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五章 鬼子的“扫荡”

六指君1 收藏 41 5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五章 鬼子的“扫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会就要开完了,现在差不多都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这其中有几个组长不乏老油条之辈,还有一个居然以前当过土匪,不过因为技术不过关,被“淘汰”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被选上小组长的,好不容易让这些鸟儿们同意自己家的子侄们参军,然后这些鸟儿们纷纷要求自己的子侄们必须在游击队里面当干部,这怎么能成?这个无理的要求立刻被刘云一口否决。


至于土地问题,讨论来讨论去没有结果,王家村本没有多少土地,自然不存在土地重新分配的问题,这个问题暂时作罢,等以后占领了更多的地盘再说!特别是孙双泉那老小子的土地。不过刘云开始考虑其他几个村子的土地必须立刻进行登记了。


等到刘云就要宣布结束会议的时候,鸟儿们提出了待遇的要求,刘云思考了片刻,他在这个时代没有正确的物价概念,如果到外面做买卖遇到奸商,肯定会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钞票。


刘云正准备说每个月两块大洋,李信赶来了,非常严厉的使眼色示意刘云“闭嘴”,然后唯恐不及的一个箭步跨上前去说道:“村长和组长每个月可以得到一袋大米,具体是多少,商量实际情况后再确定,总之不会让大家吃亏。”


底下的组长们听到李信的话以后,脸上满是吃亏的表情,刘云有一点不忍心,望着李信丢了一个眼色,意思是可不可以宽限一点?李信非常决绝的摇了摇头。


路上,李信责怪的对刘云说道:“营长,不是我说你,也不要怪我的话说重了,你这简直就是‘崽卖爷田心不痛’,你这是瞎胡闹,你是不是想给他们每个月两块大洋?”


刘云觉得奇怪了,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都还没有说呢?”


李信说道:“都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我看见你还没有回来,就出去找你,别人说你在开会,我就找过来了,刚刚进门就发现你的嘴巴张成一个‘二’字,如果不是我来得早,你就要犯大错误了,你知不知道游击队里面现在只有支出没有收入???


你自己想想,王家村都穿不上裤子,可居然在这里还算得上是可以活人的村庄,至于其他的几个村庄,比王家村还不如,可你倒好,动不动就是大把大把的银元撒下去。”


刘云老实的地下了头,低声下气地说道:“李副营长你说得很对,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对于经济这一摊子,不在其位,不谋其职,被李信指出错误说上几句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信瞪了王打铁一眼,还不解恨的说道:“刘营长一时犯了错误,怎么你也跟着糊涂?”


王打铁心里一个“咯噔”,怎么怪到我的头上来了?不解的说道:“我怎么知道营长会犯错误?不是一直都是你在管钱吗?李副营长,我这是天大的委屈!!!!”


刘云劝解着说道:“李副营长,这不能怪王连长,这些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犯的错误,我应该检讨。”说完,讲手臂塔在李信的肩膀上面,真诚地说道:“李大哥,你的年纪比我大,按照道理来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大哥,如果我以后再犯了什么错误,做大哥的一定要纠正小弟的错误,你说是不是?李大哥?”


李信被刘云的一声“大哥”感动了,片刻之后,说道:“好!我的好兄弟!看得起我李某人。”走了几步路,接着说道:“以后凡是涉及到钱财的问题,都交给我吧!”


第二天,刘云首先召集全部战士们开会,讲叙深入老百姓的重要性,今天的“爱民活动”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回避,更不允许发生扰民的事情,哪个连队发生扰民现象,连长就要做检讨,排长降职,班长撤销,特别是不准吃拿老百姓的东西,即使是他们好意送给你们东西,也绝对不允许,总之,一定要让老百姓说好。


散会后,除了留下少数战士警戒各个山口,其他的战士们都放下枪由各个连队统一分配到各家各户作义务劳动。刘云看着灰尘四起、热热闹闹的王家村,这回那些村民总该知道我的队伍是仁义之师了吧!哈哈哈哈!


镜头一:“大伯,我来给你挑水。”


“别!别这样,我这一把老骨头还可以挑得动水,我自己来。”


话音刚落,“吧嗒”一声,水桶的底穿了,老伯可惜的看着自己的破旧水桶,说道:“算了,没关系,这个水桶我都用了几十年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镜头二:“大娘,我来给你喂鸡吧!”


“好!那就谢谢您了。”


“大娘,您别客气,我们是人民的队伍,当然要为人民服务。”


过了一会儿,那个战士慌忙跑过来喊道:“大娘,您的鸡跑出鸡舍了,它跑得太快了,我不管怎么也追不到,您快来。”


大娘慌忙丢下手中的活计,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问道:“跑了几只鸡?往哪边跑了?”


“就一只鸡,向着山上跑掉了,是一只芦花鸡,跑得可快了,我带您去,说不定马上就可以找得到呢!”


“天啊!那时我家专门生蛋的芦花鸡,小伙子,快!你快带我去。”


镜头三:几个战士正在给一户贫农修补破损的房子,一个战士踩着简易的竹梯越级而上,越到顶上晃悠得越厉害,一个小孩子在下面幸灾乐祸的喊道:“砰!摔死了!摔死了!”还没喊两句,就被身边的大人提起来丢到一边去了,然后不好意思地对战士们说道:“这小子不懂事。”


爬上竹梯的战士心惊胆颤的向下面喊道:“你们几个扶稳一点,”


下面的一个战士不耐烦地地说道:“你罗嗦什么?不行你就下来,让我来糊墙。”


另一个战士一脸坏笑着说道:“你小子,把鸡鸡夹紧了,别摔下来摔坏了。”一边的战士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上面的战士恼羞的看了看下面,不再作声,小心的将背在肩膀上面的篮子扶正,然后将篮子里面的黄泥巴糊到墙上的窟窿里面。就快要完成糊墙的时候,一阵风刮过来,上面的战士一个哆嗦,“啊!啊!”的尖叫之后,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下午,开总结大会了,刘云看了看“战果”,干部战士们灰头土脸、一付疲劳的样子,虽然好事情作了不少,但是越帮越忙的事情也有那么几件。


战士们集合完毕后,整齐的坐在地上,刘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同志们今天辛苦了,特别是毛四一这个连队吃苦耐劳,大家要向他们学习,向他们鼓掌。”说完刘云带头鼓掌,战士们也跟着鼓掌,毛四一受宠若惊的站起来向四周连连打拱手,表示愧不敢当。


接着刘云声调一沉,说道:“但是,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辈子的好事情难,你们自己去看看今天村民的损失,有的人家水桶被挑坏了,有的人家鸡被吓跑了,更有甚者,给人家修墙,墙没有修好,人却摔伤了。”底下的战士们开始捂着嘴巴偷偷地笑起来。


会议还没有结束,刘云发现一些老百姓站在外面,渐渐得越来越多,不久,就有黑压压的一片了,刘云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大概快上百个人了,来这么多人来干什么?我记得没有谁敢违反军规呀!就算有人违反军规也不可能来这么多人“讨说法吧?”


一个老大爷颠着身体走过来了,刘云急忙跑过去扶着他,亲切地问道:“老大爷,您要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老大爷呵呵笑着说道:“长官的队伍真乃仁义之师,乡亲们是来表示谢意的。”


李信走过来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老大爷接着说道:“长官的队伍虽然好,但是却有两个天大的破绽。”


“哦!”刘云皱起了眉头,问道:“什么破绽?”


“破绽有二,一为军规太过于严厉,二为不去与鬼子作战,无心进取。”


李信的土匪脾气上来了,他最听不得谁说游击队的坏话,严厉的问道:“此话怎讲?”


刘云怕李信将老人家吓倒,急忙说道:“这位副营长是一个急性子的人,老人家毋怪!”然后将李信推到一边去。


老人家倒是没有被李信吓着,呵呵一笑,说道:“听人说今天帮乡亲们做事的几个战士犯了错误,长官不知如何处置他们?”


“我还没有处置他们,哦!你放心好了,对他们的处置是批评教育,人民军队没有体罚。”


“原来是这样!那老朽就放心了。那么不知长官何日出征?”


“这个呀!呵呵呵!不好意思,这是军事机密,无可奉告。”刘云打了一个马虎眼,根据王打铁在县城里面的眼线,鬼子的运输队马上要过境了,兵力不详,具体过境的日子就在这几天,为了这一条情报,游击队花费了五十块大洋。南方战事吃紧,嘿!小鬼子!老子就让你更加吃紧,这两天要更加刻苦的训练,特别是白刃战能力。


“长官你看,这是村民们的一点心意。”老人说完慢慢的弯下腰,拿起身边的一个竹篮子,里面全部是鸡蛋,刘云看见后,急忙推辞,这如何使得?王运山挤了过来,笑着说道:“刘营长您可不要推迟,这可不是送给你吃的,是送给战士们补身体的。”说完,几个村民赶过来一群肥鸡肥鸭,这更加离谱了,刘云坚持不要这些慰劳品。


老人看见刘云坚持不受,叹了一口气说道:“老朽活了大半辈子了,黄土都埋到脖子的人了,今生今世居然还可以看见像刘营长这样的好官,像游击队这样的好队伍。”从老人记事的时候起,就时常经历“匪过如梳、兵过如洗”的惨状,对于游击队倒是真的真心拥护。


刘云也是感叹万分,真是好人民,你给他们一点,他们就回报你几十点。难怪抗日战争必须依靠人民。几经讨价还价后,刘云决定高价买进村民们的慰劳品,战士们也兴高采烈的,晚上可以打牙祭了,只有一个人非常的不高兴,李信现在恨死了王运山。


又是一个大晴天,这几天游击队里面陆续接受了不少新入伍的战士,大概扩充了一百多个人,既有王家村的,也有其他村子例如下满村、彭村、大河村里面的一些青壮年过来当兵,甚至还有一些被日本人打散的零星土匪也过来吃“公家粮”,最得意的是马常青,游击队“出境”抄了几户汉奸的家,缴获了足足八匹可以作战的骏马,现在他的骑兵队已经有一个班的实力。游击队的名声越来越响。刘云也在考虑和李特派员建立联系的事宜了。


可是,日本人的目光终于也注意到了这支尚在襁褓中的游击队。游击队没有等到先对日本人的补给队下手,反倒是日本人先对游击队下手了。


战士们排成整齐的队列走在山路上,不时地有战士向后面望过去,村子里面已经没有人了,从小鬼子出动的那一刻,游击队就知道了消息,村民们拖儿带女的北转移到了山上,战士们走在最后,当刘云宣布转移的时候,无论是战士还是干部,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一种莫名的郁闷,还没有打仗就溜走,对不住人呀!


更加让刘云郁闷的是村民的态度,他们感觉再一次被人抛弃了,而这一次还顺便带走了他们的丈夫或者儿子,记得在路上的时候,刘云和几个干部不断的劝说村民们不要紧张,要紧紧地跟着村干部,等鬼子们的“扫荡”过去了,部队就会接他们下山。可是即使是这样,村民们的士气依然低落,刘云分明还记得他有人低声的用“孬种”来形容游击队。


老百姓的心情可以理解,干部和战士们的心态必须纠正过来,这仗还没有打呢!怎么就好像已经被打败了一样?刘云想到这里,喊道:“停止前进,集中开会。”


战士们两百多人挤满了小山谷,除了马常青带着骑兵队在外围警戒以外,游击队的人马全部都集中在这里了,刘云左右扫视了一番,干部战士们也无言的看着刘云。


“同志们是不是很想不开?为什么这个仗还没有打就要撤退是不是觉得窝囊?”刘云说完后,下面的干部战士们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很好!你们能够感觉到窝囊,这很好,那么我再问你们,小日本用绝对优势的兵力和你打仗,你怎么办?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和他拼命?拼死一个算一个?拼死两个赚一个?


哼!真是小家子气!然后就是日本人屠杀村民,是不是这样?游击队和日本人拼完了以后日本人就开始屠杀村民,王打铁你说说是不是这样?不敢说了?你们想过没有‘存地失人,人地皆失’这个道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