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四章 兵源

六指君1 收藏 42 6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四章 兵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几个高级干部围着东洋马转了几圈,口里“啧啧”称奇,咱们的刘营长实在是太厉害了,不但救出了人,还带回了骏马。


毛四一拍着刘云的马屁说道:“营长,你骑上这匹马肯定会威风凛凛。”


“哈哈哈。”刘云得意地笑了起来,说道:“咱也不能搞特殊化,这匹骏马我别有用处。”


听到刘云不打算将其纳为私有,几个干部立刻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刘云无意中看见几个干部的丰富的面部表情,特别是李信,他仗着资格老一脸的垂涎像,急忙说道:“你们不要胡思乱想,这马儿我要留着组建骑兵,谁也不能搞特殊化占为己有。”


“唉!”“可惜了。”几个干部看着到口的肥肉飞了,叹息不已,马常青抚摸着光光的马脊梁,赞叹道:“的确是好马,这小日本看来也就是这马儿高大健壮一点。”


“那可不一定。”刘云接过马常青的话说道:“日本的本地马并不是什么好马,你现在看到的这种马儿不过是日本马和阿拉伯马的混血儿,但是就这种马匹也不是马中的极品,只能算得上是二等马,也就是说可以算得上是中上等马。”


“噢!”马常青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小日本原来是借的种呀!摸了摸马脖子,冷不防翻身骑了上去,马儿冷不防被马常青“偷袭”,暴躁的跳动起来,想将背上的不速之客甩下来,可是马常青仿佛“钉死”在光溜溜的马背上了一样。


终于,暴跳的马儿被马常青制服了,马常青狠狠地一拍马屁股,马儿撒开马蹄子一溜烟冲了出去,远处传来马常青的喊声:“大哥,我是否可以当骑兵队长?哈哈哈哈!”


李信在一边悻悻的说道:“马常青,你个王八蛋,居然敢抢老子的东西?”


刘云笑着走过来,将手臂搭在李信的肩膀上,说道:“有能者居之,我看马常青当骑兵队长不错,怎么?你不服气?呵呵呵!不服气可以和人家好好的比试一番嘛!”


李信哪里会和马常青比试骑术,乞丐和龙王比宝,会羞死人的。


“李副营长,走,和我去看看石勇怎么样了,毛四一和王打铁你们负责战士们的训练。”走出了老大的一段路,刘云又回头喊道:“你们两个,特别是毛四一,不许虐待战士。”


米俊正在给石勇上包扎带,一边轻生的说道:“别动,这样不痛的,别紧张,对对,这样很好,真是一个棒小伙子,就好了,快完了。”


刘云和李信来到医疗室,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米俊的操作,等到米俊忙完以后,转过身看见刘云和李信过来了,立刻敬军礼,刘云笑着问道:“咱们的勇士情况怎么样?”


米俊响亮地回答道:“报告,都是一些皮外伤,休息几天就没事情了。”


石勇听到刘云过来了,睁开眼睛看着刘云,刘云也看着他,比自己小不了几岁年轻的小伙子,如果在自己的那个年代,这个小子可能正在家里开PT,或者正在网上费尽心思的怎样钓到一个MM,或者在疯狂的跳着迪斯科。


刘云为什么这么想呢?因为所有的这些想法都是刘云没有当兵之前作过的,至于为什么当兵以后为什么没有这些想法了呢?因为军营的大环境不允许,记得有一次偷偷的跑出去玩,回来后差点被野猪队长打破了脑袋。


眼泪顺着石勇的眼角流下来了,刘云轻轻的擦去石勇的泪水,还真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比我那个时候“纯洁”多了,对他鼓励着说道:“嗯!小伙子不错,没有给咱们游击队丢脸。”


“啧啧!想不到老汉奸这么狠。”李信在一边看着几乎变成“木乃伊”的石勇说道。


石勇的嘴角张了几下,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刘云制止了他说话,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如果我以后还派你出去侦查,你还敢不敢?”


“敢!”石勇立刻轻声地回答。


“嗯!好样的!等你伤好了以后就回来当班长,米医生,好好的照顾他。小子,好好的养伤,我和李副营长先走了。”


等到走出了简陋的伤病房,李信对刘云问道:“让石勇当班长?我的刘营长,你没有记错吧?现在哪个班缺少了班长?”


刘云正要跨出去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糟糕!话说过头了,现在兵少官多,这可怎么办呢?想来想去,灵光一现,对李信说道:“那就让他当一个副班长好了。”


事已至此,李信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认同刘云的决定。


刘云开始考虑怎样扩充游击队了,乡里人都讲究一个“平安”,虽然后来又闪电般的解决了几个孤立无助的小村子,但是依然没有多少人参加游击队,真是要命的兵源问题!偏偏还不能对村民们用强。村民们对“抗日”这个神圣伟大的“匹夫之责”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他们既不肯当汉奸给日本人卖命,也不愿意和野蛮的日本人玩命。


至于李信的那个关于强拉壮丁的建议,在刚刚提出来的时候,就被刘云彻底的否决了,刘云可不想变成反动派,小时候课本上的教育还历历在目呢!


想到村民们的迟钝,哼!真是笑话!他们不抗日,我的游击队怎么壮大呢?抗日救亡运动怎么发展呢?而且我怎么可能名扬史册呢?特别是以后谁来拍摄关于我的电影呢?不行,他们必须给我参军,我的游击队必须扩充起来。


下午好好的找王运山谈谈,如果这个老头子还是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老子“休”了你,另外的几个村子的土地问题也要抓紧处理,只要解决了土地问题就等于解决了兵员问题。


现在日本军队重兵集结在南方前线,相对于沦陷区的兵力来说还比较空虚,以目前日本军队的实力还无法全面渗透到广大的农村里,等到以后进入战略相持阶段的时候,就是真正的过苦日子的时候了。


刘云给自己上紧了发条,默默地念叨着,抓紧呀!刘云!


场地中间,战士们正在练习协同作战,一连练习阵地狙击,二连和三连练习协同攻击一连,首先是二连正面进攻,然后三连分成两部分从两翼包抄攻击一连,本来这个战术配合在理论上面是行得通的,可是战士们在跑动中不断出现偏差,结果就有人跑散了队伍,这怎么能成?只得又从头来。到后来,别说战士们跑得晕头转向,就连个别干部也出现了混乱。


刘云过来了,远远的看见这么简单的战术配合居然还是一团浆糊,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对着摸不到头脑,四处找自己的兵的毛四一大声吼叫道:“你是在跟我演戏还是怎么的?”


在刘云亲自指挥下,战术配合演习渐渐的有一点成型了,以后的战斗多着呢!抗日战争后是解放战争,接着又是残酷的朝鲜战争,除了牢固的政治思想工作以外,先进的战术也是提升战斗力的一个好方法。未来解放军的战术极为大胆,穿插分割、包围聚歼,而这些就是刘云所追求的。以后还要快一点教会干部战士们“三猛”“四快”“一慢”“夺气制心”,这些可都是战神——林师长的得意战术。


下午,战士们集中午休,刘云羡慕的看了看睡在草地上的战士,他们不用担心饿肚子,不用担心兵源,也不用担心什么时候日本人突然杀过来。下午要向那个王运山摊牌了,事情多着呢!当然,刘云还是带上了王打铁这个地头蛇,这个粗人可以帮着自己说一两句话,如果那个教书匠不识抬举,也可以代替自己吼上一两嗓子。


王运山正在给一些小孩子上四书五经,刘云和王打铁默默地站在外面等先生(王运山)下课,不久,王运山察觉到了刘云这个不速之客,于是早早的下了课堂。


王运山对着刘云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一个招呼,刘云也回了一个微笑,算是回礼,心里却在嘀咕,如果老子手底下有大量的人才,才不会用你。


“刘营长此行不知有何公干?”王运山斯斯文文的问道。


“王村长好大的闲情雅志呀!王家村都要成了世外桃源了。”刘云半夸半贬地说道。


王运山老实巴交地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刘云接着说道:“王村长,我此行来主要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动员王家村的老少爷们参军,当然,附近的几个村子也是一样。这第二件事情就是土地分配的问题。”


王村长避重就轻地说道:“这两个问题,我全力支持。”


刘云的火气上来了,猛地站起来,对着桌子一拍,说道:“你支持我?真的?”,看着受到了惊吓而目瞪口呆的王运山,真不该发那么大的火气,口气又缓缓地说道:“你是怎么支持我的?每天在这里教书吗?你建立的村小组呢?”


王运山急忙分辨着说道:“我已经建立了村小组,村上总共有五、六百多人,共有一百多户人家,每十户为一个组,设一个组长,每组大约有一百来人。”


刘云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知道你早就建立了村小组,可是你的小组不过都是花瓶,都是摆设,我问你,王家村现在有多少人参军?这种革命热情怎么能够支援抗战呢?”


王运山嘴巴一张,又很快的合上了,因为没得话说了。王家村是最早实现革命的地方,王家村尚且如此,其他的村子更别说了。


刘云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饮而尽,突然想到一件迫在眉睫的大事情必须要展开了,那就是村干部的培训,再也不能野地放牧般任由他们无所事事了。


“现在立刻开会,村小组的成员立刻集中,不来参加的一律撤销村职位,并且关三天禁闭。”刘云对王村长挥了挥手,说道:“你快去召集他们过来集中。”


等到房子里面没有人了,“打铁”刘云对王打铁缓缓地说道:“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村民们都不愿意参军呢?”


王打铁略一思索,回答道:“自古以来就有这么一句古话:‘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我想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刘云抱着脑袋,将头深深的埋在手臂弯里面,心却回到了以前的电影电视中的镜头,威武的人民军队整齐的走在马路中间,而两边是热烈欢迎的人民,欢呼的声浪简直仿佛还在耳边响起,真是羡慕啊!


突然,刘云想到了什么,终于!刘云知道自己遗漏了什么,刘云抬起头来,“哈哈哈”的笑起来了,原来是老百姓和游击队的亲密程度不够,老百姓对人民军队并不了解,他们对人民军队的认识还停留在旧式军队的层次上。


明天的训练全部停止,全部干部战士都去帮老百姓们挑水劈柴修房子,仅仅和老百姓秋毫无犯是严重不够的,要和老百姓建立鱼水般的关系。


不久,气喘吁吁的王运山将五个组长全部带过来了,看着王运山一幅即将“过劳死”的样子,刘云心里面又有一点愧疚,其实王运山这人很老实的,要不村民也不会选举他当村长。


“现在开会。”刘云话音刚落,下面就没有声音了,几双眼睛“瞄准”了刘云,刘云心里一掂量,说什么好呢?嗯!有了,清亮嗓子说道:“各位组长,辛苦了,今天把你们从田间地头拉过来开会,打搅了,对不便之处,还请各位原谅。


首先,各位的工作作得很好,对于大家的鼎力支持,我代表游击队谢谢大家。


不过,各位是知道的,现在游击队严重缺乏兵源,我这里虽然号称一个营,但是实际上也就只有一个连的兵力,你们自己说说吧!这该怎么办?”


台子下面几个组长互相交头接耳,刘云等了一气,他们交头接耳总算是完了,但是却又一个接一个的点起了旱烟“吧嗒、吧嗒”的吸起来,这明摆着就是没有给刘云想出好办法。


刘云微微一笑,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说道:“其实问题的解决方法很简单,只要各位以身作则,村民们还不立刻热烈参军?你们说是不是?”


几个组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另外几个奸猾一点组长立刻反应过来了,抬起头嘴巴张成“哦”型望着刘云,刘云接着说道:“没错!首先从村干部家里动员子弟参军,王运山你准备派出谁参军?”


下面的王运山红着脸正要说话,刘云手一挥,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件事情上面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知道王村长你没有儿子,那么就派出侄子好了,都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情不许讨价还价,另外,你们也看到了,共产党的军队官兵一致作风优良,绝对不会出现虐待士兵和扰民的现象。”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