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四十一章 敲诈

六指君1 收藏 36 68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四十一章 敲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云还没有走出两步路,身后的战士们“狞笑”着提起了那两个家伙,然后刘云就听到了那两个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刘云皱了皱眉头,这些“人渣”又来了,变态!心思虽然是这么想,但是脚步却没有任何停留,还要快一点转移呢!没有时间耽搁。



这个时候,汪直一声惊呼,刘云回头一看,发现汪直两只手抓着那两个人的头发不断的撕扯,然后又是一顿耳光扇下去,丝毫不理会他们的哀鸣声,直到他们的头变成“猪头”才喘着气停了下来,刘云摸摸下巴,读书人就这样?走过去问道:“汪公子,你认得他们?”



汪直咬牙切齿地说道:“他们烧成灰我也认得,孙双泉的二公子和三公子。”



刘云哑然失笑,原来如此!高兴的说道:“原来是吊到大鱼了。哈哈哈哈!”有他们两个在手里,军饷就有保障了,孙家两兄弟听着刘云的笑声只觉得身上一阵阵的胆寒。



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稀稀拉拉的枪声,刘云立刻对马常青望去,用眼神对他询问:这侦查是怎么做的?马常青哪里还敢停留,翻上马背绝尘而去,要不然刘云又会说什么“居家为兄弟、授事为君臣”的大道理来噎死人了,没有多久,马常青又回来了,老远就喊道:“大哥,原来是那两个小子的护卫,十几个团丁都已经被李副营长指挥人解决了。”



刘云一掂量,又赚了十几条枪,对身边的战士说道:“你们过去传令前面的人,转移的命令取消,立刻回来。”看着一个战士迅速的消失在眼前,嗯!看来要给自己配一个传令兵了,以前的那个小五不错,人勤快,又机灵,特别好使,等鬼子的“扫荡”过去了,还要快点和李特派员联系上,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久,干部战士们又回来了,李信老远就在喊:“怎么回事?”



等到他们都到齐了,刘云指着孙家两兄弟说道:“你们看,这是孙家的两个兄弟,这回咱们的军饷就全部在他们的身上了。”



桑国柱瞪着眼睛看着“土匪”们来到堡前稍微一停留又掉头离开,可是没有多久,他们又马上折返了,这些乌合之众到底在干什么?



看久了,桑国柱交待一个小头目戒备,回身正准备回去稍微休息片刻,土匪堆里面跑出来一个骑兵,高高地举着一面白旗,跑近了,大声喊道:“叫你们的头儿出来说话。”



民团纷纷端起枪,只待桑国柱一声令下就将那个骑兵打成碎片,桑国柱大声地回答道:“老子就是,有事就说,有屁快放,你这个短命的龟儿子,说得不好老子杀了你。”



骑兵也大声地骂道:“你这个杂种你别张狂,我们游击队活捉了孙双泉的两个儿子,你这个杂种,有种你就杀了我!杀了我,有两条人命给我赔命!”



桑国柱听到了孙双泉的两个公子被土匪抓起来了,顿时没了脾气,站在城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下面的骑兵学着他的话嘲笑着骂道:“你个龟儿子怎么不说话了?”



一个团丁头目在一边对桑国柱说道:“队长,还是快点请老爷子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桑国柱如梦初醒,急忙说道:“你快请老爷子,算了,你们在这里招呼,我亲自去请。”



孙双泉往下面看去,自己的两个儿子被五花大绑,他们的身后有几个土匪用木棍在狠狠的“修理”这两个兄弟,两个宝贝儿子被折磨得呼天抢地的,孙双泉一个跄踉差点晕过去,几个心腹急忙扶住了,孙双泉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在城头上急忙喊道:“好汉快住手,有什么好商量,要钱要粮都好说。”



刘云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心理学是必修的课程,看着这个老汉奸乱了方寸,强压住心中的狂喜,板着脸走上去,对着城头上的孙双泉厉声喊道:“你这个老汉奸,你也有今天,我告诉你:今天我一不要你的钱;二不要你的粮食,我只要你这两个汉奸儿子的命。”



马常青在身后一顿抓狂,胡说八道!大哥!刘营长!你的脑袋是不是被日本人打坏了?而毛四一、李信、王打铁也在一边面面相觑,营长的脑袋坏掉了?



赵延低着脑袋想了一想,突然一拍脑袋,笑了起来,正好和回头望过来的刘云相视一笑,哈哈哈哈!赵延看了看其他的几个人一幅“郁闷”的样子,好吧!营长!我来陪你演戏!



刘云回头看见自己的手下都是一帮笨蛋,特别是那个马常青,典型的“匹夫无勇”,还好,赵延这个小子还有一点潜质,不至于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



赵延走上去对刘云大声地说道:“营长,这两个人虽然当了汉奸,但是他们也是为形势所迫,不得不当汉奸的,依我看,他们罪不致死。”



孙双泉急忙附和着赵延的话说道:“这位壮士说得非常有道理,大树将倾,岂有完卵,我们孙家投靠日本人也是不得已为之,求诸位好汉放过我家儿郎,我孙家定当厚谢。”



刘云装作考虑了片刻,对孙双泉问道:“你们孙家当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孙双泉立刻坚定地回答道:“当真!”



刘云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孙家的两位公子就加入我们游击队吧!老人家放心,贵公子是人中之龙,游击队绝对不会亏待他的,就让他们先到我的身边当特派员吧!”说完,转身就走。



孙双泉急忙跳起来喊道:“好汉留步,好汉留步,老朽时日无多矣!求求好汉高抬贵手,让两个不孝子留在老朽身边尽忠尽孝。”



刘云回头笑道:“老人家,你不是说你们投靠日本人是‘不得已为之’吗?现在我就让你的两个儿子去打鬼子,让这四里八乡的乡亲们都看看你们孙家是怎么抗日的?”



刘云的这一句话非常的厉害,如果孙家的两个公子真的参加游击队打鬼子,那么鬼子非得将孙家的势力连根拔起不可。



孙双泉这其中知道利害,知道“土匪”们说到做到,只需要裹胁他的两个儿子袭击“皇军”,那么一切目的都达到了,真得到了那个时候……简直就不敢想象,老汉奸的额头上面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赵延一把拉住刘云说道:“营长,你看老人家还有话对我们说呢!”



老汉奸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孙长宝在老汉奸的背后不停的轻轻拍打帮着顺气,老汉奸抹掉脸上的冷汗,镇定了下来,对刘云说道:“贵军如果要抗日,不如你们在明处,我们孙家在暗处,这样里应外合何愁大事不成?贵军所需钱粮一概由我们支持。如何?”



刘云还在一边考虑,赵延在一边轻轻的摇晃着刘云的手臂,示意他见好就收,一边大声地说道:“营长,我看老人家也挺可怜的,不如就这么依了他吧!”接着又带着笑声小声地说道:“营长,见好就收!”



刘云这才“不得不”点了点头,对李信说道:“李副营长,我们的军饷还差多少?”



李信从射击的死角中走出来,扳着粗短的手指一算盘,说道:“我们还差五千块现大洋。”



刘云对着孙双泉喊道:“老人家,您听清楚了吗?我们还差五千个大洋,谢谢您老人家。”



孙双泉一听五千个大洋,差点又晕过去,身体摇晃了几个圈圈,稳定下来后说道:“能不能宽限一些,实在是太多了!各位好汉简直就是在要人的命!”



刘云哪里会“宽限”一些,这年头,孙家的财产不是被我捞走就是被日本人捞走,那就还不如被我捞走。和孙双泉一番讨价还价后,这个老汉奸死都不肯松口,还真是一个做生意的出身,刘云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放在现代中国,肯定是一个成功的商业巨人。



赵延对身后的一个马常青耳语几句,马常青立刻转身布置,不久,一个骑兵飞快的跑过来,大声地说道:“后面发现了大批的鬼子开过来了。”



刘云想都没有想,立刻转身传令:“立刻转移,李副营长,带两个公子去阻击鬼子。”



孙双泉看见游击队要撤退了,慌忙道:“长官,有话好说,先别走,五千就五千。”



赵延露出了笑脸,对着刘云作了一个鬼脸,刘云微微点了点头,这个小子越来越讨我的喜欢了,简直就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



就这么放过孙双泉吗?刘云一声冷笑,看见几个团丁抬着沉重的竹筐从城堡里面走出来,里面都是白晃晃的大洋,团丁走出城堡以后,却不再继续往前走了,孙双泉冷冷的笑起来,转过身去对着桑国柱低声说道:“你安排人掩护,一旦两位少爷回来了,你就乱抢打死那几个土匪,给我干利索一点。”首先是要保护两个儿子的安全,然后才是五千块大洋。



桑国柱点了点头立刻去布置去了。不久几个枪手端起了枪瞄准下面的目标。



刘云将孙双泉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切!这个老鬼!冷笑之后,刘云也不说破,对老汉奸喊道:“老人家,为了保证我们共同抗日的决心,你我双方应该互相签订一份打鬼子的‘协议’。”当初就是这么控制周德贵的,这个老汉奸奸猾无比,用这招最保险了。



孙双泉听到刘云要将他的把柄抓在手里,气得又要晕过去,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李信手一挥,几个战士从射击死角里快速钻出来,准备去抢那两筐大洋,桑国柱立刻命令几个枪手开枪,子弹在那几个战士的脚边溅起了灰尘,战士们又慌忙退回去了。



刘云怒道:“这是什么意思?好!你们就是这么抗日的?我们走!”



老汉奸慌忙喊住刘云,为了表示对游击队的歉意,老汉奸立刻不轻不重的几个耳光打在桑国柱的脸上,接着对刘云说道:“家奴不懂事,长官别和他一般见识。”说完,指着下面的几个团丁说道:“你们几个将大洋抬到游击队里面去。”



等到游击队接收了老汉奸的大洋后,刘云“表扬”着说道:“看来你们是真心抗日的,真是一门‘英烈’,放心吧!以后游击队也不会经常来。”



老汉奸听到“不会经常来”,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再来孙家的人就要讨饭去了,而老汉奸的大儿子孙长宝看着五千大洋没了,一颗心一直在跳,在一个角落里面悄悄的端起了枪。



老汉奸又露出可怜的样子对刘云哀求着说道:“那个什么‘协议书’可以不用写吗?”



刘云斩钉截铁的说道:“绝对不行!你快一点决定,鬼子们就要过来了。”



老汉奸咬着牙齿犹豫了半天,终于默然的败下阵来,对刘云说道:“好吧!大不了孙家的几百口人的身家性命全部压在游击队上面。”



孙长宝“嗖”的窜过来,抓住老汉奸的手臂不住的摇晃,叫道:“爹!不可以呀!”



老汉奸一把推开他,冷冷得说道:“你是想看着你的两个弟弟死了就没人和你争财产吧?哼!现在不过是缓兵之计,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想办法致游击队于死地。”



可惜游击队里面没有读书人,协议不得不由老汉奸代笔,不久,游击队得到了一张“协议”,刘云虽然不会写繁体字,但是还是可以看得懂的,接过团丁递过来的“协议书”,一看之下顿时火气冲天,一把将“协议书”撕得粉碎,TMD!可以和日本人修改教科书相提并论了,接着刘云亲自口叙、老汉奸代笔,互相签字画押,摁上了手印,一式双份,这才让刘云满意,大手一挥,命令战士们放开受苦受难的孙家两个公子。



刘云正准备转身,突然“砰”的一声枪响,刘云急忙趴倒,几个干部立刻命令战士们反击,城头上老汉奸声斯力泄地喊道:“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刚才是误会,误会!枪走火了。”



刘云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狠狠地瞪了墙头上一眼。



老汉奸抓住长子孙长宝就是一记耳光,狠狠地骂道:“你这个杂种!他们是你的亲弟弟呀!你就忍心?你这个不孝子,真是气是我了!孙家的财产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你!”



孙家的两个宝贝儿子跑回去了,刘云也躲到了射击死角里面去了,TMD!这家人都不是什么好鸟,怀着满心的快乐,正准备下令离开,汪直突然跑了出去,对城头上面喊道:“孙洁在不在?我要找孙洁。”墙头上的人都看着汪直,却没有人回答他。



孙家的二公子孙长明跑上了城墙,看见不共盖天的仇人在下面喊自己妹妹的名字,抢过身边团丁的“汉阳造”,瞄准汪直就要开枪,“砰”的一声枪响,二公子捂着鲜血直流的手腕叫了起来。原来是刘云看见情形不对,抢先开了枪。



几个团丁站起身抬起“汉阳造”对准汪直就要开枪,刘云丢掉三八步枪,快速掏出身边战士腰里别着的手榴弹,抬手对着城墙甩了过去,五、六十米外手榴弹爆发出巨大的声响,虽然没有团丁受伤,但是离得近的团丁们都吓得缩起了脖子,刘云趁着“冷场”的机会将汪直一把拖了回来,而这个时候,墙头上也传来声音:“孙家和汪家仇深似海,你这个小子真是瞎了眼,居然敢打我妹妹的主意!告诉你吧!我妹妹被日本人糟蹋了!她不甘受辱自尽而死,现在就埋在后山祖上的坟地里。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个消息并不是可怜你,而是要让你死了这一条心,你小子最好也还是别打扰她的清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