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十节 "回家"

柳梢青青1 收藏 0 14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十节 "回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姑姑一路小跑地来到菜园地里,气喘吁吁地喊:“奶奶,婶子,你们都赶快回家去,有客人来咱们家了?

“啊,是男的还是女的?”刘奶奶问着话就和她的儿媳妇走出了菜园子。

“是和我婶子年龄差不多大的一个老婆,还有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儿,长得可漂亮了。”

刘奶奶和婶子一听,都互相对看了一眼,“我姐姐也真是的,一年都没有来看小顺了,这过年的又来逼孩子回去。”滩顺的妈对自己的姐姐有些不满意。

这时的姑姑跟在刘奶奶和婶子的身后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喊道:“奶奶,您和婶子回去吧,我和弟弟就在菜园的房子里看白菜,等客人们走了以后,我再回去。”

“噎,你看这个孩子,咋这样怕见生人呢?”刘奶奶说着就去拉姑姑和自己一块回家。

“奶奶,我可怕那个小妹妹,她可厉害,她看我的时候,好象是瞪着眼睛,板着脸,带着不愿意的样子,我不想回家见她。”

“哈哈,秋妮,她不是你的妹妹,应该是你的姐姐。她是我的外甥女,她对谁都是那样的怪脾气,走,跟婶子回家去,我看她这个厉害小丫头能把俺们的天仙巧手闺女怎么样!”婶子也要拉着姑姑回家,可姑姑什么也不肯回去,笑着就跑回了菜园的屋子里。

“秋妮,不回去就算了,你和你弟弟就在这里玩,等她们吃过饭走了以后,我再来叫你们回去。”

刘奶奶和婶子走着说着,“娘,说实在话,压根儿,我就不同意让咱们的小顺子给我姐姐家的小灿定娃娃亲,可我姐非得这样做,并且把小顺子三岁就抱到她们家不让回来,还把孩子的刘姓都给改成了姓她们家的滩,这可好,自从孩子在她们家的七年时间里,天天都是和我的外甥女斗架,每次回来都是哭着不想走,孩子还老说咱们家好,刘尚和小桃都不和他吵架。娘,我也寻思着,也不是我姐姐对咱们家的小顺子不亲呢,也不知是孩子不听她的话,唉,要真是这样,顺子和小灿都长大结婚以后,还是天天这样吵闹的,怎么能过成日子?再说,这过日子可不比小孩子过家家玩,一会儿就散伙了,这过日子的事情可要比那树上结的叶子都稠,要是他们过不下去,那可该怎么办?不让外人道长论短说咱们孩子是两姨结亲还合不来?让人家嘲笑咱们?顺子要是知道了内情还不得怪罪咱们一辈子?

我看今天我姐姐来肯定又是接咱们的小顺子回她们家过年的,她要是知道顺子改成刘姓了,那还不得气死去?以我看,今天就不让顺子再回她家去了,从此就断了两家的娃娃亲,把内情给顺子说明,不让咱们家孩子受这样的委屈,今后,就是真真白白的以姨妈相称多好?

让秋妮就留在咱们家里,等她爹要饭回来以后,你就做个“红娘”,让 顺子和秋妮定娃娃亲,娘,你说呢?”

一直低头走路的刘奶奶沉思了一会儿说:“顺子是我的长孙子,你不用说,啥事情我都能看得出来,我也都替你想过了,虽说你姐夫哥家几代人都是财主,他们滩家的后代可不旺盛,这三代都是单传,轮到你姐吧,就给他滩家生了两个女儿,你姐夫又早年暴病去世,这不是断后了?你姐姐让咱们家的顺子和她家小灿结娃娃亲,是想亲上加亲,我都不反对,她把顺子从小就领到她身边,又改名换姓,那是你姐姐特别喜欢儿子,是真心要把顺子当她的亲儿子抚养,等长大成人以后,再给顺子说清楚身世,好让他们两个结婚,没有想到他们表姊妹二人的性格都那样倔强。

顺子回来这一年多,从不提起回家看他妈的事,唉,这根子里亲,脉连着筋的血肉亲情多厉害呀,我怎么说,怎么劝,孩子就是不回去,特别是秋妮孩子来咱们家以后,顺子打心眼里喜欢,为了穿秋妮做的一双绣花鞋,索性把自己的姓名都给改回来了,这我都清楚,说实话,要是顺子和秋妮定娃娃亲,那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再硬朗三十年没事。我也为顺子的亲事掂量了几夜都没有眨眼睛啊!

可是,再反过来替你的姐姐设身处地的去想想,咱们真要是昧着良心去断了顺子和小灿的亲事,那你姐姐还不得气疯呀?人家把咱们的孩子当亲儿子养了八年,人家是为了啥?不是为了今后能让顺子和她的小灿结婚生子,延续香火吗?

要说我就这么两个孙子,舍得让我的长孙子去她们家给她当上门女婿吗?这我有啥办法呢?顺他娘,我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不看鱼情还得要看水情啊,你婆母娘我什么都不怪,怪就怪谁让你是我的儿媳妇呢?又谁让她是你的亲姐姐呢?!”

刘奶奶摇着头,唉声叹气地对劝婶子说:“她是你的亲姐姐呀,我不能连这点人性味儿都没有吧!咱们赶快回去好好地劝顺子,吃罢中午饭就让孩子跟你姐姐一块儿回去过年,等过罢年后,再让他回来读书,现在说什么话都晚了,再说后悔的话,就更对不起你的姐姐了。”

“娘,我知道,您嘴里劝俺的话和您心里想的不一样。”婶子也很伤情地摇着头。

“唉,别说了,快回去给你姐姐她们做饭.....”

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刘奶奶一进院门就亲热地喊:“哎,滩顺,是不是你妈和你的小灿姐来看你来了?”

正在滩顺屋子里静坐着的小灿和她妈妈赶快出来笑着迎上前去,精明的小灿一把抱着婶子的腰咯咯地笑着说:“姨妈,奶奶,你们才回来呀?我弟弟不理睬我们,还说什么他已经改成姓刘了,不姓我们家的滩了,我妈也生气了,正准备走呢!”

“哎呀,顺的妈,顺子的个性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能和他一般见识?不管他姓滩还是姓刘,反正都是你的儿子,你们姐妹两个说话,我去给你们做饭去。”

刘奶奶几句安慰的话,使小灿她妈满心的怨气顿时消了一大半,她本来想与自己的妹妹吵闹一番后,立即就走,永远不再蹬刘顺的家门!

可这会儿,她恨怒,忧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赶快接住刘奶奶的话茬看着她妹妹喜笑颜开地说:“是呀,是呀,我咋会和孩子一般见识呢?我自己的孩子,能不知道他是啥脾气,我压根就没有生顺子的气,妹妹,我也想通了,不管顺子是想姓滩还是想姓刘都行,反正都是咱们两家亲姐妹的姓,只要不姓外人的姓就行,你说是不是妹妹?”

“哈哈,姐姐,这你才算是明白人,等吃了饭,让滩顺就和你们回去过年。”姐妹两个笑着拉着小灿又去了刘顺的房间.。

“妈,我今年不想回去过年了。”顺子撅着小嘴不高兴地在对婶子说。

“那是为啥呀,顺子?”

“我要和弟弟,我小桃姐姐,还有我秋妮妹妹在一块儿过年,我不想回去给小灿吵架!”

婶子看看小灿的脸色说:“闺女,你弟弟对你有意见了,回去之后你们不能再动个性,不能惹你妈生气,你们姐弟之间更不能伤和气,长大了就是天天都在一起,都要互相忍让才是好姐弟两个。听见了没有小灿”?

小灿一听自己的姨妈是在教训自己呢,把小嘴一撅反驳道:“只要我弟弟不再和我吵架,我就不会先找他的事儿”!

“滩顺,不,是刘顺,你看,把你妈也给闹糊涂了,你就姓刘吧,妈妈就依着你,吃罢饭咱们就得赶快回家准备年货呢,咱们家要是没有你这个大男子汉支撑着,那你妈我就连年也过不好!非得大病一场不可!”

正在赌气的刘顺看着他“妈”那伤感地流眼泪,也就低头默认了……

吃罢中午饭临走的时候,刘奶奶把自己家喂养的大红公鸡捆上一只递给刘顺说:“顺,你掂着鸡子,看好你妈今天来叫你回家,要不的话,我还得送你走呢!”

“唉,大娘,这多不好意思,我应该给您们带鸡子来呢,可我走得慌,也没……”

“唉,顺他妈?你可别把话给说反了,咱们心里都清楚就行了。”刘奶奶满脸严肃地打断了“亲”家的话。

刘奶奶这言其尽而意无穷的略略数语,使小灿的妈神情很不自然地微笑了两下……

小灿帮顺子拿着书包说:“弟弟,等过罢年我送你回来,噎,弟弟,咱们吃饭怎么没有看见那个妹妹呀?”

“啊,对了,我正要问你呢,妹妹,在你们家做绣花鞋的那个小姑娘是谁呀?看似一身农村打扮,可她的长相和她那柔情似水的两个小酒窝,可是出水芙蓉啊,要比咱们家小灿可是强百倍,她绣的花我都看过了,真是天生的巧手织女星呀!妹妹,你给姐姐说实话,你们全家人都没有别的念头吧?”小灿的妈妈忧心忡忡地试探着问着婶子。

“唉,姐姐,你想到哪里去了,这个小姑娘是来我们家的客人,很懂事儿,我们全家人也特别喜欢她,所以就让她来帮助俺们家做些家务活。”

“啊,是这么回事,那你姐姐就放心了。”

刘顺一直低着头,不情愿地跟在小灿和她妈妈的后面正走着的时候,突然又回过头来喊着:“奶奶,等秋妮妹妹把绣花鞋给我做好以后,送过去让我穿上,然后我再和妹妹一块儿回来行吗?”

刘奶奶使劲地挥着手,词不达意地说:“你们快走吧,要听你妈的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