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精忠报国 第一卷 血肉长城 第三章 死守

含笑半步巅 收藏 11 38
导读:抗日之精忠报国 第一卷 血肉长城 第三章 死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3/


此时的日军已发动对右翼防线龙儿峪阵地和干沟高地的分割包围,龙儿峪阵地上是杀声震天,145团戴澜团长不断地投入士兵与敌展开白刃战。敌我双方反复争夺阵地,战况空前惨烈。

而日军步、骑、炮联合三千多主力向关正这边的干沟阵地发起进攻,两千多步兵排成散兵阵形冲在阵地正面,嚎叫着漫山遍野蜂涌而来。“乓勾儿、乓勾儿……”,三八式步枪特有的射击声响成了一片,鬼子朝这里起劲儿地射击,子弹撕裂着空气咻咻声飞过来。左右两翼则分布着近一千个举着马枪、马刀的骑兵,蹄声密集犹如死亡之鼓,在步兵最前排的是七八辆大摇大摆的九四式轻型坦克。

关正狠狠地骂道:“妈的,豆战车、乌龟车!”心想要是有一枝KBU88式5.8毫米阻击步枪或者火箭筒就好了!哪怕是一枝AK47。望着愈冲愈近的鬼子,关正大叫:“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身旁四周的士兵看见师长居然重伤不下火线,一个个立即精神大振,纷纷向敌射击,不过大部分子弹都被正面那些豆战车挡住。捷克式7.7毫米机枪也只能在它的装甲板上击出5毫米深度的凹坑,无法将其击穿。

关正用拇指沾了点口水然后伸出手臂,竖直拇指测量风向(多年的野外打靶训练出来的目测硬功夫),然后用右手端起一枝毛瑟98步枪,勉强伸出受伤的左手去拉枪栓压上一发子弹,以单臂瞄准三百米外一名闪躲在一架乌龟车后的轻机枪手,当那轻机枪手行进时探出半边头颅的那一刹,扣动扳机,枪响人倒,半边脑袋稀巴烂,飞溅出一蓬红白的液体。关正伸手迅速地拉动枪栓换子弹,这次瞄也不瞄,枪头微偏就扣响扳机,子弹射出去准确地打烂了一名高举指挥刀的中队长的脑袋!又是爆头!

在另一时空,关正的狙击枪法已经达到了狙击的最高境界——盲狙。

他伸出拇指目测风向,同时也为自己的射击界面标出一个中心点,第一枪需要瞄准,那是试试手中家伙的分量,找到感觉。第二枪扣出之时已经心领神会,在稍纵即失的瞬间捕捉到那名嚣张的中队长所在位置。这两枪让日军步兵队伍发生了小小的骚动,步伐稍微放慢。不敢张狂地冒进。

古北口血战之后,师部机关直属部队特务连连长罗宇在日记中这些写道:3月11日清晨,小鬼子发动疯狂的全线进攻,先是几十架飞机沿长城一线狂扔炸弹,然后各种炮火铺天盖地发来,简陋的阵地上无一处是安全地带。死神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当时我就跟在关师长身后,师长身上负了伤,却冒着敌人的炮火冲到前沿阵地上,端着步枪的手稳如磬石,连开两枪击毙了远处的两个鬼子……当时我们都惊呆了,师长指挥若定地命令着兄弟们开枪还击,他那从容不迫、临危不惧的英雄形象一下就在我心目中高大起来,在那一刻,兄弟们都被激励起强悍的斗志,愿意为国家民族效死命,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

身边的士兵眼前师长枪法如神,俱都士气大增,张明衷心地赞道:“师座,真是好枪法!”关正表面不动声色,暗道:“没点本事,怎么当特种教官!”忽然伤口发出一阵撕裂剧痛,扔掉步枪,勉力振奋精神,抵住疼痛。盯着那七八辆愈冲愈近耀武扬威的豆战车,头也不偏地问张明:“张旅长,山炮、野战炮呢?还不给我炸他狗日的?”

张明道:“师长,我部匆匆由江南徐淮北调,集中甫毕,即仓卒进入阵地投入战斗。除了二十几门迫击炮外,山野炮等辎重全部抛弃在路上!”

关正气得不行:“命令迫击炮,先集中火力炸掉豆战车四周的步兵,然后再炸那些骑兵。”一个传令兵立即下去传令。接着关正对张明说:“马上组织20个敢死队员!让他们携带炸药包,准备炸掉豆战车!”张明应道:“是!”偏头吼叫:“昨天抓阄组成奋勇队的20个兄弟,都绑上集束手榴弹!”跑下去点名组织。

20个敢死队员集合完毕,几个工兵给他们发上炸药包、绑上集束手榴弹。关正的目光逐一流淌过20张普普通通的脸,这些脸显得纯朴憨厚。望着这些平均年纪不过20的小伙子,关正面色凝重地对他们说:“兄弟们,咱们的重武器都抛在行军路上了,咱们身后就是长城,就是手无寸铁的妇孺同胞,为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为了老百姓不受鬼子糟蹋,只有决死的心肠,才能与倭寇决一死战,我绝对不退后一步,鬼子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

20个死士神情激动地望着关正,关正又说:“我给每一个参加敢死队的弟兄发双倍的家属抚恤金、安家费,弟兄们现在把各自的亲人的名字地址让文书下来,此战过后,师部一定派专人把钱送到你们家里,请大伙儿安心去吧!我关征日一定会照顾你们的家人,谁要是敢欺负他们,那怕他是天王老子我也要剥掉他的皮!谁还有要求吗?尽管说!”

关正并没有说什么弟兄们一定要活着回来之类的废话,这种捆着满身的炸药向敌群冲锋的敢死队,活下来的机会人人都知道就是零。

一名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小战士看着工兵在自己身上绑上炸弹,话声哽咽着说:“师长……俺……俺叫二娃,俺哥昨天跟小鬼子拼刺刀时牺牲了,俺家里还有七十多的老娘,要是俺牺牲了,就没人照顾她老人家了……”

关正的心口觉得一揪一揪的紧得慌,双眼望着这个还是娃娃的小鬼说:“二娃兄弟,我保证,从今往后,她老人家就是我关征日的亲娘!有我一天,她老人家衣食无忧,她老人家百年归天后,我关征日给她披麻带孝送终……”关正实在不能说下去了,对张明说:“给兄弟们仔细地登记造册,详细记下他们的要求!”转身望向鬼叫着冲来的鬼子兵。

十二门八二迫击炮早已调校好射击诸元并不断怒吼着发射,炮弹象犁田似的犁了一遍冲在八辆豆战车四周的日军步兵,然后在大群的骑兵中开花,炸得鬼子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不过由于暴露了目标,很快便遭到鬼子炮火的报复袭击,两门迫击炮被摧毁,炮兵连忙转移,继续轰炸。

“预备队有多少人?现在什么地方?”关正对此一无所知,只好再问张明。

“师长,师部警卫连、特务连已进入阵地,而驻在南天门二线阵地的一五○团张汉初率全团作为预备队,骑兵连作为机动部队,随时待命。另外,左翼前线的河西镇的城子村、小槽村阵地还驻守着孙殿英的一个团,日军联合诸兵种也分出部分兵力向他们发起进攻,属下估计他们顶不了多久……”

“恩!命令一五○团张汉初立即率两个营增援河西镇阵地,同时叫张汉初作为督战队监视着孙殿英的那一个团,别让他们跑了!”关正对一名背着无线电的通讯兵命令。这防线也太多了,眼见鬼子的步坦协同、骑兵大队来势汹汹,自己这一个连的骑兵不能就这么轻易上阵,要抓住战机出其不意给他狗日一下狠的。关正强迫自己必须保持冷静,有条不絮的安排手中部队,要在这敌强我弱的劣势下尽可能地发挥战斗力。

“师长,鬼子的队伍已相当接近了,打吧!”一个马克沁重机枪手叫道。

关正注意到那八辆土黄色的战车,拉开距离,基本成一条横线,迅速地移动,像八幢长了脚的铁房子。后面跟着弯腰前进的步兵。对四周的士兵叫:“听我的号令,放近了集中排枪火力再打,手榴弹都知道拉弦了吗?拉弦以后在手中停留三秒钟再一起扔,听明白了吗?干掉一个鬼子兵,赏10个大洋,干掉一个军官,赏20个大洋,敢死队员,上!”一连串的命令下达,众士兵轰然应命。士气被师长的实际奖励鼓舞到沸腾的极点。关正心中知道:以身作则加上身先士卒的精神鼓励再配合奖赏大洋的实际鼓励,能把士兵们心中的战火彻底燃烧起来,要的就是这种将士用命、不畏牺牲的对敌精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