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四十二章 鬼子杀汉奸

六指君1 收藏 41 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汪直怒睁着双眼吼道:“胡说!这绝对不可能!孙长游你这个混蛋,你敢咒你的妹妹死?”



刘云一把拉过汪直,说道:“汪少爷,别那么激动,前一段时间日本人的确来过。”



汪直怒吼着:“不!你胡说!”说完爆发出一股大力,挣脱刘云的手臂,撒腿跑掉了,刘云急忙指挥几个战士跟上去,这个年轻人可是和国军联络的“单线”。



李信在一边撇撇嘴巴不屑说道:“吊!没有骨气,理他做什么?”



几个战士追着追着就看不到汪直的人影了,不得不归队,刘云也只得无奈的立刻转移。



不久,文海睁开了双眼,发现身上被绑得严严实实的躺在担架上,脑门子上面不时地传来一阵阵的剧痛,头上的血液已经结疤,但是伤口没有包扎起来,闭着眼睛努力的回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慢慢的,文海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敢情小林这个刚愎自用的小日本想用自己当替罪羊,努力的想挣脱身上的绳子,却始终无法办得到。



文海手下的一个特务跑过来对文海说道:“队长,那个小林发大脾气了。就连我们特务队都受到了牵连,现在他将我们都拆散了。”然后不等文海说话又偷偷摸摸的离开了文海。



文海稍微一思量,绝对不行,如果让小林这么捆着回去,佐佐木肯定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掉自己,只有自己先回去对佐佐木说明一切,才可以避免杀身之祸。



文海对着那个小特务使了一个眼色,小特务又偷偷摸摸的跑回来了,小声问道:“队长!您是不是头痛?我也没有办法,小林队长不允许军医给你包扎,甚至不许别人靠近你。”



文海恐吓着说道:“你小子,现在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吗?”



小特务一愣,明明是你死到临头了,怎么换成我死到临头了?文海继续恐吓着说道:“你以为小林只想杀死我一个人吗?他是想把我们特务队剩下的几个人全部弄死。”



小特务喃喃地说道:“队长,你就别吓唬我了,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哼!”文海医生一声冷哼,接着说道:“这次死掉了一个小队的‘皇军’,小林回去之后肯定会被佐佐木大佐勒令破腹自尽,他为了活命肯定会将这次作战失利的全部责任推到我们的身上,你自己想一想,在东北大本营的时候,日本教官枪毙的特务队队员还少吗?你以为日本人把我们当一回事吗?



你是和我一起突围跑回来的人,能跑回来就不错了,我招谁惹谁了?可是你现在看到小林无缘无故的将我抓起来,就是想用我们的命换他们的命,据说下个月东北又有一批特务要过来了,为了保证他们的战斗力,这次逃出来的五六个人正好可以给佐佐木杀鸡给猴看。”



小特务听到文海直接称呼佐佐木英夫为“佐佐木”,牙齿都要打颤了,如果被日本人听到,他这个旁观者都会受到牵连,听到文海的这番分析,小特务发愁的不知道怎么好。



文海看见小特务陷入了犹豫,看来已经成功大半了,又对小特务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我们只要提前见到佐佐木大佐,我把全部的事实告诉佐佐木大佐,这样我们就没有性命之忧了。你敢不敢干?”



小特务牙齿一咬,低沉的吼道:“这些孙子,老子干!”说完,掏出身上的驳壳枪,对着两个伪军厉声道:“你们两个如果胆敢坏爷们的大事,就拉你们两个垫背,如果不作声,以后咱们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说完将手中的驳壳枪一指,两个伪军反应得非常快,什么都没有说,立刻抱着脑袋蹲到一边去了,小特务偷偷摸摸的将文海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后两个人消失在山野,看着两个人消失了,两个伪军才开始大呼小叫的喊救兵。



小林寻找游击队决战未果,本来想将文海带回去当替罪羊,可是这个狡猾的“支那人”居然跑掉了,如果这个时候回去,佐佐木会毫不犹豫的先给自己几十个耳光,然后让自己在军事法庭和破腹之间选择一样,军事法庭是绝对不能选择,可是如果真的丢给自己一把短刀,真不敢想象破腹自尽的那种情景,还没有为天皇陛下建立功勋,绝对不能死!



第二天,小林带着部队在山上转了一整天,连一根鸡毛都没有找到,虽然一路上几个村子里的“维持会”纷纷竭力邀请小林“安息片刻”,但是全部都被小林粗鲁的拒绝了。



晚上鬼子的营地立起了篝火,小林耷拉着脑袋,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在“支那”看月亮?哈哈哈哈!小林绝望的望着月亮笑了起来,明天不得不回去了,回去等待自己的将是死路一条!小林突然对所有的“支那人”产生了强烈的恨意。



小林决定杀掉放走文海的那两个伪军和剩余的特务,“带上来。”在几个鬼子军官的指挥下,几个被困得严严实实的伪军和特务被押解上来了,行刑的鬼子们端起了枪,随着一声口令“瞄准、开枪”,几声枪响后那几个伪军和特务被击毙,内层的鬼子行刑队整齐的收起了枪,迈着正步离开现场,外围的伪军们瞪大眼睛看着发生的一切,完了后,该干什么干什么,都默不作声的散开了。



小林坐在一块石头上,腰杆挺得笔直,听着枪毙“支那”人的枪声,巴嘎!都是这些“支那”人,都去死吧!哈哈哈哈!



正当小林陷入绝望妄想的时候,一边突然传来稀稀拉拉的枪声,顿时,小林激动地站起来了,天照大神!感谢您保佑我!土八路的游击队终于让您给我送上来了。



几个鬼子军官在迅速的几个队伍,可是小林还觉得这不够快,没有等大部队全部聚集起来,就亲自带着一个不完整的小队向着枪响的地方冲了过去,刘黑七也只好带着来不及完全集合的少部分伪军跟着冲过去。



出现在小林视线的是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官模样的人,而他身边的那些手下穿着各种乱七八糟的衣服,左看看右看看,借着他身边卫兵的火把一看,模模糊糊的还居然还穿着“皇协军”的军装,小林更加愤怒了,土八路就喜欢冒充“皇军”和“皇协军”,听说毛利君就是被冒充“皇军”的游击队打成重伤的,简直就是不可原谅,这些“支那人”难道就不敢当面像武士一样决战吗?他拔出了指挥刀,一声嚎叫:“沙给给。”



刘黑七看着蜂拥而上的“皇军”、“皇协军”,特别害怕中了埋伏,拉过来一个翻译,快速跟上小林,一边跑一边让翻译对小林说道:“太君,小林太君,您不必这么亲自冲锋陷阵,鄙人愿意效劳。”



小林连理都不愿意理刘黑七,继续冲在最前面,刘黑七看着黑夜中的树林,前面的队伍虽然打过来只有稀稀拉拉的火力,但是鬼才知道树林的深处到底有没有埋伏,小林这个日本人很傻的,昨天因为中埋伏丢掉了两个小队,现在却又要扑上去,好!你自己一个人上去送死吧!爷爷才不奉陪呢!想着想着,刘黑七慢慢的放慢了脚步,接着,伪军们都放慢了脚步。



山脚下,孙长宝一肚子的脾气,本来白天想打死那个游击队的军官,没想到枪法实在是太臭,哦不!听下人们讲,是枪有问题,结果没有击毙那个游击队的军官,唉!如果当时打死那个游击队的军官,自己的两个弟弟肯定会横死当场,那么就没有人和自己争夺财产了。



正在懊恼间,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枪响,孙长宝懒懒的对团丁问道:“是哪里来的枪声?”一个小头目狐疑的四处张望了一下,黑漆漆的树林里面什么都没有看到,正准备派人过去侦查一下,孙长宝随意地说道:“不要派人去了,放一阵乱枪,吓唬吓唬就可以了。”



几个团丁端起枪对着空中“啪!啪!”的放了几枪,孙长宝长叹一声,喝凉水都塞牙,对身边的小头目说道:“加快速度,冲过这一片树林。”说完一拍马屁股,快速的奔跑起来。



孙长宝一边快马加鞭,一边骂娘,TMD!老二和老三者两个王八蛋,居然合起手来对付我,TMD!平时他们两个水火不相容,那次不是老子给他们调和的?现在翅膀硬了,大哥哪里放在眼里?TMD!这两个杂种搞得老子今天晚上在家里呆不下去了,偏偏那个老不死的也不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好歹也是“皇协军”的队长了,大不了老子早点到太君那里报道,呸!



正在思考间,突然远处一阵呐喊声传来,接着好像有很多人往这个地方冲杀过来了,孙长宝哪里还敢停留,命令团丁拼死抵抗,自己却带着几个心腹加紧逃跑,这七、八十个人都是这次被他巧立名目“借”出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保护自己,自己的命可要比这些“草民”珍贵多了。可是很快孙长宝就发现敌人似乎是铺天盖地一般,而且来势汹汹,毫无战意的团丁们很快就顶不住了,一边开枪一边后退,连大公子都已经抛弃我们了,还打一个屁?



小林的身先士卒极大的激起了全体鬼子兵的斗志,他们把同胞的战死,这两天到处转悠所受到疲劳的痛苦全部都算到眼前的“土八路”身上去了,而且眼前的“土八路”的还击并不猛烈,那么“大日本皇军”就应该趁着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的冲垮他!



孙长宝身边突然落下一枚榴弹,“啊”的一声尖叫,孙长宝吓得从马上跌下来,接着“轰”的一声巨响,东洋大战马被活活炸死,马血马肉溅洒到孙长宝的身上到处都是,孙长宝再也是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头一歪晕迷了过去。



团丁们等到鬼子们冲到近处了,才发现原来是“自己人”,有一些团丁不停的高举着手中的枪摇晃着,同时大声的呼喊着:“误会!误会!都是自己人。”



回答团丁们的却是一串串子弹,TMD!有的团丁大声的叫骂起来,老子打死一个日本人要赔命,日本人打死老子却没事,这是什么世道?



有的团丁在大声的喊着孙长宝的名字,希望大公子快点出来和日本人澄清误会,可是声音往往招来日本人死亡的子弹,直到大批的日本兵冲到面前用刺刀刺死了一片团丁,剩下的团丁在绝望之下,再也无法忍住了,他们大声的咆哮着,转身端起枪用刺刀和日本人拼起了老命,鬼子冷不防被“土八路”“偷袭”了一下,有几个跑在最前面的鬼子顿时被刺死,小林看到帝国战士被“土八路”刺死,一声嚎叫“巴嘎!”然后亲自跳上去用指挥刀参加了肉搏,一个腿部受伤的团丁半跪着对准他端起了枪,小林抢先扑上去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接着又扑上去砍死一个团丁,面对日军的凶残攻击,被合围的团丁再也无法支持下去了,有的想趁着黑夜逃跑,可是四周全部是鬼子,还有的想举枪投降,鬼子们不接受,扑上来就是几刺刀,团丁们在惨号中越来越少,最后,十几个团丁被压缩到了一个小角落里,面对强大的精神压迫,仅存的团丁们哭着丢掉了枪,抱着脑袋一头趴在地上,任凭鬼子兵用刺刀不停的戳。



轻松利落的收拾了“土八路”后,小林得意洋洋的收起了指挥刀,明天可以交差了,今天晚上总算是消灭了“一百多”“土八路”,虽然责罚肯定逃不了,但是不会被要求自尽了。



刘黑七过来了,他仔细的看着地面上的死尸,越看越不对头,虽然他们穿的乱七八糟,很像游击队,但是游击队哪里有这么好的装备?而且全部都是“汉阳造”,难道是国军?



小林走过来,看着刘黑七一声冷哼,地球上的人都知道“支那人”怕死,即使是这个佐佐木大佐阁下推崇的所谓“勇士”,也不过是浪得虚名,真正打仗还是要靠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队”,小林招来翻译,对刘黑七说道:“刘君,你的打扫战场。”



刘黑七媚笑着对小林说道:“太君,您的英明神武,小人万分的佩服,呵呵!”小林没有理睬刘黑七,转身走了,刘黑七讨了一个没趣,对身边的伪军吼道:“都他妈干活去,皇军大大的辛苦了,你们都他妈别磨蹭,谁磨蹭老子抽谁。”



这个时候,一个伪军趁着黑夜正在孙长宝的身上不断的搜刮,天啊!这个“土八路”也太有钱了吧?我拿,我再拿,我又拿,我拿拿拿!哈哈哈哈!好!这块手表闪闪发亮,嗯!居然取不下来,我扯!不下来?我再用力的扯!“哎哟!”孙长宝痛醒了,刚才鬼子的枪榴弹没有给孙长宝任何的伤害,他只是受到惊吓跌下马而昏迷过去了。



伪军发现“土八路”军官醒过来了,急忙将孙长宝的脑袋死死的按在泥地里面企图闷死他,如果这个家伙“不小心”活过来了,刘黑七肯定会发现自己在中饱私囊,那么不但黄白之物全部上缴,还会受到刘黑七的一顿毒打。



刘黑七发现有一个“皇协军”闷不作声的骑在一个敌人的身上不停的厮打,好奇的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有一个没有死的吗?”



伪军心一慌,还没有开口回答,孙长宝猛地挣扎着翻过身来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打量着身边的队伍,看见是“皇协军”,一颗心终于安下来了,哭着对刘黑七说道:“长官,我们被游击队偷袭,呜呜呜呜!天啊!我差一点就要死在他们的手里了。”



糟糕了,看来刚才是误杀友军了,刘黑七脑袋里面的脑浆急速的沸腾起来,按到手枪上的右手松了又放开,放开又按上去,很快,刘黑七下定了决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