答,说道:“我们都是侦察兵,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聪明的才智,这样,我们第二支队的侦察连派人研究研究探照灯,尽快掌握探照灯的使用方法。”

“那我们来鼓捣鼓捣高射炮!”钟连长也自告奋勇的说道:“我们支队在元山港的时候,逼着敌人的高射炮兵向敌人自己的军舰射击,我们在旁边看见过敌人是如何操作高射炮的,应该可以操纵,再说了,我们侦察兵有很多同志都会使用迫击炮,我看都是炮,大同小异,没问题!”

“很好,那你带你的人把拉出来的高射炮赶快归回原位,做好战斗准备!”

“是!”

“那我们呢?”边红秀参谋好像在请战。

“你带你的人,哦,我再拨给你一些人,在山顶四周警戒,防止敌人偷袭!”孙科长对边参谋说道。

“好的!”边参谋也下了楼。

这边孙科长正带人研究像面大鼓似的探照灯,那边钟连长也开始指挥战士们把大炮归位。

有人聪明的把挡住高射炮射界的卡车开走了。

钟连长给每一门炮分配了6个人,一炮手,二炮手,三炮手,装填手,瞄准手,炮长,弄的像模像样,这时,孙科长他们早已弄明白了探照灯的使用方法,新的“探照兵”们正用他们手中的探照灯在天上照来照去,可就是形成不了一个焦点。

本来天上敌人的飞机根本不用担心什么,现在突然从地面上射上来好几道强烈的探照灯灯光,有的飞行员纳闷:怎么平壤的探照灯照我们了?难道让中共军队占领了?但是情况不明,飞行员们不敢投弹。

“开始试射!”钟连长高喊。

17门高射炮在志愿军的操纵下都先后发出了第一声怒吼,钟连长心里想,不管怎么样,只要是向天空射出了炮弹就算成功。

一朵朵白色的烟花在灯光中绽放。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一门高射炮的瞄准手一脚踩在连发装置上不松脚,高射炮“咚咚咚咚咚!”把一连串的炮弹射向了天空,将一架路过的敌机打得凌空爆炸。

阵地上爆发出一片欢呼!

首战告捷!

敌机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们尽量避开探照灯的照射,开始向牡丹峰上的高射炮阵地俯冲轰炸。

钟连长火速派人上塔顶,告诉孙科长他们:将灯光集中对准一架俯冲的飞机!

很快,探照灯在孙科长的指挥下,逐渐学会了把所有的光柱集中在一架俯冲的飞机上,钟连长高兴异常,扯着嗓子大喊:“放!放!放!”

“高射炮兵”们操纵着手中的大口径高炮,瞄准探照灯灯光罩住的敌机,将一发发充满仇恨的穿甲弹射了上去,本来大家都是瞄准第一架飞机的,可是打下来的却是第二架敌机,原来这些“高射炮兵”们全都忘记了提前量。

钟连长看出了问题,尽管打下了飞机,但是他还是高声提醒大家:“注意提前量!”“注意提前量!”

美军这些高贵的飞行员们,以前从来没有受到地面炮火的打击,也没有被志愿军的探照灯照射过,以前都是他们扫射、轰炸地上的中国军队,现在怎么能忍受这种窝囊气呢?

只见美军飞机一架接着一架,前仆后继,对准牡丹峰俯冲、扫射、投弹,可是地面炮火实在是太强烈了,不时的有飞机被击中,坠落到地面上,还有一架F-86战斗机飞行员,没有完全适应探照灯的照射,集束灯光刚罩住它的时候,飞行员马上被强烈的灯光晃花了眼,把现代化喷气式飞机直接开进了牡丹峰下的土壤里,飞行员也在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中变成了一堆焦炭。

“高射炮兵”越战越勇,美军飞机越飞越高,以至于最后没有一架飞机敢下来俯冲扫射了。

渐渐的,飞机的轰鸣声没有了,偶尔有一声,也是极远处传来的,美国飞机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新式高射炮兵”们打怕了!

他们不敢在牡丹峰上空飞行了!

刚刚还在牡丹峰上忙忙碌碌侦察兵们都停止了手中的操作,静静的听了很久,寂静的山顶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

“我们胜利了!敌机逃跑了!”

负责警戒的边红秀参谋,激动的叫过随行的通讯兵:“把报话机拿来!”

牡丹峰被志愿军占领的消息,通过电波很快传到了第一游击支队、第二游击支队,传到了39军军部,传到了志愿军总部和人民军总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